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日, 7月 02, 2017

【维权网25124】 辩护律师张磊致江天勇信(二)

江天勇兄:你好!

说来惭愧,作为你父亲为你委托的辩护律师,我竟然连你的面都无法见到。非但无法见到你,甚至连要求会见你一下就惊动了若干部门:我6月15日上午九点多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你,十点半我执业机构所在地北京就有动静了。有关部门现在的反应真是快啊!对律师也真是重视啊。

你"颠覆国家政权"案名义上的办案单位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的警员告诉我,说你已经委托了两名辩护律师,因此你父亲对我的委托是无效委托,我当即要求该单位依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联合制定颁布的《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安排我会见你核实委托情况,此后又书面提出同样要求。但是办案单位并没有安排我会见你。所以,我只好继续给你写信,以提醒我自己仍然是你父亲为你委托的辩护人,并以这种方式来继续履行一个律师的辩护职责。

你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实为强迫失踪)六个月期间,到底遭遇了什么?竟然让你这个已经在维权运动中坚持了十余年的资深维权律师解聘了你自己亲自委托的律师(陈进学律师)、解聘你亲属委托的律师(覃臣寿律师),竟然让你接受了你此前曾表示过深恶痛绝、曾严厉谴责过的"官派、官驭律师"?这种人哪里是什么律师?它们只不过是以"律师"名义出现的专案组成员而已。实在不幸,我们律师之名又这样被羞辱、玷污、践踏。

如今外面的情形一如你进去之前,唯一不同的是你由"709案"援助者变成了"709案"的当事人。当然也有一些令人鼓舞的消息,那就是你的同学、挚友、"709案"当事人李和平律师在被关押两年之后活着出来了,李和平律师向我讲述了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所遭遇的种种人体极限都难以承受的酷刑,让我对你可能的遭遇心揪不已。不过我相信你也能与李和平律师一样挺过来,而后笑着对世人讲述你的遭遇,用笑容击败哪些试图摧毁你的势力。

前几天,我和陈进学律师去河南信阳罗山县灵山镇你的老家探望了你的父母。你的父母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憨厚老实的最普通的中国农民,他们正在被动体验着从来没有过的和中国警察机构打交道的经历:前段时间你父亲去北京准备去你以前住的地方拿些衣服,结果却在北京西站被罗山县灵山镇派出所的警察及其他人员拦截抓了回去,你七十多岁的父亲被几个年轻警察强力反扭双手暴力扭抓绑架回了信阳罗山,而后又被非法拘禁于灵山镇派出所两天一夜接近四十个小时,放回家时,你老父下车后即立地不稳摔倒在家门口,躺在地上很久起不来。你老母被吓得惊魂失魄。你父亲的手至今仍然无法拧干毛巾,而且还时不时会被"国保"叫去问话。

本来我不应该给你讲这些事情增加你的担忧,但是你知道,在中国,政治犯不仅是终生的,而且是全家的,从你帮助过的709家属的遭遇,从你帮助过的很多被侮辱与被损害者的遭遇,你大概也不难想象你自己的父母现在的状况。

这是怎样的非人间?你的所作所为,大概也只是想减轻一点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者的痛苦,这却成了你受难的事由,"颠覆国家政权",好一个高大上的罪名,你准备把它担起来吗?

我们下一封信再谈吧。
  
你的辩护律师:张磊
2017年6月26日

注:此信邮寄湖南省长沙市第一看守所江天勇收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