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日, 3月 26, 2017

【维权网24495】 安徽访民钱祥梅在看守所中受到虐待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报道)2017年3月21日下午,安徽省枞阳县访民钱祥梅的女儿朱小萍做为母亲涉嫌寻衅滋事罪辩护人经法院批准进入安徽省铜陵市看守所会见被羁押的母亲,在会见时钱祥梅控诉了她在看守所里遭受的虐待,朱小萍为此几乎是心理崩溃,悲痛至极。

据悉,3月21日下午14时就到安徽省铜陵市看守所等待安徽省枞阳县人民法院法官到来,14时40分许,枞阳县人民法院的警车到了,一位法官与一位法警带着会见手续陪同朱小萍会见,办好会见登记,大约15时左右开始会见,仅仅30分钟,法官催促结束会见并按铃通知看守所干警将钱祥梅带回监室。

按钱祥梅所述,她在监室中受到虐待,被子薄,夜里寒冷无法安睡,向管教干警反映无果,向住所检察官反映后管教干部欺骗检察官,所幸住所检察官到监室检查证实钱祥梅反映是真实的,这才获得厚实的棉被;被监室牢头欺凌,不允许喝热水,被打翻饭盒,被牢头殴打,不仅没有获得管教的保护,反而遭到惩罚,被戴上脚镣手铐(可能从3月11日到3月21日与朱小萍会见都没解除脚镣手铐),连吃饭睡觉都不解除。

钱祥梅因为其丈夫于2003年在广西被歹徒抢劫杀害,为追究凶手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一位弱女子不远千里,追查凶手报告司法部门并上访要求追究全部凶手刑事责任;为夫雪冤,十多年来不屈不挠的女子,自古以来就是为社会所表彰,传统道德所推崇的,可当下的中国,钱祥梅竟然成为涉嫌寻衅滋事罪的刑事被告人,在看守所里承受着失去自由的痛苦,更饱受虐待之苦。钱祥梅2016年9月10日被刑拘,9月22日被批准逮捕,9月28日移送审查起诉,已经长达6个月,早就超出一审三个月的审理期限,在证据是假的情况下,法院拒绝朱小萍的取保候审申请,多次延长审理期限,如此,法院的公平正义荡然无存,法做为社会规则更是难以令人相信其真实性。

朱小萍反映:去年农历12月28日,也就是除夕前一天,在我百般恳求,甚至是乞求下,法院才允许我与母亲会见(我是作亲属辩护人,经法院许可可以会见)。当时母亲也是红肿着眼睛,戴着手铐。母女隔着铁窗相见,未语泪先流……弟妹,外婆对她的担忧和牵挂我不敢相告,只嘱咐她:家中一切安好,要保护好自己,等法院公正的判决。自从父亲被歹徒抢劫杀害,凶手逍遥法外,十几年来,妈妈的眼泪就没干过,那双眼睛空洞而绝望。这次会见,我也是一个多月前就跟枞阳县法院申请,并多次询问,3月20日,承办法官同意我去会见。3月21日下午,我在铜陵市看守所见到了带着手铐脚镣,眼睛红肿,头发凌乱的妈妈,我心里面脆弱的堤防崩溃了!妈妈告诉我:可能是枞阳县政府的指示,她在看守所内遭到报复性伤害。起初是给了一床中间没有棉花的薄被,妈妈夜里冻得睡不着,多次向监管(管教干部)反映无果,后向驻所检察官提出。监管(管教干部)辩称:其他人的被子也是一样的,检察官亲自检查了大家的被子,确认母亲反映的情况属实,才得以换了一床被子。而后,仍遭各种欺负。同监室只禁止母亲使用热水,牢头还会打翻母亲的饭,喝水也被牢头剥夺。更恶劣的是:3月11日上午,牢头先辱骂母亲,后用脚踢踹。母亲坐着不敢还手,反被重罚,且被日夜带着脚镣。冤屈至此,父亲惨死,凶手逍遥法外。做子女的恨自己无能!

本网相关报道:
安徽省枞阳县朱小萍要求县法院排除虚假证据依法判决其母亲钱祥梅无罪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