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二, 3月 14, 2017

繞境修行覺醒 於虛實揮繪間—黃承遠耕畫耘彩


【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e研快樂日語初級報】提供日文初學者實用生活日語,以及東京旅遊資訊,體驗日本文化並將所學用於生活中。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3/15 第569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台灣光華雜誌以雙語報導台灣鄉土情懷,掌握台灣也放眼國際。包括資訊新知、藝術文化、生態環境、社會經濟、休閒旅遊等,清新的編排,寫實的報導,抒解生活的壓力,增加自我進修的實力,隨書看台灣,是國際友人瞭解台灣的最新資訊,是外籍人士瞭解台灣的主要刊物。
繞境修行覺醒 於虛實揮繪間—黃承遠耕畫耘彩
【文•黃立琦 | 圖·黃承遠】

從一個十歲就立志當畫家的偏鄉小男孩,歷經北上求學、意外赴美接受文化洗禮,返台後走過理想與現實的拉鋸,從《獅吼》、《躁進》、《咖啡》、《擁抱》,到如入奇世異境的《神.畫》,這條漫漫長路,是他持續探索生命的進程,也是一位藝術家不斷凝煉的見證。巧妙融合現代抽象的繪畫性與東方水墨美學的他,是近年在國際深受矚目的台灣中生代畫家黃承遠,是一個耕畫的農人,也是一位耘田的畫家。


畫家黃承遠位於新竹照門地區的照鏡工作室,是一座三層樓高的古樸客家民宅。這裡是定居台中的黃承遠,十年來每週固定駐留三天的創作場域,也是他口中遠離塵囂,像回到母體般自在悠活的居所。工作室裡,除了畫作,絕大部分都是黃承遠在附近鄉間散步時,撿拾回來的物件。就連幾乎要被白蟻蛀光的木塊,在黃承遠的眼中,也是一件別具風格的藝術品。

 

十歲就開始的畫家夢 

自小生長在台南七股鹽村的黃承遠,談起當初如何走進繪畫領域,他不假思索地答道:「小學三年級的第一篇作文,我就立志當畫家了。」當時整個村莊的人都勸告他的雙親,別讓孩子當畫家。「父母親曾試圖轉移我的興趣,但幸好他們也開明,知道管不住了,就放手讓我去做。」由於老家到市區往返過於耗時,所以直到高中,黃承遠從未學過畫,都是趁學校午休或是下課後留下來畫。「課本上也有好多畫,有各種皴法和筆法。」黃承遠笑著回憶起這些事情,就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也是他一直以來不忘的堅持。

黃承遠繪畫的最大轉捩點是在美國留學的時候,當年國立藝專(現為台灣藝術大學)畢業後,因緣際會在1997年赴美國密蘇里聖路易芳邦大學攻讀碩士。到了美國,不僅文化之間的巨大差異,帶給黃承遠極大的感官與心靈衝擊,還面臨另一個難題,「當我想向外國友人深入介紹東方文化時,才恍然發現原來對自己的文化如此陌生。」也因為這樣的「發現」,讓他重新省思自己的畫面。

當黃承遠回頭去看自己過往的筆觸、顏色、用筆和人生時,恍然間他突然就頓悟了,整個人變得清明,不但突然會看畫,也懂得怎麼畫畫。「我突然有能力去尋找冰山下的那一大片,可以游下去看潛意識下的廣袤無垠。」從此,也讓黃承遠的創作生涯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在美國習得西方的繪畫技巧後,我便開始以東方的繪畫觀念和理論去重新詮釋。」返台後,黃承遠的繪畫理念也全以東方的角度來思考。

 

從「虛實」領悟最重要的是過程

從《獅吼》、《躁進》、《咖啡》、《擁抱》,到近期的《神.畫》系列,黃承遠就像走入了一個新的境界。每個系列,都是他的自我探索歷程。《獅吼》是在美國頓悟後的宣洩,《躁進》是理想與現實的拉鋸下的苦澀;而《咖啡》是調整心態後的釋懷,《擁抱》則是全心接納生命的開闊。「我是用生活在畫畫的,這些系列是我生命中的高低起伏。」黃承遠是以一種深掘的方式和生命進行對話、修行,領略處處皆有喜。

談起《神.畫》系列,黃承遠深有感觸地說:「我有嚴重的氣喘,後來碰見一位神人,透過他的關懷與幫助,才慢慢恢復健康。」因此機緣,不僅讓黃承遠感受到宇宙能量的奧妙變化,也讓他覺察到很多事情的開展,其實全都是為了之後越來越複雜的東西在鋪陳,就像冥冥中注定一樣。問他是否會擔憂陷入某種風格或形式?黃承遠坦言,「我一直迫使自己往深的方向去探索,像挖礦一樣往下深掘。」就像他認為會走進《神.畫》是自然而然的事,自己只是持續深入鑽研而已。

黃承遠作品裡的虛實,總令觀者著迷。「在『虛實』走了一、二十年,我才知道原來重點不是虛或實,而是虛實中間的過程。」因為這個發現,也讓他體認到,作品完成度的變化很重要,「所以我的畫面裡,有剛開始畫一次,有到最後畫一百次的,這是一種呼吸、一種情緒,是繪畫的過程,也是最迷人之處。」

 

有多大的感性,就有多大的理性

線條一直是黃承遠作品裡一個很重要的元素。「以前覺得線條是展現生命的力量,偏重於表現個人的情緒,線條很自然會糾結或是晃動。」現在線條不僅是他的路徑、也是方向,「線條就像我的目標與堅持,可以拉得很長、曲折,或是交錯糾纏,然而我的目標還是在那。」這樣的了然,也是黃承遠如今的心境。

學西畫的黃承遠,作品卻處處透著東方意境,「我很喜歡水墨,也很熱中東方文化」。當時在美國頓悟創作後的黃承遠,再回頭看東方時,也有如撥雲見日般明朗起來,虛、實、強、弱、動、靜一目了然。而不僅作品中的留白,是受東方文化的影響,黃承遠以山水、風景的感覺,來營造畫面的氛圍,靈感也是來自東方繪畫理論中的可遊、可居。

對於創作的理性與感性,黃承遠有一套獨特的看法。「感覺很重要,但感覺只是一個開始。若無法理解那些表面上的技巧,或是形而上的部分,就只能停留在某一個層次,只有繼續深掘下去,才能明白。」談到他的繪畫中是否有理性?「理性是一定有的,但理性無法掌控全局,有多大的感性,就有多大的理性,就像動靜、陰陽、虛實、強弱必須同時並存。」黃承遠毫無猶豫地說。

 

創作是反覆的破壞與建設

黃承遠形容自己在作畫時,也像農夫耕田一樣,要先破壞,才能開始種植,然後在破壞與建設中反覆循環,「最後完成的作品,就是在破壞跟建設下創造出來的。」很多人看黃承遠的畫,總以為他作畫很快速,但其實每張畫都畫很久,「很多人都會問我,何時開始進入繪畫狀態的?那個效果是怎麼做的?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它就在破壞與建設的過程中出現了。」黃承遠解釋道。

作品不僅頻繁在兩岸交流展出,2015年起,黃承遠也積極參與德國科隆藝術博覽會,「藝術家必須給自己設定目標,潛力才會被激發出來,格局和視野也才會大。」透過國際參展,也讓他更了解自己的作品。近年,逐漸將腳步移往歐美的黃承遠,作品在當地也受到不錯的評價。他認為關鍵在於「繪畫表現上有他們讀得懂的地方,而以東方元素營造出的抽象感,對歐美來說又有莫名的吸引力。」

「從自身去看世界,以繪畫剖析理解生命。」將繪畫視作修行的黃承遠,一直來都秉此原則觀照生命。「簡單就是一種力量」對他來說,看得越清楚,就會越單純,力量也就隨之迸發。王維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是他創作歷程的體悟,「在你沒有路的時候,出現的就是生命的另外一種境界,其價值和意義完全不同。」日暮時分,竹塹特有的九降風仍在屋外呼嘯,如今的黃承遠,卻已然隨心所欲、見山是山,在這條藝術的長路,繼續以充滿生命力的線條,以清明寬厚的心和眼,不斷為生命開墾新的可能。      

(本文摘自光華雜誌106年2月號)

黃承遠認為只要專注在一件事情上面,那些形而上或是精神層面的力量,就會滲透出來。(林旻萱攝)

黃承遠認為只要專注在一件事情上面,那些形而上或是精神層面的力量,就會滲透出來。(林旻萱攝)

少時曾有農耕經驗的黃承遠,畫具似是他的農具,如農人耕田,每幅畫都是他誠摯許諾的一畝田。(林旻萱攝)

少時曾有農耕經驗的黃承遠,畫具似是他的農具,如農人耕田,每幅畫都是他誠摯許諾的一畝田。(林旻萱攝)

〈大男人〉,2000  炭精  紙本 79x109cm

〈大男人〉,2000 炭精 紙本 79x109cm

黃承遠認為作畫的關鍵不在於能否完成那條線,反而是「若我要五分的力量,就絕不能多一分,否則整個畫面的結構與故事就被改變,心境也不同了。」

黃承遠認為作畫的關鍵不在於能否完成那條線,反而是「若我要五分的力量,就絕不能多一分,否則整個畫面的結構與故事就被改變,心境也不同了。」

黃承遠總是向學生說「畫畫就是要傻勁,別太聰明,做任何事情也一樣,其實都需要一股傻勁。」(林旻萱攝)

黃承遠總是向學生說「畫畫就是要傻勁,別太聰明,做任何事情也一樣,其實都需要一股傻勁。」(林旻萱攝)

近年,黃承遠的作品頻頻在國際展覽亮相,他融合西方繪畫技巧與東方水墨的作品風格,為歐美民眾帶來嶄新的觀畫經驗。

近年,黃承遠的作品頻頻在國際展覽亮相,他融合西方繪畫技巧與東方水墨的作品風格,為歐美民眾帶來嶄新的觀畫經驗。

〈能量〉,2016  壓克力  炭精  194x455cm

〈能量〉,2016 壓克力 炭精 194x455cm

曜石〉,2016  壓克力  炭精  紙本  114x452cm

曜石〉,2016 壓克力 炭精 紙本 114x452cm

〈陷落〉,2009  壓克力  炭精  紙本  192X113cm

〈陷落〉,2009 壓克力 炭精 紙本 192X113cm

  1. 畫家黃承遠位於新竹照門地區的照鏡工作室,是一座三層樓高的古樸客家民宅。這裡是定居台中的黃承遠,十年來每週固定駐留三天的創作場域,也是他口中遠離塵囂,像回到母體般自在悠活的居所。Though a resident of Taichung, for the last ten years the painter Huang Cheng-yuan has spent three days a week living and working in a studio in a house in the Zhoamen area of Hsinchu County’s Xinpu Township. It’s a place to come 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 to create art and find peace, as if returning to the womb. 
  • 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 遠離塵囂之處
    I want to go somewhere 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 for holiday.

 

  1. 從一個十歲就立志當畫幅的偏鄉小男孩,歷經北上求學、意外赴美接受文化洗禮,返台後走過理想與現實的拉鋸。
    He was a country boy who set his sights on becoming an artist when he was ten, went north for his education, received an unexpected cultural baptism while pursuing graduate stud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n returned to Taiwan to be pulled between idealism and pragmatism. 
  • set one’s sights on (something/on doing something) 下定決心…
    She has set her sights on acting career.

 

閱讀光華,不斷電!
自由•快速•輕閱讀

光華網站已全面改為雲端閱讀版,
適用各式數位載具,
精彩內容隨時取讀,方便快速。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