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二, 3月 07, 2017

【维权网24370】 “两会”非暴力维稳,伍立娟等被银行非法“买断”纠纷仍然被忽悠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7年3月4日,本网获悉:全国"两会"已经在这春寒料峭的时间举行,昨天下午政协会议拉开了"两会"的正式召开。在这一时刻,全国上下各级政府都进入病态的暴力维稳状态中,北京已是三步一岗四步一哨,高度戒备状态,地方以"积极"的接谈,开始用暴力以外的、以忽悠方式维稳的非暴力维稳。

在3月1日这一天,湖北潜江工行下岗三位维权14年的女士黄行芝,潘向荣,伍立娟预约来到湖北潜江市政府信访局接待,她们三人的信访案件的"包户"责任人是公安局局长兼副市长刘斌,银行也配套实行"包户"制,其中黄行芝的"包户"人是银行信访办公室黄沙丽,潘向荣的"包户"人是银行信访办公室金茂国,伍立娟的"包户"人是银行办公室主任谢南泽。    
    
伍立娟说:3月1号我们三人预约早早的来到信访局,通知我们10点半到信访局,我们按时在上班时间来到了信访局,我们三人在信访局耐心的等待,因为去年局长接访约我们也是10点半,我按时见到了,结果局长接到紧急情况处理,我们眼看着局长离去,最后信访局还说我们去晚了,所以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想找一个平台解决问题,再说我们要见一次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在14年间的维权经历中,见了无数次的好几任局长了,问题依然没有结果,反而问题从小"芝麻变成大西瓜了",我们三个人就是现实版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

我们三个人都是在银行改制中被强行"买断"下岗的人,问题是我们三人没有签字买断,也没有拿到一分钱,我们以前的劳动关系是在省行,现在银行擅自把我们的关系从省行转到潜江市劳务市场与闲散人员在一起,如果这样我们退休只能拿到几百元钱,在银行退休我们可以拿到三四千元,我们三个人目前黄行芝与我伍立娟已经年满50岁,已经超过了半年多之久还不能办理退休,我们要求在银行按银行职员退休,不能按自由职业人员退休,我们都是工作在同一单位连续工作超过10年以上,黄行芝21年,我伍立娟18年,潘向荣12年,无论是以前施行的《劳动法》还是现在施行的《劳动合同法》,我们三个人都是受法律的保护的、符合法律规定之内的无固定期劳动关系。

因为我们的维权,在银行改制中没有再被恶意下岗的事件了,后面的在职员工都买断后继续在银行上班,只是把劳动关系转到了劳务市场由银行与劳务市场签订整个银行员工合同,这也是银行过河拆桥,巧夺劳动者劳动青春费的一种违法行为,整个过程看似合法,实际是剥夺劳动者的青春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一种推卸责任的行为。在我们维权中银行后面的其他员工当然受益于我们的维权成果,因为《劳动合同法》规定不能签订一年期劳动合同,为确保劳动者的利益,最低必须签订两年期以上的劳动合同,我们当年下岗就是银行违法签订了一年一期的合同,我们三人都通过仲裁,一审,二审,最终法院判决驳回不予受理,此案件由其他统筹部门协调解决,这一所谓的协调,就是14年未果。 
       
在3月1号的接谈中,仍然没有任何结果,行长胡秋波说:现在银行还有三百多员工要他养,你们要想按照银行员工退休不可能,解决问题没有政策。行长甚至说:你们去北京上访,我们去截访无论花多少钱都可以报销,解决问题无法报销没有政策。我说:你们为什么不能把维稳费,截访费用来解决问题?最后,胡行长还矫情地说:你们可以走了司法程序啊,按照司法程序办理,看一看法院会不会支持你们的诉求?是啊,无论是过去的《劳动法》还是如今的《劳动合同法》,我们的权利都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可问题是,受中共绝对领导的名为人民的法院,已经用枉法裁判堵死了我们希望通过司法救济的途径啊!虽然党的法院拒绝依法受理我们的劳动纠纷诉讼,我们就只能走党给予我们另一条的信访救济途径,可信访救济途径走了这么多年,似乎不比司法更白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公安局刘局长就一声大吼,把桌子一拍,不要我说话。他说我一个平民百姓不该说中国的法律不公平。而事实是我们都是在同一单位连续工作10年以上,银行的"买断"确实违法了,可为什么得不到法律的支持?

由于局长这一吼把潘向荣激怒,潘向荣本身就是情绪容易激动的人,她是患癌做了手术的人,维权14年我们三人都已经是债台高筑,目前我们三人都是离婚单身,她们两个人是维权后导致家庭离婚的,很惨!我是尚未被"买断"前离婚的,按照《劳动合同法》是不允许被下岗的,我需要工作来抚养孩子,可依然被非法下岗了,更悲惨!

接谈当天的下午回来后,我左想右想不是滋味,我给刘局长发了一条信息,说了我内心非常真实的话希望沟通,不在发生不愉快,我们三人目前潘向荣孩子已经上大学了,无任何收入的她还得养病,黄行芝孩子即将大学毕业,为孩子这大学的几年,黄行芝已经卖了房子供孩子上学,我一个人目前只有低保330元一个月,我们三个人公益岗位工资都陆续停发,我已经三年没有发了,黄行芝有两年半,潘向荣有一年半没有发,目前基本生活都无法保障,我们希望目前把基本生活保障让我们活下去。

接待我们的刘局长还安排3月20号"两会"基本结束后再接待我们,所以说画饼充饥还的继续,每次接谈都要我们说,我们已经明确表达了我们的诉求:要不就让我们回去上班,要不就办理退休,补偿这些年的经济损失。

象伍立娟、黄行芝、潘向荣这样合情合理的基本诉求能够得到党和政府的接受吗?全国"两会"期间的接谈,显然是腐朽统治下采取的一种非暴力的维稳方式而已。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