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日, 5月 21, 2017

Fwd: 盛雪:不要忘记那些孤独奋争的女作家


不要忘记那些孤独奋争的女作家

盛雪


会议期间与会者应邀出席斯洛文尼亚文化部长官邸晚宴。盛雪士与法国、挪威、斯洛伐克笔会同仁在一起。



和去年五月一样,冷暖相宜天气,美如童话景致,今年许多国际笔会老朋友欣喜重聚,互相拥抱、问候。而会议讨论话题则严肃而沉重,有时甚至让人哀痛和愤怒。


国际笔会作家委员会及和平委员会,于2017510日到13日,在斯洛文尼亚布莱德召开国际会议。我作为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出席了会议。


第一天作家工作会议由斯洛文尼亚笔会前任副会长唐雅士主持,我在会上发言时再一次强调了我在去年会议上曾简略指出问题:中共政权是今天世界上最残暴邪恶政权。 其统治下人民没有自由和尊严,没有言论表达权、没有新闻出版权、没有平等受教育权,人民财产和生命随时可能受到剥夺和凌辱。 同时,今天世界上六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人口是中国人,一半以上是性。那么作为弱者性,中国作家、诗人、编辑、记者艰难悲惨处境是可想而知。处境更糟糕是在南蒙古、西藏、维吾尔自治区及北朝鲜地区,世界根本听到她们声音,也看见她们存在,只有当她们遭受严重迫害时,其中幸运者,偶尔会被外面世界知晓。


我特介绍了中国709律师妻子们,她们被中共暴政逼迫成为新作家群体。由于她们丈夫被关押、判刑、虐待,甚至有律师遭酷刑而精神失常。这些人权律师妻子们,在自己被残酷迫害过程中苦苦挣扎,还要为丈夫代言,为丈夫伸张正义,被逼成了在被噤声中作家群。


 许多与会者应应该还记得,去年5月,中国作家长期受迫害人权斗士范燕琼士已经获得签证,准备出境到斯洛文尼亚布莱德与会,但被中共当局抓捕,押送回家。


 所以,我呼吁国际笔会作家委员会(PIWWC )在讨论作家议题时,要做任何决定时,请一定要记得她们,记住那些被噤声、被隐形诗人、作家们,为她们着想。因为这也是国际笔会宗旨最重要部分,取并捍卫言论自由,积极保护作家受政治压迫。



国际笔会(PEN 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 PEN)于1921年,由凯瑟琳·艾米·道森·斯科特夫人在伦敦创立。还有四年就是一百周年了。国际笔会首任会长是约翰·高尔斯华绥,许多世界著名小说家、剧作家、诗人都是其成员。国际笔会定位是世界性非政治、非政府组织。论国籍、种族、信仰、语言、社群、肤色,有资格诗人、作家、编辑、出版人、记者,都可申请成为国际笔会分会会员。国际笔会宗旨是:促进世界各国作家友谊与合作,取并捍卫言论自由,积极保护作家免受政治压迫。


国际笔会目前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了约150个分会,估计成员25,000名。许多人误认为笔会英文名称PEN是取自笔意思,其实然。笔会PEN名字取自"诗人"poets)、"作家"playwrights)、"编辑"editor)、"散文家"essayists)、"小说家"novelists首字母缩写。


国际笔会作家委员会创立于1991年。由于在世界许多国家,作家无法平等享受应有权利和尊重,能公平获得并使用资源。在某些国家,作家作品没有出版权利。另外,由于家庭和其它社会压力,作家需要一种有效保护和支持。作家委员会从创立起就受到国际笔会大力支持和重视,也成为在国际社会为作家呼吁言论自由、取平等写作出版权利,并关注作家迫害事件最主要群体。


 由诗人贝岭、孟浪等倡议并参与创立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后改名为独立中文笔会)成立于2001年。但在2008年,独立中文笔会突然终止参与国际笔会作家委员会,并于2008撤裁了自己作家委员会。20155月,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到斯洛文尼亚布莱德,出席了国际笔会作家委员会年会。这是独立中文笔会在缺席这个委员会会议近十年后,再次参与国际笔会作家委员会201510月,国际笔会第82届年会在加拿大魁北克召开,我作为独立中文笔会代表和会长贝岭出席了作家委员会工作会议


遗憾是,独立中文笔会在2016换届改选中分裂,改选后,廖天琪和贝岭分以笔会会长身份发布公告并接受媒体采访。20165月,国际笔会理事会决定承认廖天琪为会长部分。此次在斯洛文尼亚布莱德作家委员会会议,蔡咏梅士代表独立中文笔会出席会议并做了发言。


未被国际笔会承认,以贝岭为会长部分,决定恢复使用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名称,并计划以此申请,重返国际笔会。


2017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