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一, 7月 31, 2017

Fwd: 張小剛以切身經歷揭露中共的滲透——在「抵制中共滲透澳洲研討會」上的發言

民陣網址:https://www.fdc64.org/index.php/news/headline-news/1060-20170725-xiaogangzhang-exposes-ccp-infiltration-in-au


張小剛揭露中共的滲透——在「抵制中共滲透澳洲研討會」上的發言

 


  原來我準備的是用英語發言,因為原本我提出舉辦這個活動的建議時,建議的是舉辦邀請主流社會英文媒體来参加的記者招待會。因為我們掌握了如此多信息,要揭露給澳洲的主流社會,希望澳洲主流社會能夠猛醒:中共對澳洲的滲透與干預,不僅是確切地存在,而且非常地嚴重,並且早已到了十分危險的境地。這些內容如果僅僅是在我們部分華人的小圈子裡自己講給自己人聽,沒有多少意義,必須通過主流英文媒體公佈於主流社會。而通過記者招待會新聞發佈的形式,英文媒體就比較方便將我們所說的問題轉刊出去。

  但是後來的演變,使得這個活動成了一個研討會,沒能吸引到多少媒體。而我發言次序又被安排的如此地靠後,僅有的媒體已經離去,現在在座只有唯一一個英語聽眾,又有同聲翻譯,那我就還是照顧絕大多數聽眾,用中文發言。但我會隨後把我的發言用文字寫下來,發送給媒體。

  我要講的是一些比較實在的東西:即我所掌握到的一些需要揭發於眾的情況,講的內容比較重要,資料也略多,所以向主持人申請給多點時間。

  六月初ABC和Fairfax等媒體有關中共對澳洲滲透的系列報導出來之後,前澳洲外長Bob Carr和中共駐澳大使都出來否認,指稱這些報導捕風捉影、沒有根據。現在,我們在這裡,就是要以我們所掌握的證據來向主流社會說明,那些媒體報導出來的事實,其實還僅僅是冰山一角。

  我今天要分幾個部份來講,這其中有些是我親身經歷的第一手資料,有些雖然以前也在一些場合揭露過,但公開於眾,還是第一次;當然還有一些來自第二手第三手收集到的資料;也有一些是我自己通過仔細地研究、調查發掘的一些資料:

一個是中共對華人社區的控制。前外長 Bob Carr 在《澳洲人報》上撰文稱,沒有證據說明這裡的華人社團聽命於中共指揮,ABC Four Corners和Fairfax的報導是猜想,是冷戰思維。我現在要用我的第一手資料來證明不是什麼猜想,而是事實。

第二是對澳洲政治干預、對澳洲學術對干預,滲透程度已經到了很高的層次。

第三,他們通過孔子學院滲透的資料,我會公佈一些。

第四,中共通過商人進行滲透是由來已久的。

 

 

一、中共對華人社團的干預與控制

 
  首先,我談一下中共對華人社區的控制。任何一個華人社區,只要開始有一定影響了,中共領館肯定會進來進行控制。剛才孫大姐提到的知青會,其實我就是一個創會會員。當時我、倪海清、李清、楊真、等等,我們都是知青會的創會會員。知青會有了影響力,很快領館就進來了。這是當時知青會執委會開會的照片,其中這兩個人就是領館的官員。知青會當時的會長許昭輝就說,張小剛和誰誰誰都是民運的,還有誰誰誰是法輪功的,說是領館告訴他的,然後就在內部要把我們踢出去。但這個知青會我們還有好幾個人,最後沒辦法,他們就要把知青會給解散了重組。

  這是網上一個2003年的一篇報導,它說這是重組以來的第一次大型活動,這個活動上有領館的官員發言,強調說知青會「特別是重組以後做出的一系列成績」。這個重組就是領館在後面指揮下弄的,就是要把你們這些對中共持異議的人踢出去,現在一個一個社團都是這樣地最後被中共控制了。

  有人說,我們說的這些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最好有個新的證據⋯⋯,我跟你說這個沒有辦法有新的,因為現在所有的有影響力的社團都一個一個被他們控制了,我們都進不去了。主持人程靜平,還有馮老師他們知道,像專業人士協會,也都是一樣的方式被中領館控制走了的。

   






 



  我們前不久碰到一個老先生,他說東莞同鄉會也是一樣,該同鄉會是好幾十年歷史老社團,現在也是這樣地被中共他們控制了。

  鮑勃‧卡爾說沒有證據證明領館對華人社區進行這種控制,現在他們自己提供了證據。就這次李克強來訪,他們事後刊登在「今日悉尼」網上的報導,說是由「和統會」主導歡迎李克強。它講到他們怎麼樣組織,就是這個「和統會」作為一個統協,然後各個社團的會長怎麼樣聽他們的指揮,整個是由他們策劃安排的,這是他們自己報導的。

  那麼「和統會」是個什麼東西呢?澳洲「和統會」的第一任會長邱維廉已經死了,這個是去年澳媒《The Sun Herald》9月4日的一篇報導,揭露了他本身就是馬來西亞共產黨成員。他2008年起就是中共「政協委員」。

  以前北京會會長某某某,是「和統會」的名譽會長。我有證據證明他是跟郭文貴一樣,是跟國安或公安最高層有聯繫的。

  和統會是直接在中共的統戰部管理之下的,這是它的網站,http://www.zhongguotongcuhui.org.cn/bhjs ,上面明說了它的頭面人物,會長俞正聲是中共的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常務副會長孫春蘭是中共政治局委員、統戰部部長。它這是全球統一領導的,每一個國家的和統會,沒有任何一個不是由中共放心的人來管的,它們的會長全是中共的人,它通過這個東西來控制。

  「和統會」上面是統戰部。統戰部負責什麼呢?維基百科對統戰部的介紹(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中共中央统一战线部 ),還有這個,是現在統戰部自己的網站,http://www.zytzb.gov.cn/tzb2010/bbjs/201012/690111.shtml ,的、都可以看到他們是怎麼樣管理。從內戰時期中共奪取政權,很大一部分的功績就是統戰部搞的。這些網站上面也說明了是它代管和統會、代管什麼「黃埔同學會」等等機構。

  「統戰部」正式名稱為中共中央統一戰線部。雖然它的網站域名用的是大陸政府機構「gov.cn」後綴,但它是共產黨的。所以直接是中共中央在控制的,所以這邊的親共華人社團就是它們那樣一層一層直接控制下來的。

  那麼它們怎麼控制具體華人呢?

  其一,利益。包括我剛才講的知青會會長許昭輝,當時他就一直在吹噓,說他回中國去的時候,省領導來接待,警車開道。後來也做過知青會會長的孫晉福,這篇報導說他被特邀去參加江蘇省政協會議。還有中共國慶上天安門。這些都是政治利益。他們在這裡什麼都不是,但到國內受到皇帝一樣的接待。

  再有,很多是商業利益。像邱維廉,中共將北京八達嶺長城的纜車生意給他做,很大的金錢利益。很多「親共」人士都有中共提供商業利益收買的。還有,剛才范先生講很多中文媒體為什麼害怕:領館一個電話就不給你廣告!所以他們只好看領館顏色。

  還有,恐懼。當年知青會的時候,他們說:「這個人是民運的,那個人是法輪功的,有他們在知青會,那麽會不會就連累下次我們回中國拿不到簽證,就不能回去了」、「我們家人會不會因此受牽連被迫害啊」,⋯⋯。這就是恐懼威脅。「你們跟他們一起在這個社團裡的話,下次回不了中國」。甚至真的直接威脅你在國內的家人。

  前一段時間大家也知道,我們一些民運人士受到網上鋪天蓋地的攻擊,包括盛雪受到攻擊,那時有一些了解事實真相的人,在網上幫忙說了幾句話,馬上他們國內家裡的人就打電話來了,說你不要再說話了,因為國安上門威脅來了。

  還有孫寶強大姐剛出來不久的時候,她兒子還在國內,每當寶強姐在這裡的報刊發表文章,她兒子在國內就被公安國保上門威脅恐嚇。

  所以我們在海外、在澳洲這裡的華人,也能夠直接受到中共從國內的監控與威脅。這個就是我今天講的第一個方面,關於中共對於華人社區的控制,現在對華人社區的控制非常厲害。


二、中共對澳洲選舉的干預

  它們的滲透與控制並是不僅僅局限在華人社區,它們也已經侵入到澳洲的政治體系裡邊來。

  下面講的也是我的一個親身經歷,這屬於我要講的第二個問題,對於澳洲選舉的干預。

  1997年我母親處在病危,然後國內醫院發了病危通知書。所以我得向領館申請簽證,領館打電話叫我去面談。一般人都不會被叫去面談,結果我被叫去面談。它說「你是搞民運的」,問這問那,當然我不會跟它說,於是它就說,「你現在還不能回去,以後能不能回去不知道,需要等通知」。結果等了半年,護照一直被它扣在領館。然後到第二年我說我的護照還要用,不能一直被你扣著,才要了回去。

  到1999年3月,是澳洲新南威爾士州的州大選。當時我在讀博士,我的一個朋友跟我說你幫幫我們這個團結黨黃肇強,然後團結黨把我放在Hornsby區做候選人。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海外民運第一個參加民主國家議會選舉的,有這個可能。這個圖片是我當年參選的宣傳資料。團結黨當時不是只有華人啊,看這圖片上,那時好些都其他族裔的。當時團結黨的選舉總監Gary Knight就是以前州工黨的秘書長。結果,然後領館就派人去找Peter Wong(黃肇強),說為什麼把一個民運人士放到你們候選人裡邊,你若是這樣做的話,我們就動員華人社團不投你的票。

  黃肇強當時慌了,這個圖片是當時團結黨在一家華人餐館搞競選活動。黃肇強就是在那個餐館進行競選活動的時候,私下對我說:「你能不能跟領館做個保證,說你以後不參加民運了,然後作為交換,領館給你回中國的簽證?」

  我說這不行,這樣的交易我不可以做。我最多只能跟你做個保證,就是我參加這個選舉就是為了團結黨的事,跟民運沒關係。別的我不能做,我不能跟共產黨妥協。

  這件事情,我不是第一次揭露。但在公共場合向公眾公開,這是第一次,我要讓媒體知道。因為澳洲政府部門也從來不願意把這些事情公開到民眾那裡、公開到主流社會裡面去。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希望這次活動有媒體來報導,希望能讓澳洲的媒體和主流社會知道,確實中共它們在干預澳洲的選舉。

  中共後來開始推出它們自己的人做候選人參選,包括西澳前任的華裔參議員,出來說六四槍殺是應該之類的話,它們就是這樣安排它們自己的人通過參選滲透到澳洲政界了。

  但是它們做的也不僅僅局限於華人,它們用各種手段對西人的政治家一樣進行各式各樣的滲透了。包括對以前的澳洲總理鮑勃‧霍克,當年他為六四事件流眼淚,但後來跟中國做生意,有了經濟利益了。

  他們對政治家做生意給利益、或者是用性圈套,把這些人給控制住,這都是有的。這樣的事情很多。我這裡不點名,但講兩個例子。一個例子是州議會的,以前有個部長,從中國訪問回來後,找來他的一個下屬說,中國的這個名字這個地址,你跟她聯繫,把她辦到澳洲來,就在你的部門給她安插一個某某級別的位置。這是幹什麼?就算她是你這次新遇到的情人,怎麼過來不好,為什麼非要安插到這個政府部門?所以大家可想而知。

  而且這也不限於州一級,聯邦也一樣。有個以前的聯邦高級部長,在出任聯邦部長以前的事情,有次到中國去訪問,還不只他一個人,還有另外的議員去,在中國被中共下了圈套,然後從此就為中共說話辦事了。

  我不在這裡透露他們的名字,不在這裡透露消息來源,也不在這裡透露除了我之外,還有誰——不論是個人還是機構——知道這些情況。

  我只在這裡說,人都是有弱點的,你中了中共下的圈套,還是可以同情你的,但是你不能因此就損害澳洲的利益、你不要出賣澳洲的利益。你現在還有機會,如果你自己站出來改正,我相信澳洲人也會原諒你,但是如果你堅持繼續為中共做事情,那你損害的不光是你自己,不光是你的名聲、你的政治生命,你還損害了澳洲。中國人有一句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做了這件事情總會有人知道。這是我今天講的第二方面。


三、孔子學院

  現在中國在全世界有大量的孔子學院。剛才范先生說到,他手頭還沒有孔子學院干預的證據。但我至少有一個證據,就是新南威爾斯大學有位西人教師,寇志銘,那個時候孔子學院剛剛到這裡來不太久,他親口跟我說的,「控制得很厲害」,他想採取一個台灣的教材,結果不讓,一定要用中國大陸的。

  還有好多的其他學者也講,他們做的研究、寫的學術論文,跟中國的意圖不一樣,他們的經費和去訪問中國的簽證都會受影響。所以中共確實通過孔子學院來影響澳洲的學術自由。

  那麼孔子學院是幹嘛的呢? 它哪來那麼多錢呢?是中共教育部的「漢辦」撥的錢,這是政府部門。他們給多少錢呢?我在2013年就查到資料,是在「漢辦」的網址www.hanban.edu.cn/report/index.html查到的孔子學院總部公佈的2012年財政報告,2012年是11.92億人民幣吧,而那一年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在它的網站www.cydf.org.cn公佈的數據,2012年希望工程募捐到的善款是4.24億人民幣(積累到那一年的善款歷史總額是35.56億人民幣)。也就是說,2012年投到海外辦孔子學院的錢幾乎是同一年我們大家給希望小學、希望工程的捐款的三倍!是希望工程自開始募捐以來歷年善款總額的近三分之一!

  就是說我們大家老百姓捐了這麼多錢出去,還遠遠不夠它們撥到海外給孔子學院的錢!那這些錢是給到哪兒去了呢?

  我這裡又有孔子學院總部2016年的報告,這個是它的網址http://www.hanban.edu.cn/report/2016.pdf ,你們可以看到:


地區 孔子學院數目 孔子課堂數目 總數
亞洲 115所在32個國家 100所在20個國家 215所在32個國家
非洲 48所在33個國家 27所在15個國家 75所在37個國家
歐洲
 其中 英國
170所在41個國家
29所
293所在29個國家
148所
463所在43個國家
177所
美洲
 其中 美國
    加拿大
161所在21個國家
110所
12所
544所在8個國家
501所
35所
715所在22個國家
611所
47所
大洋洲
 其中 澳洲
    新西蘭
18所在3個國家
14所
3所
99所在4個國家
67所
30所
117所在5個國家
81所
33所
全球總計 512所在130個國家 1063所在76個國家 1587所在139個國家

  

  在亞洲他們建了215個孔子學院或者教室、在非洲是75個、在歐洲463個,在美洲有611個在美國,47個在加拿大,整個美洲加起來是715,也就是說,在美加之外的整個拉丁美洲才57個。在大洋洲,一共117個,其中有81個是在澳洲,33個是在新西蘭,只有3所分別在另外三個國家。

  也就是說,它們總共在全球1587個孔子學校跟孔子課堂中,有1237個,也就是超過四分之三的絕大多數,是在歐洲、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以及新西蘭這些富裕國家!那中國是不是很富裕,以至於要拿錢出來幫助富裕國家的教育呢?那中國的教育是不是好的不得了呢?

   

 

 

  讓我們看看這些圖片,中國貧窮地區的小學是什麼樣子!

  去年有一個女士叫杨改蘭,家庭太窮了,養不起孩子,受不了教育,結果把自己的四個孩子全部殺死,然後自殺。她丈夫趕回來後自己也自殺了,一家五口全因貧困無助而死。像這樣的事在中國層出不窮!

  中國有那麼多貧困地區、貧困家庭在真正的水深火熱中需要救助而不去救助,中共卻拿出這麼多錢來「支援」富裕國家,這是什麼用意呢?中國古代有個「勾踐嘗糞」的故事,被俘的越王勾踐不惜主動為病中的夫差嘗糞診病,以此騙取吳王夫差的信任,最後終於滅了吳國,殺了夫差。所以後來有古賢評說,那些行為超出基本常理的人,必有險惡之心!

  我們不說別的吧,你有這麼多錢支援富裕國家的教育,你能不能拿來幫助我們中國的孩子、中國的教育。我想,就算不說別的吧,就算不提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對澳洲進行的滲透、干預與洗腦教育吧,就僅僅從同情這些中國窮孩子的處境來考慮,也應該要求它們把這些錢都拿回去救助中國的貧困孩子吧?連我們澳洲人都還想掏錢救助中國孩子呢!所以,即便僅僅是從幫助中國那些貧困孩子這點考慮,我們也應該要求關閉和禁止所有在澳洲這些的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


四、中共一慣利用紅色商人開路

  最後一點,鮑勃‧卡爾說,沒有證據說那幾個商人有中共的官方背景,但是我要提醒澳洲政府和社會一點:中共一惯利用商人來開路,給他們做情報工作、做滲透工作。現在我們看到的當前在網路上非常紅的郭文貴,郭文貴自己說他是跟國安有關係,中共也公開承認了他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有關係,他曾給馬建在做事,他說他是自願的,包括他去見達賴喇嘛都是帶著任務去的。

  還有十幾年前的賴昌星,也是他自己說的,他就是在國安在編的有軍銜的。你生意做大了,中共就不會放過你了,要讓你跟它合作了。所以中共網站,百度上也明確承認,當年中共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公開說,連國內百度都可以查的到,「以商養情,情商兩旺」。這個不是現在才開始,我們澳洲也有過,有個叫胡楊的,大家知道的。中共從他們起家的過程中,一直就利用商人給他們開路做統戰、收集情報。

  還有我自己家的親身經歷,我也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說,我父母都是老共產黨員,30年代的老共產黨員。但是我父親出生在海外。還在四十年代,一九四六年還是一九四七年,還在打仗的時候,葉劍英有一句話說,華僑幹部的崗位在海外。當時我父親正在東北打仗,然後要調他們去海外。我母親是大陸出生的,不是華僑背景,結果一起化妝成商人要被派出去。當時還在打仗,戰線過不去,中間還有坐船擱淺的故事,所以沒去成,又回到東北。後來,大軍南下的時候,中共又再次組織這些華僑背景的幹部,先在北京的統戰部受訓,然後又再一次要被派出去。南下時經過江西贛州,當時葉劍英正在那裡指揮準備佔領廣東,於是叫他們廣東幹部不要出去,留下來幫他接收廣東,結果又沒有出去成。他們那一批人,後來我聽他們講的,最後就只成功出去一個。而且好像是說後來到了美國,還說那個人在那裡待了一段時間之後,最後說不幹了,洗手不幹了。

  就從這一個例子就可以看出,中共一直在不斷地派人出去進行滲透,而且還是在它們還沒奪取到政權之前就在這樣做。當然,我父母最後沒成功出去,這也是幸運。如果他們當年出去了,對於我們子女,也是非常糟糕的,因為這些子女他們是不會讓出國的,要留在中國做人質。文革後,我有個姐姐在暨南大學讀書,我們這裡的林松博士也曾在暨南大學讀書的,也會知道:當年那個學校歷史上曾是華僑辦的,所以文革後復校的時候大量招收有華僑背景的學生,很多都是有華僑背景的。

  我姐姐一個同班同學,她父母就是派到香港做間諜的,以商業名義,開個商店。所以後來等她父親去世了,文革以後,母親還想辦法把那個生意變成自己的。反正就是這樣一個過程,這樣一個例子,他們通過商業做掩護。

  還有1996年的時候,可能有些朋友還記得,當時,就在這個Ashfield,有個雙屍案,還是我發現報警的,也是我姐姐一個同學,也是同樣背景。她父母好像是印尼歸僑,然後再被共產黨派出去做間諜,二個孩子,一兒一女,被留在國內做人質,不能出去。這些都是證據。

  共產黨用商人的名義去做間諜,由來以久,所以這樣的事情,我們必須要讓澳洲的主流社會知道,不能總是我們自己這些人在跟自己說,要讓澳洲主流社會意識到現在情況非常的危險,中共在這裡的控制力,已經很嚴重了。不光是在下面,其實一直上到最高層都有,現在澳洲朝野兩黨,在ABC和Fairfax報導出來以後,兩個黨都在期待,想辦法讓這個事情,慢慢過去。我們不能讓它慢慢過去,我們一定要讓澳洲主流社會瞭解到,現在中共的滲透已經到非常非常危急的時刻了,必須採取行動制止。

  做為制止中共滲透和控制的眾多措施之一,我們應該提出來,要求澳洲政府,對那些當年以擔心被中共迫害的理由申請到保護簽證的,但現在又去幫助共產黨滲透和干預澳洲的那些人,我們要求澳洲政府取消這樣的人的公民身份、永久居民身份、以及領取澳洲福利的資格。就比照澳洲政府現在對那些到海外參與ISIS等恐怖主義組織的澳洲人所實施的措施那樣。

  我就講到這裡,謝謝。


(根據會議錄音重新整理,有所補充)

附:《大紀元時報》做的現場報導:
   http://www.epochtimes.com/gb/17/7/21/n9450020.htm
   http://www.epochtimes.com/gb/17/7/22/n945047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