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日, 3月 12, 2017

【维权网24401】 谢阳案辩护人陈建刚:就谢阳是否被酷刑事项重新调查要求书

要求人:陈建刚,男,北京搴旗律师事务所律师,系被构陷人谢阳的辩护律师;联系电话1338136825。

要求事项:

1、湖南省检察院向谢阳的辩护人陈建刚律师、刘正清律师送达《关于谢阳及其辩护人反映谢阳在指定监视居住和看守所羁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虐待等问题的调查报告》;

2、由湖南省检察院、谢阳的家属、谢阳的辩护律师及"西方媒体"代表组成调查小组对谢阳是否遭受酷刑重新调查;

3、对调查、询问过程全程录音录像,对中国社会及世界媒体公开播放,以资公信;

4、对谢阳所提到的在侦查阶段对谢阳实施酷刑的李峰、李克伟、王德华、胡云峰、王铁铊、朱恒、叶云、谢乐石、周浪、尹卓、屈可、李旸、周毅、庄晓亮等28位侦查人员进行询问调查;

5、对谢阳所提到的刘晓红、李维宁、方惠、胡勇超、段小龙、姜彬、李治明、王志勇、金灿照几位涉嫌渎职、故意侵害谢阳权利的长沙检察院检察官进行调查;

6、对谢阳被指定监视居住的长沙市开福区德雅路732号国防科技大学第一干休所的地点进行调查,并对其从业者进行调查询问;

7、由湖南省检察院、谢阳的家属、谢阳的辩护律师及"西方媒体"代表组成调查小组共同观看对谢阳的全程审讯录音录像,并对外公开;

8、向社会公开你院决定在2016年2月份成立"独立调查"小组并决定开始调查的决议过程、人员和全部文件。

事实与理由:

相信各位检察官小的时候都受到过父母教育,不可说谎,说一句谎言需要十句百句谎言进行掩盖。各位今已成年,身居高位,虽权重禄厚,但父教母命, 谆谆在耳,安能忘心?本人不疑各位有亏德行,只是禄位迷眼、权势熏心之际,担心各位易生遗忘,特提出本要求,以便提醒。

其一,你院该向谢阳的辩护人送达你们的调查报告。

你院刑事执行监察局检察官杨忠平表示经过调查,你院出具了《关于谢阳及其辩护人反映谢阳在指定监视居住和看守所羁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虐待等问题的调查报告》,依据此报告标题,你院发起调查是基于辩护人对于谢阳遭受酷刑事项的反映,但无论谢阳之前的辩护人张重实律师、蔺其磊律师还是现在的辩护人陈建刚律师、刘正清律师,我们都没有收到这份文书。你院以辩护人反映为由发起调查,但从未向辩护人了解任何一句话、一张纸,又未向辩护人送达一页纸的文书,更没有一句话的告知。且你院又没有对上述文书进行公开。既然以对律师申请作出回应为由,理应告知律师,否则做了不是白做。记得,父母教诲过我们"不要撒谎"!
其二,你院独自成立调查小组,这不中立,不公正。

由于对谢阳的政治性指控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攻击、诋毁政府部门、司法机关,而你院直接受到共产党的领导,且各位参与调查者都是党员(有不是党员的请说话),且你院又是司法机关。从对谢阳的指控来看,你院是直接的受害者,和被告人、施暴者谢阳是争讼关系,由你们秘密的、独自的成立调查小组,且秘密调查,这不中立,不公正,不够光明正大。

因此,要求人要求由湖南省检察院、谢阳的家属、谢阳的辩护律师及"西方媒体"代表共同组成调查小组对谢阳是否遭受酷刑重新调查,并公开调查经过,以资公信。毕竟父母在我们小时候教育过我们,"不要撒谎"。

其三,你院秘密调查,这不公开,不够光明正大。

你院刑事执行监察局检察官杨忠平表示及电视采访中一晃而过的文书显示你院是在2017年2月份开始调查,3月1日由环球时报首发新闻,3月2日再有各家电视台播放。但你们开始调查没有告知谢阳的家属,没有告知谢阳的辩护人,且长沙第二看守所同时禁止辩护人会见谢阳。如果是光明正大的,又是为了平息"西方媒体"谣言的调查,越是公开越能取得公信力,但你们为什么秘密进行呢?
生活常识告诉我们,不见阳光的地方最容易滋生细菌和蛆虫。我们都是做法律工作的,让我们的工作展现在阳光之下吧。毕竟父母教育过我们"不可撒谎"。
其四,你们迟到的调查显示你们不够勤勉,但是足够渎职。

你院杨忠平检察官表示在2016年10月份就发现了西方媒体传播的谢阳遭受酷刑的谣言,但你们却在四个月后才开始调查。杨忠平检察官还在镜头前说你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你们躺在权力上睡了4个多月。是你们不够勤勉呢,还是你们不够诚实。毕竟父母教育我们"不要撒谎"。

其五,潜在的酷刑实施者或许是谣言的受害者,他们哪里去了?

谢阳笔录中,律师和家属所反映的酷刑实施者有李峰、李克伟、王德华、胡云峰、王铁铊、朱恒、叶云、谢乐石、周浪、尹卓、屈可、李旸、周毅、庄晓亮等28人以上;谢阳笔录所反映的涉嫌渎职的检察官有刘晓红、李维宁、方惠、胡勇超、段小龙、姜彬、李治明、王志勇、金灿照等人,如果存在酷刑,他们是酷刑实施者,是犯罪嫌疑人,是帮凶,是渎职嫌疑人。

如果不存在酷刑,他们都是谣言的受害者,为什么不让他们出来接受记者的调查呢?为什么不让他们出来现身说法、揭穿谢阳及其辩护人和家属的谣言呢?为什么不让他们出来说出真相打击一贯造谣的"西方媒体"呢?为什么不给他们机会洗清他们的冤枉、还他们清白呢?

为了揭穿西方媒体的谎言你们专门自发成立了调查小组,这个小组可以调动记者,可以在不是办案人的情况下走进看守所见到律师都见不到的谢阳,可以安排记者采访谢阳的狱友,在侦查和检察共计50余人当中找几个人出来接受采访不困难吧?毕竟父母告诉我们"不可撒谎"。

其六,请让我们看到谢阳对是否遭受酷刑正式表态,请记者拿一本日历再提问。
你院作为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被害人独自地、秘密地去调查,制作了《关于谢阳及其辩护人反映谢阳在指定监视居住和看守所羁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虐待等问题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没有告诉谢阳的家属,没有对社会公开,没有送达谢阳的辩护人,有没有送达谢阳我们不得而知,因为我们被切断了和谢阳的会见。你们的文书至今只是在央视媒体上一晃而过,所以在你们文书中怎样向谢阳调查的?向谢阳提了哪些问题?谢阳是如何回答的?我们辩护人、谢阳的家属、社会公众和保持怀疑的西方媒体没有人知道。这不够公信,不够公开。

而央视记者的镜头更是搞笑,前剪切剩下了谢阳的几句话,"我现在晚上睡9个小时,我现在有人给我检查身体,我现在锻炼身体……"这是2017年2月份,但谢阳家属、谢阳的辩护人及西方媒体反映的是谢阳在2015年7月至2016年1月之间指定监视居住期间的酷刑,你们难道不知道时光推移?这难道不是焦点的错乱?刻舟求剑的道理难道需要重新教育?

所以,请让谢阳说话,让镜头对准谢阳,问他是否遭受过酷刑,律师的《会见笔录》是否属实,就足够了。让谢阳说话吧,以资公信。你们表面上说是调查谢阳的事情,但却不给镜头让谢阳说话,却对杨忠平检察官足够的事件和机会说话,如果没有合理、足够的证据,杨忠平,你的结论从哪里来的?

毕竟,父母教育过我们"不可撒谎"。

其七,你院的调查内容之说结论内容保密,央视镜头让人生疑,结论不够客观。
你院的《调查报告》对我们保密(杨忠平检察官寄给我一份吧,免得我老是挂念),央视镜头中显示的你们认定的对谢阳指定监视居住的那个房间却让人生疑。镜头里几个小孩子坐的小凳子是谢阳"吊吊椅"使用的吗?杨忠平说做过实验,谢阳的笔录是虚假的,那你们是怎样做的实验呢?需要公开一下吧,毕竟是以资公信。这个指定监视居住的地点事关重大,你们作为谢阳的受害人、苦主,你们怎么能独自去调查呢?

其八,你们的旗号是对舆论热点进行调查,保护当事人权益,以资公信。

前面我说了你们7项不足,其他我就不再繁叙。即便是有7项不足,但你们有一项有余,就是你们打了一个很好的旗号和名义,你们名义上说是为了保护当事人的权益,为了查清事实,所以你们开始调查,虽然你们的调查不够中立,不够公正,不够公开,不够客观,不够全面,不够勤勉,不够准确,但是你们有一个好的名义和旗号,这是你们的长处和优点。为了发扬你们的优点,本人申请重新调查,审查参与调查。上次调查的缺点,我们争取在这一次中完全得到弥补。

基于上述原因,更重要的是,父母毕竟教育过我们"不可撒谎",我不怀疑各位的良心品质,不怀疑各位的智商能力,我只是担心各位容易遗忘了天生的良善,遗忘了父母的教诲,遗忘了身后的历史,遗忘了子女的眼神。

本人特提出上述8项要求,查清事实,还公众一个真相,请你院当事者裁察。

此致
湖南检察院杨忠平检察官

要求人:谢阳案辩护人陈建刚
2017年3月10日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