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一, 6月 26, 2017

Fwd:《澳洲人报》: 中国审查之手伸进了我们的网络空间

转载自:http://astorage.blogspot.com.au/2017/06/blog-post_26.html


本文译自624《澳大利亚人

中国的审查之手伸进了我们澳大利亚的网络空间


作者
: FERGUS HANSON 编译: 赵亮 2017-06-25


今年3月当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澳大利亚时,一社交媒体平台上出现了一个不寻常的问题:‌‌"你会去欢迎总理吗?‌‌"这个讨论不是在FacebookTwitter上,而是在中国最受欢迎的微信(WeChat)上。微信由科技巨人腾讯拥有。 
在微信上,未经证实的传言指向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和亲中的澳大利亚促进和平统一委员会是该运动的主要老板。不管谁在背后,为什么在澳大利亚的一个集会要在一个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安排呢?
微信可能不被大多数的澳大利亚人所注意,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亚人使用的是美国的平台Facebook,但微信在澳大利亚占有一席之地带来令人不安的影响,特别是它使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境内审查澳大利亚公民。
要深究微信在澳大利亚的市场渗透并不容易。该公司不公布统计数据,当联系该公司时,它在中国的总部办公室不愿透露。然而,在澳大利亚,几家社交媒体公司纷纷用微信向澳大利亚人推销产品和发信息。
这些微信的代理伙伴声称给他们提供了难以琢磨的市场数据。我与三人谈话,他们引述说在澳大利亚活跃的微信用户,平均每个月超过100万人。一个人引述最近的数字是150万人。
鉴于微信的用户主要是用中文交流,这似乎是一个上限。
澳大利亚统计局2011年报告说有65万人在家里讲中文(自2011年以来这个数字几乎肯定会上升,还不算那些在家不讲中文但能讲中文的人)。
教育部在其最新的统计数据中报告澳大利亚有14万中国留学生,澳大利亚旅游局录得今年至4月份有120万中国游客。
微信成功渗透在澳大利亚讲中文的人口提出了几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第一是中共政权正在对一大群澳大利亚国民及访澳的留学生和游客进行令人无法接受的审查。中国国内的在线和离线审查臭名昭著。不大为人们讨论的是中国政府能够将其审查制度延伸进澳大利亚。
去年,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所做的研究记录了中国政府对微信用户施加的广泛而不易察觉的审查,其中包括拦截含有敏感词的信息(例如天安门屠杀、自由亚洲电台)、被禁网站的链接(包括赌博、色情和批评中国政府的新闻网站)及含有被禁政治内容的图片(例如有争议的图片事件包括打击人权)。
用户可能难以察觉这些审查。
例如,当一名用户发送带有敏感关键词的消息时,他们不会得到提示说他们的信息被封;只是该信息不会在接收者那一端显示。群聊里的审查机制远远比私信更为严格。这表明当局为防止大量信息传播可能损害到中共而做的努力。
公民实验室通过严格的测试能够证明:最初用中国大陆移动电话号码注册的用户,后来换到一个国际号码,仍象回到中国那样受到同样的审查。这可能包括了众多的澳大利亚旅游者、中国移民(超过50万的澳大利亚人是在中国出生)、学生、学者和商人。
虽然从澳大利亚建立新账户的用户可以在微信上避免关键词的审查,但他们仍然有些网站被封,并且随着中共继续在本国收紧审查,未来对海外用户的审查可能会变。
第二个问题是中国可能如何利用微信在澳大利亚的成功进一步干涉澳大利亚内部事务。研究人员已经观察到在澳大利亚的中文媒体在过去一二十年里对中国政府的口气软化。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到澳大利亚的华人从前天安门时期的一代人到后天安门时期的一代人。也涉及相应的所有权的转移。最近有这样的说法,高达95%的澳大利亚中文报纸是由中国国有企业控制的。
中国(政府)未能成功地与早期的华人移民潮相连,它一直在更加殷勤的针对后天安门一代。中国问题专家Linda JakobsonBates Gill在他们最近的《中国很重要》(China Matters)一书中说,‌‌"参与和动员海外华侨是北京的外交政策战略,尤其是软实力的重要因素‌‌"。
那么,中共如何利用微信在澳大利亚的成功来实现这些目标呢?2008年中国的奥运火炬传递,成千上万的中国学生被用大巴拉到堪培拉,去对抗抗议者,展示中国政府并不回避它动员和资助澳大利亚华人来提升中国的地位。正如本文开始的那个例子也表明,其他高级别中国领导人访问时也有类似的行动。微信深入广大讲中文的澳大利亚人,显然,对于中国政府未来的努力,微信是一个方便的工具。
还有更险恶的潜在应用。正如Jakobson Gill写道:‌‌"中国大使馆密切关注在澳的中国公民(例如学生)及澳大利亚华裔的不同政见行为。他们是通过培养华人社区里的线人,这些线人愿意把其他华人的政治活动、社交活动和信仰活动信息传给大使馆。这些信息被转交给在中国的情报机构,如有必要,会采取行动。‌‌"
微信提供了更加简练的监测海外公民和澳大利亚华裔的手段。
微信凸显了随着社交媒体的崛起,我们都面临着新的审查世界这么一个后果。虽然澳大利亚政府曾经确定了国内的审查标准,但越来越多的外国政府和公司在决定着澳大利亚人可以看到什么和看不到什么。
虽然这些社交平台不能阻止报纸、博客和其他人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但我们越来越多的是从这些社交平台上获取新闻。因此,它们可以也正在做着信息内容的守门员。
一份2016年的德勤跟踪调查(Deloitte tracking survey)发现,使用社交媒体作为主要消息来源的澳大利亚人的比例在12个月内翻了一番,达到近五分之一。这些平台越来越多地决定了我们读取和观看的内容。
中国常常要求其他国家不干涉中国内政。澳大利亚应期待中国同样不应干涉澳大利亚内政,并坚持终结中共对澳大利亚人的审查。澳大利亚政府还应要求所有社交媒体公司公开它们的审查规则,作为在澳大利亚运作的一个条件。

来源: 博谈网 原文链接: China's censorshipfingers reach into our cyber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