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手机版

星期三, 11月 30, 2011

关家东

方励之 著名民主斗士




方励之

(1936年2月12日-2012年4月6日),生于北京,籍贯浙江杭州,美籍華人,天体物理学家,離開中國前,曾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57年被打成「内定右派」,開除黨籍。1984年9月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曾参与创建了国内高校首个天体物理实验室,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天体物理中心主任。1987年1月因八六学潮被开除党籍,撤销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职务。1989年六四事件后因反革命煽动宣传罪被开除公职。[在1980-90年代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异见人士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领导人之一。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寻求庇护,并在次年离开中国。後於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任職天体物理学教授,2012年4月6日早上於美國亚利桑那州圖森市寓所逝世。



方勵之曾於2011年11月因心臟病住院,後康復出院,2012年4月6日早上準備出門到學校前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图桑市寓所書房突然去世,终年76岁。其喪禮於4月14日下午4時(當地時間)在圖桑市的東一墓園 (East Lawn Palms Mortuary & Cemetery) 舉行,學術界同事、學生、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與北大校友,還有民運人士三百多人參與。喪禮結束後,方的遺體在此火化,方家也買下了墓地,將他暫時下葬,至於未來能不能落葉歸根,要看中國政府的態度。有記者問李淑嫻:「那方老師有沒有說,未來可以把他的骨灰送回中國或怎麼樣?」李回答:「這個很難說啦,那就看中國的情況,而且作為一個科學家的話,埋在什麼地方都可以,就是處處埋忠骨嘛。」方勵之一輩子最大的遺憾,是自從離開中國之後就再也無法踏上中國的土地。



方勵之的墓地位于圖桑市東一墓園 (East Lawn Palms Mortuary & Cemetery) ,中式凉亭顶设计,两侧设有花瓶供瞻仰者献花。墓碑正方刻有方先生的侧面头像,生卒日期,及其语录“人生的价值在不断的追求之中。追求自然的和谐,追求身心的完美,追求思想的超越。”的亲笔手迹。墓碑碑面刻有其父母、他和李淑嫻夫妻、儿子方哲的名字和生卒年代(李未亡无卒年)。



已故) 方励之的个人主页

星期二, 11月 29, 2011

(原创)幸好8个美女还有县委书记的内裤

甘肃宕昌县原县委书记王先民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近日一审做出判决,王先民以1500万元的犯罪额,换取了死缓的结果。本来诸如此类的贪污腐败案件实在多得已经让人神经麻木,也已经并不足以吸引公众关注了。但网传此县委书记落马却由于系8个女人拎着内裤举报才被扳倒,实在是令人愕然,十足的一则冷笑话。


报道说,在贪腐问题上,王先民可谓创造了一个奇迹,硬是在一个不毛之地,捞出了可观的油水! 特别讽刺的是,办案人员甚至发现,王先民在任甘肃省宕昌县委书记三年多时间里,随着对环境的熟悉,和权力越来越大,受贿金额也呈现逐年的递增:2007年受贿42.2万元,2008年受贿125万元,2009年受贿724万元,2010年1月至3月受贿476万元。就在被立案调查当天,王先民还收受一家建筑公司经理贿赂的50万元。至此,他在1212天内共敛财1556.8万元,平均每天受贿超过1万元,真所谓日进斗金。在贪腐问题上,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的飞跃。而在王先民一步一步迈向深渊的背后,却是权力制约的真空,让其从心理上完成了从“侥幸”到“放心大胆”创收的嬗变!令人不不可思议的是,王先民的落马却是来自于八个女人的举报。王先民在地方独霸一方,告不倒。最后,八个女人联名越级举报,以内裤为证,终于扳倒了王先民。

一个全县财政收入即使按照最大口径计算也不过几千万元的贫困县县委书记却在上任1200多天里贪污受贿1500万元,可谓日进斗金,罪行足以令人发指,然而耐人寻味的是如此贪腐之官员,却并非通过体制内的制度监管将其查获落马,而是通过“8个女人拎着内裤才告倒县委书记”的奇异方式、况且还是越级举报,才使之东窗事发,实在不得不让人们产生了各种联想并触发丰富的想象力。其一、毫无疑问的是,这位县委书记不仅巧取豪夺贪腐成性,而且绝对个人生活作风极其糜烂堕落,从报导中可以想象,其在任期间至少存在8个以上的从二奶到N奶的女人,所谓富贵思淫欲,果不其然,或许这还只是8个窝里反的情妇而已,谁知道书记大人到底玩弄了多少女性?其二,更令人不可思议、令人反思的却是,诸多类似腐败案件,并非通过体制内的反腐败机制起任用,而又是我们经常嘲笑的“情妇反腐”、当然还有更多可笑的“小偷反腐、老婆反腐”等等异类方式,再次折射出那些平日里对反腐败理论口若悬河的纪检机构形同虚设;试问就算书记日进斗金难以察觉,难道他花天酒地的与8个以上的美女周旋鬼混在发地小小的官场环境里就真的没有一点珠丝马迹?亦或是即使发现了也假装视而不见或根本不敢调查查处?

人们的疑问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王先民东窗事发是通过他的8个情妇联合越级向上级举报,而且是可笑的拎着内裤做证据才举报成功,可以想象,8个美女为什么不在当地举报而需要越级?只能是王先民书记在当地权倾一时、飞扬跋扈,任何监督机构和体制似乎都奈何不了他甚至沦为手中玩物、至少是形同虚设。试想这8个女人不论是争风吃醋还是分脏不均,一定是与书记在利益上形成了矛盾,我们不说这八个女人举报县委书记是不是出于正义或良心发现,至少联合越级举报就足以彰显出王先民在个人生活作风上存在严重的问题;应该说8个女人并不可能掌握太多书记直接腐败的证据,但幸好她们手上有污秽不堪的内裤,这或许足以让上级纪检部门相信,王先民不腐败是养不了如此众多的情妇、N奶小三的。

8个美女拎着内裤越级举报才扳倒县委书记,这本身就不仅仅只是一则冷笑话,更凸显出了在当地官场,对官员的监督体制存在着严重的体制漏洞,至少是不作为或不敢作为,也折射出了地方领导尤其是一把手过于强势的无边权力。而这种类似的体制外反腐败成就,从过去媒体一系列的报道来看,绝非个案,很多类似腐败分子都是通过这种意外的方式被发现并查处,难道这种用内裤作证据来告倒贪官的“情妇反目式”反腐还不足以令人反思吗?难道非要等贪官与情妇产生利益冲突,靠情妇告出来、小偷偷出来几件证据才能发现几个腐败分子吗?显然这并不能让群众满意,群众更希望能够通过体制内的监管机制来约束和查处不法不洁官员,比如全社会呼吁了很多年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等等,千呼万唤都不出来,那类似王先民式腐败分子当然有恃无恐、胆大妄为了。而这些腐败分子手下的所谓反腐机构也不过只能沦为其作秀的工具。

王先民东窗事发并被绳之以法让人感叹幸亏8个女人手里还有内裤作证据;其实我们还可以想象,绝大多数腐败分子并非会愚蠢到让自己玩弄的女性们获得了利益还窝里反的,如果真的纪检监察机构需要等靠情妇拎着内裤来举报,相信更多的王先民们一定会继续心安理得的潜伏在政权的肌体内继续腐蚀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继续败坏党和政府的形象。而8个美女拎着内裤扳倒县委书记案件,在夸张的嘲讽官员监管体制漏洞的同时,实在足以令人反思。。

作者  帝国良民

星期一, 11月 28, 2011

王炳章博士讲演

是谁出买了王炳章?

王炳章先生于2002年6月27日在中越边境被抓捕了,这一情况当时众说纷纭,尤其是参与王炳章先生那次事件的方园显得更为高调,又是以中国工党的名义发声明,又是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的这一暴行。
   
    在任何人看来,这很正常,因为海外的民运人士和组织都发了声明和谴责,可是我们把方园那一段时间的一系列动作联系起来一看,问题可就大了。
   
    2000年11月2日,中共通过贵州省原副省长李庭贵的儿子李智勇给方园分三次送去了一百四十九万元人民币。这李智勇是干什么的?从解放军部队转业后,分到了贵州省公安厅工作,任政治保卫科科长,他自称是要通过方园先生办理投资移民澳大利亚。只要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清楚,李智勇作为一个省级高干的子女,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搞到了一笔钱,要投资移民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若干精通移民法的律师都在办理这种事情,而且向世界各地,香港,台湾,大陆都大量打有广告。他们才不会去追问你这笔钱是从哪儿来的,他只要能通过给你代办移民手续,收取一定的费用就行。
   
    人人皆知,方园在国内是一点英文都不懂的,更别说懂得澳大利亚的移民法规。李智勇再是一个白痴,也决不会去找一个不懂英文又不懂移民法规又没有任何律师资格的人去给他办理移民手续。为什么李智勇要找方圆搞投资移民?是李智勇还是李的上级指示他找方园,这就由读者来琢磨了。当时方园作为台湾国民党籍的海外谍报员,在民进党执政前后期间被边缘化失势了,就连他的个人生活都成了问题。当时方园好不容易从南美跑到澳大利亚,由于长期向澳大利亚的民运人士骗取金钱,弄到有人为了追债要追杀他,绑架他女儿,这在澳大利亚的民运圈子中应该不是什么新闻。但他外表上的台湾谍报员身份和他所谓的神通广大却被他吹得神乎其神,连多次在民运问题上碰壁的海外民运开山鼻祖王炳章先生都找到了他。
   
    这王炳章先生当然不用笔者介绍了,他的铮铮铁骨,就连国共两党都对他刮目相看。国民党想拉他为反共而服务,他是可以收下国民党的钱,却只为自己的理念反专制反独裁为中国争取民主奋斗。共产党恨他恨得牙痒痒的,却也拿他无可奈何。因为现在已经不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和文化大革命以前了,不管怎么说,表面上还得讲一点法制。又取消了反革命罪即所谓的反共罪,代之以反颠覆国家罪。如果王炳章先生只是扛起那面要“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大旗,硬冲硬闯,共产党拿他还真没什么办法。不是吗?王炳章先生在六四时从日本准备闯关回大陆,公开说明要回去“参加”(可能是去领导)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共产党只能把他拒之门外,不准他回去就算了。98年大陆很多民运人士酝酿在大陆成立中国民主党,王炳章先生明知共产党是不准他公开拿着护照回大陆,只好用假名潜回大陆,而且会见了很多民运人士,布置了在大陆成立中国民主党的准备工作。共产党把他抓捕了,当时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共产党的公安、国安部门把他扣留了几天,每餐四菜一汤,最后公安、国安的人员在“王博士长”、“王博士短”的称呼下把他礼送回美国完事。自己送入虎口的美食,共产党都会把他吐出去了。共产党真有这种雅量吗?非也,现在已不是“欲治之罪,何患无辞”的时代了,共产党还得多少拿出一点按照国家反颠覆罪能治王炳章先生的说辞出来,不然,国际与论会哗然,它倒不会在乎你那几个“海外民运组织”的抗议和示威。可是,王炳章先生为了再次寻找突破口,做一次民运组织振奋人心的创举,在方园自我吹嘘他是什么国内工运和民运的老手的蛊惑下,在澳大利亚频密地与方园接触了。
   
    方园说他的父亲过去是国民党的将军,经云南逃到中缅边界的李弥也只是他父亲的部下。其实,他父亲从46年起也确实是在昆明,直到他父亲说服卢汉“起义投诚”了共产党时为止。而李弥在淮海战役战败后,带着他的部队南逃到了云南,发现方园的父亲和卢汉都准备投共了,难道自己九死一生从山东打剩下的这一点本钱,能眼睁睁地让方园的父亲和卢汉拿去作为送给共产党的见面礼?又只好猖惶逃出境外,到金三角一带去占山为王,落草为寇。事隔这么多年了,那一代的人都早已死去,就连李弥的儿子都已经早就去世,还有一个孙子留下来,但也不是现在那一带的掌权者了。当年逃到那里的国民党军队的残兵败将的后代们,大部分已经与当地的百姓通婚,生儿育女过起了良民百姓的生活,一部分从事金三角一带的毒品交易,一部分还秉承着祖先的遗志,保留着武装,脑海里还残存着有朝一日用武装打回大陆的虚幻的记忆。台湾方面既不愿接收这批人,却又不时有意识地勾引起他们的这种回想,以备不时之需,共产党却是一个对敌人的任何一举一动都防患得非常认真的高手。这都是举世皆知的国共两党对那批国民党军队的老兵后代的残酷无情的极不人道的现实。
   
    方园看准了王炳章由于对台湾方面的桀骜不驯,在海外处处受台湾间谍的打压难以在民运界重撑大旗的这一事实,鼓动他再从东南亚的泰国,缅甸或越南进入中国大陆,而且可以用武装形式在大陆边境干点什么出来。那就可以轰动整个中国民运界甚至于世界了。但共产党也不是吃素的,要置王炳章先生于死地,也希望王走下这一步棋。既然方园是一个台湾间谍,而且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东西,也象他的父亲一样,都是可以用利益收买的,而且看准了方园在李登辉扶持民进党,打压和排斥国民党的时候失势时的经济困境,于是,共产党也就频频地与方园接触了。
   
    方园吞吃了李智勇托他办“投资移民”的那一百多万元,在堪培拉买了一个“唐朝酒家”,以一个华商的面目出现了。他给王炳章画了一个大饼,目的是诱使王炳章上勾,与台湾间谍合作,策反中共军内反水人士,从东南亚潜入中国边陲小城,占据一个据点,搞一个小小的武装起义,利用传媒同步报道后,迅速撤离,再成立临时流亡政府,做一番轰动全世界的壮举…….
   
    方园为什么如此丧心病狂,欲置王炳章于死地?当然是他吞了共产党贵州省公安厅李智勇钓他的鱼饵(一百多万)而无法归还,必须为共党立个大功来做交易。方园画的大饼令王炳章兴奋莫名,王炳章就这样被方园牵着鼻子一步步走向中共策划的陷阱。能够诱使王炳章一步步向陷阱走去,却又能把王的最真实动向提供给共产党的人,当然就只能是被王视为最亲密的这次行动的策划与合作者的方园先生了。
   
    方园于2000年11月2日接过了李智勇用于“投资移民”的这一百多万元人民币,就马不停蹄地从香港飞到澳大利亚,又从澳大利亚飞到美国,11月6日参加了刘国凯先生在纽约的那个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的成立大会,在刘国凯的家里用刘国凯的传真机组建了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在大陆二十七个党部,欺骗了刘国凯先生和世人,当上了新成立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副主席兼秘书长,在海外民运界中镀了一层金,淡化了他的台湾间谍的身份,当然他的中共间谍的身份那应该无人知晓的。
   
    随着方园先生在坎培拉的“唐朝酒家”的开业,打着到澳大利亚访问的中共高官们都可以名正言顺地到“唐朝酒家”去品尝中国菜,实则是与方园密切接触了。最高的可以到中共政治局的常委,中等的可以是很多省市的中共书记,再底级别的那就是象李智勇这样的公安国安人员了。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方园先生在2002年六月的几次在泰国曼谷的一个高级酒店里与中共贵州省国家安全厅厅长的会面。所谈何事,外人当然无从知晓。可是,这正是王炳章先生策划和准备了近两年的从泰国或者越南进入大陆搞一点惊人之举的最后时刻。而王炳章先生的这一计划真正的核心人物只有两个人,那就是他与方园先生。至于岳武和张琪,那只是王炳章先生叫去的同行者。
   
    就是那两三个月时间,方园频繁地往来于澳大利亚、香港、泰国之间。可以理解,要在东南亚找到仍然还有心从事反共和想着反攻大陆,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武装实力的李弥部下的后代,当然只有通过台湾方面原国民党的军情局人员。方园凭借着自己台湾间谍的身份,想去见见郝柏村,希望这位资深的国民党元老给他提供一些帮助。过去,他见郝柏村先生那倒是不会费多大劲的,现在的郝柏村先生已经不愿意见他了,因为自从国民党失势,被李登辉边缘化,陈水扁当了台湾的总统以后,方园先生又另抱了民进党的大腿,认为国民党已经完全失去了利用价值,民进党成了台湾的正统,是有钱有势的执政党了。郝柏村先生等国民党的元老派人物当然不愿意见这样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但是方园为了实施他诱使王炳章先生上勾的计划,厚着脸皮找了其他的人帮助,连香港的姓陈和姓陆的民运人士都被他用上了,经过一番迂回曲折的求见,总算见到了郝柏村先生。据说,他们到泰国去见到了一个当年李弥的一个老部下,曾任过营长,但已经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方园在泰国的行程中频频地与中共国家安全厅的高级官员接触了。
   
    所以,王炳章先生的整个计划从一开始就通过方园完全在中共的掌控之中。可惜的是,这王炳章先生却被完全蒙在鼓里,一步步地朝着中共通过方园给他设下的陷阱走去。使王炳章先生心里觉得踏实的一点是,方园与他商定好了,最后的时刻与他在越南见面,一起进入大陆。可是最后的这一天到来了,方园只是电话叫王炳章按原定计划行事,自己却取消了行程,没有如约进入越南,而是待在金边旅店焦急地等待消息。方园事后对他个人取消这次行程编的故事是:他有了预感,当天早上准备坐飞机去与王炳章先生会面时,他的女儿突然拉住他说:“爸爸,不能去了,这次去会回不来的。”两加上他昨天晚上做的梦,那梦境的预兆的确不好。甚至于像当年董卓回京一样的预兆。因此,他临时取消了这次行程。可他却没有把自己为什么取消这次行程的原因告诉正地步步进入虎口的王炳章先生,哪怕就是迷信的梦也好嘛。方园对外编的另一个解释是他与王炳章先生已经失去了联系。
   
    王炳章一行三人就在越南被中共抓捕了,后来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岳武先生和张琪女士放了,王炳章先生被中共以颠覆国家罪判处了无期徒刑。这在所有的被中共抓捕的民运人士中是被判得最重的一个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方园先生在2001年9月一手分裂了才成立不到一年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后,窃据了中国工党主席的职务。在王炳章先生被捕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在2003年6月在澳大利亚的坎培拉开了中国工党的一大。在这个会上,他高调地打着要接过王炳章的大旗,搞武装斗争。在大会完后的第二天,他叫与会人员到堪培拉附近的雪山去滑雪,突然在滑雪场的休息室宣布召开中国工党的一届二中全会,会上他宣布“中国工党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而且宣布“王炳章任中国工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但由于王炳章先生目前是在大陆坐牢,由他担任“代主席”。任命当时并不是中国工党成员的刘泰和陆杰为“中国工党中央军事委员会顾问”,当时刘泰先生是打着“营救王炳章大联盟”的旗号,被邀请去参加那次会议的。
   
    方园先生的突然袭击,使在场的人都鄂然,当场就有人提出,这不是要置王炳章先生于死地吗?王炳章先生现在中共的监狱里,被中共判处了无期徒刑。按照中国的惯例,判处了一个海外知名度较高的民运人士,在关押了数年,十年八年后,会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会将那人以保外就医的方式放逐到海外。这样高调地任命在中共监狱里的王炳章先生为中国工党军事委员会主席。这不是明摆着让中共不能放王炳章先生出来吗?
   
    是的,方园先生就是不能让王炳章先生再重新回到海外,否则他的中共间谍身份,出卖王炳章先生的罪行就会彻底被揭穿!方园先生想当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欲望由来已久,我们暂且不说这个工党和被方园一手分裂了的那个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有没有必要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谁都知道,一个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按任何国家、任何政党的常规,都是由那个政党的主席来担任的。方园先生在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期间要强迫主席刘国凯先生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而且要由他这个副主席来担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因刘国凯得到海外九个中委的支持后,未同意,他的要当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美梦破灭了,就不惜把主席刘国凯先生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用副主席的身份来开除主席,分裂了刚成立不到一年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现在他是中国工党的主席了,如果真要成立一个什么“军事委员会”的话,他梦寐以求的“中央军事委员会的主席”宝座当然非他莫属了。他会拱手让给一个被他亲手送进了中共监狱的王炳章先生吗?只要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清楚,他是要以此来置王炳章先生于死地。不能叫中共以任何方式把王炳章先生放出到海外,最好让他死在中共的监狱里。方园先生的狼子野心,何其毒也!
   
    在2007年3月召开的中国工党的二大,方园先生又重申了要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还是要由王炳章先生事担任主席,当场就遭到了以副主席李伯特为首的几个香港党部的成员的反对。有人在会上说:“请放过王炳章先生吧!”听说,为这事那个李伯特先生还不顾与方园多年的情面,当场就与方园闹翻了,连当晚的会餐李伯特也不去了。这就埋下了方园要将李伯特为首的这个香港党部连根铲除的伏笔。果然,以后发生的事,各位也就看到了。
   
    笔者无意在此奉劝那些目前被台湾送来的几个钱跟着方园跑的人,你们尽管按你们的意愿去做。只希望你们保存下笔者的这些评论,当你们自己有朝一日发现上了方园的当的时候,再把这些评论拿出来看一看就行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5日 首发 - 博讯网已删除此文,根据 Google 网页快照版转载)  

星期三, 11月 23, 2011

盛雪推特墙动态

星期四, 11月 10, 2011

公告!!

去到臨沂考察搜集情報的聯邦軍“自由曙光”行動負責人魯先生現在已經音信全無!!恐被共匪控制,行動指揮權已經轉移給本人,請愿意參加此次行動的中華聯邦共和國公民繼續聯系聯邦政府內政部的郵箱kakagod13@gmail.com!!

爆炸 中共在惶恐中等待死亡(图)


【人民报消息】目前,大陆民众巴不得中共立马死,为此开始炸政府,不惜跟党官同归于尽。国人心急话乱,不辨党和官,痛骂共产党。中共在政府被痛骂和轰炸的惶恐中,等待死亡。
天津60岁的刘长海的公开信,直斥中共邪恶,字字是炸弹:中共比拉登坏,比希特勒疯,连土匪、地痞流氓黑社会的信义、道义都不讲,为权力作恶,不承担谎言和暴力的责任,办事要成:男人行贿•女人被睡;施暴行骗敛财,大小道路昼夜收税,行政罚款创收劫财;玩弄别人的妻女;维稳如打仗,毁灭家庭和社会,邪恶社会吃人;民众必须报仇雪耻。刘长海说到做到,依照他说的时间,以自制的手雷炸了天津市政府的门,被捕。
刘长海炸天津市府,并没取得他预想的结果,但重要的是他炸了。这个行动具有象征意义:民众从讨伐中共独裁递进到直斥邪恶。这是2011年上半年的重大变化。在上个世纪的辛亥革命100周年,广州黄花岗的爆炸复活了。爆炸不是100年前的革命(会)党行为,是个人行为,不是革命起义,是生命维权。
吉林省吉林市4月14日,法院办公室主任赵某早上上班时,挪动车前的小型液化气罐,发生爆炸,当场被炸身亡。案犯嫌疑人却未捕获,悬赏20万抓捕。吉林市4月14日爆炸事件发生在百年前的黄花岗起义的前13天,是个信号。
5月25日,哈尔滨市道里区84路公交车终点(停车场)56个液化石油气加气罐,有16个发生连环爆炸,现场火光冲天,目击者看到爆炸溅起的可燃物飞到楼顶,出现蘑菇云,附近部门居民家中的玻璃被震碎,一台货车和6台84路公交车被烧毁,现场有人受伤和失踪,险些引爆附近一座冷藏库内存4吨氨气。
爆炸由吉林到哈尔滨,是从东北南部到北部,中间隔了41天;由中国东北到东南江西,只隔了一天。5月26日上午9点18分、29分、45分,抚州市居民钱明奇在市检察院内停车场、临川区行政中心西楼一楼、区药监局大楼旁边,制造三起爆炸,最少造成3人死亡,5人受伤。钱明奇当场死亡。
6月9日凌晨2点23分左右,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办公区内发生爆炸事故,许多碎裂物散落马路上,不锈钢门飞到二、三十米外。警方称事因治安部门收缴一批磷胺复合肥,气温过高发生自燃,但无任何伤亡和器械损毁,且排除任何外来人为因素。然而民众不相信“凌晨”的高温说法。正在附近用餐的河南新农村网记者见到爆炸发生不久有一名男性伤者被120救护车拉走。真因还是个谜。
郑州爆炸当日11小时之后,湖南耒阳黄市派出所发生剧烈爆炸事件,派出所4层楼房被夷为平地,1名警员当场死亡,5人受伤,疑派出所由矿区收缴进来的2吨炸药所致。此消息据说被中共官媒埋藏,但郑州多人向外媒证实,论坛转载曝光。爆炸在中午1时发生,第1次爆炸小规模,第2次爆炸派出所没了。
黄市派出所存放大量的炸药和雷管,据说是从非法开矿者那里收缴或从外面购进再销售,结果自己炸了自己。第二天(10日)天津市政府则被人有计划地攻击了,计划事前发到海外看中国论坛。计划人刘长海,上午9时30分左右在天津市政府门口投掷手榴弹,履行公开信的计划,目击者称事件中有3人受伤。刘长海是天津人,虚岁60,公开信《我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震撼人心。
辛亥革命100周年的2011年,中国大陆从4月14到6月10日,57天内发生了6起爆炸事件,在吉林、哈尔滨、抚州、郑州、耒阳、天津六地,从法官家门口到直辖市政府门口,除哈尔滨是在公交站,其它爆炸都在官方办公的地方。爆炸事件都想通过新闻报导制造轰动效应。党政府悄然地低调处理不敢唱红,不敢当成打黑案来宣扬。爆炸声在中国大陆好像成了暴风雨中的轰隆隆的雷鸣,成了中国男人给吴邦国“五不搞”的说法。党政府不听上访投诉、静坐下跪甚至自焚,其实就是在逼民众扔炸弹,逼跪下62年的中国人做林冲、武松、宋江起来上梁山,跟李逵走到一起做挑战假和谐。这些个人行动,越来越有了计划性。
中共忽悠百姓为它是人民根本利益的代表。炸弹反抗的方式宣布忽悠失效。中共当局焦虑不安,贪官胆颤心惊。“改革开放”的敛财发展的“硬道理”软了。各地政府已在惶恐中替中共担待罪孽的报应。而中共的死亡由此一天天逼近。

星期四, 11月 03, 2011

公告!!

“自由曙光”行動負責人已經到位!

星期三, 11月 02, 2011

公告!!

中華聯邦共和國聯邦政府內政部在西安市負責人和聯絡人楊琳小姐(護照化名:冰凌),已經在監獄被共匪西安國安折磨致死!
聯邦政府現追授楊琳小姐“聯邦憲政勛章”,并追認為“聯邦共和國抗敵英雄”!
希望看到此公告的所有國民請為楊琳小姐默哀一分鐘!

中華聯邦共和國聯邦政府內政部向每一位勇敢的國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最新发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