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四, 3月 16, 2017

[期待民主中国:2266] Re: 熊炎兄:远离唐惯骗,以免染臭污清名!

中国人遭遇一切冤假错案都是正当的
http://xinyangzhongguo.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14&extra=page%3D1
作者:郭永丰
按照圣经记载,现代人类共同的祖先是亚当和夏娃,他们的大儿子该隐因嫉妒弟弟亚伯得到给上帝献祭的悦纳,就把亚伯用石头砸死了。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是人类犯罪的开始,然后罪就入了人间,给撒旦恶魔肆无忌惮作恶大开方便之门。固然这罪就存留在亚当和夏娃的子子孙孙的内心深处,一旦有机会就全面爆发了。
直到挪亚时代,虽然挪亚因是唯一义人被保留了下来,当时的人因为都严重犯罪了就都全被大洪水淹死。但挪亚的子孙后来又都全部犯罪了。固然属于现代人的共同祖先,也就是挪亚夫妇了。
因为神不想再把罪人全部如此灭绝净尽,便与挪亚立约,且以雨后的彩虹为证,直到今天。神特地从挪亚的后代,完全陷在罪中的人中拣选亚伯拉罕及其子孙做神特意要重点栽培的选民,根据圣经记载以色列人的历史,神的精心栽培对罪人来说仍旧还是完全失败的。以色列人也为明显悖逆犯罪遭到了神极为残酷严厉的惩罚,但却总难清醒。
耶利米书44.1-6:有临到耶利米的话,论及一切住在埃及地的犹大人,就是住在密夺、答比匿、挪弗、巴忒罗境内的犹大人,说: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所降与耶路撒冷和犹大各城的一切灾祸你们都看见了。那些城邑今日荒凉,无人居住,这是因居民所行的恶,去烧香事奉别神,就是他们和你们,并你们列祖所不认识的神,惹我发怒。我从早起来差遣我的仆人众先知去说,你们切不要行我所厌恶这可憎之事。他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不转离恶事,仍向别神烧香。因此,我的怒气和忿怒都倒出来,在犹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如火着起,以致都荒废凄凉,正如今日一样。

固然,神之所以拣选以色列人,绝不是容忍他们可以任意悖逆犯罪,而是让他们完全顺服神,结果他们竟然远比神所灭绝的所多玛和娥摩拉犯罪更盛,虽然神派先知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他们,且用残酷刑罚惩治了他们,但存活的民仍旧极端顽梗悖逆,甚至还与神的先知争辩,自然就得到了神所应许的报应和惩罚,确实都是极端凄惨,非常惨不忍睹的。
耶利米书44.13-19: 我怎样用刀剑、饥荒、瘟疫刑罚耶路撒冷,也必照样刑罚那些住在埃及地的犹大人:甚至那进入埃及地寄居的,就是所剩下的犹大人,都不得逃脱,也不得存留归回犹大地。他们心中甚想归回居住之地;除了逃脱的以外,一个都不能归回。那些住在埃及地巴忒罗知道自己妻子向别神烧香的,与旁边站立的众妇女,聚集成群,回答耶利米说:论到你奉耶和华的名向我们所说的话,我们必不听从。我们定要成就我们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按着我们与我们列祖、君王、首领在犹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的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样;因为那时我们吃饱饭、享福乐,并不见灾祸。自从我们停止向天后烧香、浇奠祭,我们倒缺乏一切,又因刀剑饥荒灭绝。妇女说:我们向天后烧香、浇奠祭,做天后像的饼供奉他,向他浇奠祭,是外乎我们的丈夫吗?

以色列人被掳掠到巴比伦之后,当巴比伦帝国满了神所应许的七十年,同样也是因为恶贯满盈,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神又兴起波斯帝国灭了巴比伦,此时以色列人就进入波斯帝国的统治时期,此时神便让波斯国王居鲁士准许以色列人回到耶路撒冷重修神的殿宇,几次三番,直到大流士王的时候才建成。但依然还是由于以色列人的悖逆犯罪,后来波斯帝国被亚里山大帝国灭亡,直到该帝国分裂,以及后来的古罗马帝国的兴起。
在此期间,以色列人只能安全顺服在一个又一个新帝国王朝的重重奴役与压迫之下,且在各个帝国或王朝统治时期,以色列人把凡是说预言的真先知,几乎是来一个杀掉一个的,直到神之子耶稣来时也被这些罪人无情杀死。
神之所以不断兴起外邦更为野蛮的民族辖制以色列人(也包括完全堕落变质的以色列人对本民族人民的严酷压迫和奴役),只是为了让其知晓,完全彻底地顺服独一真神,才是最为美好的,任何属于人的统治,即便口头上说得再好,实际上也兑现了不少,仍旧还是邪恶的,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与正义。虽然以色列人不愿意被外邦民族奴役压迫,不断用人的办法反抗强权暴政的压制,但只会遭遇更为血腥残忍的大肆杀戮。

耶稣来时,以色列人还在勇敢激烈地反抗古罗马政权的统治,并且也把只是传讲天国真理,非常无辜的神之子耶稣也杀死了。这说明,当时的以色列人确实是恶到极处根本不可救药的。但神还是让祂的儿子在复活之后继续拯救这些人失丧的灵魂,结果属于以色列的人真诚信耶稣的极少,于是福音便被迫传给了外邦人。
以色列人之所以遭遇重重患难与不幸,完全在于自己不能彻底的清醒,切实回到神的怀抱里来。而是总是自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为优等的民族——唯一上帝所拣选的,且怀着无比崇高的优越感与傲慢感觉,绝难从自己身上找到根本性问题,只是以为反抗外邦人的统治就是天经地义,合理合法的,就根本不可能认为这就是上帝加给他们的应有报应,是罪有应得的,所以,以色列人只能永远陷在罪的泥淖极难走得出来。
作为今天的中国人,我们之所以拥有现在这样的政府,同样也是我们自己的罪有应得,咎由自取,是应得的来自造物主的应有报应,因为我们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神,再不要说谨守遵行神的道了。

其实回顾全部中国人的历史,确实是极端悲惨且糟糕透顶的,无论何种朝代的兴起或者灭亡,都是以大批死尸堆积的,既用成千上万的尸体埋葬一个旧政权,又用成千上万的尸体堆积一个完全一样的新政权。任何一旦稳定的朝代,必然只有对人民进行新一轮的大肆压迫与盘剥,这是毫无悬念的。
因为历朝历代统治者,都是以完全黑社会形式出现的,作为其领袖,即便不是名副其实的皇帝,俨然就是个皇帝,如果不是皇帝,怎么会让那么多奴才惊惧且无不讨好?其实这些奴才们就最需要这样的人来管束,否则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社会不完全乱套无序绝不可能。
所以,中国需要皇帝,因为中国人中绝大多数人根本不认识信靠神,也便只有把有权势的人当神崇拜。固然,中国就不能没有新皇帝的统治,即便不是李皇帝,一定还有王皇帝或者张皇帝的接替,一定全是完全黑社会性质的。
没有绝大多数人民虔诚归信主耶稣,中国人,你就别做梦了吧!确实能够走出完全属于黑社会的樊笼和泥潭的,即便你带头起义成功,你本人仍旧还是一个极为霸道的新皇帝。
如此说来,按照以色列人所遭遇的逼迫,中国人严格说是轻的,但中国人却抱怨和牢骚非常多。原因是属于这种抱怨的空间还非常大,主要是自己还健在,否则,连命都没有了还抱怨什么呢?

作为一个人,或者一个民族,如果你不认识信靠独一真神,必定为自己的这种愚昧无知付上应有的实际就是必须的代价。虽然人们普遍知道,愚昧的人必为愚昧付上代价,邪恶的人必为邪恶付上代价,懒惰的人必为懒惰付上代价,疏忽大意的人必为自己的疏忽大意付上代价,不负责任的人必为自己的不负责任付上代价,一切的代价本身都是相辅相成的。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生活,你究竟正当努力多少,你的收获一定就是多少。
一个根本不认识神的人,属于其的太多的努力基本都是枉费心思,白白努力,更不要说走正当路线确实正当努力了。由此可知充分认识并信靠独一真神乃是多么至关重要了。
如果不认识神,即便你遭遇来自政府人员公开的打砸抢,也是正当的;即便你家确实遭遇强拆,也是再为正当不过的;即便遭遇任何冤假错案,实际也都是合乎天理的。当你一旦遭遇这些时,你就不要说人家是非法的,在任何属于撒旦恶魔的人所专政的国家,哪里还会有合法之说呢?法律本身都是官权说了算的,法律本身就在党领导们的嘴上,太多人民竟然连这个也都搞不明白,确实就都白活了。也许一天到晚看党报和央视的缘故,被灌迷魂汤太多了,中毒太过深厚,一时半会极难参透而彻底全面清醒过来,即便遭遇大难时仍旧不容易完全醒悟过来。

明知上访无用还要上访,明知向社会呼求没用还要呼求,中国人走投无路时只会向空气抱怨,当然全是白白抱怨的,毫无意义。因为他们绝不可能相信独一真神的存在,尤其明明看到那么多虔诚基督徒的真实存在,都可以完全忽略不计。也便只有一直这么虚妄地执着,自己跟自己较着劲,还以为自己很努力,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来自官权的任何抓捕与打压,却绝不会知道,必须只有先从自己做起,先要真诚信耶稣把自己彻底修正好的。
作为愚昧无知的自己在过去的许多日子里,难道不就是铸就这种恶政最大的帮凶和走狗吗?自己至死都不会明白人世间太多的大道理,因为根本就不明白造物主的真理。如果人人都信靠独一真神且坚守神之道,还会替这个恶政做坚强的捍卫者或者替罪羊吗?就绝不可能了。
虽然很多人本身就是魔鬼政权的坚强捍卫者,在平日完全把官员的所有话全部都当真了,一生确实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官权服务的,到头来才发现被官权给耍了,且严重骗惨了。当真正维权较真时才全部知晓,但已经太迟了。很多人还集体发布伸冤的视频,这有什么用呢?是让社会正义人士为你们伸冤吗?可为数极少的良心早被你们彻底清洗消灭干净了啊,你们就别再犯傻,如此痴心妄想了吧。
唯有信耶稣才能彻底修正你们自己,这也是你们面临的唯一正确选择之路,但你们中毒无神论的教育太过深厚,根本无法相信主耶稣的全民救赎之路,只会相信现实和眼前的一切利益。但眼睁睁看到的权利遭遇肆无忌惮的侵犯,你们又会有什么具体办法呢?漫漫上访路,何处是归程?那就上访吧。即便全中国人都上访,如果不认识信靠独一真神,依旧什么根本问题解决不了的。
感谢赞美造物主!
阿们
2017年3月16日

在 2017/3/16,bian hexiang<hexingb311@hotmail.com> 写道:
> 郭文贵、何频先生:
>
>
> 我是芝加哥的业余女作家刘晓东,笔名三妹。我在芝加哥已经生活三十年,一直兢兢业业地工作,业余时间照顾家庭孩子和写作。我虽然关心民运,出钱出力,却一直在海外民运圈外。直到2015年一个偶然机会,一位被唐柏桥害惨骗惨的受害人从纽约飞到芝加哥向我这个业余作家诉说,我才知道这个圈子里竟然有这么多的骗子。这些骗子现在又一窝蜂地围向了郭文贵先生,令人担心。当初,高调张扬的亿万富翁张洪堡先生就是被一些有背景的骗子恶人害死的。
>
>
> 郭文贵先生的两次讲话我都仔细听过,非常支持你的爆料行动。我早就怀疑博讯是中共在海外的特务机关,韦石背后有黑势力供养。但是郭先生感谢的唐柏桥、赵岩、刘路(真名李健强)等人都人品极差,都有严重问题。我和朋友卞和祥2015年在邮群揭露唐柏桥时,我两人的电脑都遭到严重破坏,我只能换新电脑,因此我们怀疑唐柏桥背后有黑势力。唐柏桥能言会写,很具欺骗性,请见下面我写的揭露他的其中一文。
>
> 可以想见,文贵这场行动异常艰难,这是一场毅力和智慧的较量,相信经过大难的文贵能挺下来。只是,千万尽量避免与那些骗子小人直接见面来往。圣人孔子告诫所有的人,要避小人,"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海外一些所谓的民运人士太多"穷斯滥"的骗子小人,而唐柏桥是最害人的一个。他在美国二十几年,没有工作,就是靠骗女人混生活,靠骗法轮功的钱,靠高喊反共口号骗国内不知情者的钱。现在他又骗了一个富婆结婚,还是不工作吃软饭。
>
> 还有,国安用假坐牢制造出一些假英雄忽悠百姓。我非常怀疑那个浦志强,有知情者也告诉我浦志强可疑。我早在2006年就写出文章指出他的问题。
>
> 祝一切安好。
>
> 刘晓东
> 2017年3月10日星期五
>
>
>
> 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简略版
> 采访人:刘晓东(笔名三妹)
>
>
> 前车之鉴,
> 后车之师。我采访这两个受骗人的目的就是要使后来者知道,在自由世界美国,在海外民运中,也有唐柏桥这样狡诈无耻的骗子。这个骗子一而再再而三地行骗还回回成功得手,原因有二:一是海外民运圈和中国人不愿惹事的心态,他们对唐柏桥的恶行只是私下言传而不敢公开揭露;二是狡诈的惯骗唐柏桥深知,受害人没有能力和能量诉告和揭露他,加上受害人不愿说出自己上当受骗的心理,他的连续诈骗使海外民运邪气泛滥。为了使后来者在遇到唐柏桥之类的骗子时能有所警觉,为此我在所不辞记录下这些采访。
>
>
> 大概在九一年时,美国政府通过了一个法案,鉴于中共六四屠杀,某年某月以前来到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如果回国感到有恐惧感的,都可以政庇方式留在美国。此时的中国留学生一扫恐惧,对政庇趋之若鹜。由于我先生有自己申办政庇经验,因此帮助二十几个留学生朋友办理了政庇,分文不取。那时需要先去移民局领取表格,现在的政庇表格可直接从网上下载,更方便了。
>
> 2013年3月我在网上看到曾宏揭露唐柏桥搞政庇诈骗的公开信,当时我因照顾癌症晚期的先生无心它顾,尽管如此,我读了曾宏的揭露后仍很震惊,仍将公开信散发给朋友。当年五月份,曾宏和卞和祥来芝加哥探望我病重的先生,自然也谈起唐柏桥诈骗之事,我和胜林一听曾宏的政治避难竟拖了多半年没有任何消息,就知道唐柏桥根本没递交给移民局申请表格和材料。
>
>
> 唐柏桥行为败坏的事例不仅仅限于这两个我采访的政庇诈骗案例,由于篇幅关系,其它的会陆续发出。唐柏桥搞诈骗搞得臭名远扬,也传来唐柏桥的辩解,说,政庇当然会有不成功的,难道不成功就是诈骗?从我自身和我所有朋友的政庇经验,我对唐柏桥是否诈骗心如明镜:递交表格前的所有操作都很简单完全没有失败之可能,递交表格后,移民局在两个星期内回信表示收到材料,也没有失败之可能。可张凯臣和曾宏这两个委托唐柏桥办理政庇的委托人从来就没有得到过移民局的任何回音,这足以说明唐柏桥拿人钱不办事。为了使这个判断更有说服力,我特别详细地采访了这两个受骗人,咱们让事实真相来说话。
>
>
> 下面是我对张凯臣先生的电话采访记录,为了力图简洁,我的提问从略。
>
> "在国内时,我在沈阳市委宣传部的新闻中心联络部工作,任部长。我身在体制内感到痛苦,对共产党体制深恶痛绝,非常渴望自由。我来美国的两年前就已经翻墙上网,去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大纪元,新唐人等网站看新闻报道和评论。通过翻墙,我对海外民主运动有所了解,也发现有个很活跃的唐柏桥,而且他的电话和电邮邮址都公开显示在网上,所以我就给他打电话联系上了,把他作为我到海外投奔自由和落脚的第一人选。2009年12月29日,我以旅游身份来到美国。说实在的,我来美国是奔着唐柏桥来的,我把他当成我在海外的唯一依靠。我到美国几天后的2010年1月1日,唐柏桥和法轮功朋友在纽约法拉盛组织了一场为我脱离中共的新闻发布会,在会上,我做了名为"退出中共,在美参加民主运动"的发言,并且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与中共决裂。我是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有24年的党龄。发布会当天,一个记者告诉我,我的情况应该去办政治庇护。我就向唐柏桥说了这事,他说他可以给我办理。于是我写信回国索要一些有关我的身份的材料,大概三个星期材料都备全后,我就把原始材料都给了唐柏桥,自己并没有保留复印件,同时还给了他三千美元。
>
> "给了他材料一个多月也没见动静,也没拿给我表格填。我就几次电邮问他。我家离他家很近,走十分钟就到,所以经常来往。一次我在他家又问他,他就打开电脑,在那里面调出一个表格,一边问我人名地址,家中父母情况等问题,一边填了进去,问的问题都很简单。又等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有朋友说,如果他不尽快把表格递上去,拖延到我儿子二十一岁,我儿子就来不了了。我就很急,不断给他发电邮短信问情况,开始他还回一些短信搪塞。但是后来连短信都不回了,电话也打不通了,感到他突然消失了。那时离我交给他材料已经三个多月了。可是我并没有怀疑和反感他,因为我刚到美国的这几个月,我和他共同参加搞过多次民主活动,我在华盛顿和纽约写文章和发表演讲,表现都很出色。我过去一直想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做出贡献,现在如愿以偿,也对唐柏桥产生志同道合的感情。又由于我身在异国他乡,总感觉他是我唯一的帮助和依靠,我对他的感情自然比他对我更多更强。所以虽然他不给我回信,我也没有对他产生任何怀疑,当然自然也会担心他拖延我的政庇。
>
> "但是就在这时,法轮功朋友李大勇来电话告诉我唐柏桥失踪了。手机电邮都联系不上,去他家敲门家里也没人应,门锁着。李大勇担心唐柏桥遭中共陷害,说我家离唐柏桥家近,让我多去看看。这下把我对唐柏桥的感情全掀了起来,心里确实担心他会出事。想到海外唯一的依靠失踪了,心里很空。我就三天两头去他家叫门,第六次时终于叫开了门,他妻子龙小姐在家,我对她说,我来了几次,担心柏桥出事。她说,柏桥没事,近期会回来。我就给李大勇打电话报平安,大勇说,唐柏桥在美国经常失踪,以前就发生过若干次,这不是第一次。
>
> "他回来后我又郑重其事地问他我的政庇办理进展情况,他说没问题。当时我不太懂政庇的手续,其实这个表格不递给移民局就等于白搭,实际上,这三个多月我一直是在白等。又过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发给他一个电邮抱怨这事拖得太久了。我又去征求李大勇的意见,大勇建议我把所有材料都从唐柏桥那要回来另找人办。大勇说,唐柏桥这样的办事态度,他就是给你送上去,将来也会出许多问题。
>
> "到这时离我交给唐柏桥材料大概已经过了近四个月了,我就下决心去要材料。大概2010年4月底的一天下午,我去了他家,他正巧在家睡觉。我还没开口要材料,他就指责我不应该发短信催促他,太过份了。我就说:'柏桥,希望你能理解我着急的心情,你这么忙,我就不麻烦你了,你把材料都还给我吧,我再求别的朋友办。我也不希望因这件事影响咱们俩的感情和关系。'听了这话他脸色骤变,厉声对我说到:'材料可以给你,但钱不能退!我已经给律师了!'我根本就没提钱的事呢,他就对我疾言厉色的,而且一听就知道他在说谎,近四个月过去了,他都没启动我的政庇,哪来的律师?
>
> "我不想争辩钱的事情,只想要回我的原始材料。他给了我材料,同时还打开了电脑,我这才发现那表格还在那挂着呢,根本没动。我手拿住材料看,他突然又气愤地从我手中夺回那摞材料,翻了翻说:"我不能给你我为你写的任何东西!"结果他什么都没翻到又把材料递回给我。他这么一翻,我也明白了,他什么都没为我做!这时,他态度恶劣地厉声呵斥我到:"你走!"我当时对他这样翻脸无情很吃惊,也很伤心,因为我只是想要回我的材料,我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得罪他的意思,尽管他对我的政庇大事这样久拖不办,还收了我的钱。
>
> "这事以后,他再也不跟我来往,法拉盛的民运活动他也不通知我了,都是李大勇通知我。在这些民运活动和会议上遇到他,他的态度也很冷淡,我一点不介意。
>
> "我把我的政庇材料又交给另一个朋友帮我办理,他很快填好表格,附上整理出的全部材料递到移民局,只两个星期移民局就回信告知我所有材料已经收到。又过了两周,移民局就通知我面谈。帮我办政庇的朋友告诉我,因为我说自己是中共体制内官员,但口说无凭,美国政府需要对我做背景调查来确认,这就比那些不是体制内的政庇情况要复杂,要花更多时间等待,所以我大概需要等近一年的时间。果然,一年后,我的政治庇护申请得到批准。我非常感谢美国政府,感谢她容纳了我这个追求自由的叛离中共的中共官员。我会继续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付出努力。
>
> "可是唐柏桥却给我造谣。2011年5月28日我参加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活动,并发表了名为"两个革命一脉相承"的演讲。民运老将卞和祥也来了,唐柏桥在底下对卞和祥说:'张凯臣这次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民主活动,他不会再参加民运了。他是个投机分子,他来美国不是为了民主,是为了办身份。'唐柏桥这是对我以攻为守的诬蔑,他收我钱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我一直参加民主活动,也为民主活动做义工,我从来没说过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民主活动,他为什么背后如此中伤我,说我没有说过的话?这是无中生有的造谣。他这样造我的谣,其实是他心里有鬼,他怕我把那三千美元的事说出来,所以他才先发制人污蔑我,想堵住我的嘴。另外,在关系到我和家属在美国居留和生存的重大事情上,他这种收我钱不办事的恶行,必然会拖垮我的有时限的政庇申请,这就不仅仅是简单的骗钱行为。唐柏桥如此作为,意欲何为?他的这些行为大家自有公论,他就因为这些欺骗行为在美国搞得名声太臭。我早就看到曾宏、老卞、三妹等人对他的揭露,非常认同,在此表示支持。"
>
> 下面是对曾宏的文字采访。因为我已经知道曾宏的一些事情,所以我写了个大概,然后以文字提问,再由他作补充,最后汇集成篇如下。
>
> "我来美国前在北京的一个外资企业做行政工作。2002年时,我在广州坚持不懈地组织了 "丽江花园维权"、 "业委会选举"
> 和"合作建房"等几个维权活动。那时我三十岁出头,年轻气盛,对共产党政府的侵权行为很是气愤不过。我还写文章支持蒋彦永医生。2004年3月开始,广州国保开始找我谈话,威胁我,让我停止一切维权活动,以后经常时不时找我谈话威胁。2006年底我从广州回到家乡重庆,2007年9月,我与重庆工商大学定下合约任客座讲师。2009年6月4日,六四二十周年忌日那天,我用了一整天时间给学生讲了反右,文革,六四这三个中国的大事件,结果重庆国保找到我谈话威胁,重庆工商大学解除了与我的合约。2009年底我去了北京,开始先是打工,后找到一家外资企业做行政工作。北京国保又找到我谈话,并威胁说:"你人一到北京,我们就得到消息,我们要想抓你很容易。"
> 这使我感到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危险。
>
> 在2004年时,自称时任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的唐柏桥主动联系并电话采访了我,最近他在脸书上否定他以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做过任何采访,这使我感到,那次他谎借这个职位给我打电话说是采访又是一个骗局。而且当时唐柏桥还向我提出一个要求,可不可以把我主持搞的广州维权运动归功于是在他唐柏桥的组织"公民议政"的领导下搞的,我回答说不可以。
>
> "2011年2月6日至3月6日,本人从国内因出差机会来美,专程前来纽约一周,会晤了仰慕已久的唐柏桥,期间相谈多次,彼此印象良好。
>
> "2011年7月18日本人再次来美,专门携夫人暑期旅游。在纽约期间,又多次单独会晤唐柏桥。唐对我说,他一直是中共打压的最主要的海外民运人士;还说,就在纽约,就在他的生活范围内,就有大量特务和间谍在监视和跟踪他的起居活动;他还说,我(曾宏)由于多次与他(唐柏桥)在纽约街头公开出入行走,所以也一定被中共特务所知晓和关注,加上我以前在国内维权和写文章评论中国政治的经历,假如我回国必定遭遇严厉打击。唐表示他将无条件协助我取得政治庇护身份,还说他非常需要我这样的助手为他工作,他不但承诺帮我办政庇分文不取,还承诺要付给我作他助手的工资。有唐柏桥的这些承诺,我感觉心里有了底。与妻子商量后,我决定留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
> "陪妻子旅游完毕与妻子告别后,我于2011年9月2日坐灰狗巴士经过三天抵达纽约,到达前10个多小时无法联系上唐先生,9<x-apple-data-detectors://6>月<x-apple-data-detectors://6>2<x-apple-data-detectors://6>日<x-apple-data-detectors://6>中午时分在我苦苦等待焦急万分得不行时他才来电话,我见到他时,他面露紧张神色,告诉我有大事发生,还说为我租房之事未能办妥,因为房东受到中共恐吓。可是,那笔我预付的$2000租房钱他再也不提了,我至今也没有拿到退款。那天他说,我先暂时住他家,还说需要找一个绝对安全场所与我密谈重要事宜。
>
> "我将行李搬至唐家后,他说,我们两人都不带任何手机等电子设备,搭乘火车到长岛去。他说,此事不能在城里谈,因为到处都是中共特务。我心神恐慌地跟着他乘火车到了长岛,走到了一处码头,唐柏桥神秘地告诉我,他自己昨晚深夜被几个中共特务绑架上车,车上拉着黑窗帘,车开了很长时间,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绑架他的人胁迫他谈判。主要谈了三件事情:第一件,反共不能太激烈;第二件,不能策反中共派去与他联络的人;第三件,明天早晨是否有一个姓曾的人来找你,这个姓曾的也是中共很反感的人,中共政府已经掌握了你们两人见面的信息,警告你们两个人以后在纽约要好自为之。唐柏桥最后又说,你我在一起很危险,现在安全是最重要问题。我问他,你不是说你与美国FBI关系很好,为什么不报告去把他们抓起来?他说,这次中共是来真的了,所以不能报告,否则中共特务会在我家放置核辐射材料,害死我全家。
>
> "从长岛回到唐柏桥家中后,他关切地询问我手里还有多少钱财,我如实回答,还有约不到三万美金在国内的招商银行账户中,唐立刻惊呼非常危险,他说依他的经验来看,凡是跟他来往的民主友人,在国内的个人账户资金无不立即遭中共封锁和没收,应该赶快转移至安全之处。我被唐柏桥多重恐怖信息惊吓后,不安地问唐先生最妥善的转移方法是什么?唐柏桥不告诉我真实方法:任何中国人都可以拿大陆护照直接在纽约各大银行开户。他却告诉我立即用网上银行汇到他太太的账户上去,他说这个方法最为快捷和安全。2011年9月4日,我在高度紧张恐惧的情绪下,按照唐柏桥的要求,将我账户中的$29300汇至唐柏桥太太龙小姐的大通银行账户。这笔钱,除了他在2012年2月开给我一张$650的支票外,其余部分全部进了唐柏桥腰包。
>
> "我在他家住了三天就另租房子搬出去住了。当时我并没意识到我的钱被唐柏桥诈骗,而对唐柏桥为我"代管"钱财还挺放心。在我的存款汇到唐柏桥前妻龙小姐账户后,唐柏桥又鼓励我刷暴国内银行的信用卡,他说这是在经济上打击中共。无知的我又相信了他,以后我就刷卡解决自己刚到美国的生活费用问题,我还刷卡给唐柏桥买了bose的电脑音箱、苹果手机,以及他以妻子龙小姐生日为名向我索要的索尼电视机。而我国内的妻子不堪银行追讨,全部帮我付清了这些欠款。
>
> "我到美国没几天,唐柏桥就对我说要在饭店请客,请来一些朋友,有刘国华、智胜、郭进、黄翔等近十人,唐柏桥滔滔不绝地演讲,还说到:'我为了民主事业,工作很忙,朋友们总说我失踪,不过为了民主事业,有时需要失踪一下。现在好了,我有了助手了,就是汪北骥(我曾宏的笔名),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情就找他,……
> "这些人就问我什么时候到的美国,有人管我索要电话号码,我一一给了他们。可回到家后,唐柏桥却把我训了一通,说怎么能随便给人电话号码呢,你知道他们吗?纽约特务这么多,你怎么不知道保密呢?怎么不知道安全呢?我心说,你说我是你的助理,别人没电话号码怎么找我这个助理联系,但我不敢分辨。从此以后,我就成为唐柏桥的全职助手,自然而然地在他的控制和使用下,我那时真的对他百依百顺。他曾经夸口承诺的,他不但帮我办政庇分文不取,还要付给我作他助手的工资,则全是空话谎话。
>
> "在2011年10月初,在我到美国大约一个月后,唐柏桥搞了一个会议,会议是他要计划支持自称被中共迫害的浙江企业家邱耿敏,而中共说邱是经济罪犯。我不清楚邱耿敏遭遇的具体真相,也不清楚他怎么来到美国,但我知道唐柏桥当时非常想利用帮助邱耿敏而从邱耿敏那里捞一大笔钱。在此会议之前,邱耿敏就已经送了唐柏桥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一箱威士忌酒,请唐柏桥去佛罗里达花天酒地玩了几天。在协助唐柏桥策划这个会议时,在唐柏桥家,我急性胆囊炎突然发作,被他们送去了医院。当时我的住址是汤姆的姐姐家,在我昏迷时,唐柏桥帮我填写入院表格时把我的居住地址填成他家地址,在我出院后填写申请联邦医疗救济表格时,我不得不按照他填写的入院表格填写了他家地址,结果他后来与我反目时威胁我说,要去举报我提供虚假地址。
>
> "当天深夜我出院之后,强忍病痛协助他在长岛一个酒店搞完了支持邱耿敏的会议,会议有很多外地来的朋友,会议完之后,又陪同他们从纽约去了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搞活动,这期间几天时间我每天都剧痛难忍,最后从华盛顿回到纽约后我自行走进了一周前由于此急症去过的医院,医生立刻安排我住院了,住了一个星期医院才脱离危险。
>
> "唐柏桥自称共产党方面也很重视他。有一位叫曾晓华的中共驻纽约联合国的高级官员长期与唐柏桥经常不定期私下来往,唐柏桥自己说是'单线联系',
> 唐还说曾晓华经常用公款请他吃饭和喝酒。在我出院后,唐柏桥神秘地问我:'你住院时,那次我来看你,你知道为什么我来晚了?'
> 他又答到:'我与曾晓华见面去了。当时我忙着要走,我告诉曾晓华我还要去医院看一个人,曾晓华马上就警觉地问,是不是那位姓曾的?曾晓华还问我你得的什么病,我严词拒绝告诉他。'说完这个场景和故事,唐柏桥又严肃地强调说:'所以我们必须要更加小心。'我相信唐柏桥与曾晓华关系很密切,也相信曾晓华确如唐柏桥所言是个中共高级特务。但我半信半疑曾晓华当时就能知道我住院,还关心我的病情。我算什么人物,需要中共这样费心注意?这很像是唐柏桥自己在费心利用和蒙骗我。他总是时不时地编造一些这类的场景和故事,制造恐怖气氛,以图吓住当时没有美国生活经验的我,为的是加强对我的控制。
>
> "唐柏桥一心想办起个民运组织能从美国政府申请资金,他已经组织了一个叫'中国和平民主联盟'的组织,他觉得搞个什么党太老土了,于是他想出了搞个民主大学的主意,说这是现今海外民运的黄埔军校。想出这个点子后,他得意地对我说,黄埔军校的校长后来是什么地位,你还不懂吗?
>
> "2011年底,他就策划运作搞起民主大学了,他组织起了几个人,然后去美国政府注册了这个民主大学组织。他自封为校长,并任命智胜(北京人,在美国以开出租车谋生)为校长助理,任命刘国华为公关主任,任命已经有绿卡身份的郭进为教务主任,唐柏桥对我说,任命我为'最有实权最重要的执行主任'。
>
> "民主大学随后租了房子,房子离我家走路二十多分钟,所以我每天走路过去全天在那里工作。民主大学的装修由两个要靠唐柏桥办政庇居留身份的'中国和平民主联盟'的成员出地毯和免费装修。我一直为民主大学办公室的装修、布置和清理等杂务协调和出力,我帮助刷玻璃、吸地毯、买家俱装家俱、设计民主大学校徽和宣传品,我全职为这些事务花费巨量时间和精力。唐柏桥承诺的付给我每月一千美元津贴,从未支付。唐柏桥还把郭进借给他的一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他说,民主大学成立后就会源源不断地进来大量捐款,到那时他就会把这一万美元还给郭进。实际上,唐柏桥不但没还郭进钱,在半年后还诬蔑郭进是中共特务,把郭进开除出民主大学,这是后话。那时我开始反感唐柏桥狂妄自大、飞扬跋扈、自吹自擂的人品,在2012年2月6日那天我们之间发生了第一次龃龉。
>
> "那天,唐柏桥让我去买相框放相片装饰民主大学办公室的墙面。我没那么多钱买贵重像框,所以去dollar店买了便宜相框,回来后唐柏桥不满意相框,就百般嘲笑和揶揄,我分辨说,民主大学本来就应该节俭,他突然大发雷霆,对我大喊:"你滚!"我对他的突然翻脸非常吃惊,但在我交给他民主大学的钥匙时,却又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解脱,觉得再也不用受他的颐指气使的窝囊气了。可是,在回家的路上,那种压不住的孤独无助感令我脚步沉重到迈不开步,又想到自己才到美国就受唐柏桥这样控制使用,感到既窝囊又无助,感到走入绝境的无望。尽管如此,当时我仍没有看清唐柏桥,虽然反感他的飞扬跋扈,但总觉得他反共,与我有共同理念,在无亲无故的异国他乡对他有依赖感。当天晚上,民主大学开会,唐柏桥让郭进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开会,我回话说自己不够格,就没去开会。可一周后,由于还牵扯到民主大学的一些工作,我们之间的关系又稍有缓和,我接受缓和无疑是这两个原因:一是我还要靠他办政庇,二是他还"代管"着我的大笔积蓄。
>
> "我是在2011年10月份交给唐柏桥我的全部政庇材料的复印件的,幸亏当时我把原件都保留在自己手中,否则会后患无穷。10月份的同月内填了政庇表格,表格在网上就能下载。从此以后他就总说,快办了,快办了,下个星期就办。其实,他根本没有向移民局递交我的申请表格,而我却一直焦急地苦苦等待,却从没有收到移民局的任何回复。唐柏桥也不告诉我实情:政治庇护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和任何组织就能自己办理。自从2012年2月6日第一次被他喊"滚"又关系缓和之后,我们表面保持和谐关系,我由民主大学的专职变成了兼职,就这样我的政治庇护一直被唐柏桥拖到2012年的4月份还没有递送申请表格。4月初的一天,刘国华私下里告诉我:"其实自己就能办政治庇护。"他还说:"那些没有律师职务的人以帮人办政庇赚钱是不道德的,是不合法的。"
> 他又说:"靠唐柏桥给你办身份,既便你得到面谈和工卡,在等待绿卡这段时间,唐柏桥还会以此控制和利用你。"我这才恍然大悟,决定自己去办政庇。于是我就去找唐柏桥,要他把我的政庇材料还给我,虽然唐柏桥手中的都是复印件,可那都是我的私人材料,我想要回。他听完我的要求大发雷霆,带着强烈的歧视态度大声喊道:'你来美国还不到一年,翅膀就硬了,还自己办身份啦!'说完拂袖而去,不肯退回我的材料,这些材料他至今也没还给我。
>
> "这时刘国华又来劝我说:'唐柏桥是个无比狡诈卑鄙的地头蛇,他还自称能通FBI,你新来乍到斗不过他,不如做姿态向他道歉服软,从长计议,先不要得罪他。'为了取回我的政庇材料和要回他为我"代管"的钱,我考虑再三,决定以辞职方式离开唐柏桥,但还要尽量不得罪他,我便违心地给唐柏桥写了两封信,其中一封是辞职信,在辞职信中我违心地说了几句他的好话,以此缓和气氛不得罪他。他最近拿出我的这封辞职信,以此证明他谎说的我们在几月内给他写了上百封恭维信。真是可笑!我在辞职信中写的违心话是出于我难言之苦的不堪处境,与唐柏桥慌说的上百封恭维信完全是两码事。
>
> "还好,我自己手中保留了政庇材料的原件,于是我重新自己办理政庇申请。我自己办政庇才发现,原来手续竟这么简单。我托朋友把政庇材料翻译成英文,填了表格,附上证据材料,于2012年7月5日寄出,很快得到移民局回信,定于8月16日面谈,8<x-apple-data-detectors://12>月<x-apple-data-detectors://12>30<x-apple-data-detectors://12>日<x-apple-data-detectors://12>获知我于8<x-apple-data-detectors://13>月<x-apple-data-detectors://13>22<x-apple-data-detectors://13>日<x-apple-data-detectors://13>已经得到政治庇护批准。事实证明,我的政庇名正言顺,证据确凿,非常简单,可唐柏桥却一拖再拖不递交我的政庇材料,他显然是要拖垮我的有时限的政庇申请。他既然已经诈去我三万美元钱财,为什么还进一步如此狠心毁我,他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
> "自从我自己办政庇后,就再也不想与唐柏桥来往了,我认清了这个巧言令色的小人和骗子,从心底里蔑视和抵触,虽然他还在"代管"着我的大笔积蓄,我也不在乎了。可他却仍对我多次威胁,发电邮威胁我,告诉朋友威胁要把我打成特务,让我永世不得翻身,我毫不理会他的威胁。我的政庇被批准后的有一天,我见到了我和唐柏桥的共同朋友汤姆,汤姆对我说,唐柏桥知道我的政庇被移民局意想不到地迅速批准后这样告诉汤姆说:'你看,我说报警给FBI说曾宏是特务只是吓唬他的,如果我真的报告他,他不可能这么顺利被批准的。'听得汤姆一头雾水,我听了汤姆这段话后只是一笑至之。
>
> "唐柏桥如果不是后来在数个法轮功媒体登广告骗取大法弟子的钱财,我也不会于2013年3月19日揭发他的诈骗恶行,他诈骗我的3万美金也就算了,毕竟公开说出自己这样上当受骗,对于一个大男人并不光彩,说明自己当年有多么愚蠢,说出来也需要很大勇气的。但是2012年底,唐柏桥开始登广告骗捐,开始欺骗大法弟子钱财了,我就不能再沉默了。
>
> "最后,我想谈谈另一个受骗人郭进。三妹本来也想采访他,但是一直联系不上,而我又对他的情况很了解,所以就顺便谈谈他。郭进五十年代生人,是个木讷口拙的男人,曾是青岛的律师,对中共和极权制度深恶痛绝。郭进受唐柏桥骗的情况与我们有所不同,我和张凯臣受唐柏桥的骗是因为我们有求于他,以为在美国他是我们办政庇身份的唯一帮助人。而郭进当时已有绿卡,完全没有居留身份的问题,他受唐柏桥骗的主要原因是他把唐柏桥当成了有共同反共理念的志同道合的朋友。郭进被唐柏桥冠冕堂皇的反共言论所迷惑,以为自己找到了知音。
>
> "2012年4月我自己办政庇后就离开唐柏桥主持的民主大学,除了刘国华以外,再没有跟他们中的其他人联系。6月的一天,我在纽约法拉盛图书馆遇到郭进,他用一种落魄的眼神看着我,很是可怜。然后就把一肚子苦水向我倾倒,说他为了办民主大学把他仅有的一万美元储蓄借给唐柏桥做启动资金,却发现唐柏桥的为人非常不诚实。郭进说,唐柏桥要他郭进在民主大学帮助收取那些来办理政治庇护的福建人缴纳的政庇费,每笔钱都很大,可是每收到钱唐柏桥就马上取走,根本不记账。郭进提出希望唐柏桥在内部公开一下账目,唐对他大发雷霆,说账目是政治机密,不能泄露。
>
> "我与郭进那次见面没过几天,民运老将卞和祥就告诉我,唐柏桥已经在放风,说郭进是中共特务了,我就转告并提醒郭进注意。又过了几天,郭进找到我诉说了当天发生的事情,唐柏桥纠集了一帮不明真相的他的朋友,在民主大学办公室群攻郭进,污蔑郭进是中共特务,郭进对唐柏桥说:'既然你诬蔑我是中共特务,请把我借给你的一万美元私房钱还给我。'唐当场大笑说:'那是中共的钱财,我必须笑纳了。'郭进又说:'我自己缩衣节食,看见你上电视都没有一套像样的西装,就专门花钱为你买了一套名牌西装送给你,也请你把那套西装还给我。'唐柏桥又不屑地说:'我今晚就把它扔进垃圾桶去。'郭进听后悲愤交集,对在场的人大吼:'昨天是汪北稷(曾宏),今天是我,明天就是在座的各位,你们好自为之吧!'唐柏桥报警叫来美国警察,郭进不会说英语,就这么被当场赶走了。郭进告诉我这些事时,难过得难以自制。很快,唐柏桥就得知了我和郭进有来往,立刻用手机发短信给我说:'我不能让你们这样胡来!'唐柏桥很惯于精通地变换使用恐吓和欺骗手段来威慑和操控受害者,他这类狡诈卑鄙的丑事很多,我以后会慢慢写出来。"
>
>
> 采访人刘晓东的结束语:
>
> 最近,遭诈骗门的唐柏桥在脸书上故弄玄虚地说: "这张网很大,我会慢慢收。"
> 言外之意有广大的"中共走卒"在诬蔑他,所以他同时写出了"向中共走卒开战"的文章,并以中共制造敌人的手法制造出"代号三妹"的"中共走卒"。他的这篇文章和这些说辞,拿到法庭,必成笑料,既便他不提,"代号三妹"的我也要在法庭上提一提他的这些可笑至极的恶毒攻击。
>
>
> 骗子的特点就是:臭名之下却还要卖关子说大话,尤其民运骗子就更是如此无耻。听听唐柏桥下面这段话,你就知道无耻二字的深刻含义:"我不是为自己在打这一战。我是为海外民运和反共阵容在打。中共过去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海外民运打垮了,主要用的就是这种泼粪的方法。"
>
>
> 请惯骗唐柏桥搞搞清楚:我们对他的所有揭露都不是泼粪,而是扒粪,因为粪从他自身来。我刚在微信群里学到这个新词:扒粪勇士。此词专指那些不怕沾上脏臭敢于揭露徒有虚名的骗子恶棍的勇敢人士。唐柏桥这类骗子恶棍与中共有相似之处,除了编造耸人听闻的恐怖假话达到震慑作用外,还爱用冠冕堂皇、高大美妙的话语自吹自擂往自己脸上贴金,上面他那段话就是实例。实际上,唐柏桥在海外已经臭名昭著,正义人士根本不屑于理他,只是那些被信息封锁又不会翻墙的大陆反共人士却要格外小心。为了以防国内同胞再上当受骗,扒粪勇士需要一再扒开唐柏桥的画皮让大家看看虚实。他那表面画皮到底是金还是粪?这不,善于沽名钓誉的民运骗子唐柏桥就这么被我们扒粪勇士再次扒开一看,竟然仍旧全是粪!
>
> 二0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
>
>
>
>
>
> 发自我的 iPhone
>
> 在 Mar 15, 2017,12:58 PM,Pt Xiao
> <xiaopingtou@gmail.com<mailto:xiaopingtou@gmail.com>> 写道:
>
> 唐柏桥因为熊炎给平头回信叙了叙乡谊之情,瞧他酸得在《給熊焱的公開信》中,又是威胁要与熊炎绝交,又是破口大骂平头"惡棍"、"一個文明社會的垃圾"……如此跳脚之反应实在有辱唐作为光棍一个"民主大学"校长的斯文。也让读者大开眼界:喔,永州之野果然盛产"异蛇"!
>
> 其实,唐校长行骗民运江湖早已臭名昭彰,早年他"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创办"民主大学"自封校长公开敛财;未几五个"民主大学"正副校长四个愤怒离职,原配博士夫人弃他而去,真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成了毫无信誉的"孤家寡人"。由于名声太臭,连"民运汤灿"盛雪都嫌他脏不愿与之纠缠。这不,唐校长急于与盛雪抱团取暖,恐吓熊炎二选一站队"盛雪和我,與小平頭之間,你居然會選擇站在小平頭一邊?"
>
> 那句老话说得不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平头与老乡兼主内弟兄交流有感动,唐柏桥与盛雪抱团有共鸣。葱花韭菜,各喜各爱。无可厚非。
>
> 唐柏桥气急败坏的跳脚表现,早在平头意料之中。无独有偶,那边厢,巴黎骗子张健为《魏京生关于盛雪给民阵同志们的一封信》(详见附件)也在邮组群里耍泼滚地骂娘呢!真正的民运领军人物魏京生先生发声谴责盛雪及圆桌会议了。假冒伪劣的盛雪及其文盲打手张健、唐柏桥们只能语无轮次、毫无逻辑的嘶吼
>
>
> 莫看骗子蹦得欢,不久叫你拉清单。
>
> 唐校长、张贱再竭撕底里地跳脚,还是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号称"全球民运领军人物"的盛雪,在民阵理监事的投票表决是否参加赌城"圆桌会议"中,13票反对,7票弃权,居然只有廖廖四张赞成票——
> 一张盛雪面首张小刚,一张港中联办特务陈钊(陈择钊),一张假名罗乐的政治面目不清者,一张就是与盛雪一样吃"六四""人血馒头"的骗子张健。罗、张岁数相仿,臭味相投,而且产地(通县)一致,无耻无敌,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张罗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地力挺女魔头,号称"通县二煞"。现如今女魔头盛雪"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目前,"民运公娼"盛雪已处在"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境地!谓予不信,张贱可去问老魏。
>
> 唐校长、张罗"二煞"也陪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众特线小兄弟群龙无首,栖栖遑遑象没头苍蝇四处乱转 ,辛辛苦苦很多年,一朝回到几年前 。呜呼哀哉
>
>
>
> 附件一:《魏京生关于盛雪给民阵同志们的一封信》
>
>
> 魏京生关于盛雪给民阵同志们的一封信<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221670&from=singlemessage#>
> 送交者: ftz<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user.php?user_id=180924>
> 2017年03月13日21:11:59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
>
> 国兴及唐元隽、梁友灿、潘永忠、王进忠、高健、张国亭:
>
> 感谢你们前一段时间的努力。在民运低潮又遭到特务搅局的恶劣局面中,为了保护民阵这面旗帜所付出的心血。
>
> 一般来说我作为联席会议主席的原则,是不干涉各组织内部事务。但现在民阵内部事务已经扩散到了影响整个民运的地步,我也不得不出面说几句话。供大家参考。
>
> 我观察你们前段时间的调解工作之所以无效,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
> 1)主动放弃了合法性,承认对方(盛雪)
> 为合法的民阵组织。给了对方无理取闹的资格,对方的活动空间当然很大,可以自由的选择在各种场合代表民阵。特务们也就有了利用的机会。
>
> 2)没有利用各种机会获得外界的承认,给外界留下了对方(盛雪)
> 是合法代表的假象。
>
> 应对措施:立即召开自己的民阵代表大会,或者筹备会议。并且在网络上广而告之。
>
> 我已经多次要求盛雪回到国兴代表的民阵,否则没有资格参加联席会议。现在人家搞了一个圆桌会议来她借机来
> 撑她的合法性,你们再不动作就会逐渐丧失合法性。大家应该放弃幻想,提高自信心,首先是承认自己的合法性。不在乎少数人的分裂行为,自己把声势搞起来。让事实证明你们自己的合法性,说服公众。现在还幻想团结所有人就是坐失良机,给对方创造条件。
>
> 联席会议主席 魏京生 2017/3/12 美国华盛顿特区
>
>
>
> ≈≈≈≈≈≈≈≈≈≈≈≈≈≈≈≈≈≈≈≈≈≈≈≈≈≈≈≈
>
>
> 附件二:熊炎的回信
>
>
> From: toyo kim <yanxiong2000@yahoo.com<mailto:yanxiong2000@yahoo.com>>
> Date: March 15, 2017 at 5:28:07 AM EDT
> To: baiqiao tang <tbqfl64@hotmail.com<mailto:tbqfl64@hotmail.com>>
> Cc: 盛雪 ShengXue <shengxue@gmail.com<mailto:shengxue@gmail.com>>, Feng Congde
> <feng155@gmail.com<mailto:feng155@gmail.com>>, Xiao Ming Zhu
> <zhux@rfa.org<mailto:zhux@rfa.org>>, Yang Jianli
> <yangjianli001@gmail.com<mailto:yangjianli001@gmail.com>>, Zhu James
> <jameszhu0513@gmail.com<mailto:jameszhu0513@gmail.com>>, ping hu
> <huping1@gmail.com<mailto:huping1@gmail.com>>, 侯文卓
> <tbccdp@gmail.com<mailto:tbccdp@gmail.com>>, 匡扶正义 Uphold Justice
> <uphold-justice@fdc64.de<mailto:uphold-justice@fdc64.de>>, 匹夫唐
> <pifutang@gmail.com<mailto:pifutang@gmail.com>>, 古懿Gu YI
> <slmngy@uga.edu<mailto:slmngy@uga.edu>>, 古若多杰
> <gurujee@hotmail.fr<mailto:gurujee@hotmail.fr>>, 吕千荣
> <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mailto:iamyuanmin@googlegroups.com>>, 孙云
> <sunyunus@yahoo.com<mailto:sunyunus@yahoo.com>>, 孙维邦
> <sunweibangparis@gmail.com<mailto:sunweibangparis@gmail.com>>, 孙静洋海
> <viroqua@hotmail.com<mailto:viroqua@hotmail.com>>, 宁勤勤
> <ningcan@gmail.com<mailto:ningcan@gmail.com>>, 张 健
> <jesusloveyou64@hotmail.com<mailto:jesusloveyou64@hotmail.com>>, 张晓刚
> <xiaogangz@acm.org<mailto:xiaogangz@acm.org>>, 张裕
> <yuzhang08@live.se<mailto:yuzhang08@live.se>>, 徐文立
> <xuwenli2016@gmail.com<mailto:xuwenli2016@gmail.com>>, 才嘉
> <tsegyam1@gmail.com<mailto:tsegyam1@gmail.com>>, 挪威的战士
> <dcba_fange@live.cn<mailto:dcba_fange@live.cn>>,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
> <yanlee@hkctu.org.hk<mailto:yanlee@hkctu.org.hk>>, 方政
> <fangzheng89@gmail.com<mailto:fangzheng89@gmail.com>>, 曹力龙
> <abc36319958@163.com<mailto:abc36319958@163.com>>, 曼德MAN基督徒
> <mandeusa@gmail.com<mailto:mandeusa@gmail.com>>, 朱瑞
> <reazhu19@gmail.com<mailto:reazhu19@gmail.com>>, 李一平
> <liyiping1911@gmail.com<mailto:liyiping1911@gmail.com>>, 杨宪宏
> <ymsss@126.com<mailto:ymsss@126.com>>, 杨逢时EMW
> <emw@wideopenwest.com<mailto:emw@wideopenwest.com>>, 楊宪宏
> <yang0509@gmail.com<mailto:yang0509@gmail.com>>, 民运快讯 FDCA-NEWS
> <fdca-news@fdc64.de<mailto:fdca-news@fdc64.de>>, 汪岷
> <wongmin2009@gmail.com<mailto:wongmin2009@gmail.com>>, 法广中文
> <bamenkui@163.com<mailto:bamenkui@163.com>>, 滕彪
> <tengbiao89@gmail.com<mailto:tengbiao89@gmail.com>>, 王军涛
> <juntao@aol.com<mailto:juntao@aol.com>>, 王策
> <wangce112@gmail.com<mailto:wangce112@gmail.com>>, 维健陈
> <oldchen.nz@gmail.com<mailto:oldchen.nz@gmail.com>>, 肖国珍律师
> <bjlawoffice@gmail.com<mailto:bjlawoffice@gmail.com>>, 节明曾
> <partisanfox@hotmail.com<mailto:partisanfox@hotmail.com>>, 芳家龍
> <anyfong@rogers.com<mailto:anyfong@rogers.com>>, 苏雨桐
> <suyutong0623@gmail.com<mailto:suyutong0623@gmail.com>>, 茅青Maoqing
> <xiaobo.li53@gmail.com<mailto:xiaobo.li53@gmail.com>>, 薛伟
> <mark200701@yahoo.com<mailto:mark200701@yahoo.com>>, 袁红冰
> <hongbingyuan@fastmail.fm<mailto:hongbingyuan@fastmail.fm>>, 贡噶扎西
> <kt12511@gmail.com<mailto:kt12511@gmail.com>>, 赵岩
> <zhaoyan6868@gmail.com<mailto:zhaoyan6868@gmail.com>>, 逸风
> <lts8964@gmail.com<mailto:lts8964@gmail.com>>, 邵江英国
> <t.shaojiang@googlemail.com<mailto:t.shaojiang@googlemail.com>>, 郑宇硕
> <rcccrc@cityu.edu.hk<mailto:rcccrc@cityu.edu.hk>>, 郭国汀
> <pisa@rocketmail.com<mailto:pisa@rocketmail.com>>, 郭立功小提琴
> <kuolikung@gmail.com<mailto:kuolikung@gmail.com>>, 金秀红
> <seattlefdc@gmail.com<mailto:seattlefdc@gmail.com>>, 钱达台湾
> <qianda007@gmail.com<mailto:qianda007@gmail.com>>, 阮杰
> <tiananmentimes@gmail.com<mailto:tiananmentimes@gmail.com>>, 陈忠和
> <zhonghechen888@gmail.com<mailto:zhonghechen888@gmail.com>>, 陈立群
> <qunli99@gmail.com<mailto:qunli99@gmail.com>>, 韩武gmail
> <hanwu2010@gmail.com<mailto:hanwu2010@gmail.com>>, 馮玉蘭
> <gylfung@gmail.com<mailto:gylfung@gmail.com>>, 高瑜
> <gaoyu00505@hotmail.com<mailto:gaoyu00505@hotmail.com>>, 魏京生
> <weijingsheng2010@gmail.com<mailto:weijingsheng2010@gmail.com>>, Jin Chin
> <chinjin2012@gmail.com<mailto:chinjin2012@gmail.com>>,
> "caochangqing@gmail.com<mailto:caochangqing@gmail.com>"
> <caochangqing@gmail.com<mailto:caochangqing@gmail.com>>, benzhen zhang
> <harimoto@djy.co.jp<mailto:harimoto@djy.co.jp>>, 夏业良
> <xiayeliang@cato.org<mailto:xiayeliang@cato.org>>, 吕千荣
> <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mailto:zhongguolvqianrong@gmail.com>>
> Subject: Re: 給熊焱的公開信
>
>
> 看来我又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
>
> 先容我简述我以前犯的一个错误,大家笑一笑。
>
>
> 大概一年多以前,在一个"我的祖国我建设"的组群里,有一天清晨我在手机上(这是坏毛病 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看到张洵弟兄写了一篇关于中世纪基督徒的文章
> 颇有学术价值。我看完以后回了一个"好"。字。很快收到徐水良兄一个措辞很严厉的回邮(因为是群发):大意如此:熊焱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呢?好像也说了我堕落到了什么程度,竟站在张洵一边。总之很生气。因为水良兄我们认识了几十年。我读到他的电邮大吃一惊,我错在哪里呢?于是赶快用手指翻电邮:原来就在我回复"好"字的这个邮群里,不远处,几个小时前张弟兄和徐老兄已经正在进行着世界大战,双方都动用了原子弹氢弹
> 还释放了化学弹毒气弹(就是他们都用上了很火的言辞)。而我并没有了解全面----有精力了解全面吗?我每天收几万条微信
> 能看多少?(这是手机工作的缺陷。我因为白天上班政府军队电脑既不能用私事也没有中文,回到家也就是用手机对付了。由于电邮有太多,大概只看标题就删,我的祖国我建设就只记得标题了)。看完以后我才明白水良兄为什么生气。于是赶快给他回电邮向他道歉,并明确说大家都不要用过急言语。估计水良兄也原谅了我。
>
>
> 如此看来 昨天我又犯了同一个错误。有了这个故事作铺垫就好说一些了。
>
>
> 早几天,我看到一篇文章 文章里头也提到我(信息时代 看电邮微信要是跳读吧
> ?我不知其他人如何读几千页东西的方法)是丹麦小平头写的。我感觉他开了我一炮。我以前不认识他,直到他的文章说他是湖南人。我有点兴趣(不是我有地域偏见
> 我没有 我是因为离开中国 湖南太久了的特殊情愫),又因为他提到几件细节。我就回他一短信讲了一点细节,末了
> 还说了一句:军队国家化是个大题目,你何不试一试?(因为我近来在写军事文章就说了这句话)
>
>
> 很快小平头回我一信,我看后真是大为感动。平头信中介绍了他的家世,为民族流过血立过赫赫战功的家人。而我以前一点都不知道,连他是湖南人都不知道。
>
>
> 我不仅为他的家人感动 ,我读完后立刻回到我做牧师的心态。人 必须交流 必须去 倾听 去了解 去宽恕去 同情。没有这个基础 ,人是生活在荒漠之中。
>
>
> 民运大联合我的确是倡议者之一,从个人讲,因为我到今天为止还真没有和人结过怨,即使有过
> 也尽量做到圣经上的教导:"含怒不过日落",我愿意或者有条件和心境来团结人;而从军事战略战术上讲,一个强有力的民运组织是中国民主运动未来所需要的。但是
> ,今天在此 我更要发起一个运动:民运朋友们,让我们都来和解都来交流吧!
>
>
> 小平头给我的回信感动了我,至于他与什么人有什么文字往来,我如何知道?就算我读过 我又如何记得住?
> 别人骂我的的话我都记不住,何况别人骂别人的?想起来就好笑。记不住好啊!还有圣经根据;
>
>   雅各,以色列啊,你是我的仆人,要记念这些事。以色列啊,你是我的仆人,我造就你,必不忘记你。我涂抹了你的过犯,象厚云消散;我涂抹了你的罪恶,如薄云灭没。你当归向我,因为我救赎了你。
>   ——以赛亚书四十四21-22
>
> ≈≈≈≈≈≈≈≈≈≈≈≈≈≈≈≈≈≈≈≈≈≈≈≈≈≈≈≈
>
> 上帝的恩典之一就是没有一本"变天账",他不记录人的污点,所以卑微的人为他的大爱所感动 可以随时回到天父的怀抱。我即使是牧师
> ,这是我起码应该做的。我做到了没有,还没有,但我至少认同上帝的观点。
>
>
> 今天的日子与我很特别:历经20小时回到美国本土 参加儿子军训毕业典礼---一个美国文化里比高中毕业更大的典礼。今天不要出操
> 三点醒来。读到了柏桥说我堕落了。
>
>
> 害的我用手指打字达两小时半。
>
> 产生一个极大的收获:
>
>
> 民运朋友们让我们都来交流吧!
>
>
>
> 专此
>
>
> 敬礼
>
>
>
> 熊焱 匆匆
>
>
> (要出发了 没有再看 有错字)
>
> Sent from my iPhone
>
>
> ≈≈≈≈≈≈≈≈≈≈≈≈≈≈≈≈≈≈≈≈≈≈≈≈≈≈≈≈
> 附件三:唐柏桥《給熊焱的公開信》
>
>
> On Mar 15, 2017, at 1:08 AM, baiqiao tang
> <tbqfl64@hotmail.com<mailto:tbqfl64@hotmail.com>> wrote:
>
>
> 熊焱,
>
>
> 真沒想到你會墮落到這種程度。或者你原本就是這樣,只是過去偽裝得比較好而已。你居然會看了這個混在民運裏的最令人噁心的惡棍小平頭寫的狗屁文章"熱淚盈眶",是不是很少有人吹捧你,隨便是個人,哪怕是下三濫誇你幾句,你也會受寵若驚?這個小平頭秉性極差,心術不正,屬於邪惡之徒。莫非你認同他寫的那些令人不堪入目的侮辱騷擾盛雪的文章?那些文字極其下流猥瑣,只有流氓惡棍才能寫出那樣的文字。你在美國接受西方教育,又身為宣道的牧師,你看到這種為任何文明人所不齒的文字居然沒有反感?若果如此,那我真的懷疑你的人品了。不能說你跟他處在同一層次上,至少說明你們氣味相投。我真的感到十分驚訝,你居然會如此看待這樣一個文明社會的垃圾。令人悲哀!
>
>
> 你不會告訴我,你對這個小平頭百般侮辱我和盛雪的文字表示認同和讚賞吧?你過去20多年不是一直在誇我嗎?莫非那些肉麻的吹捧都是你的違心話?盛雪和我,與小平頭之間,你居然會選擇站在小平頭一邊?我真的不敢相信!
>
>
> 我們先拋開民運和我們的理想不談--其實那個小平頭根本就不是什麼民運人人而是混進民運的一個專事破壞民運的惡棍,我們只需要用站在人類最起碼的文明層面來討論這個問題,就不難得出結論:凡是不反感甚至欣賞小平頭的下流文字和痞子文風的人,都不配受到他人的尊重,更不配為受人尊敬的民主鬥士。他們只不過是出於個人目的或帶有任務混進民運隊伍的惡棍。歷史將為我們作出這一結論:當中國民主革命風起雲湧的時候,這些一直在傷害民運的惡棍都將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為首者很可能還將面臨正義的審判。
>
>
> 如果你準備繼續跟這一群來臨不明肆意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人來往,對不起從今天起你少了一個真誠的朋友。這是你的損失,於我來說,只是認清了一個人而已。而且我可以預期,只要你繼續反共,你被他們侮辱攻擊只是遲早的事情。祝你好自為之。
>
>
>
> 柏橋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From: toyo kim <yanxiong2000@yahoo.com<mailto:yanxiong2000@yahoo.com>>
> Sent: Sunday, March 12, 2017 8:29 PM
> To: JHL
> Cc: Chongjian Gonghe; 唐柏桥:baiqiao tang ; CaiChu; Diane Liu; Feng Congde;
> Liangyong Fei; RENWanding任畹町; Xiao Ming Zhu; Yang Jianli; Yiran Chen; Zhu
> James; jinggao chen; ping hu; weizhen chen;
> xiaopingtou@gmail.com<mailto:xiaopingtou@gmail.com> >> Pt Xiao; ínøQ; 侯文卓;
> 刘荻; 刘轩; 匡扶正义 Uphold Justice; 匹夫唐; 卞和祥; 古懿Gu YI; 古若多杰; 吕千荣; 吕洪来; 吾尔开希; 孙云;
> 孙维邦; 孙静洋海; 宁勤勤; 张 健; 张晓刚; 张裕; 徐文立; 成斌麟; 才嘉; 挪威的战士;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 方政; 曹力龙;
> 曼德MAN基督徒; 朱瑞; 李一平; 杨宪宏; 杨逢时EMW; 杰余; 楊宪宏; 民运快讯 FDCA-NEWS; 汪岷; 法广中文; 滕彪; 王军涛;
> 王策; 维健陈; 肖国珍律师; 节明曾; 芳家龍; 苏雨桐; 茅青Maoqing; 薛伟; 袁红冰; 贡噶扎西; 赵岩; 逸风; 邵江英国; 郑宇硕;
> 郭国汀; 郭立功小提琴; 金秀红; 钱达台湾; 阮杰; 陈忠和; 陈毅然; 陈立群; 韦石; 韩武gmail; 馮玉蘭; 高瑜; 魏京生; 鲁德成
> Subject: Re: 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
> dear All
>
> 借贵平台做一点私事(好像这是我的第二次了)
>
> 丹麦小平头湖南老乡给我一信与我交流
> ,我读后只能用热泪盈眶来言说。得出一个原本很熟悉的结论:人需要交流。只有交流才能产生力量。由于我们住的满世界广,虽然是信息时代却越来越不交流了。
>
> 我发一篇小文章,是在伊拉克写的 表达对你们的交流之情。
>
> 颂 春安!
>
> 熊焱
>
>
> ≈≈≈≈≈≈≈≈≈≈≈≈≈≈≈≈≈≈≈≈≈≈≈≈≈≈≈≈
>
> --
> You received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 are subscribed to the Google Groups
> "socialdemocratic" group.
> To unsubscribe from this group and stop receiving emails from it, send an
> email to
> socialdemocratic+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mailto:socialdemocratic+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 For more options, visit 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
> --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民运快讯 FDCA-NEWS"群组。
>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fdca-news+unsubscribe@fdc64.de
> 要向此群组发帖,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fdca-news@fdc64.de
>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
> https://groups.google.com/a/fdc64.de/d/msgid/fdca-news/CY1PR12MB0092F9B3851D2217850A9A758B270%40CY1PR12MB0092.namprd12.prod.outlook.com
>


--
基督是宪政的磐石,我才明白,所以天父便做了我的直接供应者,感谢万能的神!
推特:yongfengguo
脸书:郭永丰
SKYPE:minzhuqiangguo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