星期一, 十月 31, 2011

中華聯邦共和國“自由曙光”行動!!

大家好!
我是中華聯邦共和國聯邦政府內政部代理部長咔咔閣下,中華聯邦共和國是在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土上建立起的與之對抗的有著普世價值觀政治理念的人民政權,并與偽中共為敵,為建立一個自由,和平,平等,繁榮的新民主中國而奮戰到底!
本政府全體官員與工作人員(內政部,聯邦軍,聯邦革命軍)均在偽中共國境內常年從事秘密反獨裁與反國家恐怖主義斗爭!很多與民主革命有關聯的事件都與本政府有關!而且在不久之后本政府都會公開宣稱對這些事件負責!我們不是游手好閑的口水戰士和只會怒罵的鍵盤戰士!
我們是真真正正的反獨裁戰士!!
對于光誠事件,我們已經觀察很久,并決定在不久的將來采取措施,以彰顯普世價值下的自由,公平與公正的價值觀和道德理念!
此次行動被稱作“自由曙光”,由名字即可知它的意義所在!
但是在行動之前我們會有很多地方需要得到曾經去過山東臨沂的網友和援助光誠認識的幫助,所以希望有意愿幫助聯邦政府完成此次行動的人聯系聯邦政府內政部的郵箱:
kakagod13@gmail.com
有意愿加入中華聯邦共和國國籍的人也可以到內政部的郵箱中咨詢入籍細節~
中華聯邦共和國向每一位為了正義與自由敢于現身的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中華聯邦共和國聯邦政府內政部代理部長-咔咔閣下

星期三, 十月 05, 2011

林辉:“超英赶美”缘何造成了惨烈后果?

林辉:“超英赶美”缘何造成了惨烈后果?
作者﹕林辉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2011年10月06日讯】曾看到一份资料,说的是中国GDP占世界GDP总量的比重情况。1820年,中国GDP占世界GDP总量的32.4%,居世界首位;1919年为9.1%,1952年为5.2%,1978年更是降到了1.8%;2007年提高至6%。虽然这组数字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但中国经济在中国建政后至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前,在走下坡路是不争的事实,其主因正是中共掀起的一个又一个运动以及毛泽东实行的不切实际的经济政策。
相关文章
城市脱贫超英赶美?专家质疑社科院报告 8/5/11
外电:超英赶美重金钱 中国大坝反害民 7/28/11
广州猪牛肉价格超英赶美图 2/4/08
中国海啸救灾运动当真超英赶美?图 1/9/05
“超英赶美”新版本﹕只要十六年﹗﹗﹗ 10/7/03
林辉


1949年中共建政后,先后在农村和城市掀起了针对地主、知识份子、工商业者、宗教信仰者等的一系列运动,从而在政治、经济和思想领域都取得了绝对的统治地位。在此期间,即1955年,毛泽东首次提出要在大约几十年内追上或超过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
1957年,因为头一年农业歉收,城市失业问题日益严重,而且农村集体化并没有使国家得到更多的农产品,反而使农业停滞不前。毛和中共开始着手解决这一问题。同年11月,毛泽东出访苏联。在回应赫鲁晓夫的“苏联要15年赶超美国”的说法时,毛称要让中国在15年内赶超英国。
毛回国后,中共中央在1958年初做出了“全面大跃进”的战略决策,希望推动工业和农业的发展。当年2月,《人民日报》发表了社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提出国民经济“全面大跃进”。在毛和中共看来,只要利用中国人多的优势,调动人们特别是农民的积极性,中国的经济就一定会有飞跃的发展。这样,曾经提出控制人口主张的马寅初受到了批判,鼓励多生育取代了对人口的控制。
当年4月15日,毛泽东在《介绍一个合作社》一文中写到:“由此看来,我国赶上英美不需要从前所想到那样长的时间里,二十五年或者更多一点的时间也就够了。”5月18日,毛在批发一份报告批语中写道“打掉自卑感,砍去妄自菲薄,破除迷信,振奋敢想、敢说、敢干、敢做的大无畏精神,对于我国七年赶上英国、再加八年或十年赶上美国的任务,必然会有重大帮助。”当日,毛便指示邓小平将批示发给中共八大二次会议(5月5日-23日)。
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形成了“超英赶美”的新时间表,即要在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上七年赶过英国,十五年赶过美国。后来的时间越缩越短,赶英的时间最后缩为二三年。6月21日,毛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讲话中称:“我们三年基本超过英国,十年超过美国,有充分把握。”8月17至30日,中共北戴河会议提出在1962年赶上美国,向共产主义过渡。9月8日,毛在最高会议上的讲话再次提出,第二个五年计划就要接近或赶上美国。“再加两年,七年,搞一亿五千万吨,超过美国,变成天下第一。”
在毛和中共的以“超英赶美”为目标的激进路线下,中国大地掀起了史无前例的经济上的“大跃进”。不仅全国到处大炼钢铁,而且在农村还开展了人民公社化运动,即农民的土地、生产工具和牲畜全部归集体所有,所有人统一吃饭,统一干活,以提高生产效率。
这一时期的知识份子因为之前的“反右”运动,或是被打倒,或是选择了沉默。听假话、说假话、做假事,逃避事实、歪曲事实成为世风。比如有着中国“飞弹之父”之称的钱学森甚至还提出了“亩产万斤”的说法。
1958年7月,工农业“卫星”不断上天。湖北长风农业社早稻亩产15,361斤。农业部公报夏粮产量比上年增长69%,总产量比美国还多四十亿斤。汽车工业也出现大跃进,半年全国各地研制出二百多种汽车,不但制成了汽车,还采用了V型发动机、液压动力转向、自动变速装置等先进技术,使中国汽车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9月,为完成全年1,070万吨钢的指标,全国钢铁大跃进。城市里,人们纷纷砸锅卖铁,或者自炼钢铁,一派热火朝天的场面。而在农村,农民则丢下农活去 “找矿”、“炼钢”,大量成熟的庄稼或烂在地里没有收入仓,或收割草率而大量抛撒。比如河南省竟有50%的秋粮被毁弃在地里未收获入仓。
此外,在这个月中,更创下了人类历史亩产的最高记录: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稻谷亩产130,435斤。而且,中共还造出了六种飞机。
更为可笑的是,在这场谎言与愚行的闹剧中,人们是一边高唱着“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岭开道,我来了”的跃进歌谣,一边实施着“亩产万斤,钢产翻番,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的荒诞计划,轰轰烈烈。
或许有人会问,如此荒诞的运动,就没有人意识到是在自欺欺人吗?相信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少。但是在中共的暴政下,谁都怕当“大跃进消极分子”,因此为了迎合中共高层的心理,全国上下虚夸吹牛成风,粮食等产量层层加码。因中共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农民完成国家粮食收购任务之后剩下的才是农民的口粮、种子粮、饲料粮。而征购量随产量走,由于浮夸上报,1958年的征购数比1957年增加了250亿斤,全国农民的人均口粮减少了21斤。个别地方,如河北省张北县,1958年的粮食产量“被近四倍的虚夸”,“使国家征购任务成倍增加,而实际产量与征购数几乎相当”,留给农民糊口的只是一些土豆。
在这场持续了一年多的大跃进后,中国国民经济在1959年到1961发生了严重危机,大饥荒席卷中国,饿殍遍野、民不聊生,不仅造成了至少四千万人被饿死的惨剧,而且还出现了人吃人的惨况。
毛在世时,一直将灾祸归咎于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但那三年中国的自然灾害与往年相比并没有特别的严重。显然,这场惨剧的始作俑者正是毛泽东和中共。不管毛和中共再怎样掩盖真相,这一古今中外承平之世绝无仅有之事,正随着越来越多史料的披露而为人们所知。

美东时间: 2011-10-05 22:52:17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0/6/n3393264.htm林辉-“超英赶美”缘何造成了惨烈后果?

中共统治62年 出卖国土600万平方公里

中共统治62年 出卖国土600万平方公里

据资料显示,中共在62年间出卖的国土为600多万平方公里,上世纪50年代承认外蒙古独立,以及90年代承认被沙俄强占的领土,就达近300万平方公里。(网络截图)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2011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怡莲报导)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来,到底有多少国土被中共拱手相送?据资料显示,中共在62年间出卖的国土为600多万平方公里,其中包括上世纪50年代承认外蒙古独立,以及90年代承认被沙俄强占的领土,就达近300万平方公里。


国土被慷慨赠送
《苹果日报》在去年10月30日刊登的《中共弃地数百万平方公里》一文中表示,如果说因强权下不得不放弃是无奈之举,那么中共对北韩、越南及缅甸等弱小邻国慷慨让地则实难服众。
50年代为支持越南抗击美国,中共主动将北部湾本属自己的白龙尾岛送给越共军队做基地,结果有去无回。越南统一后,该岛被越方据为“领土”。99年云南老山和广西法卡山又被划给了越南。
在60年代,中共拉拢缅甸,以抗衡台湾国民党在缅甸的影响。中共与缅甸划界时主动将原本属云南的南坎地区和江心坡地区送给缅甸,两地面积合共逾7万平方公里,约相当于70个香港面积。
1962年中国与印度在边境开战,中方一度大胜印军,夺回被印军侵占的地区。但大胜之下,毛泽东又下令撤军回到原来地点,令西藏最肥沃的土地——藏南的9万平方公里领土重落印军手中。
中共主动放弃的部份领土
朝鲜,在1962年中朝边界协议中获得了中国长白山的一角(有说是1/2,另个说法是53%)和八个山峰中的三个及或四个岛屿。
尼泊尔,在《中尼边界条约》中得到了部份喜马拉雅山,边界线划过珠穆朗玛峰顶。此条约于1961年10月,由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签署。
巴基斯坦,目前所拥有的新疆的坎巨提地区,由1955年周恩来访问克甚米尔时主动提出让给巴基斯坦。
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得到了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以及乌苏里江以东的40万平方公里及库页岛。
江泽民出卖国土面积最多
经核查,不仅对俄罗斯,当权者对于中越、中印、中国和其他前苏联国家等领土争端的解决,官方也从来不敢公布条约的内容,所有出卖领土利益都属于黑箱作业。
著名民运人士、中国过渡政府发言人唐柏桥在今年7月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说:“江泽民出卖国土应该说是中共建政以来出卖国土从面积上讲是最大的、从情节上讲是最恶劣的。因为,江泽民整个他统治中国的期间,他出卖了将近1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然后其中黑瞎子岛,他跟俄罗斯签署了一个各占一半的条约,实际上黑瞎子岛原来就是属于中国的。所以单是这个条约的话就出卖了将近4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自由作家荆楚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海参崴、江东六十四屯是当时还在中国执政时的蒋介石的民国政府争取到,54年归还中国的。中共建政以后,把这些国民政府辛苦争取到的国民利益又拱手相让了。这些历史让中华民族非常沉痛,也是中国人民的灾难。
有评论说,卖国条约对中华民族所造成的伤害,人们现在根本无法估量,它远远超出了民族尊严、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范畴。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生存,没有了领土这种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十几亿人的命运实堪忧虑。
(责任编辑:徐亦扬)

星期一, 十月 03, 2011

戴建业:我们为什么没有脊梁?

戴建业:我们为什么没有脊梁?

作者: 一品高官 2011-10-01 17:15:31 发表于:博客中国

分类: 热点

点击收拢文章正文

戴建业:我们为什么没有脊梁?



戴建业:我们为什么没有脊梁?





  清初顾炎武曾经沉痛地说过:亡国必先亡士。古代的“士”相当于现代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不仅代表国家的智力水平,也代表国家的精神高度。我们之所以不敢小瞧英国,是因为它产生了许多莎士比亚、牛顿这样的文学科学巨匠,它拥有一批牛津、剑桥这样的顶尖学府,它培养了许多卓然挺立傲然不群的杰出人士。我们之所以歌颂盛唐,是因为它产生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白,产生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杜甫,产生了“若世无孔子,不当入弟子之列”的韩愈,产生了敢写《卖炭翁》的白居易。回顾前辈,如在天际;反观自身,不胜嘘唏。前不久“倪萍们”的“共和国脊梁奖”,已经成为世界级的笑话,用钱去买“共和国脊梁奖”,恰恰证明自己早已没有脊梁!



倪萍们“共和国脊梁奖”暴光后,我连续写了三篇《倪萍印象》(之一、二、三),批评倪萍后接着又反躬自问:“我”有脊梁吗?“我们”有脊梁吗?谁敢说自己比倪萍更有道德优越感?如今,知识分子已经从人们尊敬的对象变成了人们嘲讽的靶子,“专家”已被大家讥讽为“砖家”,“教授”更被人们骂为“叫兽”。要是能看到大学里评职称时,读书人的卑微态度;要是了解每年评奖时,教授们到处求人的样子;要是得知为了争取到重大课题,很多斯文教授到处行贿的丑态;要是清楚教授和专家的许多论文,常常只是在为长官意志进行论证和辩护,我想社会大众更要向专家们脸上吐口水,更要朝教授们头上撒尿。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教授”“专家”,真的不值得社会大众尊敬,甚至我自己也瞧不起自己!



不过,中国知识分子绝非从来如此。很多知识分子在一九四九以前都有款有形有血有肉有棱有角,为人风骨凛然,说话掷地有声。想想刘文典面对蒋介石的傲气,想想张奚若在国民参政会上詈骂蒋介石独裁的刚烈,想想章太炎、黄侃师弟的狂傲,想想傅斯年骂倒孔祥熙和宋子文两任行政院长的勇敢,比起当年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民国范儿”真让读书人气畅神旺!可是,绝大部分人一九四九年后,突然好像全都一夜抽去了脊梁,郭沫若先生的丑恶表演就不用说了,连潘光旦先生这样的硬汉也低下了高贵的头,连冯友兰先生这样“新儒学”的代表人物,也对儒家创始人孔子破口大骂。



1951年全国“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其实就是让所有读书人自己当众打自己的耳光,自己当众吃下自己拉的屎喝自己撒的尿。潘光旦先生接二连三地写了十二次检讨,还在报纸上发表了上万字的长篇自我批判文章——《为什么仇美仇不起来》,把自己的父母、师长、同学、教育和科研逐一否定,完全是在当众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想当年,潘光旦是民国时期的独腿硬汉,历任清华和西南联大教务长,从来不向权贵低头,从来不向命运服软,可是1949年后彻底否定自己,不断自轻自贱,不断自打嘴巴,那一幅卑微、顺从的模样让人不敢相信这就是昔日的潘光旦。潘光旦先生还只是求自己蒙混过关,更有不少人甘当当局的“密探”,不少人出卖自己的师长,很多人以为虎作伥为荣,这六七十年整个知识界真是斯文扫地,满地鸡毛!比起那些卖友求荣卖师求官的小丑,潘光旦先生算是一位求饶但不害人的君子,可是,他当众掌嘴还是无人领情,一九五七年照样被打成右派,文化大革命中照样被打成“牛鬼蛇神”,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对好友叶笃义介绍了自己的 “三S”求生经验——“Surrender(投降)、Submit(屈从)、Survive(生存)”,最后发现想做屈从的奴隶也没法活命的时候,他又补上“一个S”——“Succumb(毁灭)”。晚年以“三S”作为自己的生存策略,哪知道“投降”“屈从”还没有人接受,真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求当奴隶而不可得”,“Survive(生存)”无望,就不得不走向“Succumb(毁灭)”。当奴隶的资格也被剥夺,潘先生死得没有半点尊严。



是什么原因让民国时期的硬汉,变成甘愿“Submit(屈从)”以求“Survive(生存)”的熊包?为什么当年敢当面大骂蒋介石独裁,四九年以后“乐于”唾面自干?过去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的知识精英,后来却活得如猪似狗没有一点“人”样?



从1951年 “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开始一直延续了几十年的社会运动,第一步是让所有知识分子觉得自己毫无价值可言,过去学的知识全部是人类垃圾,而且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分子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们都承认自己既“肮脏”又“无能”,对那个被神化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心悦诚服;第二步就是摧毁知识分子的意志,让他们都以长官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第三步就是羞辱知识分子的人格,让他们不断自我检讨自我批判,自己把自己整得灰头土脸;第四步是给他们诱以利饵,用官用钱用职称用课题来笼络他们,让他们像狗一样吃嗟来之食,于是就出现了目前这种“重赏之下必有懦夫”的局面。任何一个人要是自己也觉得自己百无一能——既没有价值,又没有意志,更没有人格,一定会自己极度鄙视自己。像潘光旦先生这样的硬汉,最后以“投降”、“屈从”为手段,以“生存”为人生目标,在这六七十年中肯定不是一个个案和特例。他们活得非常屈辱,死得也非常窝囊,还谈什么气度,还谈什么风骨,还谈什么高傲!



读书人毕竟也是人,谁都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大多数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如何活命,想到的是如何保护家人的安全,比起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人格、风骨和尊严都不值一提。从公认的“铁汉”到公开的“投降”,潘光旦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由此我想到了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由此我想到了教育学中所说的成长环境。在一个极不健全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他们的人格也会极不健全。养成知识分子铮铮铁骨需要特殊的外部条件,如果有风骨的人被剥夺了生存权利,如果说真话的人会掉脑袋,谁还有什么风骨?谁还敢说真话?我决没有嘲笑潘光旦先生的意思,更没有嘲笑潘光旦先生的资格,如果我处在潘光旦先生同样的环境中,我肯定比潘光旦先生更早地举起了白旗。



别提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警句,别说什么“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的格言,当你自己可能坐牢掉脑袋,当你的家人可能被牵连,这些格言统统都会抛向九霄云外,除了极少数人可能宁折不弯,大多数人的第一需求就是生存需求,在文化大革命那种残酷荒唐的岁月,潘光旦先生以“Submit(屈从)”来求“Survive(生存)”,并不奇怪,更不丢人。民国时期之所以那么多人敢骂蒋介石,是因为多数人骂了蒋介石没有多大的风险——由于能骂,所以敢骂。



把潘光旦这样的一条硬汉,活活给整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不知道这是国家的胜利,还是我们民族的悲哀。如果一个国家不能容忍一条硬汉,举世全是阿谀奉承吹牛拍马的喽罗,怎么能宣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呢?



摧毁一条硬汉的人格和尊严,可能就摧毁了一个民族的人格和尊严,这是极端的无耻和可怕的犯罪!



如果一个国家把所有人的脊梁全都抽掉,如果一个国家里大部分人都是奴才,如果一个国家所有人只懂得“听话”,如果一个国家所有人只知道磕头谢恩,我不明白这叫什么“盛世”?我更看不出这叫什么“英明”?

--

中國:道德虛無的國家

中國:道德虛無的國家
2011/10/01 17:38:32 瀏覽82|回應0|推薦1

蘋論:道德虛無的國家

2011年10月01日

許多人很不了解,為什麼大陸官商經常詐騙、侵吞外資(含台資)企業和商家行號,竟毫無內疚;而政府與法院也多數幫助自己人,就算法院判陸商敗訴也不執行。這讓外商很困惑。

大陸許多看似私人企業的公司行號,其實是隱藏的公營,或半公半私。外商與其合作,資金到位後,不久陸商就開始以虧損或擴大為由增資。陸商以土地、廠房為資本,年年增資,越增越多,只須公家多劃塊地、多撥幾間廠房,但外商必須拿出資金。若不堪賠累拿不出來,資本的比率逐年減少,最後變成小股,遭陸商吞食殆盡。這只是陸商手段中的一項,其他光怪陸離的手段不勝枚舉。

有的被騙台商連回台灣的路費都遭騙光,只好在大陸流浪,靠台灣人接濟,也沒臉回台。受害回台的台商於是組成受害商會,準備下周在台發起遊行。發起人之一竟接到福建官員電話警告,揚言派人來台蒐證(不必派人來,台灣已有人專替中國蒐證。前天就逮捕一個替中國蒐證中國訪台人士言行的台灣副教授,台商自然也在監視之內),若鬧事將對其不利。由於這種行事風格很像中國政府對待異議份子的模式,因此有其可信性。如果前述為真,中國的經濟發展背後不是法律的長久支撐,而是政府鼓勵的掠奪式叢林法則在支撐。

手段違法毫無內疚

中國經濟學家、耶魯大學金融教授陳志武在著作中指出,每當問到中國人西方近代興起的原因時,千篇一律回答是:殖民帝國主義掠奪的成果。陳教授只好一次又一次地解釋西方興起的創新、法治、教育、科技、競爭、自由市場、金融機制與積累等因素。這說明中國人受到政治煽動形成的激進民族主義蒙蔽雙眼之害,也是中國落後的主因。愚昧的復仇式民族主義不但讓人民錯誤理解事實,也對自己的不道德和違法手段毫無內疚與罪惡感,反而以此為榮;像是故意出高價在國際藝術拍賣會上標下圓明園的12生肖中的某些獸首,然後拒絕繳錢領貨,嚴重破壞國際慣例,竟沾沾自喜向國人炫耀,國人也一片仰慕崇拜之聲。又如造謠諾貝爾文學獎委員馬悅然收受紅包等抹黑手段,被拆穿後也無愧意。

民族主義掏空道德

陸商詐騙侵吞台商毫無內疚,是因為他們相信政府的宣傳:國民黨撤離大陸時帶走黃金,台灣因而致富,而中國因而貧窮,所以騙台商是取回應該屬於我們的錢。事實是台灣正確的經濟政策而致富,中國因為過去錯誤的經濟政策而貧窮。如果黃金是原因,那為什麼中國近30年快速富有起來?台灣把黃金還給中國了嗎?陸商侵吞外商毫無內疚,是要報復1840年以來帝國主義欺負中國人的仇恨,所以不但不內疚,還洋洋自得;搞了洋女人也炫耀為報八國聯軍之仇。當民族主義遮蔽理性、扭曲事實、掏空道德良心,這樣的國家完全不值得尊敬,不但無恥墮落,也非常危險。

原文 :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707807/IssueID/2011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