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六月 01, 2017

[期待民主中国:2349] 二十三年之前的一篇纪念六四的文章

请点燃一支蜡烛

   
   
   
   
盛雪  1994年5月


    朋友!请在六四的夜晚点燃一支蜡烛,为张谨,也为那成百上千和张谨一样的无辜受难者。

    六四一晃已过去五周年了,这五年里中国和世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是苏联和东欧共产集团的解体,接着是南非结束近半个世纪的种族隔离制度,然后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互相承认。在此同时,中国人由于中共对八九民运的镇压和六四屠杀所积聚起来的满腔愤懑和伤感、无奈,都在接着澎湃而来的经济大潮中得到了充分的释放。面对世界的巨变,有人欢喜,有人忧虑。有人认为共产集团的解体和种族隔离制度的结束是人类文明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也有人说,共产党的迅速垮台导致了苏联的经济衰退,南非种族制度的结束带来了新的动荡和杀戮。而针对五年前发生在中国的六四屠杀,人们也渐渐有了许多新奇的角度和说法。有人认为,六四应该被淡忘,六四应该被历史冷处理。甚至有人大声说:连是非都没搞清楚,纪念什么!
   
    当然,我们应该讨论苏联的经济不景气是不是共产党的迅速垮台所必然导致的结果,如果苏共不垮台,它的经济是否一定腾飞;我们也应该判断一下南非今天的变化使占南非人口百分之七十的黑人有了做人的权利和尊严值不值得,是不是这百分之七十的黑人应该牺牲他们做人的尊严和权利而换取铁丝网外少数人的稳定。同时,作为中国人,我们更应该弄清楚应该以什么角度看待六四屠杀,六四死难者应不应该受到祭奠,六四屠杀的责任应不应该予以追究,六四这个日子应不应该被纪念。
    
    对于一个历史事件、一场群众运动或一种社会现象,我们任何人都有权利站在一个自己喜欢的角度超然地判断与评价。一如八九民运,我们何尝不能用负责的、调侃的,亲临其境的、隔岸观火的,赞赏的、批判的——任何一个角度去品评论证。什么进退时机啦,策略应用啦,正负影响啦。它的可参照系很多,各人占有的事实依据也不一样,角度和结论自然不同。但是,对于屠杀,对于一个政府动用机枪、坦克屠杀和平请愿的民众,对于这样一种赤裸裸的暴行,在全人类的文明发展到今天的社会,标准是共同的,而且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屠杀者必须遭到谴责;死难者应该受到悼念。这不是一个需要大智大慧才能判断得清其是非的问题。在八九民运中,从共产党下令向和平请愿的民众开的第一枪起,六四做为人类文明遭受无情践踏,人类尊严被公然蔑视的事件,就有了它不容讨论的性质。八九民运的是非功过,任人评说。而六四是屠杀,是罪恶,是整个人类文明史上的耻辱。它已超越了政治派别之争、社会利益之分,也超越了不管你执有哪一种社会发展学说理论的局限。如果你还有人类的正义,你就应该谴责杀戮;如果你还有人类的善良,你就应该同情无辜者的受难。
   
    我惊异于国人的反省、反悔、反思、反悟能力。
    近四十多年的中国史,是被灾难贯穿起来的历史。中国人在这些灾难面前是如此无能为力。当反右过去二十年后,曾被打成右派的四、五十万知识分子,一夜间反省过来,发现上当受骗被愚弄了。当文革经过了十年的残暴之后,中国人才突然反悔到,愚昧与无耻已制造了千万冤魂。经济改革历时十年,社会矛盾激化,官倒腐败横行,人们才反思到,单纯的经济改革不能引领我们走上民主富强的道路。现在六四过去了五年,是不是时间还不够长,是不是还需要再一个十年、二十年、或者更长时间才能让我们反悟清这样一个简单的是非:我们是应该赞成杀戮,还是应该谴责杀戮?是不是纪念无辜的死者,就会造成人民的心灵恐慌?是不是谴责杀戮,就会带来中国社会的动荡?如果一个社会已经脆弱到了连这么直观的是非、善恶的标准都不能承担的程度,那么这种极度的脆弱掩饰下的稳定,是真正的稳定还是社会整体的更巨大的倾斜?
    
    我们应不应该记住这个灾难?

    最惨痛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七年之内,十六个参战的国家所损失的士兵及民众一共是三千七百五十二万人。二次大战中,被杀害的犹太人为六百万。 二战以后,犹太人为了纪念被法西斯纳粹杀害的六百万同胞,在世界上建立了无数纪念馆、纪念碑。它是为了纪念死者,更是为了警示生者。是为了让生者记住这些灾难,从而避免悲剧重演。
   
    有资料表明,从本世纪初,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造成了八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而其中在中共统治下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就达四千五百万人(另有数字认为是八千万)。这远远超出了二战总伤亡的人数,是死难犹太人的八倍。 我们还没能为这四千五百万亡魂做什么,也没有一座博物馆或纪念碑,就仓促地迎来了八九年六月四日这个新的灾难。今天我们还是不敢面对这个灾难,甚至不想记住这个灾难。蒋培坤先生在其《六四五周年感言》中说道:"当我们面对眼前的暴行时,万万不要把眼睛闭上;当我们回首昔日的暴行时,万万不要把暴行从记忆中抹去。"
   
    今天,我们的国人,游弋、起伏于经济大潮的惊涛骇浪之中。似乎为这四十多年的贫穷、屈辱、苦难、苍白,找到了一个最佳的讨还方式。共产党在政治、社会、文化所有薄弱环节之外,重开了经济这个最安全的缺口,所有积郁已久的各种情绪,冲出这个缺口一发而不可收。于是,经济发展这个人类生活的手段,对许多国人来说,变成了目的和绝对价值。中国社会的不平衡发展,正在导致新的道德倾斜。六四这个不久之前的灾难,在这股有压倒之势的潮流中,迅速地淡漠、遥远了。 今天的世界,民主人权的趋势已不可逆转,整个世界正在走向和平与协调。四月二十八,南非实行了有史以来的一人一票选举制度;台湾亦将在一九九六年实行历史性的全民直选总统制;许多发展中的中小国家,正在走向民主政制,例如,亚洲的菲律宾、非洲的乌干达、中美洲的洪都拉斯等国都已实行了民主选举制。他们的人民为他们的今天付出了努力和代价。难道我们就是只求温饱的族类么?
   
    六四五周年就在眼前了。六四的悲剧是人类的悲剧,更是中国人的悲剧。每一个中国人都对此负有责任。
    让我们都来点燃一支蜡烛,在六四的夜晚,让烛光连成一片,为悼念死者,亦为照亮我们自己。
   
   原刊《北京之春》杂志1994年6月号





1994年64. 在多伦多大学校园内的六四壁雕前,与当时的全加学联主席莊彦一起主持六四纪念活动。

--

--
--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期待民主中国"论坛。
(中国)老百姓互相帮助网 http://www.helpeachpeople.com
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litie@googlegroups.com
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litie+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更多选项,请通过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verychina?hl=zh-CN
访问该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期待民主中国"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verychina+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光临,在回帖的时候,请理智发言,礼貌发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