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六月 14, 2017

Fwd: 郭文貴爆料與中國民主革命

民陣網址:http://www.fdc64.org/index.php/essays/theoretical-study/986



郭文貴爆料與中國民主革命

張小剛


  郭文貴爆料是當前中文網絡上最熱門的關注點,吃瓜群眾們有各式各樣的立足點、各式各樣的觀察角、各式各樣的預期或期盼,從而有各式各樣的討論、評論和建議,這在沒有「統一意志、統一思想、統一指揮、統一行動」的自由民主社會,實在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自然不必在相互之間過於較汁兒。
  不過,有一點我相信大家都是一致認同的,就是郭文貴的爆料必然並且已經給中共高層內部的權鬥帶來新的催化與變數。而這種變數的存在,是有可能給中國的政治民主轉型帶來可資利用的契機。
  是被動地等待和觀看這種變數的結果象餡餅一樣從天而降,還是做著著實的準備來把握、利用乃至創造契機,恐怕這才是很多人所吃之瓜的不同之處,儘管不是每一個朋友自己都意識到了。

一、要有落差的準備
  有些朋友,把全部的希望和關注都完全地投射到郭文貴的爆料本身。這我可以理解。在自己找不到做事的切入點的時候,往往會把這種從天而降的變數作為存放希望之雞蛋的唯一籃子。
  但是,考慮到郭文貴先生從一開始就一再重申的「保命保財和報復」的目標,以及一再重申的包含「不反黨、不反政府、不反習主席"條款的郭七條,尤其是,郭文貴先生在6月13日的視頻中特別著重地強調了他「就是不反皇帝」,並說他未來的結果「一定不是在'要麼被(中共)殺、要麼被(中共)抓、要麼造反'這三條之中」,以及聲稱他所想要的跟「國家要給」他的是一樣的等等情況看,說明郭先生的規劃或判斷與選擇,跟絕大多數早已對中共權力集團不報任何幻想的朋友,還是有著相當的落差。
  因此,只有我們這些朋友以自己的既定目標,做足了自己必要做的工作,才能夠在即便萬一郭文貴先生所選擇的走向與自己的期望有相當落差時,不至於手足無措,落到「希望越高,失望越大」的境地,而是仍然能夠以民間自主的民主革命動力和能力,創造與把握契機,推動實現中國的民主轉型。

二、官斗能夠成為契機,需有民主革命的崛起為前提
  還有些朋友,單純地將希望放在由郭文貴爆料引發的中共高層權鬥的激化上。有人期望習王斗,有人期待習曾斗,甚至有人期盼「江胡郭聯手倒習」並嘆息說「可是江胡有這個理念與覺悟嗎?」當然,也有的朋友期預,中共高層在權鬥僵持不下時,能夠通過與民間民主力量談判來改行民主體制。
  問題是,如果在這個過程中,沒有民間民主革命力量的崛起與行動,中共高層的權鬥無論進行到何種地步,它們憑什麼會選擇自行放棄一黨專制,改行民主化的道路呢?
  如果沒有民間民主革命力量的崛起與行動,那麼在這場中共高層內部權鬥中,假若是習贏了,那可以預期的是一個毛二世習正恩極權獨裁者統治的模式;假若是習王聯手贏了,無非是再等著看下一輪毛劉斗或毛林斗式的宮廷舊戲;假若是王贏了,那就是郭文貴口中的盜國賊全面盜得權與利的結局;假若是江曾一派贏了,或是胡一派贏了,甚至是天方夜譚一樣的「江胡郭聯手」贏了,那也無非回到我們早已體驗過的蛤蟆時代或面癱時代而已;即便是各派僵持不下,它們也大可以在自己內部各派之間談判分贓,也就是我們同樣早已眼睛都看出老繭來的「九常委」、「七常委」格局。這些都完全可能跟民主派、跟中國民主轉型的前景沒有絲毫的關係。
  不錯,中國政治民主轉型的過程中,結束一黨專政體制的,很可能是體制內的某個實權人物踢了關鍵的臨門一腳。這在絕大多數前專制國家的民主轉型過程中,幾乎都是這樣。但這個臨門一腳,也無不是在民間力量崛起的前提與促動下踢出的。
  就以我們中國的辛亥革命為例,武昌起義之後,北洋軍確實有足夠的實力鎮壓起義軍,從這個意義上講,的確可以說是袁世凱以左壓清廷右阻義軍的漁翁得利之機巧踢了這最後一腳,結束了帝制,成立了民國。但是如果沒有武昌的首義,沒有義軍的崛起,袁世凱就絕對沒有這個機會,清廷也斷斷不會答應退位。所以義軍的崛起是袁世凱能夠踢出臨門一腳的前提和條件。

三、僅僅是爆料本身,並不足以發動民主革命
  郭文貴先生在6月13日的視頻中說,他可以通過一個爆料就引起一千萬人上街。對於這個說法,我是難以信服的。因為以中國目前的狀態,無論是從民情看還是從信息通暢程度,僅僅一個對高層秘密的曝光,並不足以導致大規模的民眾上街,更不要說量化到「一千萬」這個數目規模的上街。
  因為最容易促使民眾大規模的自發上街,往往是直接的,並且即時或有著緊迫性的民眾利益普遍受損。
  譬喻說吧,如果有人現在爆料說,三年前的一場股市大跌,是某某官員操縱的結果,雖然有可能引起股民普遍的憤慨,但並不容易讓這些股民大規模的自發上街遊行。因為這畢竟已經有了三年的時間讓其中絕大多數的人「認栽」、「認命」了,而且當年股市大跌時曾出頭露面鬧過的人也往往已被當局重點監視住了。
  但是如果現在股市正在大跌或者剛剛大跌了,此時若有人爆出這場股災是某某官員操縱的真憑實據,就比較容易激起憤怒的股民自發地走上街頭。
  讓我們再次回顧辛亥革命的歷史:武昌起義之所以得以成功,其實是因為之前的四川保路運動。由於清廷宣佈將民間認股的鐵路改為官辦,損害了股民的利益,引起「群體事件」,甚至在官府壓制時,釀成「暴亂」和武裝起義。於是清廷急忙從湖北調兵入川鎮壓,令武昌兵力空虛,結果給了武昌起義一舉成功的機遇。
  可見,民眾直接的、普遍的和即時的利益受損,往往會成為大規模自發上街的導火索。而中國由過去三十年畸形發展所形成的低福利高腐敗的社會現狀,造成民眾因利益受損而大規模自發上街的「群體事件」此伏彼起。這幾天上海因政府「商住房整改」的政策變更引發的大規模示威遊行,就是最新例子之一。
  如果我們朋友們能夠靜心沈下去,深入民間運作,讓這些此伏彼起的「群體事件」同步化、共振化、連鎖反應化,就不愁民主革命的契機不到來。在這個過程中,郭文貴先生的爆料對民眾上街的作用也才有可能最大程度地放大。
  所以,即使是郭文貴先生自己,也曾在5月29日的視頻中說,「光是有我的爆料沒有用,還是要用民眾自發的上街」。

四、結論
  對於追求中國民主化的朋友,務必把啟動與運作民主革命作為自己首要和本份的工作。在這個工作過程中,當然要盡力地鼓勵郭文貴以及所有類似郭文貴這樣與體制有過千絲萬縷聯繫的人士與中共決裂,充分地利用他們的反叛與爆料給中共的統治造成裂痕,以便創造契機、利用契機、把握契機,促成中國的民主轉型。
  但是如果我們放棄自己應該做的民主革命的本份,把全部的精力和唯一的行動都放在吃瓜看戲上,希望僅僅是郭文貴先生的爆料或中共統治階層內部的權鬥就能夠自行產生民主轉型,那麼我們就實在都可以洗洗睡了,待一覺醒來出門看天上有沒有掉餡餅就行了。因為以那樣的狀態,有沒有我們的存在,以及我們睡不睡覺,都對中國能否走向民主化毫無影響。如果所有期盼著中國民主化的朋友都處在那樣的狀態,那麼即便契機來了也會瞬間流逝,中國的民主化就會永無實現之時。
  因此,我們必須有一批實幹的民主派人士,實實在在地行動起來,運作民主革命。有多少人,算多少人。只要每一個願意實幹的朋友都自己行動起來,我們就有機會創造契機,把握契機,實現中國的政治民主化轉型;也就才有機會,將郭文貴式的反叛與爆料,以及中共內部的權鬥,著著實實地化為結束一黨專政的合力。

2017年6月14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光临,在回帖的时候,请理智发言,礼貌发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