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六月 19, 2017

【维权网25067】 爱心妈妈诉公安胡作非为案遭驳回,盐城市中院以枉法佐证“以警治国”不虚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7年6月16日,本网获悉:江苏爱心妈妈汪静于今天(6月16日)收到盐城市中级法院拖了近两个月才作出的(2017)苏09行终228号行政判决书,该判决完全罔顾事实,用枉法裁判来佐证流亡富商郭文贵对现实社会"以黑治国、以警治国"的指控。

汪静女士因为收养孤残儿童而被评为爱心妈妈。爱心妈妈汪静是因为承包地问题信访,又因为信访被阜宁当局领导的司法机关以"伪证罪"构陷判刑。

2016年3月3日,汪静女士就当局制造的冤假错案到最高法院申诉,最高法院司法不作为,由一个身穿保安服的人,将汪静强行带到最高法院旁边一个没有任何单位名称的院子里就不管了。汪静申诉的案子,完全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中第二条"为了维稳而对信访人打击报复与构陷"的情形,见最高法院也自毁公信不作为,气愤的汪静在院子里就穿上写有"公安造假"、"司法不公"、"我无罪"字样的衣服,抗议最高法院的司法不作为行为。汪静抗议后,有江苏阜宁的驻京人员赶到现场,将汪静写有抗议字样的衣服收走,汪静和另一位阜宁的访民王海梅就离开了那个院子。

到同年3月7日下午2点10分,汪静和王海梅到公安部提交申诉材料返回住处时,在陶然亭桥被10多个黑社会人员劫持上一辆面包车,然而走高速公路,于第二天(8日)凌晨2点钟到阜宁县的兴阜派出所,王海梅立即向派出所内值班警察报警,告知自己和汪静是被非法绑架劫持,要求派出所内值班警察扣留这些人和车辆,而这些实施绑架的人居然毫无惧色,还当着汪静、王海梅的面,向派出所内值班人员要2万元辛苦费,说是当时在北京约定好的价格。
由于派出所内值班人员没有给这些人支付辛苦费,这些人就将汪静和王海梅又拉出派出所,到阜宁县城的一条相对僻静的马路,然而又当着王静、王海梅的面跟阜宁县公安一个姓朱的领导联系【注:公安局长叫朱步宏,不知黑社会电话联系的是否就是朱局长。】,直到确定2万元辛苦费已经打到这些人的账号上,这些人才又将汪静、王海梅押到兴阜派出所,交给了派出所值班人员。王海梅和汪静再次要求派出所值班人员扣押这些非法绑架自己的人和车辆,但派出所值班人员根本不予理睬。

到上午9点30分左右,阜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警察到兴阜派出所,在没有出示包括传唤证在内的任何手续,对汪静、王海梅做了询问笔录,然而到下午5点左右,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送报警人汪静女士盐城市拘留所拘留10天。而报警人王海梅则被非法拘禁在环城宾馆2天。

虽然不能确定拍板给黑社会截访人员两万元"辛苦费"的就是公安局长朱步宏,但阜宁县公安局纵容非法截访、并将受害者拘留显然属于违法行为,故汪静女士在获得自由后,就阜宁县公安局的违法行为告上法庭。

本案是汪静女士不服无管辖权的阜宁县公安,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对自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行为,而依法提起的行政诉讼。汪静女士提起行政诉讼时,向一审的盐城市建湖县法院申请证人王海梅出庭,申请调取"扰乱单位秩序"的现场监控视频,但建湖县法院对这些涉及案件实体的申请根本不予理睬,也没有对公安机关作出行政处罚前程序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就作出了支持阜宁县公安局滥用职权的一审枉法判决。

一审枉法裁判出炉后,汪静女士委托具有一定诉讼经验的人权捍卫者张建平为诉讼代理人,参加了2017年4月19日的庭审。庭审由吕红主持案件审理,审判长刘红与代理审判员李星星缺席。被上诉人阜宁县公安局行政负责人朱步宏继一审后继续未到庭,由非行政负责人的公安局纪委书记王明恩出庭。

行政诉讼的立法本意是规范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纠正违法行政行为,也就是针对行政机关的作出的行政行为或行政不作为进行审查。庭审中,张建平先生针对阜宁县公安局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对汪静女士进行行政处罚的程序与实体证据进行质证。首先,阜宁县公安局提供的所谓北京公安的训戒书,居然头像与汪静完全不符,也没有北京公安移交案件的手续,其次,传唤证上显示的时间、受案登记表的时间、及汪静、王海梅遭绑架到派出所的时间居然倒挂,更为关键的是,受案登记表记载的是110报警,但没有报警人或秩序被扰乱的单位记载,当然也无法提供扰乱单位现场的监控视频。

庭审中,主审法官吕红经请示后确认王海梅可以作为证人出庭,这也改变了原审拒绝证人王海梅的申请,仅此一项,原审就符合发回重审的条件。然而,这一起公安滥用职权、甚至可以说是胡作非为的违法行政行为,经过庭审已经非常清楚,但盐城市中级法院却不当庭宣判确认,也不判决发回重审。直到拖了近两个月的今天,才向汪静女士送达维持原审的终身枉判。

本案原审判决达7页,而到了二审判决,居然只有区区的4页,举证质证及质证意见在终身判决书中没有任何体现,甚至作为行政负责人出庭的阜宁县公安局纪委书记王民恩都在判决书中消失了,枉法裁判到了彻底无底线!

江苏省盐城市中级法院为什么要公然枉法裁判?除了其是赵家属性外,应该跟流亡海外的富商郭文贵爆料中所指控的,我们这个社会是"以黑治国"、"以警治国",没有"依法治国"有着直接的关系吧。

汪 静电话:15950274703.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光临,在回帖的时候,请理智发言,礼貌发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