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日, 3月 05, 2017

[期待民主中国:2254] Re: 我的祖国我建设 Fwd: 中国当代民运的两位巨人:彭明 王炳章 (上)

真的是高举王彭的革命旗帜吗?还是拿着红旗当虎皮来包装掩盖你们的猥琐肮脏?

2017-03-05 18:02 GMT+01:00 SHENG Xue <shengxue@gmail.com>:
谢谢陈钊兄和柏桥。我转发到更多群。

盛雪

🙏🙏🙏🙏

唐柏橋的文章點到了關鍵的問題:"我們首先要關心和支持的人是王炳章。如果我們形成不了這一共識,海外民運可以說已經名存實亡。
海外民運應該聯合起來辦一些事情,造成一定的聲勢,才能給中共造成一定的壓力。記得2014年底到2015年初,以美國和加拿大為主的民運組織、民運人士發動持久的"釋放王炳章"、"讓王炳章保外就醫"的行動,就很有影響力,也得到國際社會的重視和聲援。
海名民運就是要聯合起來,推動一兩項活動,定能有成效。
陳釗

2017-03-03 13:19 GMT+08:00 baiqiao tang <tbqfl64@hotmail.com>:

写这篇文章,我的內心是非常痛苦的。我無法道盡我內心的那份感受,唯有請你們去理會。總之,要想支持中國民運,我們首先要關心和支持的人是王炳章。如果我們形成不了這一共識,海外民運可以說已經名存實亡。

中国当代民运的两位巨人:彭明 王炳章 (上)


2017-03-02 10:01:02 作者: 唐柏橋

"如果你祈祷,我请你为他祈祷;如果你写作,我请你写写他;如果你讲话,请继续为他呼吁。"--王炳章女儿王天安

几天前,我与不久前遭中共在狱中残害的中国民运领军人物彭明的家人见了面今天又读到中国当代海外民运的发起人王炳章女儿王天安呼吁大家关注她父亲的一篇报道,感慨万千,心痛如绞!我们都亏欠这两位当代民运最杰出的先驱。

自从王炳章于八零年代初在美国首倡成立海外第一个反对中共暴政的民运组织中国民联后,三十多年来有两位在海外遭绑架回国并被处以无期重刑的民运战士。一位是王炳章本人,另一位是曾经在海外首先成立临时政府的彭明。他们不仅见识卓越,也胆略过人;而且既有很深的理论功底,也有很强的行动能力,中国当代难得的领袖人才。碰巧的是,他们都曾经撰写过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纲领性著作,一本是彭明的著作"民主工程",一本是王炳章的著作"中国民主革命之路"。

王炳章是文革后第一批公派出国的留学生,也是当时第一个获得北美博士学位的青年才俊。他本来会有大好前程。如果他没有走上反抗暴政争取民主的道路,今天一定是深受尊敬的中国医学界领军人物。他不仅学有专攻,而且口才极佳。这也许是他能振臂一呼成立中国当代史上第一个海外反对派组织的主要原因。我和王炳章虽无深交,但对他的演讲才华深有体认。我记得他每次演讲,都喜欢穿一套乳白色的西装,给人整洁干练的感觉。这说明他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在海外我听过无数人演讲,自己也发表过无数次演讲。但是,像他这样每次演讲都离不开如何推动中国民运这一话题的人还没有第二个。"中国民主革命之路"就是他根据自己多次演讲的内容整理出来的。他是一名真正的革命家。听很多八十年代曾参加过中国民联的人说,王炳章和中国民联曾经在海外留学生中非常有影响,很多中国最优秀的人才都争先恐后投身到他领导的民主运动中来。中国民联最高峰时曾经有几千名成员,而且大多数都是当时的留学生。而八十年代出国留学的年轻人都是中国最优秀的人才。现在很多曾经参加过民联的人都已经是他们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很多人在国内担任重要职务,还有一些定居在海外的精英常被请去国内讲学。

王炳章八十年代曾经是海外最著名的反对派领袖,他不仅发起了当代中国海外民运,而且一直担任海外唯一的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主席。因此很多人把他称为当代孙中山。非常巧合的是,孙中山和王炳章都是学医出身,后来都为了拯救民族于危亡而弃医从政。"六四"前夕,部分民联成员发动一场类似政变式的夺权行动,将最坚定反共的王炳章从他亲手创办的中国民联排挤出去。使得中国民联从此一蹶不振。部分参与打压王炳章的老民联骨干已经对此有所检讨和反思,但是为首者至今没有任何反省和道歉。

"六四"镇压后,大批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和组织者逃亡海外。海外民运因此发生了结构性变化。这本来是海外民运一次发展壮大的天赐良机,可是因为这批逃亡出来的人良莠不齐,有些甚至逃离中国前还是中共的御用文人。他们身上有很多中共党棍的不良习气。而因为这场运动影响极大,这些逃亡出来的人被广泛报道,他们迅速成了海外民运的主导力量。他们成立的中国民阵被视为准临时政府,很多西方国家甚至认为他们不出几年就会回国执政。海外民运于是变成了两套马车。原本在王炳章和中国民联领导下的朝气蓬勃的海外民运从此陷入了内斗不休的泥潭而不可自拔。刚刚被从中国民联排挤出去的王炳章自然成为最大的受害者。海外民运自那时开始,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海外民运人士的地位基本上都是根据他们在中共体制内曾经拥有的地位来决定,而不是他们的能力和对民运的贡献。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因素是海外媒体。因为媒体为了增加他们的销售量,自然更加热衷于写有更多人愿意看的故事。而一个体制内的高官突然成为反对派人士,当然最有可读性了。当时媒体的取向基本上决定了民运的走向。被媒体吹捧的人自然就成了民运里的红人甚至领袖。中共后来也逐渐意识到海外媒体的重要性,于是制定了一个大外宣的计划。很多海外中文媒体甚至西方媒体逐渐被中共以各种方式渗透和收买。他们做得非常成功。现在几乎所有的海外中文媒体都被中共渗透和收买了。大多数媒体直接受中共控制。他们跟中共的宣传机器人民日报和CCTV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还披了一件伪装成客观公正的媒体的外衣。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任我们怎么努力,海外民运都难逃被中共摆弄的命运。于是,像王炳章这样真正对中共有杀伤力的民运领袖就自然会逐渐遭到排斥和孤立,难以有所作为。中共对付王炳章这样坚定反共的民主斗士有一整套方案。他们先是通过安插在民运里的特务将王炳章们从民运组织里排挤出去,然后进行全方位的攻击抹黑,让很多民运人士对他们产生反感和抵触情绪,以此切断他们的后援。等他们被彻底孤立后,再寻找时机对他们进行致命一击。他们对付中共最害怕的反对派领袖王炳章、彭明、张宏宝等都是采取这一方式。他们先是通过一张庞大的网络将王炳章和彭明诱骗到东南亚,然后再派遣特工配合长期潜伏在他们身边的特工将他们绑架回国。王炳章和彭明后来都被判终身监禁。张宏宝最后被中共在美国以制造车祸的方式暗杀。张宏宝在被害前身上有40多个案子,包括家暴案、诈骗案等。他的形象被中共彻底摧毁,因此中共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在美国对他下手。事实上,张宏宝被害后,海外反对派运动几乎没有为他发声,美国政府也很快宣称这是一起交通意外。

有人曾经百般抹黑王炳章,把他说成是一个道德败坏、利欲熏心的人,我曾经也受到过这些流言的影响,对王炳章产生过误会。现在事实证明,那些谣言均属子乌虚有,而且可以肯定都是中共及其走卒杜撰出来的。因为这几年他们在用同样的方式对付我,企图把我这样一个与中共势不两立、为民运奉献了一切的人描绘成十恶不赦的人,甚至把我说成是中共特务。他们的故事编得比电影剧本还逼真,有人物有情节,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因此也就难怪会有一些人上当被骗。

根据我多年四处寻访了解到的情况,王炳章虽非完人,但是在当代中国能做到像他那样克己奉公之人恐无几人。他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我猜想他过去那么多年从不理睬针外界对他的各种流言蜚语,是因为他有一个慈悲和包容的心。我过去面对各种流言蜚语,也是这样看待的。我知道面对同道的误解,内心会多委屈。我相信王炳章的境界一定比我要高。当我意识到我也曾经被人误导时,我感到万分惭愧。因为我曾经也让他蒙受了这令人刺心的委屈。在他面前,我真的自愧不如。从今以后,我唯有更加坚定自己的民主信念,更加努力去推动中国民主革命,才不会让自己良心不安。

王炳章已经失去自由14年,而外界对他的关注非常少。我们每一个人包括我本人都有责任。这一局面必须得到改变!无论从哪个角度讲,王炳章都当之无愧是中国当代民运的第一人。无论中共如何抹黑他,无论一度被中共操作的"海外民运"如何排挤他,他的历史地位已经奠定,谁也无法动摇。王炳章的名字将载入史册,成为20世纪末、21世界初这场中国民主革命的代表人物。

全文链接:http://www.lzmtnews.org/details.php?id=TGW6R1488422708


From: weizhen chen <ilovegodandyou2015@gmail.com>
Sent: Thursday, March 2, 2017 5:41 PM
To: SHENG Xue; Wen-he Lu; Liangyong Fei; 民运快讯 FDCA-NEWS; 匡扶正义 Uphold Justice; Yiran Chen; 吕千荣; 朱瑞; RENWanding任畹町; Xiao Ming Zhu; Min Zhang; 彭小明; Diane Liu; bianhexiang; Juntao Wang; Jiang Wu; Yang Jianli; LiuTom; 方正; 徐文立
Cc: 悉尼平台; 张洪涛; 卞和祥; 吕千荣; 张 健; 三一言張; 高原; 法广萧曼QIxiaoman; Qing Pan潘晴; 钟锦江; Pei Xu; 史宗伟; 逸风; 魏建刚; 金秀红; 蔡崇国; 江敬世; Diane Liu; 公民世界; 张晓峰; QINGMIN WANG; 薛超青; 中国民主; fdc-canada; 张国亭Zhang GT; YU FU; 苏雨桐; 民阵园地; 相林; 敖博; 法广中文; 王进中; 博讯韦石; 北明Bei Ming; 童言无忌; 邵江英国; 韩阳公民; 茉莉花信息; sy yang; lovetibet; 韩武; 新共和; 期待民主中国; 张伦; 庄晓斌; 刘少福; 中国权利; 草庵William Mei; 梁友灿; Kuide Chen; 觉醒论坛; 民阵信息交流; 侯文卓; 李力; 公民维权联盟; 易吕; 筆會; 卞和祥; xiaopingtou@gmail.com >> Pt Xiao; 韩文光; mee honwu; Fengsuo Zhou; 江1大年; hanakose@yahoo.fr; 唐柏桥; 巴黎新闻; jiang youlu; 蒋品超; 张艺梦; 黄鹤升; 庞晶; 钱跃君Yuejun Qian; 梁斌; 郭国汀; 人民力量; 博讯Wei Shi; sunnychen2100@hotmail.com; 日本刘燕子; 平台公告; 玛丽; 钱达台湾; 节明曾; 成斌麟; 康健; Shi quan Fang; 熊严; 陈通; 公民力量; 张 健; 蔡贤彬; 徐水良 shuiliang xu; 肖国珍律师; 曹長青; 交流; gmyb; Lu Jinghua; yibaohuiwu@googlegroups.com; 古川; nd; 日本动态; 朱学渊james zhu; 日本山田正行; 魏小涛; 封丛德; 陈彦; xiankun wang; SeongYil Kim; 滕彪; 王策; loup ariel; 安玲; 张建平; 民主党信息; Chen ShiZhong; 魏京生; 刘伟民; 乌尔凯西; 警钟常鸣; zhao chen; june4th; 笔会新社区; 孙维邦; gmybml@googlegroups.com; 茅青Maoqing; 房勇; 玛丽霍斯曼; 维健陈; 民阵之友; 王戴; 黄慈萍; 袁红冰; 南海大中华民族同盟会; 许北方john; Dan Wang; 唐柏桥baiqiao; 刘国凯; freecgc-editors@googlegroups.com; shawn Wei; christina li; 张国亭; Wenhe Lu; 小雅; 陈志辉; 文字狱; 朱学渊; Vivian Luk; ALEX JIN; 陈忠和; 汤志敏zhimin tang; 民生观察; 法广瑞迪; 刘国凯新; 民阵总部工作会议; 康健; 清新智库; 徐英朗; 楊宪宏
Subject: Re: 民阵主席盛雪女士,民主教育基金会方正,民主党王军涛等百余人参与美国奥斯卡人权奖颁发,很感人,
 

盛雪女士,谁在攻击您?如果您真的如此有才识,主编当代史稿,那么几句颁奖致词为什么漏洞百出?您文字功底差,那也罢了,我也能理解,可是您讲话前怎么也得把明显的语病给修正过来,才去登台亮相的啊,一如您让他人为您捉刀写的诗歌与文章,为什么这一次您又忘了呢?如果您就是要吹嘘自己有足够的才识能够主编当代史稿,那么这次您就是故意要把最基本的逻辑弄错乱,最基本的语意搞含混,那么这不正反应出您内心里对受奖人的极大傲慢,羞辱与贬损吗?那么这不就又现身说法地印证了您自己的政治身份?可是,特务也不应该是这么做事的嘛!

作为纯粹以读者身份介入此争论的我,无数次注目您的时候,心里不无同情与怜悯,因着您自小的经历,可为什么您会如此自轻自贱自残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硬是要把罪恶,错误与愚昧坚决进行到底呢?您已经被击打得满头青肿浑身伤痕,几个月前我说您应该从漩涡中退,不要去继续成为耙心,您反而又硬着颈项说,不,我之所以成为耙心就是因为我功劳大品质好才识高,然后大规模微信讲座,结果那些执着的揭发者与批评者就战斗到微信群去,就在您撒播弥天大谎的地方,他们要展现真相,就在您构筑黑暗迷宫的地方,他们要建造光明的灯塔,就在您玩转鬼诈的地方,他们要张扬正义。有一段时间没能上网,等再次进入微信,我发现舆论导向与氛围焕然一新,关于您的各种真相被更多的人们所谈论所认同,更多尖锐的批评者与揭发者涌现出来。

盛雪女士,当一个公众人物到了民众要给予其同情,怜悯与尊重的时候,她却不想不愿不能要的时候,结局能不悲惨?我看到那些曾经有过被负面言论的民主人士,一个个从阴影中走出来,站立起来,而且再次获得人们明里暗里的嘉许与肯定,唯有您,持续不断地被辱骂被揭发被批评,您是一个女性,怎么可以用冲破最基本矜持与羞耻心之极限的方式,来表现完全错误的勇敢与豪迈呢?

不管您是属于共产党,国民党,还是民主党,什么党我不是真正感兴趣,我关注的是您的整个人性与心理,早就出现严重问题,请不要继续到处招摇了,您应该立即接受专业心理医生的辅导!您败局早就已定!就像一个已经被勒挂在空中的人,越挣扎死得越快越彻底,不管如何绞尽脑汁与什么群体去绑定,都回天无术了!

陈卫珍

谢谢张健。不要忘记,你也是八九民运的小英雄,六四屠杀的受难者。当年你的正义、良知、勇气、胆量和牺牲,都有了历史的记载。由黄河清先生撰写,由我主编的《当代中国史稿》中有你的一章,永远载入史册。

非常非常遗憾,由于受到中共的阻挠和迫害,以及中共在海外势力的配合,致使你的未婚妻未能到法国与你相聚。永远不要因此放弃反共事业和对中国民主自由的追求。请保重自己,代我问候你的父母。

面对攻击,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盛雪

谢谢张健。不要忘记,你也是八九民运的小英雄,六四屠杀的受难者。当年你的正义、良知、勇气、胆量和牺牲,都有了历史的记载。由黄河清先生撰写,由我主编的《当代中国史稿》中有你的一章,永远载入史册。

非常非常遗憾,由于受到中共的阻挠和迫害,以及中共在海外势力的配合,致使你的未婚妻未能到法国与你相聚。永远不要因此放弃反共事业和对中国民主自由的追求。请保重自己,代我问候你的父母。

面对攻击,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盛雪

谢谢张健。不要忘记,你也是八九民运的小英雄,六四屠杀的受难者。当年你的正义、良知、勇气、胆量和牺牲,都有了历史的记载。由黄河清先生撰写,由我主编的《当代中国史稿》中有你的一章,永远载入史册。

非常非常遗憾,由于受到中共的阻挠和迫害,以及中共在海外势力的配合,致使你的未婚妻未能到法国与你相聚。永远不要因此放弃反共事业和对中国民主自由的追求。请保重自己,代我问候你的父母。

面对攻击,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盛雪

谢谢张健。不要忘记,你也是八九民运的小英雄,六四屠杀的受难者。当年你的正义、良知、勇气、胆量和牺牲,都有了历史的记载。由黄河清先生撰写,由我主编的《当代中国史稿》中有你的一章,永远载入史册。

非常非常遗憾,由于受到中共的阻挠和迫害,以及中共在海外势力的配合,致使你的未婚妻未能到法国与你相聚。永远不要因此放弃反共事业和对中国民主自由的追求。请保重自己,代我问候你的父母。

面对攻击,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盛雪


On Mon, Feb 27, 2017 at 21:59 张 健 <jesusloveyou64@hotmail.fr> wrote:


致敬自由中国的民主斗士中国民主党浙江分部陈树庆和吕耿松、《六四天网》创办人人黄琦、"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



著名雕塑家陈维明是"奥斯卡中国自由人权奖"的创办人。

题:709律师家属群体等获"奥斯卡中国自由人权奖",颁奖典礼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举行


每年2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好莱坞星光大道高地大剧院都要举行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这一天,在大剧院的外面,洛杉矶"中国民主平台"也要举行"奥斯卡中国自由人权奖"颁奖典礼。今年的获奖者是中国民主党浙江分部陈树庆和吕耿松、《六四天网》创办人人黄琦、"中国人权观察"创办人秦永敏。下面是特约记者CK的旧金山-好莱坞连线报道。

著名雕塑家陈维明是洛杉矶"中国民主平台"的创办人之一,他也是"奥斯卡中国自由人权奖"的创办人。陈维明在好莱坞星光大道接受记者连线采访,谈今年的得奖人,他说:"我认为他们非常的勇敢,他们在中国民主宪政这条道路上披荆斩棘,没有他们中国将会更加的黑暗,因为有了他们,中国在黑暗的道路上才会有一些星星在闪烁。他们帮助那些底层的群众,为了维权,他们不惜自己进入监狱。他们本来可以过得非常好,但是他们为了中国的民主、为了社会的公义,毅然走出这一步。"

709维权律师的家属们和她们的丈夫一样承受着苦难,也和他们的丈夫一样坚强、勇敢。709维权律师家属群体是今年最为瞩目的得奖人。目前在洛杉矶的709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代表这个群体领奖。金变玲说:"709律师的家属们都经历了不能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孩子不能上学,受到警察的骚扰和恐吓。709律师的家属在为自己的丈夫呼吁,她们在不懈的努力,他们不会停留在自己的痛苦上,他们的行动没有停息下来,这个奖颁给709家属是对709家属的鼓舞和支持。"

一百多人出席了26日举行的颁奖典礼。"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涛、"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分别应邀从纽约、旧金山、加拿大的多伦多,专程来到好莱坞,担任颁奖嘉宾。

盛雪对记者说:"'奥斯卡中国自由人权奖'是借助于奥斯卡奖颁奖的时间和这个场地,来吸引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中国争取人权民主的道路特别的艰苦、特别的险恶,也涌现出了许多英雄人物,这些人应该得到表彰,也是对其他人的一种激励。陈维明先生发起的'奥斯卡自由人权奖',真是一个壮举。他们给了我这样一个荣誉,让我作为颁奖人,我非常荣幸。"

盛雪说:"海外民运是中国民运运动、抗暴运动的支持者,从90代初,我们身体力行的投入,但做的不够。'奥斯卡人权奖'在这一点上让我感到特别欣慰。"

"奥斯卡中国自由人权奖"今年是第四届举行。前三届的得奖者是:王炳章、朱虞夫、南方街头运动、新公民运动、伊力哈木、中国人权律师群体、黄之锋、于世文、王宇、唐荆陵、刘远东、张海涛。



发件人: 张 健 <jesusloveyou64@hotmail.com>
发送时间: 2017年2月24日 19:14
收件人: weizhen chen; Wenhe Lu; Liangyong Fei; 民运快讯 FDCA-NEWS; 匡扶正义 Uphold Justice; 彭小明; Xiao Ming Zhu; Min Zhang; 朱瑞; RENWanding任畹町; LiuTom; Diane Liu; Kuide Chen; xiaopingtou@gmail.com >> Pt Xiao; 熊严; SHENG Xue; 徐水良 shuiliang xu
抄送: 悉尼平台; 张洪涛; 卞和祥; 吕千荣; 三一言張; 法广萧曼QIxiaoman; 高原; Qing Pan潘晴; 钟锦江; Pei Xu; 史宗伟; 逸风; 金秀红; 蔡崇国; 魏建刚; 江敬世; 公民世界; QINGMIN WANG; 张晓峰; 薛超青; fdc-canada; 中国民主; 张国亭Zhang GT; YU FU; 苏雨桐; 相林; 敖博; 法广中文; 王进中; 博讯韦石; 北明Bei Ming; 童言无忌; Jiang Wu; 邵江英国; 茉莉花信息; 韩阳公民; sy yang; lovetibet; 韩武; 新共和; 期待民主中国; 庄晓斌; 张伦; 中国权利; 刘少福; 草庵William Mei; 梁友灿; 民阵会员; 觉醒论坛; 民阵信息交流; 侯文卓; 李力; 公民维权联盟; 易吕; 筆會; 卞和祥; 韩文光; 徐文立; mee honwu; Fengsuo Zhou; 江1大年; 唐柏桥; 巴黎新闻; jiang youlu; 蒋品超; 张艺梦; 黄鹤升; 庞晶; 钱跃君Yuejun Qian; 梁斌; 人民力量; 郭国汀; 博讯Wei Shi; 平台公告; 日本刘燕子; 玛丽; 钱达台湾; 吕千荣; 节明曾; 成斌麟; 康健; Shi quan Fang; sunnychen2100@hotmail.com; 公民力量; 陈通; 蔡贤彬; 肖国珍律师; 曹長青; gmyb; 交流; Lu Jinghua; yibaohuiwu@googlegroups.com; nd; 古川; 日本动态; hanakose@yahoo.fr; 朱学渊james zhu; 日本山田正行; 封丛德; 魏小涛; 陈彦; xiankun wang; SeongYil Kim; 滕彪; loup ariel; 王策; 安玲; 张建平; Yang Jianli; 民主党信息; Chen ShiZhong; 魏京生; 乌尔凯西; 刘伟民; 警钟常鸣; zhao chen; 方正; june4th; 笔会新社区; gmybml@googlegroups.com; 孙维邦; 茅青Maoqing; 房勇; 玛丽霍斯曼; 维健陈; 民阵之友; 王戴; 袁红冰; 黄慈萍; 南海大中华民族同盟会; 许北方john; Dan Wang; 唐柏桥baiqiao; freecgc-editors@googlegroups.com; 刘国凯; shawn Wei; christina li; 张国亭; 小雅; 陈志辉; 文字狱; 朱学渊; Vivian Luk; ALEX JIN; 陈忠和; 汤志敏zhimin tang; 民生观察; 法广瑞迪; Juntao Wang; 刘国凯新; 民阵总部工作会议; 康健; 清新智库; 徐英朗; 楊宪宏; Diane Liu
主题: .. 我们所付出的代价是我们无情反击的动力
 

               巴黎张健建议朋友们停止和这些黑洞邪教徒和民阵内奸的缠斗,他们的目的就是叫大家不停止和这些黑洞邪教徒和民阵内奸缠斗下去,然后他们集结所有国内外的朋友和同志们的信箱,甚至一些不相干的人,国内的朋友,那些多如垃圾的邮件,导致许多国内外朋友的邮箱充斥这些匪夷所思,似是而非的邮件,使得许多朋友产生反感,进而产生海内外民运的反感,这就是他们要达到的目的。至少要制造出内斗的局面。最后得出费某人说的民运德行不如共产党。

                同时,他们也发到所有的海内外的媒体,而且一些媒体人也唐突的卷入其中。许多是人家的私人邮箱,不知道他们如何得到,许多是人家的公司商业邮箱,不知道他们如何得到。长篇累牍旷日持久的垃圾邮件,导致他们不能够正常的工作,就是刊除都没有办法。我已经刊除许多他们的邮件群,包括他们的私人群,不知道他们如何知道我另外的邮箱。继续发。这个群发的有三个来源,一个是德国老费的群发,一个是法国任畹町的群发,一个是成斌麟群发,一个是丹麦小平头的群发。

                黑洞邪教徒和民阵内奸,没有做到什么成功的事情,但是做到一个成功的事情,就是他们向共匪告发我在国内要出来的未婚妻,他们派奸细留学生,以致敬六四的名义 ,到了我家里,其中一人就是共匪的派到巴黎学生奸细李硕楠。住了一周,了解我和未婚妻的一些情况,骗取我的信任。然后他通过邮件联系其他的民阵内奸和黑洞邪教徒,最后向中共的国安举报我的未婚妻,在她从北京和我团聚前,在北京拦截并且审问了她。没收她的护照和签证。审问很长时间,然后就是正面像 ,侧面像,指纹,足印等,一个比我小十七岁的女孩,经历了我母亲认为文革都结束,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

               在我未婚妻还没有到巴黎的时候,他们已经透过微信和邮箱露出他们的嘴脸,这些资料我都附在后面。我已经向法国的内政部的警察告发他们。在法律的框架下,他们自己解释清楚吧。这是他们唯一成功,就是导致我和我的未婚妻生死离别。当然这里也有法国政府的外交系统的做为,一个最虚伪无耻的舔共匪屁股的左派政府。校验和共匪一起勾结。我给法国驻中国使馆的所有资料都被那个中共控制的中置签证唯一中介公司获得。这最终导致我和我的未婚妻生死离别。

                这件事情给我的反思,我政治庇护法国十五年,我依然保持我是政治庇护者,我不会加入法国国籍。我今后一定和共匪这个专制利益集团死磕到底。对于他们在国内外的走狗,我们目之所及,人之所见,绝不留情。不管他是侨领,留学生,学人学者,使馆走狗,还是混在民运圈子作奸犯科者,穷极一切手段都不为过。这是我和我的同志们的国恨家仇。

                但是想起来,我们一直声援我们的维权律师,人权律师,中国异议人士,宗教信仰者,六四时候的朋友。他们其实亲身经历的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亡命天涯.我过去说是感同身受,但是不够深刻,这一次我深刻的理解了。我的家人还是建在,熊焱和张伯笠的父母都刚去世,只有在大洋彼岸遥祭逝者.但是不要紧我们总是有所失去的,牺牲和奉献伴随每一个决绝的中国自由民主斗士,剩下最后一盏蜡烛,我们也有人擎起.

                最近黑洞邪教徒和民阵内奸到处散发一个民阵所谓理监事会名单。名字不断增加,内容不断更换,发布者也是不断更名。原因是什么。民阵许多成员要求召开民阵的网络理监事和会员的会议,敲定一个地方,对民阵进行改选。选出新的理监事会,使得民阵这场运作,然后解决一些问题。

                 后来,在民阵最后一次网络会议,我们通知所有民阵会员,几个月之后又给几十个小时的讨论。最终定下了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熊焱主导的民运圆桌会议,最后一天是民阵的改选和未来方向的讨论会。

                 所谓倡议者,唐某,潘某,梁某多次不参加,说是不希望任何一方主导,那么大家开一网络会议都不参加,然后背后开小会,没有经过任何一个民阵网络会议,他们以所谓中立的面目,避免民阵分裂的心态,突然退出一个名单。只有一方,没有另外的一方。就签名的我们认证询问,才知道,他们每个人几个,十几个小时的给他们打电话,电话说的和他们微信群说的,以及最后公开签名的,以及后来在微信和其他群里散发的东西关键细节完全不一样。他们由反对在拉斯维加斯开会,到最后选边站,而且待人签名,我们就询问,那些签名的,他们完全可以也有必要在民阵内部组群直接表明他们的看法,且认证自己的签字。

                 于是澳洲的家人重病的高健首先忍无可忍,反对他们到处代用高健的签名,到处散发。要求撤下签名。其中比利时的西藏理事洛桑旺堆,还有丹麦的朋友,也私下对他们说保持中立,不愿意被他们签名,特别是西藏的朋友,他们不介入汉人的任何事情,这是规矩。

                 另外,在布达佩斯的民阵大会,盛雪多次提出让分出去的另立民阵的王国兴回来,在缺席的情况下提名他做副主席。但是之后王国兴多次否认,说是代签名。所以这样说来,那里有什么十四比五,这就是一个代签名,巧伶雌黄的蒙人行为。由最初几人的倡议,到最后就是以欺骗的方式勾连代签一些人,变成什么决议。但是现在他们已经破产,只有黑洞邪教的陈为珍那些邪教徒还在到处忽悠。以为谎话说了一千遍就是真理。

                 民阵内奸和黑洞邪教徒勾结一起,长期造谣污蔑民主队伍。已经几年了。但是他们无法得逞。一群可以自由来往于中国大陆的共匪走狗,然后污蔑被共匪拒之门外到处打压的民主斗士,这是天大笑话。

                  民阵理监事会早已经不作为,需要一场来自全世界各地民阵全体会员,站出用自己的选票解决问题。但是一些人还是玩国民党和共匪一样的小圈子。落后且无耻至极。

                 但是我们依然相应,依然同意就是大家网络开会投票,决定去哪里,。但是我们也没有时间等他们拖。因为我们的来自法国,德国,奥地利,丹麦,香港,美国等地的一些朋友都会去美国赖斯维加斯。我们同时也要透过网路直播和各地不方便来的参加选举。

                 他们过去对我所有的造谣污蔑,随着时间早已证明。我们没有时间和他们长期在这样的缠斗,这是我最后一封回应他们的信。

                 最后一句,其实我和很多人,没有任何私仇,我要说现在有了。我预言,这些民阵内鬼和黑洞邪教徒会得到现世报应。

                  我失去了我的爱人,但是我和我的同志们会百倍万倍的努力,在每一个空间,每一个时间,无论是现实还是虚拟,为在有生之年结束共产独裁专制,拼尽一生。当然我辞去教会的任何职务,因为对毫无人性共产邪教徒及其走狗,他们去的地方只有地狱。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Chen Yonglin' via 民阵会员 <FDCForum@googlegroups.com>
Date: Tuesday, February 14, 2017
Subject: [民阵会员:3455] 高健先生的声明(转发自微信)
To: FDCForum@googlegroups.com


有人发给我墨尔本高健先生的声明(附后),我转发一下。请唐元隽先生给会众一个交代。若是承认自作主张发那个所谓的签名声明,就不用交代了。

 

陈用林

附件

各位民阵同仁:

 

最近两天,一份以14名民阵理监事名义联署的声明在邮件组群、微信组群、以及网络中散发。因这个签名中包括了我的名字,扭曲了我的本意,所以本人发表公开声明如下:

一、声明起草人明知道我对费良勇等人的看法和态度,在无视我的基本立场的情况下,强人所难,在我已宣布把我的名字从签名中拉下后,继续对外散发这份签名,已对我本人构成伤害。由于性格使然,我不想让社会公众产生误解,更不愿使民阵同仁感到为难。本人再次声明:请声明起草人、传播者,将我的名字去掉!

二、我的态度是明确的,做人做事都要讲信用。这个声明发表时,签名人数的变化(费良勇等人的进入),事先没有征求我同意,而且与我的立场有冲突,所以我不同意在这个文本上签名。同时,我认为声明起草人这么做,在政治逻辑和伦理上是自相矛盾的,本提案一方面要求费盛退出会议筹备,一方面又未经原签字人(7)同意,私下塞进费良勇等人,这不光明显地偏离了提案的原意,而且手段低劣,完全是对原签名人的欺骗利用。因此我正式声明退出这一联署!继续使用我的名字将被视为一种侵权行为,承担所有后果和责任!


声明人:

高健

2017/2/14于澳大利亚墨尔本

--
--

--

--
祈祷圣灵引路,网络华夏英才,救拔中国出罪,建设宪政民主。请推荐你认为确实是在真心追求民主的人才加入此邮件组,联系信箱iamyuanmin@gmail.com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我的祖国我建设"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iamyuanmin+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
--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期待民主中国"论坛。
(中国)老百姓互相帮助网 http://www.helpeachpeople.com
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litie@googlegroups.com
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litie+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更多选项,请通过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verychina?hl=zh-CN
访问该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期待民主中国"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verychina+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