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一, 6月 26, 2017

【维权网25095】 两幼子遭非法拘禁于拘留所,河北广宗农民周瑞宝控告官员“以黑治国”

控告人:周瑞宝,男,1981年4月25日出生,汉族,农民,河北省广宗县北琵琶张二队074号,身份证号:130531198104250416。

被控告人:王富辉,男,北塘疃乡,职务:乡纪委书记。
被控告人:桂怀振,男,北塘疃乡,职务:乡党委副书记。
被控告人:李召庆,男,北塘疃乡,职务:包片片长。
被控告人:张峰,男,北塘疃乡,职务:开发区副主任。

请求事项:

1、请依法追究共同被控告人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
2、请求依法追究被控告人的行为给控告人造成的损 失承担赔偿责任。

事实与理由:

2013年乡政府普查人口时,控告人在外务农,回家后发现控告人家门被查封。控告人去乡政府问清事由,遭纪委书记王富辉暴打至左眼失明,之后控告人逐级维权讨正义,遭北塘疃乡政府毒害,泼硫酸烧成重伤,这些当官的要致控告人于死地。 

2016年6月16日,控告人之妻孟英秀带八月大婴儿进京代控告人维权,被截访者截走母女俩至今生死不明。控告人家中六岁、四岁两个孩子天天哭着要妈,控告人之父周永贵被逼无奈,于2016年10月27日带着四岁的孙女周军月进京找妈,在京又被乡干部抢走周军月,不知扣留在何地,直到12月2日才送回。四岁的周军月离开监护人35天无音信,回家后精神恍惚,孩子身体是否受到伤害,因无钱给她检查身体只待观察。

2017年1月6日,六岁的周军宇、四岁的周军月兄妹俩在家哭着要妈,由爷爷周永贵再次带着兄妹俩进京找妈。北京警察(电话010-63538511)又将两个孩子抢走,直到元月26日兄妹俩被人扔到离家一公里外,兄妹俩不知回家路冻僵在路上,后被过路熟人发现告诉控告人接回兄妹俩。兄妹俩回家后昏睡几天,也无钱给兄妹俩看病检查身体。寒冬腊月滴水成冰,四岁和六岁的孩子又被控制离开监护人20天。

2017年2月18日,控告人的母亲张香珍带着周军宇、周军月兄妹俩再度进京找妈,当晚七点多在久敬庄马路边,遭截访人毒打近两小时,遇好心人报警(0106991107)而北京警察始终未出警。二十多小时后也不见祖孙三人,两天后截访人将控告人母亲送回家,可俩孩子至今未找到。

兄妹俩是在久敬庄门前被截访者抢去的,兄妹俩第三次遭截访人抢去一直无音信,生死下落不明。直到前天(6月19日),有人才偷偷告诉我两个幼儿被非法拘禁在广宗县拘留所内!幼儿一而再被当作人质绑架失踪,这一次又已经整整4个月遭非法拘禁,身心健康无疑受到严重摧残,这个责任应当有谁来承担?

2017年2月20日晚十点多,一帮黑社会共十多人,突闯控告人的哥哥周瑞豪家,将随身带来的刀子凶狠的扎在桌上说:"你们要支持周瑞宝上访,就砍断你们的手脚"。随后又去控告人的叔叔周永奎家,翻院墙入室,同样的手段威胁周永奎。2017年2月28号,乡政府雇佣黑社会将控告人之母拉到村外扔下,把控告人的三轮车也抢去了。北塘乡黑政府势力残害控告人一家老小,恐吓威胁控告人亲属,令人发指!

2017年3月2日晚,一个陌生人电话说帮控告人"写材料",让控告人去北京郊外大红门见面。控告人和父亲到达地点时,从背后上来十几人将我们打倒,戴上头套拉进一个大坑里停留许久,又将控告人拉上车送回老家拘留所,将控告人的手机和其它证件全部搜去。由于遭多人撕扯挤压,导致控告人胃部受伤,从此水、食不进,胃大量出血,直到7号乡政府才给控告人治病,治病期间还铐着控告人。由于胃天天出血不止,于3月23号取保候审放控告人出来治病,现在正在住院治病中。

当初仅此乡政府普查人口控告人不在家那点小事,打残控告人左眼失明,故意泼硫酸残害控告人于死地。迫害控告人之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给控告人幼儿制造精神伤害。北塘乡政府黑势力如此猖狂,残害良民,谁是幕后保护伞?请求上级领导关注重视,严惩北塘疃乡一伙黑恶势力,让我们过上安定的生活。


周瑞宝电话 :17331925168。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