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三, 7月 05, 2017

Re: FDC来函: 我对郭夏之争的一点看法

赖律师,我帮您再发一次,因为我估计大部分电邮群您不一定有发邮件的权限,其中有不少我也没有权限,但估计比你多几个。





我对郭夏之争的一点看法
 
赖建平20170629
 
郭夏之争沸沸扬扬,令人难安。窃以为,郭有郭的作用,夏有夏的价值;郭有郭的道理,夏有夏的根据;郭有郭的不足,夏有夏的短处,没有谁绝对正确或错误。于智于德,于才于力,人无完人,这是一个基本的人性事实和看待问题的逻辑起点。郭夏之争中既涉及价值目标、方法、策略问题,又涉及个人性格、情感、态度甚至某种形式的利益(未必是物质利益)问题,还涉及抽象与具体、理论与实践等不同层面的政治或技术是非对错问题。事态复杂,难以定论,不能非黑即白。
 
人是一种复杂的存在,扑朔迷离中,对出身、身份、动机、德性的怀疑甚至独断应该让位于对现实政治的实际影响效果的评判。其言行、做法是否有利于解构专制统治的合法性基础、减损其道义资源,是否有利于推墙合力最大化,是否有利于政局的实际改变如导致高层裂变或最少出现裂痕、松动应该成为终极评价标准。
 
无论对郭对夏,都要在批评中支持,在劝勉中力挺。当郭夏撕起来时,大众不可简单站队、单向思维,帮一打一。有什么样的大众就有什么样的领袖,郭夏二人单挑形不成战斗,成不了撕裂,生不了危害。但如果任何一方粉丝加入讨伐大军,杀向对方,结果必殇。郭夏粉丝应该以劝和为目标,坚定地同时支持郭夏,该听他们讲听他们讲,该转他们的东西转他们东西,该声援声援,该加粉加粉,该点赞点赞,坚决不污损对方及其粉丝。
 
大众需要自己明确终极目标与基本方向,大体知道往哪里走、如何走。领袖的功能主要是帮助阐明目标与方向、提供行动策略方案供大众选择,其次是将已经知道目标的大众串联起来一起走。大众需要具备选择、驾驭领袖的能力,而不是盲目跟从,甚至被领袖拖着走;需要赋予任何潜在领袖平等的话语权,让他们有充分的阐明自己主张、表现自己能力的机会;需要接纳足够多的领袖资源预备,有足够多的选择机会,"好中择优、优中择廉";需要使领袖之间形成良性竞争关系,让他们充分理性地、和平地、有风度地竞争。个人目的让位于公共价值,失败者要勇于认输,服从大众选择,而不是撂挑子、负气出走甚至反目捣乱。成功者要善待、尊重失败者,而非成王败寇式斩尽杀绝;当领袖或潜在领袖跑偏的时候,要及时指正纠错,当领袖内讧时,要迫使他们和解而不是跟着撕裂。我这里并无认定郭夏乃至更多的精英中谁是领袖,只是一种对抽象原则的说明。
 
郭的致命伤是气量不够,对于异见包容性差,反应过度,甚至表现出一种睚眦必报的狭隘,如果不做调整,不可能走远,它与自由民主的"包容"主旨和本质相悖。作为郭粉我曾在推特上多次提出批评。作为夏粉,我同样认为夏不必反唇相讥,否则表面双方打平,实际夏跟着郭失分。夏动机纯粹、人格高尚,但自尊心太强,过于刚烈,柔性不足。如果夏能隐忍,则可加分,胜出一筹。盛雪女士被郭莫名其妙地损一通,盛未反击,表现出境界与智慧,因此加了分或最少没有进一步失分。我不相信盛不会说话。与互殴者相比,受害者更容易获得同情。这不是比蛮斗狠的时代。
 
"仁者以其所爱及其所不爱",既然热爱自由、民主,就应该以推墙为要务,一切言行要服务于这一终极目标,要讲究实效。大众应学会在厌恶中支持,在不情愿中服膺,在赞赏中警惕甚至批评。对于郭夏各自不足,都应该给予坦诚的、理性的批评,但绝不可恶语相向、市井骂街,更不可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甚至暗中喂料。谁打谁、谁伤谁都不应该拍手叫好,而应该感到痛心,我们不是围观罗马斗兽场。这不是任何一人的私事,他们的事也是大家的事,他们任何一方的伤都是大家的伤。谁打到了谁都是大众的祸害,它绝对有损于推墙合力。那种认定一方必定为恶,务必被打倒搞臭的想法实在短视甚至别有用心。即使其中有鬼,打鬼也为时尚早,鬼还正在打共推墙为什么要阻止、要扼杀?原形毕露之日再打不迟。
 
无论郭如何认同自己的身份,它现在的行为事实上就是在推墙,就是在反共,就是在搞民运,行为性质决定概念而不是相反,孔乙己说读书人窃书不算偷只是掩耳盗铃式的苍白自辩。郭粉事实上也大都是民主派、民运人。郭当下的行为与以前是什么人、以后会不会继续反是不同的问题,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反一天是一天。多方持续博弈,动机、目标、策略随时可变,圣保罗曾经是迫害基督徒的出色打手,后在出征作恶的路上被基督之光照耀而"顿悟",放下了屠刀并最终成圣人,成为基督教独一无二的奠基人,影响人类历史几千年。郭的反法、姿势未必全对,未必那么优美、艺术,但"反"的性质与实效是客观的。事实上上了梁山,但未必要给自己贴上梁山标签,未必要亲口喊出我是梁山好汉。
 
中共曾威胁,郭如与民运合流,将死无葬身之地。它深知,民运有道义与知识资源,郭有民俗、民意与行动力资源,如果二者会师势必危,这是其心头大患。民运数十年的道义资源的积累、夏在民运圈的声望自不待言,郭氏旋风般凝聚起选择性反腐的"受害者"、不服者及其家属、泛亚及e租宝受害人、退伍军人等弱势群体的民意合力,通过雷洋、杨改兰、聂树斌等个案渲染民情,提出了"四反议题"供朝野思考,不可谓无效。如果郭夏粉站队恶斗,事实上就是帮助郭夏对撕,正中中共下怀。郭夏粉如果足够理性,郭夏二人撕不下去。现在是推墙阶段而不是选举阶段,急需共识、急需合力,不应攻讦、力避撕裂,不朝中共指引的方向前进一步!为此,我们呼吁郭夏息争,握手言和,各自粉丝劝勉自己的粉主相向而行,不要再起哄架秧子了!

发自我的华为手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