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日, 3月 19, 2017

【维权网24456】 投诉:陕西绥德县柳家庄村支书村主任为什么被刑事拘留?

我们是陕西省绥德县柳家庄村民。

2017年3月7日中午,在绥德县张家砭乡柳家庄和霍家沟两个村交界的通村公路上,发生了这两个村村民的纠纷冲突,据我们得知的情况是:柳家庄村民柳正祥雇佣一辆装载机、两辆翻斗车,将附近一炒货厂失火后形成的垃圾倾倒在路面上。霍家沟的村民见状阻挡并报警。县警察到场后疏通了公路,柳正祥开自家面包车准备离开,霍家沟的村民不准车辆离开,阻挡并用砖头敲砸车身及玻璃,柳正祥驾车朝敲打的霍家沟村民冲撞,所幸没有造成人体伤害。警察鸣枪后砸开车窗,把柳正祥拉出来,戴上手铐。柳家庄村村委会主任柳正伟闻讯后赶到现场,要求放人,结果也被与柳正祥一起带走。

事情发生时柳家庄村支部书记柳斌正在柳家庄村委会开会,接到村民的电话后随即赶到事发地点,此时柳正伟、柳正祥已被警察带走,柳斌随后被叫到县公安局问话。第二天(3月8日)晚上,柳正祥、柳正伟和柳斌的家属分别接到县公安局人员的电话,说柳正祥、柳正伟和柳斌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柳正祥被关押在米脂县,柳正伟被关押在清涧县,柳斌被关押在子洲县。

出现这样的村民冲突是令人痛心的,但是我们认为警方在处置这个事件的做法,有不妥之处:

1. 事情发时柳正伟、柳斌并不在现场,随后冲突已经平息,警方为什么要拘留柳正伟、柳斌?应该给村民和家属有个说法;
2. 拘留这三人后的第二天晚上,警方才以电话的形式通知三人的家属,而没有送达书面的拘留批准手续;
3. 村支书柳斌是张家砭乡人大代表,被拘留是否履行过有关手续?
然而警方随后的黑社会式的恐吓行径,则令人气愤。

3月14日上午,村会计李怀润接到县公安局的电话,叫李怀润到县公安局接受问话。李怀润到了县公安局后,又接到电话,叫李怀润到县交警楼见约谈的警察,到了交警楼见停了两辆警车,警察叫李怀润上了车,给他戴上头套,关了他的手机,开车走了二三十分钟,把他带到一个辨不清地点的窑洞里,摘去头套,叫他老实交代村支部村委会干部的问题,如不老实交代就拘留,关到吴堡,连老婆孩子都要受牵连,还拿出一份《拘留证》在他面前晃了晃。几个警察把李怀润吓诈审问了一个来小时,又戴上头套拉倒绥德,扔到大街上开车跑了。李怀润到县公安局讲述了这个事,公安局警察调看了监控录像,发现确有两辆警车在交警楼附近拉上李怀润开走了。李怀润要求警察查清这件事,警察说:"谁打电话叫的你,你找谁去。"

3月7日这场的冲突,有着深重的原因,它是柳家庄前任村干部严重侵吞贪腐行径多年得不到认真查处而聚集的尖锐矛盾的一次爆发,是必然要发生的。

3月7日两个村村民冲突发生地点紧靠霍家沟的新农村,这个新农村以及霍家沟的石桥,是2004年前后政府资助建的,部分土地是占用柳家庄的,柳家庄的村民没有得到占地补偿款,已经在这条道路上进行过一次倒土封路行动,村干部说政府答应给三十万元补偿。但这笔补偿款一直没有得到。       

我们柳家庄村的集体资产遭侵吞流失,远远不止这些。

1994年当上了我们村村主任、1995年当上村支书的柳瑞山,先后把我们村的土地批准为庄基地共约80院,总面积约有40亩。其中只有13院经过乡政府和县政府审批,收入有账,其余全部是柳瑞山私卖的,没有政府审批的手续。就是在柳瑞山不担任村支书后,他还假借其他人的名义,私刻公章非法出卖土地建房有十多院。每院庄基地柳瑞山收取数千元到63万元不等,完全没有帐,村集体和村民们没有得到一分利。

我们村原有一个苹果园,占地80亩,1999年经村民大会公开竞争承包给了村民柳永生。柳瑞山当上村支书后指使亲友多次殴打柳永生,霸占了苹果园,交由外乡人"承包",建了养猪场、楼房等,并将果园邻近的土地逐步划为他们经营的土地,使他们经营的土地扩大到120多亩。这些土地柳家庄村没有的得到一分钱的承包款。

还有雇凶殴打村民村干部、肆意吃喝挥霍等罪行,在此就不细数了。柳瑞山在担任村主任、村支书十多年期间,贪污侵吞集体资产,至少有四五百万元,陕西省纪检委《党风廉政》杂志刊文,称柳瑞山为"柳霸天"。

我们村民从1998年就开始向上级党委、纪检委、政府等机构、部门反映柳瑞山违法违纪卖地的问题,从张家砭乡到绥德县、榆林市、陕西省,逐级多次上告上访。奇怪的是,柳瑞山两次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都又放回来,其中一次还获得平反,恢复了党籍,又当了一届村支书。

柳家庄现任村主任柳正伟、村支书刘斌是廉洁公道的,在近两三年中,代表大多数村民的强烈意愿,收回了被柳瑞山霸占多年的果园的经营权,收回了被柳瑞山私自占用并出租的炒货厂土地的使用权等。柳正伟还因维护村集体对果园的经营权,被柳瑞山刺伤。2016年夏天,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长毛万春到柳家庄调研视察,村主任柳正伟向毛部长汇报了柳瑞山在村里称霸贪腐及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毛部长当场给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打电话,要求认真解决柳家庄的问题。此后胡志强来过柳家庄,对村干部说:"我要给柳家庄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绥德县委书记李永奇当场表示:"这个事交给我办理。"此后榆林市、绥德县分别向柳家庄派了工作组,绥德县工作组的组长是副县长张庆林,柳瑞山担任柳家庄村主任村支书时,张庆林担任张家砭乡书记。柳瑞山私批庄基地、霸占果园等问题,不管村民如何反对、反映,乡上都不予查处,反而认可霸占果园的行为,给柳瑞山发放林业补贴等。张庆林后担任绥德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副县长,近几年在反腐中,听说举报他的问题在绥德县是数一数二的。派这样一个官员担任柳家庄工作组组长,那不是把狼放到羊群里了吗?能有什么好结果?!村民们强烈要求解决的问题一件都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

经过省上领导的重视,加之村民多次上访请愿和媒体的披露,柳瑞山第三次被逮捕,最近我们听说柳瑞山被判刑,但是判了多少年?罪名是什么?最主要的是,柳瑞山侵吞的巨额资产如何判处追缴?我们不知道,也没有见到。

因为这些问题没有彻底解决,霍家沟村占用我们柳家庄土地的赔偿款没有下落,这才引发了3月7日两个村村民的冲突。

柳瑞山侵吞集体资产我们村民告了二十年,至今问题没有完全解决,引发柳家庄村民堵了路,引起两个村村民冲突,警察这么迅速地抓铐拘留村民村干部,相比之下,有关官员保护谁压制谁还不明显吗?这样做公正吗?村民们要求追究清算柳瑞山的罪行,村里没了与上级官员勾结一气肆意侵吞集体资产的村干部,某些官员自然记恨恐慌;村主任柳正伟向毛万春部长汇报了柳瑞山、柳家庄及有关单位的问题,毛部长要求市县领导认真查处,这也会使县上某些人物感到很不光彩,很不利;村民们多年上访请愿,也会使一些官员认为柳家庄村民"好闹事",是在给党政领导"添乱",所以要抓住这次两个村村民冲突的事件,借"两会"加强维稳之机,狠狠报复整治柳家庄的村民、干部,"这次一定要把柳家庄的人整怕了",把柳家庄反腐的村民和干部打压下去。

柳正伟、柳斌、柳正祥三人被拘留已经八九天了,有关方面现仍在不断地采取黑社会的手段恐吓村民和村干部,扬言"还要继续抓人",制造恐怖,搜集捏造这三人的"罪证",使村民们人心惶惶。我们恳求领导能采取措施制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并查明事实,予以公正解决。

任何肆意侵害百姓权益的行径,百姓都不会无限度地忍受下去。柳家庄的村民是吓不倒的,也是镇压不下去的。

陕西省绥德县柳家庄村民 :
柳富才  13892240968  柳富强  18220947824柳绥平 柳绥国 仁秀芳 柳有拖 柳来托 柳真平 张喜辽 陈富平 柳志月 柳继业 马彩娥 柳瑞平等211个村民(签字 按手印)
2017年3月15日

附 以前的有关文章

罪证确凿的柳瑞山为什么又被绥德县法院放了?

陕西省绥德县张家砭乡柳家庄村村民柳瑞山(又名柳绥利),使用威胁逼迫前村干部、行贿许愿拉选票等手段,于1993年6月当上了我们村的村主任,在199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99年当上了我们村的党支部书记。柳瑞山担任村支书期间,独揽村权横行霸道,公然私自出卖村集体的土地、贪污公款,严重侵害了村集体及村民的权益,犯下了累累罪行。

柳瑞山担任村支书期间,先后把我们村的土地批准为庄基地共约80院,总面积约有40亩。其中只有13院经过乡政府和县政府审批,收入有账,其余全部是柳瑞山私自决定的,没有上级政府审批的手续。就是在柳瑞山不担任村支书后,他还假借其他人的名义,私刻公章非法出卖庄基地十多院。每院庄基地柳瑞山收取数千元到63万元不等,完全没有帐,村集体和村民们没有得到一分利。其中有一块庄基地有六亩多,柳瑞山将这块地私自给了他的亲家、外村人王伟,建了住房。王伟又将这些住房卖给了当时绥德工商银行的邢维胜,卖价63万元。邢维胜以其妻子的名义用这些房屋建起了老闫炒货厂。这起房地产非法买卖的中介人是绥德县土地管理局土地稽查大队队长马向荣,买主邢维胜后来担任中国工商银行榆林分行行长。还有一块地有6分多,柳瑞山也私自批给了他的亲家王伟兄弟俩,王伟兄弟俩建了房,卖了26万多元。村民的庄基地一般都占地4分左右,柳瑞山自己于2005年建的庄院占地5亩,部分出租给开饭馆的人,每年租金四五万元。

我们村原有一个苹果园,占地80亩,1999年通过召开村民大会,公开竞争的方式承包给了村民柳永生。柳瑞山当上村支书后打上了这个果园的主意,逼迫柳永生放弃果园的承包权。柳永生不从,柳瑞山伙同外乡人郝保洲指使打手殴打柳永生两三次,柳永生向乡政府反映,没人管。2001年,果园被柳瑞山霸占,交由郝保洲经营,说是"承包"。郝保洲将3千多棵苹果树全部砍掉,换栽了枣树,还建了养猪场、楼房、窑洞等。柳瑞山和郝保洲借机进一步扩大霸占的土地,将果园邻近的土地逐步划为他们经营的土地,使他们经营的土地扩大到120多亩,为了骗取国家的林业补助款,郝保洲柳瑞山把他们经营的这块地上报为170亩。对于土地被柳瑞山郝保洲这样借机扩大霸占的村民,柳瑞山在村集体的其它地块上划给土地予以补偿。柳永生至今还通过上访、起诉维护果园的承包权。

柳瑞山将苹果园"承包"给郝保洲,没有经过村民大会的讨论表决,连村委会、村支委会都没有讨论过,完全是柳瑞山一人私自定的。承包都有哪些条件?承包多长时间?承包款是多少?等等这些重要问题,村民完全不知情,柳瑞山至今都没有出示过《承包合同》。然而就是这样的土地"承包",竟然也得到乡政府的认可,乡政府对这样的"承包"还发放林业补贴等。不管村民如何反对、反映,都没有人查处。

柳瑞山处置村集体的土地,就像处置他家的私产一样随意。他肆意批庄基地、"出包"村集体的果园,从中为自己谋取暴利。对于敢于不同意他这些侵吞行为的村干部和村民,柳瑞山的主要手段就是威胁、殴打。他们家族人口多,不但他动不动就亲自出手打,他的父亲、兄弟、朋友也经常结伙上手,他还雇凶殴打村民村干部。先后被他们殴打过的村干部和村民有十几人。村主任柳贵财、柳永胜、柳正伟,村支书柳斌等村干部,乡干部张旺林等都因不同意他私自违法处置村集体的资产被他打过,其中柳正伟被打过三次,柳斌被打过两次,有一次眼睛被打青。村民柳柱财、柳维治、刘发财、高胜、刘二等先后被打过。刘二被打得在炕上躺了好几天。

柳瑞山在任职期间肆无忌惮地大吃大喝,挥霍浪费,在乡上县上的饭馆酒店经常可以看到他烂醉如泥的身影。1995年至2000年3月,柳家庄村共支付招待费151441.80元,每年招待费就高达3.2万余元。请客送礼也是他收买官员和村民的手段。
   
柳瑞山在担任村主任、村支书十多年期间,贪污侵吞集体资产,至少有四五百万元,他究竟侵吞了多少钱财?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的二儿子结婚,仅从北京等地租用调集十几辆高级小轿车就花费上百万元,有加长小轿车、跑车等,党政许多官员前来贺喜行礼。

村民们从1998年就开始向上级党委、纪检委、政府等机构、部门反映柳瑞山违法乱纪卖地的问题,从张家砭乡到绥德县、榆林市、陕西省,逐级多次上告上访。经中共陕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批示,绥德县纪委常委会2000年11月2日研究决定:给予柳瑞山开除党籍处分,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随后,公安机关将柳瑞山拘留并由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但奇怪的是,柳瑞山被关押了45天后,又被莫名其妙地放了,还恢复了党籍,又当了一届村支书。

村民们不断地上访,2014年9月,公安机关以涉嫌私刻公章、敲诈勒索为由,决定抓捕柳瑞山,柳瑞山得到报信后跑了,在兰州被抓回来。案件经绥德县检察院起诉,法院开庭审理过一次,柳家庄的一些村干部和许多村民都到庭旁听。令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到2016年2月3日(农历腊月二十五)柳瑞山又被放回来了。绥德县法院为什么释放柳瑞山?对柳瑞山铁证如山的犯罪事实是如何认定的?如何判决的?村民们一概不知道。

柳瑞山获释后扬言:"我是无罪释放。政府要对关押我给我赔偿。我坐禁闭还挣工资呢!"

2014年夏天,根据村民们的多次举报、上访,绥德县政府组织公安、司法、民工等人员,拆毁了郝保洲在我们村霸占的土地上的违章建筑,我们村村委会认为郝保洲属于非法承包,随后收回了我们村果园的经营权。柳瑞山被法院放回来后,到果园阻止村主任柳正伟的工作和村民的耕作,无理取闹,用刀刺伤柳正伟的腹部。张家砭乡派出所没有对柳瑞山采取任何限制措施,至今没有对此案作出处理。

村民们都说:"恶霸又放出来了。""土改没收了地主富农的土地,分给穷苦人,后来搞合作社、人民公社,土地归集体所有,现在土地等资源落在贪官污吏和不法分子手里。"

村民们并没有因柳瑞山一伙的张狂而退缩,继续到绥德县、榆林市党委、政府上访,并向中央巡视组投诉。我们要求:

首先要查处包庇柳瑞山的党政官员和公检法人员;

查清柳瑞山霸占、倒卖村集体资产的事实;

坚决依法追究柳瑞山侵吞贪污集体资产、打骂村干部村民的刑事责任。

归还我们村被霸占的果园等集体资产,赔偿村村集体及有关个人遭受的一切损失。

陕西省绥德县柳家庄村村民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