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日, 5月 07, 2017

【维权网24762】 无锡王振华:无锡413案件 一个沉重的话题

2017年04月23日,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沈爱斌、周小凤、程天杰、朱丙泉等四人寻衅滋事案,案件从早晨审理到晚上10点,法庭将择日宣判。庭审激烈交锋,庭外群众情绪激昂,法院周围警察如临大敌,大批特警严阵以待。

让我们简要回顾一下案情:沈爱斌因上访而被监视居住,当局以违反监视居住规定拘留7天。2016年2月4日释放,释放当天,一些维权访民去围观,被蒙面人摄像,一些访民认为侵犯了他们的肖像权,围住蒙面人,并发生拉扯,拉下蒙面人面罩。本来是一个纠纷,却被放大成"故意伤害罪",逮捕时改为"寻衅滋事罪"。

2016年4月13日,无锡市惠山公安分局刑事指控围观的涉案人涉嫌故意伤害被害人邓永峰,一根胸椎骨折,司法鉴定构成轻伤二级,邓永峰实际为无锡市惠山区公安便衣。无锡市惠山公安分局以故意伤害罪,抓捕十多位涉案当事人,其中7人被刑拘:沈爱斌、程天杰、朱丙泉、周小凤、华海娟、陈赛娥、王英华。无锡市惠山公安分局以"团伙作案"为由,前后抓捕20余人。要求涉案人指认现场,公安对所谓"嫌疑人"后来的"证人",进行恐吓、威胁,以"故意伤害罪"传唤20多次强行做笔录。但在检察院批捕时将"故意伤害罪"变成了"寻衅滋事罪",逮捕沈爱斌、周小凤、程天杰、朱丙泉。

这些围观的维权访民都有故事的人,主要是强征强拆或拆迁中受到的迫害。

沈爱斌原是无锡市崇安区城管队长,因爱打抱不平和到"黑监狱"营救访民被开除公职。2013年6月23日,沈爱斌与丁红芬、沈果冬等20余人一起营救被非法拘禁于无锡市锡山区东郊宾馆内"黑监狱"的访民,2013年6月26日,被无锡市滨湖区警方于从家中带走。7月3日,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8月6日,被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正式批捕。2014年11月27日,被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2015年3月12日,刑满出狱,之后又被当局莫名监视居住数月,并屡遭当局非法监视、跟踪和拘留、传唤等,给其尊严和正常的生活造成严重伤害。2016年4月13日,沈爱斌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拘37天,释放后旋即被监视居住;2016年9月2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再次逮捕。

周小凤是暴力强拆的受害者。2014年10月24日,无锡市惠山区钱桥街道东风社区(原属藕塘镇)小冯巷10周小凤家,遭到拆迁人员逼迁,挖掘机将他们进出家的路挖断,并将建筑垃圾堆放在其家门口,然后断水。2015年8月7日清晨,周小凤家中突然闯进多名政府雇佣的拆迁人员和城管,不由分说把还没有起床的周小凤一家8口人用被包裹着绑架走,周小凤拼死反抗,当场遭到暴徒们的拳打脚踢,打得周小凤鲜血淋漓,连包裹她的被子都被浸透。暴徒们边打边有恃无恐的叫嚣到:"不听政府的话,就打死你","不签拆迁协议就打死你"。一家人被绑架到当地的一家旅馆看管起来后,当地政府对周小凤的房屋进行了强拆,55个小时一家人被释放出来,家已近变成一片废墟。三代同堂幸福的一家人在公权力的肆虐下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面对政府的蛮横无理,周小凤表示不会屈服,对当地政府强拆民宅、雇凶暴力伤人、非法拘禁等多种违法行径将适时地提起控告。2015年9月3日二战胜利70周年中国大阅兵,周小凤在北京被绑架回无锡取保,2016年清明,周小凤八宝山扫墓被押送回无锡。

程天杰,网名天马行空。70岁老大学生,老革命家庭,他和爱人都是党员,父母曾是江苏省高官。没有利益诉求,诚实善良,属于无锡俚语"轧闹猛"的那种热心人,喜欢旅游和野外爬山,2月4日因迎接沈爱斌被牵涉其中。

朱丙泉是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张村村人,七十多岁,因开发商强征土地,他和村民制止,被开发商打断六根肋骨、锁骨粉碎性骨折、脑震荡。曾经40余次上访 ,当局雇佣黑车人员殴打朱丙泉,二次把他的大便打出来,曾经三次蹲黑监狱。其中一次关在医院,六个人看住他,强行给他挂水。为了阻止朱丙泉上访,派出所曾没收他的身份证和手机。

朱丙泉的故事和命运紧紧和无锡市惠山区张村村的维权运动揉合在一起的。

张村村村民在自己的土地上上演了一幕幕保地、打压的波澜壮阔的维权运动。张村村民用生命、自由书写了历史的篇章。无锡市惠山区张村村是无锡地区最残酷、最悲壮,最震惊的故事,涉及面广、时间跨度长。

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张村村小利市村及下高村的300余农户,基本农田面积800亩,非耕地面积350亩、宅基地面积200亩,总计1350余亩。 2009年3月8日张村村村委下发拆迁《告住户书》,1350余亩已经被征收为国有,用于商业开发建设。但村民毫不知情。实际上无锡市惠山区政府2003年12月31日,通过所谓"置换"的方式将原江苏省政府审批的位于无锡市堰桥镇无畏桥村等的共计82.4102土地调整到张村村集体土地,《关于同意江苏省无锡惠山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使用国有土地的通知》(惠国土资建【2003】105号)。张村村小利市村及下高村在拆迁开始后通过政府信息公开获悉,江苏省国土资源厅不存在小利市和下高村所在地块的征地信息。根据《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惠山区政府没有法定职权可以批准征用、征收集体土地为国有建设用地,无锡市惠山国土分局经过惠山区人民政府同意,作出的置换土地文件《关于同意江苏省无锡惠山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使用国有土地的通知》,违反法律规定,将涉案的土地置换为国有建设用地。这样的置换为以后一系列的悲剧埋下了伏笔。以下按时间顺序记录他们可歌可泣的悲惨案例。

2010年7月21日,开发商动用百余人对袁洪兴、朱丙泉、袁振海、袁福荣等四个60岁~80岁老人进行暴力殴打,有肋骨骨折、腰椎骨移位、胸腔积水、满身瘀伤、前额缝8针,住院2个月之久。

 2011年3月28日,在小麦农田地里,开发商推打妇女,徐进伦前去劝说,结果被殴致肋骨骨折、脸上缝了5针。

2011年4月12日,开发商在村民种植的小麦、油菜地里强行打围墙圈地,动用百余人社会闲散人员恐吓村民,扬言是政府派来的。

2011年5月10日,在惠山区长安街道原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胡明旭的指挥下,动用30多名头戴治安管理钢帽的城管,为达到圈地目的将农田中即将收获的大片小麦、油菜摧毁。村民上前评理时被城管按地殴打,当时有12名百姓被打伤。

2011年8月4日,开发商动用了物业保安、地方城管、巡防等在下高村地块强行打围墙圈地,气势汹汹搞了─整天,把阻止他们强圈土地的村民横加阻拦、推倒在地。

张村村民联合起来,反抗非法征地,暴力逼迁,2011年10月19日,为了打压村民的维权行动,惠山公安抓捕徐正南、高世忠、徐晓圆。徐正南被关押一个月后,因身体患严重疾病被取保候审。

摘录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2012)惠刑二初字第0029号刑事判决书

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8月31日至9月28日间,被告人高世忠、徐晓园为阻碍施工,先后3次与被告人袁明等人在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张村村理想城市小区建筑工地以及绿地世纪城小区建筑工地,使用农具、砖块等打砸工地上的货车、挖掘机、推土机等物,损毁物品共计价值人民币19969元。具体分述如下:

1、2011年8月31日21时许,被告人高世忠、徐晓园、袁明等人为阻碍施工,在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张村村理想城市小区建筑工地,用砖块等砸坏误入工地倒土的赵贵兵驾驶的皖M69312货车玻璃、车灯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1703元;砸坏袁传辉驾驶的皖KB4509货车玻璃、车灯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720元;砸坏停放在工地不在施工的小松PC210-7挖掘机玻璃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1798元;砸坏工地不在施工的小松PC350挖掘机玻璃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2392元:砸坏工地不在施工的山推SD160推土机玻璃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802元。以上合计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7415元。

2、2011年9月25日21时许,被告人高世忠、徐晓园等人为阻碍施工,在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张村村绿地世纪城小区建筑工地,用农具、砖块等砸坏正在施工的饶玉海驾驶的赣K12995货车前挡风玻璃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567元;砸坏徐诗东驾驶的现代R215-7C挖掘机玻璃、仪表盘总成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9553元。在此过程中,挖掘机驾驶员徐诗东被人砸伤,致使左上第20右上第1牙齿外伤性冠折。经无锡市公安局惠山分局物证鉴定室法医鉴定,徐诗东所受的伤已构成轻伤。

3、2011年9月28日16时许,被告人高世忠、徐晓园等人为阻碍施工,在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张村村理想城市小区建筑工地,用农具、砖块等砸坏正在施工的汪明生驾驶的神钢SK200-6挖掘机玻璃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994元;砸坏陈龙江驾驶的日立ZX200-3挖掘机玻璃等物,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1440元。以上合计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2434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明:

1、被告人高世忠的供述,证明小利市与下高村的村民认为政府对其土地置换不合法而阻碍开发商在土地上施工。2011年8月初就有人开始敲铜锣通知大家施工车辆来施工。8月上旬的一天,杨敏诚和村民一起将在南惠路北侧施工的工程车赶走并对村民说如果工程车再来,就砸掉它,在场有徐振南、袁明等人。9月16日村民和施工方发生冲突,施工方拿了工具,当时在场的朱丙泉等人提出下次也要带东西,晚上在袁洪兴家开会时袁振海提出下次阻止施工要带工具,如果开发商不听劝阻就砸车、下高那边是其挨家挨户通知的。

…………

结果:高世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徐晓园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袁明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
判决日期2012年05月22日

公、检、法部联手打压那些敢于挑头的老百姓,从而震慑大多数老百姓维权决心。徐正南的女儿徐芹为了去送鞋子给父亲,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8个月。但挨打致伤、致残的黑社会人员却没有一个得到处罚,侵占村民财产的地方官员没有一个得到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

2011年11月24日,为了强征土地,开发商动用城管、保安巡防、特勤、开发商的物业保安等500多人,在下高村地块和小利市村的地块上日夜守卫长达一周,把保护耕地维护自己权益的村民挡之在外。原开发区派出所所长梁玉也在场,把弄着手铐对村民说:你们看看这是什么,这一次村民袁洪兴再次被打成肋骨骨折。

2012年7月19日,长安街道再次出动大批城管、保安、巡防百余人,─方面实施强行围圈土地,另一方面派好多人偷偷地将两村百姓唯─的出行道路扒掉,给两村村民的生活出行等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在和村民发生的冲突中,村民高正兴被打成肋骨骨折,住院恢复经过3个月,开发商只承担了一点医药费。

2012年11月7日,在下高村地块上,由于承包商打地桩要影响百姓的房屋,百姓上前讲理,然而承包商蛮不讲理叫来─卡车人来镇压老百姓,110车也在现场,他们把村民高兴炎打成轻微脑震荡。

2016年6月28日,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胡明旭担任长乐社区党委书记,他拍胸部保证三个月内把小利市村和下高村铲平。7月1日起胡明旭安排拆迁人员进驻长安街道小利市村和下高村对村民实施逼迁。

2016年7月1日晚上5点多钟,村上突然来了30多辆车100多个人,把四个村民用黑头套套住头,绑架到长安古庄生态园,沈林珍颈部被绳子套住,吊起来,再放下去,连续多次,差点送命。朱惠元多次被匪徒卡住喉咙,松开再卡,反复多次,自由后喉咙发不出声。徐志兴,徐伟军放出来时身上都有伤,四个人受尽折磨后,匪徒事先刻好四个人的印章,并把印章盖在空白协议上,强行按手印,四人折磨得死去活来,摧残至伤。四位家属到派出所报警,警察把四个人救了出来,派出所立案后至今没有处理。

2016年8月15日上午八点钟,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拆迁办出动约60名常州口音的男子,闯入张村村三户农民家中,强迫签署拆迁协议。20来个匪徒冲进下高村原村支书高正阳家,高正阳夫妻二人被完全控制住。大门外有4到5个大汉把住高正阳家大门,匪徒可以自由出入高正阳的家门,其它百姓和高正阳的女儿被匪徒拦在门外,屋外的村民听到高正阳在屋内高喊"救命",报110多次,来了三次警察和巡防,警察说:他们是政府的人,我们也是政府的人,他们要这么做我们管不着。村上老百姓男女老少都求警察,要他们高正阳自由,他们的回答是不会有大事的,人死不了,然后就走了。匪徒有警察的保护,对高正阳打骂、推搡,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坐,高正阳喊三个多小时的救命,村民和他女儿进不了家门,高正阳拼命冲到围墙旁,试图爬墙逃命,被歹徒推下围墙,高正阳当场昏倒,导致腰椎、左尾骶骨严重骨质,多处软组织损伤。村民报了120,立即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医药费用十多万人民币。

同日晚上,这帮拆迁人员在白天制造了伤人事件后,与高正阳同一村的陈秋林家里发生了血腥事件。同村村民陈秋林因为高正阳家出了事,陈秋林一家担心匪徒找上门,早早关门休息了,八点钟左右,突然拆房匪徒把陈秋林家大门砸出一大洞,所有窗玻璃砸碎,并且把空调外机也砸坏,陈秋林被逼了出来,匪徒上去就殴打,陈秋林头上和身上被打得都是血,陈秋林敌不过匪徒,为了自保性命,拿刀把其中一位暴徒捅伤,陈秋林当即就被这群匪徒包围打至重伤,当即住院抢救,公安对外称是轻微伤,陈秋林正当防卫,竟被派出所定性为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

当天晚上5点多,小利市村徐方和家里突然冲进暴徒近20多人,硬要徐方和坐下来谈拆迁,徐方和表示,因为是白天打高正阳的匪徒,坚决拒绝谈拆迁,徐方和走到那里,匪徒跟到那里,一定逼徐方和把协议签了,在老百姓的保护下,徐方和逃出了匪徒的视野,逃过一劫,躲在外面。

村民沈松泉儿子被20来个匪徒从家中绑架到村上的幼儿园里,被逼签订拆迁协议后放回家。

8月15日以来,拆迁办人员和匪徒们在村上设立了指挥部,在村口设卡拦截村民,逼其签署不公平的拆迁协议,如有拒绝,就会拔掉村民电动车的钥匙,进行威胁,已有六户村民被匪徒们逼签。

在这种恐怖下,无锡市惠山区长安街道张村村许多村民不敢回家,背井离乡,有些租房外面,有些投亲靠友,村庄已被"鬼子"扫荡得面目全非,下高村、小利市村300余农户目前仅有10多户坚守在那里。

部分涉案人员情况介绍:

王英华:因拆迁维权。上访六年,被关黑监狱,共计一百九十多天。 王英华在被关黑监狱期间,她44棵桃树全被毁;承包几十年的种桃树地,被没收,至今没有赔偿。王英华曾围观苏州范木根庭审;去苏州16+1峰会;乌镇互联网大会,被带回无锡后,老虎凳坐24小时;两次去海南博鳌亚洲论坛,被训诫;在北京联合国上访,被拘留一次。

华海娟:因拆迁维权。2015年,联合国人权上访,被拘留,共计四次;2016年4月4日,北京清明八宝山扫墓。 因无锡413案件被胁迫签署拆迁协议。

陈赛娥:因拆迁不公维权。多年来十多次上访,曾被关黑监狱。

一个普通的小案子,为什么牵动那么多访民?除关注当事人命运,更多的是感慨自己的悲惨命运。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熱門文章

最新发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