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六月 07, 2017

【维权网24942】 紧急关注:来自陈家鸿律师的凤山抢尸事件新进展

2017年5月28日凌晨4时许,广西河池市凤山县的官府出动约三百名公安武警强行将村民罗继标的尸体从县人民医院抢走,至今已经三天(72个小时)了。在这三天中,在广大网友利用微信这个平台大力转发之下,让凤山抢尸事件得以广泛传播扩散,让全球的华人都知道这件以公权侵犯老百姓私权的恶性事件!使得太监们完全失去了颜面,失去了对局势的主动权!

第一天(5月28日)一大早我就接到了南宁市私法局韦副局长的电话,告诉我说什么转所没考核又没申请批准,就没有资格接案,不准我接这个敏感性的案件!

接着就是凤山县私法局的陈副局长也打电话来,说其已经来到我住的宾馆的楼下,说是根据县领导的指示,要跟我面谈。

我问县领导是指哪个领导?县长?还是县委书记?他吱吱唔唔,无法讲清楚。我就不理采他。以我还没睡醒回绝了他!

到了下午五点钟左右,他又打电话给给我,再次约我见面,我说你连哪个领导想见我,你都说不出来,怎么能这么没有规矩呢?他才勉强说是政法委万山记。我说我要带几个家属一起去向你们要饭去,好不好!他说要请示领导先。约半个小时后答复说领导没空了,改天吧!(什么意思?让我白等一天!而这一天,我与罗继标家属都被暗哨跟踪)

第二天(5月29日),我便设计了一场为罗继标求真相讨公道的"吊唁会",拟写了两首对联"继标今安在?恶匪太猖狂!"及"家属求真相,逝者才安息"横批"冤"!由本律师宣读了吊唁词,发到网上去了!

第三天(5月30日)早上9点多,本律师带着几位家属来到跟官方约定的位于县政府附近的恒升大酒店欲与官方代表商谈。当我第一个进入到酒店大堂,发现大堂内已经有很多公安及武装警察,有的是穿便衣,有的还像正在执行任务似的手拿盾牌和警棍。尤其是大堂左边一角的三张沙发上的十来个人,一看到本律师进来,马上兴奋振作起来,就像猎狗发现了猎物一样,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朝本律师看过来!应该是28号凌晨抢尸现场我的十几二十八刀钟的即席演讲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都认得我了!本律师与家属都发觉情况不妙,便与家属漫步走出大堂,出来到酒店门前的恒升广场边上。此时,有两排黑衣武装人员从大堂有序地走出来……此时我才相信,刚才吃早餐时在我们吃早餐的地方不远尾随我们的那辆警车确实是跟踪我们的。

我们觉得官方这种势头不够诚意,便坐车离去!此时刚才跟踪'我们的那辆警车也尾随而来。这个车跟踪对家属来说,这几天已经习以为常,便不太在意。可是,就在我们开出不到一公里的城乡交界路段,另一辆载满警察的武装中巴一警车呼啸而至!我方司机被迫停车。此时,从警车上冲下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把我们的两辆车围得严严严实实!其中一个警察拿着摄像机全程录像。他们敲开我们的车门,将我身边的那位家属(罗继标的弟弟)给押解到警车上。他们也打了两次手势叫了两声,让我也下车去,我反问他们"为什么要让我下车?什么理由?"他们也没做进一步强行动作,就都上车离开了!其他的家属也就没被抓,我们就开车回到村里。我把刚才被警察跟踪包围抓人的情况把电话跟其他律师说了,并拍了短视频发到网上。刚回到村里,就接到香港自由亚洲电台的新闻记者打来的采访电话。就在我跟记者通电话的时候,我发现,又有三辆武装警开进村里来了。一下子把死者罗继标所在的小村庄给包围起来!大家都不知道又要抓捕哪位家属,都非常紧张。家属把我带到别人家里临时躲一下风头。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我与,家属坐电车出去,在三叉路头看到大批警察将五个村民和两个小孩抓上警车。其中一个小孩不到两岁,也随着母亲被带走了!那是死者罗继标的弟媳妇和侄儿。

我听家属说,那是5月26日参加示威游行的群众。

惊心动魂的一幕就这样过去了。本律师没有被抓。

到了下午,我们商量决定,还是要找官方谈判。于是我们还是依约来到恒升大酒店门前的恒升广场,与官方代表――凤山县司法局局长在广场的树根旁进行。为了方便拍摄,我们都站着谈。我们一边责怪官方的跟踪是一种侵犯人权的野蛮行为,另一边我们向官方提出了十点要求:

第一,官方应马上向死者家属出具关于罗继标尸体存放何处的家属告知书;
第二,官方应马上安排家属与调查组一起到殡仪馆去对罗继标的尸体进行全面
拍照,井进行尸表检查;
第三,官方应马上将罗继标的遗物原封不动地交还死者家属;
第四,官方应马上给家属出具死者罗继标的疾病证明和病历;
第五,官方应向家属提供把罗继标从看守所"带"或"运"到凤山医院的过程视
频给家属观看,看看罗继标到底是一个活人被带到医院的,还是一个尸体被运到医院来的。
第六,官方应把罗继标在看守所被关押21天的监控录像提供给家属和律师观看;
第七,官方儿必须如实将罗继标被抓进看守所时的体格检查表复印一份给家属;
第八,官方必须以正式公文形式盖上公章如实发布罗继标的死因和抢尸原因,不
是律师不同意尸检,而是官方不同意家属对尸体拍照而引发的;
第九,官方应无条件释放罗继标的弟弟罗继真及其弟媳妇和侄儿,以照顾罗继标
的体弱多病的父母亲;
第十,官方应马上解除对家属和律师的跟踪纠缠。

我们提完这些要求,本律师就设计分别改乘不同的车摆脱黑警恶狗的跟踪离开了危险的凤山县城,回到巴马县城吃晚饭,于31日凌晨赶回到南宁市区。

据家属反映,官方知道陈家鸿律师离开凤山之后,便派来了几个代表来到村里对死者家属进行非正式谈判,还是想让家属配合好政府把事情尽快解决,但没有具体方案。


陈家鸿律师(陈文胆状师13737510376)2017年5月31日早上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光临,在回帖的时候,请理智发言,礼貌发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