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六月 26, 2017

救援刘晓波刻不容缓

民主中国阵线总部
2017年6月26日

这些年,整个世界都在关注《零八宪章》的起草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人们已经开始默默地掐指计算着刘晓波出狱的时间。再过两年多,刘晓波就能走出监狱,获得自由了……

未曾想到,昨晚从国内传来了刘晓波已经肝癌晚期的消息,令世人惊愕和愤怒。今天,围绕着刘晓波的病情,人们询问着,议论着,刘晓波肝癌晚期重症是真是假?为什么故意隐瞒病况?是不是中共政府的陷害?肝癌晚期还有救吗?我们该怎么办?如何展开救援行动?

鲍彤先生建议:“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零八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争取建立宪政民主制度,是民主中国阵线追求的方向和目标。我们会坚持,我们会努力,把中国的民主运动进行到底!

我们响应高瑜老师的呼吁:“让刘晓波回家!让他自由地选择医院治疗,让他能在妻子的臂弯里吃一口可口的饭菜……让他自由!帮助他康复!”民主中国阵线要求中国政府,从人道出发,立即释放刘晓波,让他出国治病。今年7月7日至8日,在汉堡的20国集团峰会期间,声援营救刘晓波将成为我们的主题之一。民主中国阵线将呼吁20国首脑关注刘晓波病况,敦促习近平立即释放刘晓波,确保刘晓波得到良好的治疗。

民主中国阵线会立即给欧盟人权委员会、联邦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和外交部人权专员发函,请求关注和帮助刘晓波。

让我们一起为刘晓波的自由和康复,立即展开行动!

Fwd:《澳洲人报》: 中国审查之手伸进了我们的网络空间

转载自:http://astorage.blogspot.com.au/2017/06/blog-post_26.html


本文译自624《澳大利亚人

中国的审查之手伸进了我们澳大利亚的网络空间


作者
: FERGUS HANSON 编译: 赵亮 2017-06-25


今年3月当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澳大利亚时,一社交媒体平台上出现了一个不寻常的问题:‌‌"你会去欢迎总理吗?‌‌"这个讨论不是在FacebookTwitter上,而是在中国最受欢迎的微信(WeChat)上。微信由科技巨人腾讯拥有。 
在微信上,未经证实的传言指向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和亲中的澳大利亚促进和平统一委员会是该运动的主要老板。不管谁在背后,为什么在澳大利亚的一个集会要在一个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安排呢?
微信可能不被大多数的澳大利亚人所注意,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亚人使用的是美国的平台Facebook,但微信在澳大利亚占有一席之地带来令人不安的影响,特别是它使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境内审查澳大利亚公民。
要深究微信在澳大利亚的市场渗透并不容易。该公司不公布统计数据,当联系该公司时,它在中国的总部办公室不愿透露。然而,在澳大利亚,几家社交媒体公司纷纷用微信向澳大利亚人推销产品和发信息。
这些微信的代理伙伴声称给他们提供了难以琢磨的市场数据。我与三人谈话,他们引述说在澳大利亚活跃的微信用户,平均每个月超过100万人。一个人引述最近的数字是150万人。
鉴于微信的用户主要是用中文交流,这似乎是一个上限。
澳大利亚统计局2011年报告说有65万人在家里讲中文(自2011年以来这个数字几乎肯定会上升,还不算那些在家不讲中文但能讲中文的人)。
教育部在其最新的统计数据中报告澳大利亚有14万中国留学生,澳大利亚旅游局录得今年至4月份有120万中国游客。
微信成功渗透在澳大利亚讲中文的人口提出了几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第一是中共政权正在对一大群澳大利亚国民及访澳的留学生和游客进行令人无法接受的审查。中国国内的在线和离线审查臭名昭著。不大为人们讨论的是中国政府能够将其审查制度延伸进澳大利亚。
去年,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所做的研究记录了中国政府对微信用户施加的广泛而不易察觉的审查,其中包括拦截含有敏感词的信息(例如天安门屠杀、自由亚洲电台)、被禁网站的链接(包括赌博、色情和批评中国政府的新闻网站)及含有被禁政治内容的图片(例如有争议的图片事件包括打击人权)。
用户可能难以察觉这些审查。
例如,当一名用户发送带有敏感关键词的消息时,他们不会得到提示说他们的信息被封;只是该信息不会在接收者那一端显示。群聊里的审查机制远远比私信更为严格。这表明当局为防止大量信息传播可能损害到中共而做的努力。
公民实验室通过严格的测试能够证明:最初用中国大陆移动电话号码注册的用户,后来换到一个国际号码,仍象回到中国那样受到同样的审查。这可能包括了众多的澳大利亚旅游者、中国移民(超过50万的澳大利亚人是在中国出生)、学生、学者和商人。
虽然从澳大利亚建立新账户的用户可以在微信上避免关键词的审查,但他们仍然有些网站被封,并且随着中共继续在本国收紧审查,未来对海外用户的审查可能会变。
第二个问题是中国可能如何利用微信在澳大利亚的成功进一步干涉澳大利亚内部事务。研究人员已经观察到在澳大利亚的中文媒体在过去一二十年里对中国政府的口气软化。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到澳大利亚的华人从前天安门时期的一代人到后天安门时期的一代人。也涉及相应的所有权的转移。最近有这样的说法,高达95%的澳大利亚中文报纸是由中国国有企业控制的。
中国(政府)未能成功地与早期的华人移民潮相连,它一直在更加殷勤的针对后天安门一代。中国问题专家Linda JakobsonBates Gill在他们最近的《中国很重要》(China Matters)一书中说,‌‌"参与和动员海外华侨是北京的外交政策战略,尤其是软实力的重要因素‌‌"。
那么,中共如何利用微信在澳大利亚的成功来实现这些目标呢?2008年中国的奥运火炬传递,成千上万的中国学生被用大巴拉到堪培拉,去对抗抗议者,展示中国政府并不回避它动员和资助澳大利亚华人来提升中国的地位。正如本文开始的那个例子也表明,其他高级别中国领导人访问时也有类似的行动。微信深入广大讲中文的澳大利亚人,显然,对于中国政府未来的努力,微信是一个方便的工具。
还有更险恶的潜在应用。正如Jakobson Gill写道:‌‌"中国大使馆密切关注在澳的中国公民(例如学生)及澳大利亚华裔的不同政见行为。他们是通过培养华人社区里的线人,这些线人愿意把其他华人的政治活动、社交活动和信仰活动信息传给大使馆。这些信息被转交给在中国的情报机构,如有必要,会采取行动。‌‌"
微信提供了更加简练的监测海外公民和澳大利亚华裔的手段。
微信凸显了随着社交媒体的崛起,我们都面临着新的审查世界这么一个后果。虽然澳大利亚政府曾经确定了国内的审查标准,但越来越多的外国政府和公司在决定着澳大利亚人可以看到什么和看不到什么。
虽然这些社交平台不能阻止报纸、博客和其他人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但我们越来越多的是从这些社交平台上获取新闻。因此,它们可以也正在做着信息内容的守门员。
一份2016年的德勤跟踪调查(Deloitte tracking survey)发现,使用社交媒体作为主要消息来源的澳大利亚人的比例在12个月内翻了一番,达到近五分之一。这些平台越来越多地决定了我们读取和观看的内容。
中国常常要求其他国家不干涉中国内政。澳大利亚应期待中国同样不应干涉澳大利亚内政,并坚持终结中共对澳大利亚人的审查。澳大利亚政府还应要求所有社交媒体公司公开它们的审查规则,作为在澳大利亚运作的一个条件。

来源: 博谈网 原文链接: China's censorshipfingers reach into our cyberspace

Fwd: 涉中共游客的“顾问”杨东东因媒体压力退选市议员

转载自:http://astorage.blogspot.com.au/2017/06/burwood.html


杨东东因媒体压力退出Burwood市议会竞选

2017624
记者:James RobertsonLisa Visentin

一个自我标榜为联邦自由党助理部长"顾问"的候选人在最后一分钟退出悉尼地区一个市议会的竞选角逐。他代表自由党参选。据报道,他与一个中共国际游说组织关系密切。
华裔澳洲商人杨东东在自由党参加今年9月份宝活(Burwood)市议会竞选的候选人名单中排第二位,是胜选票位,市议员席位唾手可得。本地消息来源说,这个席位是专门为他雕琢出来的。 
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黄向墨(Huang Xiangmo)、克雷格•朗迪(Craig Laundy)和杨东东在2016年一个华人新年庆祝活动上 
但是,随着中国对澳洲总体政治的影响和杨先生本人对工业部助理部长克雷格•朗迪办公室的影响有如大火燃烧一般被曝光,杨先生在星期五上午才退出了市议会预选。
消息来源说,他在宝活市一家土耳其餐馆,与一组当地的自由党权力掮客一起晚餐之后,退出了市议会预选。 
杨东东(右)与上海市委统战部部长杨晓渡(左)
自由党主席肯特•约翰(Kent Johns)说:"他已自愿退出提名程序,本党没有施压或干预。"
消息来源说,自由党成员为杨先生精雕细琢了在宝活市议会竞选的主2号票位或备选方案。
本地消息来源说:"他们原来想,他就是最恰当的人选。他们迫切地等他通过预选。"
星期四,费尔法克斯媒体的报纸头条故事报道了杨先生,提出了他在朗迪先生办公室的角色有多重的问题。直到3月份,杨仍把自己描述为朗迪先生的"社区顾问"。
 
特恩布尔、马朝旭大使和杨东东在2016年中国新年庆祝活动上
不过,朗迪先生的一位发言人否认,朗迪办公室对杨先生在媒体聚焦后作出退选决定有任何影响。
杨的退选决定可能使自由党在竞选计划上陷入混乱。这个市议会的选举对自由党来说是很关键的,该市议会很可能与相邻地区的议会合并。
一个居于高位的自由党消息来源说,该党"正很艰难地寻找好的本地候选人"。而杨先生本来与内西区和奥特雷(oatley)区华人社区关系很好,并有良好的筹款潜力。
昨天,杨先生的支持者们在不公开的谈话中说,他已在媒体压力下辞职,并且他没有隐藏他过去与共产党的关系。他们说,这是在共产中国发展个人职涯的先决条件。
但杨先生的活动和他与朗迪先生的关系已经被写入一本关于中共在澳大利亚影响力的书,会因此而受到审查。
调查人员挖掘了一封2014年的申请书。申请书中,杨先生寻求加入他描述为一个属于中共统战部的团体。统战部是一个独特的游说组织,旨在动员海外华人推进北京的利益。
之前,朗迪办公室说,杨先生只不过是朗迪在里德选区竞选班子里众多义工一员而已。他从来未曾受雇于朗迪办公室。朗迪对任何与中共的联络不知情。
在朗迪先生里德成功当选后的庆功会合影里,杨先生居于合影中心。里德选区有很多讲中文的居民。里德的席位是少数能够对2016年大选结果产生摆动效应的席位。
大量使用中文社交媒体是该党形象在里德迅速提升的因素之一。在中文媒体上,杨先生经常被具名为朗迪先生"顾问"。
后来,杨先生甚至说他影响了一些朗迪先生的主张,让朗迪反对日本首相参拜有争议的靖国神社。
这一立场与自由党政府的政策是一致的。但是杨先生在一个文件中宣称他"让一个联邦议员在国会发表反对安倍拜鬼的演讲"。
星期五,杨先生原先在自由党活动时使用过的手机和家里电话都打不通。

(方平原 译)

原文:

Fwd: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 (1)(2)

民陣網址:https://www.fdc64.org/index.php/news/headline-news/1003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前外交官陳用林根據他所了解到的情況進行詳細披露。(圖為陳用林從中領館出走十一年,「六四」27周年再度重遊故地。)


  近日,澳大利亞主流媒體報導中共對澳洲正在進行一項全面戰略部署,通過操控海外留學生、華人社區、華文媒體及政治獻金進行權錢交易等,損害澳洲的主權和國土安全。澳洲總理準備對外國政治獻金等漏洞進行立法。

  6月16日,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成競業將澳媒的調查報導說成「捕風捉影」「一小部分人的『別有用心』」。此前6月5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此事時也賴得一乾二淨,稱「毫無根據」。

  但原中共驻澳洲悉尼总领馆的一等秘书陈用林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根据自己多年在外交部的工作所了解的情况,披露了中共对澳洲全面渗透的更多详细内幕,用事实驳斥了成竞业和华春莹的说辞。

  近日,澳大利亞費爾法克斯媒體(Fairfax Media)和ABC電視台《四角》(Four Corners)欄目聯合製作,深入報導了至少五個華裔背景的人士通過政治獻金和賄賂等方式干涉澳洲內政的50分鐘的調查報告。

  這些人包括被美國、澳洲情報局認為是中共特務的嚴雪瑞(Sheri Yan又名嚴時瑋),及向澳洲政黨提供大量政治獻金的兩名中共背景的華裔億萬富翁周澤榮和黃向墨,還有租賃澳洲軍事要地達爾文港99年的嵐橋(Landbridge)集團總裁葉成。此外還揭露了受中領館控制的中國學生會。請看下面示意說明。

 

澳大利亞ABC的四角欄目調查報導了中共對澳洲正在進行一項全面戰略部署,通過操控海外留學生、華人社區、華文媒體,及中共勢力在澳洲政治獻金進行權錢交易等。(駱亞/大紀元)

 


中共從2004年開始對澳制定大周邊的外交戰略

  陳用林表示:「現在正是中共收穫的季節。中共早在2004年8月就確定要把澳洲作為一個大周邊鄰國來戰略部署。中共主要考慮,第一,澳洲的資源、能源是中共今後二十幾年經濟發展的重要保障,是穩定的供應基地。從這個方面來說,現在中共已經實現了它的基本目標。

  第二,台灣問題上戰略需要。中共當時的戰略部署,短期的目標就是在台灣海峽發生戰爭時,澳洲到時不會跟美國走,不啟動美澳安保條約。鼓勵澳洲做出一個更為獨立的軍事外交政策,現在這個策略基本處於邊緣狀態。澳洲已經有很多呼聲,包括前總理基廷都提出來澳洲應該更獨立地運作自已的外交政策,主要是向中共方面傾斜,並且稱美國川普(特朗普)拋棄了大家。」

  陳用林解釋,「中共當時籌劃對澳洲進行全方位滲透外交,最後達到戰略合作的目的。儘管中共和很多的國家都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但很多西方國家都沒有真正跟中共達成實際意義上的戰略合作,最多就是一個形式上的所謂戰略對話,而在澳洲這裡中共取得的成果就非常顯著。」

  他介紹,比如中國企業拿到達爾文港99年的租期。達爾文港、凱恩斯是澳洲北邊兩個最重要的軍事基地,因為澳洲在南邊有天然的屏障,只有北邊有一些鄰國,達爾文港是外敵入侵的最主要的一個通道,所以無論是從傳統的軍事戰略到現代的戰略,這兩個軍事基地港口都是最重要的。

  「但是很奇怪的,」陳用林表示,「澳洲就達爾文港出租一事徵求澳洲聯邦政府和國防部的意見的時候,他們居然很輕易的同意了。」

  「當時媒體剛公布,民間就一片譁然,覺得澳洲本國的最重要的國家安全利益被出賣了。最關鍵的是中共最近幾年為了爭奪海洋資源,在南沙群島、南海地區增強軍事兵力,跟菲律賓引發領土爭端,菲方還遞交到海牙國際法庭去仲裁。」

  「中共同澳洲在軍事領域實際上沒有什麽真正合作。它在南海方面這種囂張和軍事的存在,實際上構成了對美澳同盟的威脅,對澳大利亞本土戰略已產生威脅。」

  「九九年對人來說是超過一輩子的時間,也就是說這一輩子都看不到達爾文港回到澳洲人的手中,或者你的下一代都回不來,可能到孫子輩也不見得能回到澳洲人手中,對澳洲人來說實際上是將達爾文港賣掉了。」陳用林表示。

  「澳洲如此輕易地拱手把達爾文港的軍事基地給讓出去了,非常刺激很多澳洲精英的神經。」

  他介紹,中投公司還是墨爾本港的主要股東之一,此前也曾引起人們的關注。還有澳洲大批重要的資源,像在西澳、南澳很多的礦產資源、大片的牧場都被中共的國企或者是中共富有的紅色家庭或者與中共權貴集團勾結的人給收購了。

  特別是澳洲地產方面,很長一段時間中國來的資金不受控制,在澳洲炒房地產,現在紐省和維省這兩個省很多人覺得子孫後代在澳洲都買不起房子了,有很多華人也是深有感觸。


中共特工海外運作的三個部門

  陳用林介紹,中共在澳洲建立的特工網絡,有三個部門獨立運作。第一是總參,第二是國安,第三是公安。

  總參主要做軍事戰略、尖端武器、高技術這方面的情報蒐集和人員的培養,網絡相對是獨立的。總參祕密運作,富商有可能是總參那條線,當然也有國安因素在裡面,這些人基本上獨立運作。

  國安主要是反間諜。有很多方面,包括使領館、中資公司反間諜,防止叛逃和外來滲透,組建當地網絡。國安強調,收集當地政治情況、包括當地國家領導人和議員們的個人隱私等信息。國安還從華人和學生系統發展成員,特別從89年以後新移民中,尤其是富商中發展成員。

  陳用林披露,「當這幾條線經費不足時,由紅色家庭、富商、暴發戶來補足他們經費上的不足,維持有效運作。比如說有大的項目要做,需要錢,一時撥不過來,他們找這些富翁要。」

  他說:「前段時間澳洲有了新式武器『高速機槍』,總參最感興趣。當然,使館領館是基地,需要得到資源幫助的時候,使領館可以幫助提供現金,因為它除了帳面上中國銀行都可以提取外,它還可以通過外交郵貸偷運現金,作為經費來使用。」

  陳用林詳細介紹中共特務人數和大概分布:「中共在澳洲的專業特務大約有三百到五百人左右,每條線一百多人。使領館半公開的間諜,也都是比較專業的。」

  「還有五百到七百人是相對比較穩定的資源,半職業特工。他們分布在各個組織、各個行業、澳政府各部門。一般線人,數不勝數。」

  對於三個部門跟統戰部的關係,陳用林表示:「統戰部主要從政治上考慮,統戰產生巨大網絡,為其它部門招募人員創造有利條件。比如統戰部以『和統會』為中心運作。北京有一個政府的『和平統一促進會』,在全球有分支機構。」

  他介紹,澳洲目前有兩個,包括「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和「悉尼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澳洲和統會」以前是邱維廉為會長,後來是黃向墨。錢啟國為首的"悉尼和統會」儘管建立很早但不受重視。上次李克強來訪時,因為黃向墨去年開始被澳洲媒體追打,所以由"悉尼和統會」重新領頭。

  他表示,「這次被澳洲媒體點名的華人議員王國忠曾是『澳洲和統會』副會長,甚至澳洲三位前總理,都被『和統會』招來當他們顧問。『澳洲和統會』花費30萬美元邀請美國前總統克林頓來澳演講,支持中共統一台灣。」

  陳用林強調:「中共政權是全世界最富的政府,維穩經費很足,養了世界最龐大的警察隊伍,超過了本國的正規軍的數量。」

  陳用林還表示,「這些間諜系統不會完全攪和一起的,完全攪和在一起整個系統就會暴露了。他們有明的、有暗的。共產黨就喜歡搞地下組織,搞統戰的都是面上的。還有一些像富商周澤榮這些人平時不太參加『和統會』的活動。實際上角色不一樣,互相有交叉、互相呼應,在一些特別重要的事情上他們會聯合行動。」

  就聯合行動,陳用林進一步介紹:「主要涉及到國內維穩方面,他們有時候會聯合行動,像公安部到澳洲來,主要目的是抓人,搞『獵狐行動』。除了有些第三世界國家願意引渡之外,大部分從美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歐盟等民主國家回去了,都是他們私底下對其家屬進行威脅,特別是綁架他們的孩子,進行某種程度上的施壓、談判,然後說他們自願回去了,實際可能是被綁架回去的,最後突然出現在中國。公安部系統的海外網絡主要是幹這種事情的。」

  介紹了中共的戰略布局大框架後,陳用林開始就細節一一展開說明。

  澳洲媒體曝光出來的中共勢力的政治捐款中有權錢交易,引起澳洲政壇的震盪和社會的巨大反響。陳用林認為中共對澳洲政客的私下賄賂比政治捐款數量大得多。#


(原載:http://www.epochtimes.com/b5/17/6/18/n9279586.htm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2)
——前外交官曝中共金錢收買澳洲官員內幕


中共對澳洲三級政府全面滲透 民主制度已出現問題

  陳用林說,中共對澳洲的滲透分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四個領域,分官方和民間兩個渠道,官方渠道是通過對澳洲三級政府的同時滲透,相互呼應。

  他表示:「最近爆出的案子反映了澳洲政府方面被嚴重滲透。澳洲政府裡面有兩種人,一種是跟中共打交道較多,經常拿到好處或者看到好處的人,希望跟中共政府更親密一點。很多是主管人員和政客,直接跟中共政府、使領館、親共社團等打交道,並從中拿好處。」

  「另外一批人是政府裡很多有良心的公務員。他們看到澳洲國家的利益受到了損害,特別是國家安全屏障已經被突破。媒體更多地提到澳洲的政治制度受到了威脅,主要是來自中共金錢的影響,就是中共對官員和政客進行收買、賄賂產生了效果,使政府正常運轉失靈,出現了政策和戰略上的失誤。兩黨都因政治獻金問題受到嚴重衝擊。」

  Sam Dastyari作為新州工黨的祕書長,又是聯邦參議員,ABC展示證據顯示他是中國富豪黃向墨重要的聯繫人,私下接受賄賂用於支付自己的律師費$5,000和超支的旅費$1,600。Dastyari因此失去了其在影子內閣的位子。在去年聯邦大選前,黃向墨捐贈工黨四十萬澳元。後來,工黨影子國防部長Stephen Conroy公開抨擊中共將南中國海軍事化。黃向墨就威脅取消這筆捐款。

  Conroy發言的一天後,Dastyari陪同黃向墨現身新聞發布會,發表支持中國強占南海領土的言論。

  陳用林擔憂地表示:「Dastyari個人收取了多少錢、工黨又拿到多少錢,他公開替中共說話,發表與工黨外交政策完全相左的言論,違背了澳洲的國家利益。對澳洲來說,已經是非常糟糕了,顯然它的體制運作已經出現了問題。」畢曉普外長6月13日在國會抨擊工黨說:「我們現在明白Dastyari參議員的一百八十度轉彎的立場是明碼標價的。的確,達斯蒂亞瑞參議員為了媒體所報導的40萬澳元(政治捐款)把工黨正式的外交政策立場變成垃圾。」

  在2015年10月,澳洲情報局搜查了懷疑為中共間諜的嚴雪瑞(Sheri Yan,又名「嚴時瑋」)在堪培拉的住所,她與一些澳洲華人政治獻金捐獻者關係密切,後者是她通向澳洲最具權勢的上層名流的敲門磚。

  情報局長路易斯(Duncan Lewis)曾經向澳三大主要政黨的高級行政官員發布祕密簡報,特別提到兩名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和億萬富翁──黃向墨和周澤榮,他們已向澳洲政黨捐贈大約670萬澳元。但澳各黨派卻無視警告,繼續接受兩人的捐款。其中聯盟黨收下了897,960澳元、工黨接受20萬澳元。

  嚴雪瑞為周澤榮的私人助理,向前聯合國大會主席John Ashe行賄20萬美金,為中國站台。2015年10月嚴因此在美國被捕。她丈夫Roger Uren是澳洲前國家高級情報人員,警方在其堪培拉住宅中發現澳洲絕密文件,他被懷疑將絕密文件交給妻子,目前正在接受調查。

  去年,陳用林在一篇文章中說,澳洲被爆出30多華人政治獻金污名錄,多數為澳洲和統會要員。


對澳洲政客私下賄賂比政治捐款數量大得多

  陳用林強調:「不光是政治捐款,對政客私底下的賄賂實際上比政治捐款的數量要大得多,特別是上層政客、官員被收買很多。」

  「中共對澳洲的政治官員的收買,還包括把這些人拉到中國去旅遊,免費享受皇帝一般的待遇,包括一些華人和中國公司出資為到訪的澳洲官員招妓。好多澳洲官員去了中國以後,回來馬上就改變了態度。甚至一些媒體記者訪問回來後立刻就改變態度,替中共塗脂抹粉。因為他得到了好處,非常期待下次再去。」

  陳用林表示:「中共還通過給家屬好處來賄賂澳洲官員,很多澳洲官員家屬想學中文,中共就每年提供留學中國的獎學金,獎學金的名額非常多。比如2005年,駐悉尼領事館每年都有十多個免費留學名額,現在估計誰想去就可以立即給名額。」

  他舉例說:「以前曾筱龍(曾是紐省華裔上議員、紐省商務投資副部長)的孩子要去中國留學,領事館馬上給他免費留學的名額,含學費和生活費。還有通過在澳洲的很多中資公司和中國富商直接賄賂澳洲官員。」


澳貿易部長辭職 幾個月後被任命嵐橋集團經濟顧問

  陳用林表示,中共還通過很多中資公司在澳洲活動,包括聘用澳洲政府離職官員。

  這次澳洲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Adrew Robb)被澳廣電視新聞記者點名,說他在任時負責與中國談判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期間,有機會接觸有中國軍方背景的億萬富翁、嵐橋(Landbridge)集團總裁葉成。而嵐橋集團花費5.06億澳元獲得了北領地達爾文港口99年的租賃權。由於該集團有中國軍方背景,這項協議更具爭議。

  報導說,羅布在去年大選前不再擔任政府職位。但就在大選前一天(7月1日),他的名字就出現嵐橋集團的工資單上,每月7萬3000元。額外的報銷費用另算。

  而在2014年,黃向墨曾向羅布捐贈10萬澳元,當時正值羅布敲定《澳中自由貿易協定》之際。

  陳用林表示:「Andrew Robb的最大問題是他在辭去國會議員身分之後不久,出任年薪88萬澳元的嵐橋集團『高級經濟顧問』,違反了內閣保密守則。」

  「《中澳自貿協定》在貿易上對澳有利,但澳方在國家安全和主權問題上做了很大讓步:一是讓中國公司承租達爾文港99年,二是放任中國主權資本對澳洲戰略性產業和脆弱的農牧業的巨額投資,三是推動國會批准雙邊引渡條約,中澳司法體系完全不同。澳洲在司法管轄權上在涉及華人權益方面做了重要讓步。」

  他認為,該協定帶來很多弊端:「中國權貴集團從對澳投資中獲利,而中國農牧民遭受毀滅性打擊。因為中國農牧業在加入世貿組織時已經越過底線,在《中澳自貿協定》中的繼續讓步會讓其它國家也提出同樣要求,這體現權貴集團犧牲底層利益,會導致中國農村的不穩定加劇。」

  「同時,中共對外的軍事擴張和對海外華人的控制意圖明顯。傅瑩在任駐澳大使時在2005年初向中央寫過一個關於自貿協定談判的建議報告,預估了經濟上損失,但指出政治和戰略上的回報很大,說是值得的。因此,才啟動了中澳自貿協定談判。但由於中方預估損失太大,胡錦濤政權一直在猶豫,這樣中澳雙方拉鋸戰談了近10年。最後在澳方做出政治承諾和對華人司法管轄權方面讓步的情況下,以政治高於經濟的原則,由習近平拍板定案。」

  另據報導,前紐省財長艾里克‧魯增達爾在黃向墨的玉湖集團任負責戰略規劃的副總裁,與黃向墨進行權錢交易,把澳洲和統會前副會長、前寶活市議員王國忠空降到參議院他騰出的席位擔任參議員。


雙邊引渡協議條約 澳先同意再反悔

  陳用林表示,雙邊引渡協議條約問題是澳洲政策受到中共干擾的另一方面。「李克強來時,澳方承諾推動國會批准雙邊引渡條約,但不少議員和澳洲的法律專家和學術界的人都認為澳洲不宜跟中共簽訂這個引渡協議,因為兩個不同的司法,他的公正、平等根本得不到保障,很可能會被中共政府利用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澳洲方面對目前雙邊司法領域的安排已經很滿意,沒有必要簽署任何雙邊引渡條約。由於反對聲音太大,澳總理特恩布爾在議會上把提案收回。」

  「不久前,孟建柱來與澳方談判,以提前放開牛肉關稅為代價,換取澳方批准引渡條約。估計過些日子特恩布爾總理會再次向國會提出議案。可見引渡條約對中共來說極其重要,已經超過了國家經濟利益,同時引渡條約針對的是海外所有華人,特別是商人。澳方聽任澳洲華人公民的安全和利益受到損害。」


現任、前任的外交部長都捲入風波

  目前澳洲媒體的報導已經引起社會巨大反響。議會內兩黨陷入口角。前不久現任外長畢曉普(Julie Bioshop)在議會上被工黨議員質詢,一個與自由黨政治獻金者相關的公司為何會以她的名字命名一個基金「畢曉普光榮基金」(Julie Bishop Glorious Foundation)。

  該名政治獻金者是礦業女巨頭鄒莎(Sally zou),她在澳洲開發四個礦,於3月21日和中國黃金集團簽署了一項「潛在價值為1000億美元」的協議。據《澳洲人報》的報導,鄒莎曾在2015-2016年之間向自由黨捐贈了46萬澳元。

  畢曉普承認與她多次見面,但否認對基金會知情。工黨后座議員馬特‧基奧(Matt Keogh)就此質問畢曉普:「部長難道真的以為本屆國會會相信,有一位她所熟悉的自由黨捐款人,此人以部長的名字設立了一個叫『朱莉·畢曉普光榮基金會』公司,而兩人在那麼多場合的相遇,對方竟然從未提及基金會?」

  陳用林說:「現在澳洲整個政府很多決策人員都是在被影響之列,所以對政界的滲透非常嚴重。」

  而前外長鮑勃‧卡爾(Bob Carr)去年就開始因政治獻金醜聞遭澳媒追蹤。陳用林表示,他曾被中共十分看好,他跟紅頂商人周澤榮、黃向墨關係密切。

  周向悉尼科技大學(UTS)捐款2000萬澳元建造「周澤榮樓」,黃向墨向UTS捐出180萬澳元設立「澳中關係研究所(ACRI),黃任研究會主席,卡爾被任命為研究所所長。澳媒爆光ACRI是紅色商人捐款後成立後,輿論一片嘩然,黃在壓力下已辭去主席職務,卡爾則繼續受到媒體的質疑。

  2004年周澤榮和中共官媒在澳洲合辦《新快報》時曾獲得時任省長卡爾的大力支持,卡爾還曾聘請周澤榮之女擔任省政府辦公室少數族裔事務顧問。

  卡爾還遭澳洲戰略政策智庫執行主任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批評,說他出任澳洲外長不把重心放在澳洲的國家利益上,花太多時間迎合北京。


年底之前立法限制外國政治捐款 怎麼處理兩黨有分歧

  政治捐款醜聞繼續爆發。澳媒近日報導,在2016年聯邦大選的競選活動中,工黨收取了黃金交易商們高達14萬澳元的經費捐助,而這些交易商捲入了幾百萬澳元的稅務欺詐案。醜聞曝光後,工黨的一個華人顧問周碩被迫提出辭呈,正引發黨內震盪。

  據悉尼《先鋒晨報》報導,周碩涉嫌參與黃金交易商合夥詐騙GST的案子。黃金交易商們利用澳洲GST漏洞逃稅,使國庫收入少了上千萬澳元。周碩通過黃向墨的關係,以金錢換仕途,通過向工黨提供政治捐款來購買參議院2016年參議員的候選人資格。雖然沒被選上,但工黨立即任命他為工黨的多元文化官。對於政治獻金的醜聞,工黨議員安東尼‧伯恩(Anthony Byrne)提議由議會情報聯合委員會舉辦中國捐款問題公開聽證會。他是該委員會的副主席。

  陳用林表示,現在兩黨內部都很亂,這是中共金錢外交、金錢滲透、金錢開道的一個重要成果。澳大利亞的民主制度在中共強大的金錢攻勢下慢慢地被腐蝕,已經受到損害。兩黨通通為中共說話,這個情況是絕大多數澳洲民眾沒想到的。但是經過這次大規模的揭露以後,相信澳洲人整體開始覺醒。#


(未完待續,請留意後面報導)


(原載:http://www.epochtimes.com/b5/17/6/20/n9285224.htm


Fwd: 澳广电视报道:中共背景商人黄向墨与工党的权钱交易,王国忠是怎么当上参议员的

转载自:http://astorage.blogspot.com.au/2017/06/abc.html

澳洲《ABC》电视台报道:黄向墨与工党的权钱交易,王国忠是怎么当上参议员的

记者:Dylan Welch , 澳广电视台(ABC)7.30节目组



照片: 黄向墨(左二)与王国忠(左)、朱莉安•吉拉德Julia Gillard(右二)、萨姆•达斯蒂亚利Sam Dastyari(右)在一起(2013)


要点:

•  黄向墨于2012年底从中国来到澳大利亚;
•  2012年11月给澳洲工党首捐15万澳元;
•  埃里克•鲁增达尔Eric Roozendaal从州上议院辞职黄的朋友王国忠取代。
•  那时已经给两大主要党派捐款3百万;
•  在埃里克•鲁增达尔从议会辞职后聘用他;
•  黄的朋友王国忠取代埃里克•鲁增达尔进入纽省上议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11月一上台,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打击腐败。那是一个波及到麦觉里街的纽省议会的决定。

其中那些被他调查的对象中有一个是中国南方的地产开发商黄向墨的政治后台。

虽然黄先生自己从未被调查,或者甚至都没有涉案,但所产生的不确定性足够让他作出移民澳大利亚的决定。

他一到澳洲即着手编织一个以金钱为手段的政治关系网。

中国问题专家约翰•菲茨杰拉德教授对7.30节目说:"每位捐款者都会期待公平交易,捐款后希望得到回报。在中国,问题还要严重一些。"

 "中国是一个公共信任度很低的关系社会。信任是通过关系建立的,关系是建立在送礼、送钱和恩惠的基础上的。"

一天之内捐款50万澳元。

同时,随着黄向墨移民澳大利亚,工党的派系重量级人物之一埃里克•鲁增达尔正被纽省廉政公署调查,并被工党停职。

最终廉政公署没有发现对鲁增达尔这位纽省上议院议员、前纽省工党书记不利的证据。

11月19日,黄向墨向纽省工党捐出了他在澳大利亚的首笔政治捐款 15万澳元。

同一天,他的2个商业伙伴又依样捐了35万澳元。加起来,一天之内捐了50万澳元。


埃里克•鲁增达尔走人,王国忠入位


照片:前纽省财长兼道路部长埃里克•鲁增达尔于2012年被廉政公署调查。(AAP: Paul Miller)

2013年5月,埃里克•鲁增达尔宣布永久退出政界。

不为公众所知的是,鲁增达尔先生早已在黄向墨的公司玉湖集团谋得一份工作。

三个星期后,黄先生的一位朋友叫王国忠,被空降到鲁增达尔腾出来的上议院席位上。

工党总部的人当时说,萨姆•达斯蒂亚利是黄升官的设计师。

约翰•菲茨杰拉德说:"在澳还有什么地方,一位商人捐巨款给一个政党,于是该党就请自己人退出一个席位,把退出来的人安置进这位商人的公司。然后,这位商人的某同事、盟友或政治盟友偶然地发现自己竟已坐上了这个议员腾出的席位?"

 "我确信并无违法,但问题还是要问一问的。"


达斯蒂亚利的中国关系网曝光


照片:萨姆 达斯蒂亚利因牵连到中国商人,被迫从前排议席上辞职。AAP记者Lukas Coch

自2012年以来,黄向墨已经向澳大利亚两党捐了几乎3百万澳元。

对于萨姆•达斯蒂亚利来说,他与黄向墨的这层关系最终会阴魂不散。

在2013年当选为联邦参议员后,据去年披露,黄先生为达斯蒂亚利参议员支付了数千澳元的律师费。被揭露的还有,达斯蒂亚利参议员让另一个华商支付旅行费用。

萨姆•达斯蒂亚利参议员被迫放弃在反对党议员中的前座席位资格。

约翰•菲茨杰拉德说:"中国政府试图通过华人社团组织在澳大利亚施展影响。"" 我们应该说,这么多与黄先生有关联的组织都是中国政府的前沿组织。"

"它们或许被称作非赢利组织或者非政府组织,但他们是在共产党倡导下成立的并受到象黄先生那样的商人资助。"

萨姆•达斯蒂亚利或埃里克•鲁增达尔都没有对7.30分节目提出的问题作答。不过,达斯蒂亚利参议员本周对ABC声称他已经中断了与黄先生的所有关系。

王国忠说,他想不起2012年捐款事。关于他被任命为参议员事同他与黄关系有关的说法,他不接受。


陈先生翻译

原文网址:
http://www.abc.net.au/news/2017-06-06/the-labor-party-the-chinese-developer-and-seat-in-nsw-parliament/8593684

Fwd: 澳洲主流媒体关于中共渗透澳洲政治的专题报道影片《权利与影响》

转载自:http://astorage.blogspot.com.au/2017/06/1-4.html


澳洲实况《权利与影响》1-4(短片)

    2017年6月11日

    本内容在澳洲电视台播出后,当地的主流社会和华人社区引起了轩然大波,并正在持续发酵......
    (有中文字幕,多次被某势力封锁,为便于传播分为四段。微信无法打开,请用浏览器打开,或翻-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SikRllYA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pto5tXDbN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r0Xx4yesz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3V-68GD87c




Fwd: 《澳洲人》报道:中国领事馆干涉悉尼大学关于“天安门事件”学术讨论

《澳洲人》报道:中国领事馆干涉悉尼大学关于"天安门事件"学术讨论

驻堪培拉政治记者Primrose Riordan


悉尼大学的一名学者说,悉尼中国领事馆要求该大学机构取消举办关于1989年天安门事件讨论会的计划。
这个讨论会是昨天在悉尼和世界各地举行的纪念活动的一部分。28年前,北京的学生惨遭屠杀,准确的死亡人数不详,在现实中国这段历史已经被抹掉。

这件事发生的背景是,自美国大选以来,越来越多的人质问外国势力对民主国家内政干涉的情况。澳大利亚情报局(ASIO)负责人邓肯•路易斯今年5月警告说,间谍活动和外国势力"继续干涉澳大利亚事务,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

他告诉参议院预算委员会:"这是对我国主权、政治制度的完整性、国家防卫能力、经济和其他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的潜在危险。"

悉尼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基恩(John Keane)与其他的活动人士和学者一起在该大学的校园里举办的活动上作了发言,谈纪念天安门事件的重要性。这个讨论会由悉尼大学民主论坛举办。他在会上说:"我可以透露的是,星期五(中国)领事馆的人来到本校,敦促大学重新考虑是否要举办这个会议。"后来,记者联系他的时候,他拒绝作更多的评论。但他说,"这些事没什么不寻常",尽管被交涉,但悉尼大学与我们站在一起,活动照常举行。
前国防部常秘丹尼斯•理查森最近说中国政府有效地操控了澳大利亚的一些中文媒体。

澳大利亚的一家中文报纸《看中国》的编辑此前曾透露,该报的一篇社论曾引来北京对该报的广告客户施加压力。编辑夏岩写道,(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特工访问了一位移民代理在中国的办事处,强迫他撤除在该报的广告业务。

工党的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说各政党应该联合起来捍卫澳大利亚的主权,反对外国干涉。
黄参议员对澳广电视台说:"所有政党……一定要自愿地联合起来捍卫并伸张我们的民主和主权,无论要面对多大的风险。"

成千上万的人将于星期天在香港的一个大的活动上聚集。台湾的总统蔡英文在此次纪念活动之际赞扬了当年的学生,并对北京作几点批评。

陈先生翻译

原文: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national-affairs/university-asked-to-rethink-tiananmen-forum-academic-says/news-story/c0198ee9c9ae74a7f372ad4579385f74

【维权网25123】 唐人杰和薛小妹夫妇的上海极光化工材料有限公司被以“违章建筑”为由强拆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本网获悉:唐人杰和薛小妹夫妇苦心经营近16年的位于上海市嘉定区马陆镇北管村988号的上海极光化工材料有限公司于昨天(2017年6月24日)被以拆"违章建筑"为由强拆。昨天早上8:30分开始强拆,中午11时许整个工厂被全部拆除。厂里设备,原材料,产成品,办公用品,家具等全部埋在废虚里。

昨天,薛小妹夫妇的工厂被60多人包围,两头道路全部堵住,不放过任何一个人。薛小妹到现场大约上午6点多钟,几十个特警包围她。特警阻止任何人录像,拍照。薛小妹被控制,不让其进厂门口。她只好大哭大喊,被联防车6~7人硬拉到车上送到警务室,她坚决要回家,最后村里派人送她回家了。

6月23日,工厂大门的锁被撬,换锁。薛小妹上午8时41分报警"110"求助,警察到9点16分到达现场,不解决问题。

之前在6月17日下午1点45分左右,嘉定供电局派二人到薛小妹夫妇的公司里和工人说要停电,拿出一张《拆违协同告知书》给他们看!之后,薛小妹夫妇的工厂被停电,不得不停业。

据了解:唐人杰、薛小妹夫妇的工厂在2001年是招商引资由上海市嘉定区马陆镇政府出面与马陆镇北管村委会签订租赁,土地使用权协议30年,明确建造的是化工厂,依法取得营业执照。十几年来一直合法经菅,得到环保,消防认可。同时有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马陆派出所认可该建造的厂房并发工厂的地址和门牌号为:"上海市嘉定区马陆镇北管村988号"。

2002年,上海极光化工材料有限公司和嘉定电力公司签证协议并且申请独立变压器50H包括工程、安装、等各种费用全部付清,供电局必须保证其厂里用电,不得擅自停电,工厂遵守履行十几年来电费从未逾期交过,为何采取卑鄙手段来停电?夫妇俩人去上海市电力公司抗议无果。

上海市嘉定区马陆镇北管村988号是凭合同建造的厰房,如何存在违章建筑?中央的三令五申,不允许非法拆迁。实际上是一句没有落实的空话。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薛小妹联系电话:18964548713。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