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一, 5月 01, 2017

【维权网24680】 说说我们陕西子洲县患矽肺病矿工的境况

我们这十五个人,都是1968年前后到国营陕西省子洲县反修煤矿和洞子沟煤矿挖煤的矿工,干了十几年,最多的干了二十多年。那时候我们挖煤工的劳动强度很大,矿道里的环境很差,根本谈不上有排风除尘排水设备,巷道里煤尘很重,有些巷道里有积水,煤层只有一两尺高,我们要躺在积水里挖煤。工作十来年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感到呼吸吃力,浑身无力,经检查得了矽肺病,不能干活了。1984年至1989年间,矿上就陆续叫我们"还乡休养"。

我们到煤矿干活后,户口也随之迁到煤矿,至今我们的户口还属于非农性质,村里没有我们的承包地。当时回到农村家里,矿上只给每个人每月56.12元的"休养费",其它给矿工的取暖费、住房补助等福利待遇一概没有。以后煤矿承包给个人,医药费曾拖欠了半年多时间不能报销。我们到子洲县政府、县劳动局上访,县劳动局人员说因为我们是轮换工,不是正式工,煤矿承包给个人,政府也没办法。我们说我们因工得病是在煤矿属于国营期间,干了十多年,国家、政府有责任解决我们的医疗和生活问题;不论是正式工还是临时工、轮换工,都应得到起码的同等的生活和医疗待遇。

后煤矿完全关闭,"休养费"由政府发给我们。经过我们不断地上访争取,政府发给我们的"休养费"逐渐增加,现在每人每月发2千元钱,看病、生活全包括在内。这点钱连看病都不够,怎么能行?大部分因工得矽肺病的矿工已经先后去世了,只活到四五十岁,现在就剩我们这十五个人了。二三十年前因矽肺病从反修煤矿和洞子沟煤矿"还乡休养"的矿工有五六十人。

我们上访开始是个人单独找县劳动局、县政府,从1999年起就发展为集体上访,起初是为解决医药费拖欠、生活费太少等问题,以后就提出与正式工同等待遇等要求。我们得到的待遇每提高一点点,都要经过长时间的多次的上访争取,往往都遇到从子洲县到榆林市、陕西省、直至国家及有关部门的多次推诿。我们集体到北京上访就有十几次了。2013年我们13个患病矿工到北京上访,国务院信访接待站和有关部委仍然是互相推诿,我们就要到中南海找党和国家领导人反映问题,刚到府右街,就被警察扣住,子洲县信访局长王虎等人把我们押回子洲县,县公安局警察把我们审问了一天,把张永平、白进周、王万亮三人送到了看守所。看守所管理人员见这三人身体状况很差,不予接收。县长王华下命令说:"非关不行!"这三人被拘留了四天,获释后又到北京上访。

十五个因工患矽肺病的矿工
2017年4月24日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