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二, 7月 18, 2017

[期待民主中国:2403] Fwd: 无忧资讯:加拿大该不该为刘晓波设一个纪念碑?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Tony Yu <tonyyu2005@hotmail.com>
Date: Tue, Jul 18, 2017 at 01:29
Subject: 无忧资讯:加拿大该不该为刘晓波设一个纪念碑?
To: shengxue@gmail.com <shengxue@gmail.com>

无忧资讯:加拿大该不该为刘晓波设一个纪念碑?
http://info.51.ca/news/canada/2017-07/560277.html

加拿大该不该为刘晓波设一个纪念碑?

2017-7-17 06:56 来源:本网专栏 作者:辛峰
刘晓波走了,一个伟大的身躯化为了灰烬,一颗不朽的灵魂却照亮了大地。他穷尽半生为中国的人权自由事业而奋斗,但自己却经常与自由无缘,就是在他停止呼吸前的那刻,他那无法动弹的病躯依然在严密的监控目光之下。那些把他关进监狱的人,不仅害怕他的活生生的存在,甚至面对他命垂一线的身体也心惊胆颤。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对一介气若游丝的书生都如此没有自信,那还怎么去当世界领袖?怎么让六十多个国家参与的穿越亚、非、欧洲的庞大建设项目获得成功?
7月13日北京时间傍晚,刘晓波刚一离世,除了中国,整个自由世界很快就传遍了这条恶噩,加拿大外长、美国国务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联合国人权专员、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等各国政要都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衰悼晓波、批评中国政府。在最能反映普罗大众心声的社交媒体上,悼念晓波的诗文、图片、视频铺天盖地,甚至连被消息封锁的一些在中国的微信使用者也都参与了讨论,为晓波在如此状态下离去而难过。
在诺贝尔和平奖的历史上,因言获罪而被关进监狱的得主还有德国人奥西茨基,上世纪三十年代,他曾经撰文批评希特勒疯狂扩军而遭受纳粹逮捕判刑。虽然他获奖时,因为身在监狱中而无法前往奥斯陆领奖,但希特勒当局毕竟还是在他患重病时,允许诺贝尔奖委员会在他的病床边颁奖给他。但刘晓波却至死都没有能够在任何地方接受到那份珍贵的蓝颜色的和平奖证书,诺奖颁奖大厅的那张凳子因此永远地留空了。两相对比,关押晓波的政府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德国当局谁更有人性呢?
刘晓波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地方式坚持为中国的自由人权事业奋斗,推动中国的民主宪政,这就是他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理由,也是他受到世界敬重的根本原因。2008年,晓波牵头在《零八宪章》中提出了对国家未来发展的建议和设想,这本是一位中国公民行使自己宪法权利的正当之举,然而他却因此而被控入狱,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以来被判最重刑罚的因言获罪者。即便如此荒唐,但晓波还是在法庭上对审案的法官、办案的公安、看守所的警察表示了宽容,念出了那篇千古流传的《我没有敌人》。
上世纪二十年代,印度的圣雄甘地以和平手段争取民族独立,从此树立了非暴力变革运动的榜样;南非的曼德拉以和平理性方式反对种族割离、争取种族和解,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殊荣;缅甸的昂山素姬以和平手段对抗军政府独裁统治,终于让祖国走上了民主宪政之路。他们的名字都刻在了以和平非暴力方式争取人类正义权利的历史丰碑之上。如今,这座丰碑上将会刻上另外一个中国人的名字:他就是刘晓波!
无论从种族、籍贯、身份证上看,刘晓波无异是百分百的中国人,但他追求的自由价值,他的思想精华早已突破了国界、传遍了世界,是人类良心认知的一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既属于中国、又属于全球,是国际民主人权事业的标杆,这也是诺委会颁予他殊荣的深层意义所在。
刘晓波虽然已去,但那张永远空着的凳子会一直留在世界的记忆之中,可以肯定,以晓波名字命名的街道、广场、建筑物以及他的雕像不久就会陆续在世界许多国家出现。作为华裔加拿大人的一员,我们既为刘晓波的离去而难过,也为华人中有这样的英雄而骄傲,更希望在加拿大也有他的纪念雕像和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街道、建筑物甚至将每年的7月13日定为"刘晓波日"。
既然我们曾经在加国设立过孙中山雕像,也曾经以中国人和中国城市的名字为这里的街道命名,那么对于刘晓波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世界人权英雄、中国人的骄傲,为什么不去做些事情进行永久地纪念呢?我们的社团侨领和议员们,你们敢不敢提议,会不会行动呢?正义感和良心的标杆在测试你们!


- 发送自我的Sony Xperia™智能手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