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日, 5月 21, 2017

【维权网24835】 合肥女访民赵红艳控诉被看守所牢头狱霸和管教虐待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报道)2017年5月16日上午,合肥女访民赵红艳丈夫张良田赴安徽女子监狱探视赵红艳,赵红艳在仅不到30分种探视时间里向张良田陈述被合肥市女子看守所管教杜云菊虐待的情形,坚持要求张良田将她给中共政法委的举报信每个星期都要寄一次。

据张良田称,此次见到赵红艳,见她身体较前瘦了一些,面色较黄,头发白了一些。赵红艳于2015年12月7日从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转合肥市女子看守所羁押至2017年5月8日送安徽女子监狱服刑,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长达517天,以本网信息员在看守所的经历:

在看守所长期关押超出七八个月因缺乏日照、伙食差、活动少、喝水及洗澡少有热水等通常影响身体健康,而赵红艳患有高血压且是三级高危,张良田按时给赵红艳送自己购买的高血压药,而赵红艳称长期以来吃的高血压药拿到手就粉了,吃了后毫无效果,怀疑是假药;

赵红艳高血压病虽于今年春节前看守所安排吊了五天药水治疗有所好转,但现在仍然头痛。

赵红艳此前在送出的举报信反映被牢头狱霸和管教干部杜云菊欺凌,对此赵红艳告诉张良田是真实的,而且她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里生病时有同号房的人基于同情心照料,而管教干部杜云菊对此极为不满要对这人报复,并且在5月8日这天要转安徽女子监狱时,管教干部杜云菊还骂骂咧咧的,态度恶劣。这让张良田颇为诧异,他于2016年多次见到杜云菊,每次杜云菊态度极好,要他放心,不会让赵红艳吃亏,可这与赵红艳反映的差别太大,不由他不思考怎么回事?他想到对他们家强拆时参与的一个人名字与杜云菊近似,难道他们是亲属?故对赵红艳抱有敌视?

赵红艳反映2016年底合肥市女子看守所里的伙食有所改善,她现在在安徽省女子监狱情况尚可。

中国的看守所制度在设计中就存在极大弊端:监室面积小,关押人员多,虽有放风但时间安排不合理,时间短,场地小,伙食差,洗澡难,存在有牢头狱霸现象(应是看守所默认,不如此难以管理),故在押人员长期在看守所中身体健康会受到影响,而被迫害的在押人员因冤屈心情差,再有看守所中的弊端,身体健康受到不良影响是必然的。

附赵红艳写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举报信

尊敬的纪委领导你们好!

受害人赵红艳:现被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局长:李强、刑警:王玉虎、徐磊等人,违法违纪强制羁押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107、108监室:管教干部杜云菊。

被害人2002年元月份因招商引资(星火煤球厂、红艳商贸有限公司)回到原合肥市郊区七里塘街道星火村(赵红艳出生时户籍随母亲入户该村)第二工业区,是工业区合法产权使用人(1996年4月份建立第二工业区)七里塘街道书记:季宏军、星火村村书记:凌圣勇(前任)陈祥文、陈尚余在我30年土地产权经营年限范围里,2008年用一女两嫁转移到合肥天弦医疗公司,接下来对我厂房实行断水、断电不停地骚扰,报案到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七里塘派出所所长:曹远望不受理。后来在未与我达成任何赔偿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告知下,2011年7月29日上午8点多,我一人在家,不明身份的人踹开门,将我打伤非法绑架几公里以外,还在三公里以外四面道路施行全封锁包围,行人、汽车不准通行,对我4000多平方厂房和家非法以强拆为名,实是残忍暴力抢夺抢劫房屋及所有附属物,十几万现金贵重财物等等,被数百名不明身份人洗劫一空,房屋夷为平地,所有合法私有财产在抢夺抢劫8天后,再次用假公章,把我家、公司唯一也是仅剩的固定资产、变压器、账上现金非法盗取,而公司经营执照被强制注销后,连医保、社会(应是保险)也被迫停止,家人多次向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局长:李强,七里塘派出所所长:曹远望报案,多次被拒之门外,家人求他拿回十几万现金也置之不理,曹远望告诉家人是政府行为,没有办法拿回,还撂下一句话,"谁抢的找谁去与我们无关"。我不知道,天理何在!土地、厂房是全家唯一的生存活路,家是公民每天辛苦的归宿和港湾2,现被非法抢夺抢劫盗取洗劫一空,报案被拒,求助无门,欲哭无泪,只好逐级反映,可地方政府却相互推诿,最后以人道主义精神,美其名曰:困难救助,几张嘴、一杆笔、两张纸将这起非法暴力抢夺抢劫盗骗恶劣案件草草了结。这是要把人往死路上逼!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被迫无奈我走上艰难困苦的维权道路,流浪至北京街头。,一个庞大的堵访、拦截绑架诬陷造假大军,有组织犯罪团伙,以拦访、堵访为名疯狂挥霍国家财政几百万元。

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公安人员,在京没有出示过警官证、传唤证等任何证件(法律文书),甚至连警服都未穿过,其间竟无数次雇佣北京当地黑车、黑保安,使用暴力手段将我殴打致伤,官匪勾结非法绑架,强押我回合肥至偏远的几个派出所恐吓,以假口供定我"扰乱单位秩序"行政拘留好不过瘾、、、、、2015年12月7日给我变更为"寻衅滋事罪"在拘留所用手铐转押至合肥市女子看守所非法羁押,于2015年12月16日逮捕,他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严重违法违纪,甚至逾越法律规定的管辖区办案,判我徒刑2年(2016年12月16日上诉到合肥市中级法院)。

这是天大的冤案,是一起极其恶劣的公、检、法人员联合团伙违法犯罪的案件,目的是打压报复,置我于死地,阻止我维护合法权益,他们上下相互勾结、权钱交易、以权买刑、诬陷造假,强行给我扣上"非访"、"扰乱单位秩序"、"寻衅滋事"等罪名,以违法犯罪的手段终结我名下(的)公司、土地、房屋及全部附属物被非法抢夺、抢劫盗骗等所产生的各种纠纷,迫使我永远放弃被侵害的合法权益。

现今我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一年多,本来就三级高危严重高血压,进所前血压188——120,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一直血压非常高,很严重,还遭到管教、牢头狱霸殴打、体罚、虐待、侮辱。这一年以来我只能强忍着这样的身体和精神折磨,今年6月份(应是2016年),我的身体出现左半身麻木,9月份已严重到全身麻木、发抖、眩晕、呕吐,头痛非常厉害,一连持续的发病,还得不到医治,还要遭受各样的精神折磨,随时都会血管爆裂死亡,这些人要置我于死地,好再次造假我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正常死亡的假象,我不知道能否好好活着走出合肥市女子看守所,在有生之年看到冤假错案得以昭雪,但不依法和平处理,纠纷是永远不会终结的,我也死不瞑目,望纪委领导彻查本案及案中案,将多次参与抢夺、抢劫、盗骗、贪污腐败以及制造冤假错案的人绳之以法,还我公道,还法律公平、公正!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