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一, 7月 17, 2017

世界公民: Re: 很难堪

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
不要忘了,刘晓波是国内最早支持法轮功并给予高度评价的人。

2017-07-17 12:26 GMT-04:00 Xu, Yi <yi.xu@ucl.ac.uk>:
问题是,这场诺奖的把戏很可能就是极权专制中共玩的。对此有足够的警惕,才是认识到专制本质。

On 17 Jul 2017, at 17:15, ytlee <ytlee@nccu.edu.tw> wrote:

請用同樣的精力與時間去批判極權專制,才有意義。
Subject: Re: 很难堪
回答一个朋友的问题,公开表达出来。

我本人对刘晓波先生的一些批评,并非是因着某种政治主张的影响。我对他的无敌论有批评,对他的诺贝尔和平奖的荣誉存在质疑,但是到现在我依然坚持理性、和平、非暴力的政治观点与立场,甚至在这次争论中,更加坚定自己的政治观点与立场。对不同的政治观点和立场,我的态度是: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信心、看见和感动,力所能及去做就可以了,不必要彼此论断与指责,更加不必要非得寻求统一。允许差异性的存在。但是对一些明显的错误与偏颇,以及最为基本的道德伦理与原则底线的践踏,无论是对自己所接近的政治立场之持守者,还是完全对立的政治立场之持守者,都应该进行中肯的纠正与批评。

陈卫珍



2017-07-17 11:04 GMT-04:00 Zhang Yu <yuzhang08@live.se>:
许先生所引的那段话显然是出于假定诺委会成员们无知、轻率的猜测加夸张,与亊实正好相反一一即使根据你们公布的资料,你们的反对观点和依据(如刘的《我没有敌人》的法庭最后陈述)就早在诺委会于十月份作最后决定前寄去了,人家恰々最后选用了《我没有敌人》全文在颁奖会上作为得主代答词,并以此标题作为所有相关资料和活动的主题,甚至在介绍得主的正式短片中还特地包括对你们反对者的采访发言部分,说明人家不但不无知或轻率,而且非常重视你们的相反意见,只不过把你们作为负面依据的资料反作为更正面的表彰重点了。那些公布了自己提名资料者如徐文立先生等,好像都没有提供那份依据吧?支持刘获奖者真是应该感谢你们的这种客观帮助😄

On 17 Jul 2017, at 16:26, Xu, Yi <yi.xu@ucl.ac.uk> wrote:

问题的关键是,诺委会从那里得到这样的错误信息:"几乎一夜之间,他就成了中国人权运动的民族和国际象征。"

许毅

On 17 Jul 2017, at 15:12, weizhen chen <ilovegodandyou2015@gmail.com> wrote:

我本来并不想再次卷入这个圈子里来争论的,但是鬼使神差,怎么又被卷了进来。我祷告上帝保守我的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由心发出。我不想也不应该再像去年一样在这些争论中难以自拔。我的判断力和分析力告诉我,在关于刘晓波先生的认识上,曹长青先生和三妹女士是客观而中肯的,同时郭文贵先生的爆料也是真实的。



刚才收到徐文立老师发来的刘先生写的基督论,看了几节又是看不下去了。
在刘晓波先生的文章中,是经常能够看到逻辑混乱基础概念性错误的地方。论到基督信仰,我想说,刘晓波先生生前确实是一个对基督教有好感也有所了解的人,但事实上他对基督教的精髓以及基要真理根本就没有把握。如果是作为一般的人那也罢了,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感受写读后感,但问题是,假如粉丝们借着哀悼之悲情的表达,在诺贝尔和平奖之光芒的烘托下,又把他的这些并非正统神学的文字当成某种高深的基督教思想来传播,真正的基督徒们肯定又不得不对此进行纠颇了。关于信仰真理的纠偏,经常会显出更加执着的劲头。


我建议粉丝们能保持最基本的冷静判断。刘晓波先生的学术思想真的是不敢恭维的。大家还是表达哀悼感情即可了。



我在他的第一节文字中作简要分析。



刘*
​​
晓*
​​
波:铁窗中的感动——狱中读《论基督徒》


题记:基督教信仰的最伟大之处在于:人之为人,首先是爱,其次才是智。无爱的智慧越卓越,就越有可能作恶多端。绝对的爱无条件地构成人性的必须条件或前提。(这是一个错误论述。但凡持守2000年大公教会之传统基督教信仰的神学思想,都知道基督教信仰最伟大之处,决非关于人性的解读,而是对上帝对人类之伟大救恩的庄严凝视与仰望。同时关于人性之各种美德的阐述,有经文如下:"你们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可见,人之为人,既然是说论基督徒,那么就应该说基督徒之为基督徒,首先是信心,并非是爱。其次是德行,并非是智慧。

汉斯•昆是著名天主教思想家,德国图宾根大学天主教神学系基本神学教授,普世宗教研究所所长。他既是神学大师,又是著名的宗教改革家(汉斯•昆的神学思想,是自由主义神学,在某些根基性的真理上,是对传统基督教神学的背叛,他不能算为真正的宗教改革家),他倡导一种崭新范式的基督教思想,致力于推动神学在所谓后现代处境中的范式转换,因而也被称为"自由神学"的代表人物。
汉斯•昆的《论基督徒》(杨德友译,三联书店1995年版)是一本感人至深的书,为狱中的我带来了铁窗中的感动。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如此激动地读书了。这种激动的、投入的感觉真好,它在告诉我:尽管自己生长在毫无宗教背景的无神论文化之中,但自己并非无可救药,自己的灵魂深处还是有宗教性虔诚,那种博大的深刻的宗教情怀常常令我感动不已。
也许,我永远不会成为教徒,不会进入有组织的教会,但是耶稣基督却是我的人格楷模,我知道终其一生也无法企及那种圣徒人格,但被这样的书所感动所震撼,说明自己还具有作为一个人的虔诚与谦卑(错误认识。在基督信仰中,作为一个人的虔诚与谦卑,决非能被什么书所感动,最基本的考核,乃是在上帝面前认识到自己是一个罪人。没有罪人意识,就没有最为基本的属于基督徒的虔诚与谦卑。),并未被牢狱之灾所吞没,也没有被曾经暴得的名声所腐蚀,我还有救,还能够把自己的一生变成努力地接近这种人格的过程。(错误认知,在传统基督信仰中,接受耶稣为救恩永远是有救、并能够得以接近耶稣之人格的可能,并非是他说的他没有被牢狱之灾所吞没,以及被冒得的名声所腐蚀等品质。

算了不想分析了。我盼望他的粉丝们节制吧。这让我感到难堪。如果他不是论基督徒,如果粉丝们没有把他当成如此重要的思想家来崇拜,我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来分析他的这种文字了,真显出有些刁蛮刻薄呢。
陈卫珍




在 2017年7月17日 上午3:24,Zhang Yu <yuzhang08@live.se>写道:
流言止于智者!

挪威诺委无疑也是智者,获奖的理由说得很清楚:"表彰他为争取和维护中国基本人权所进行的长期的、非暴力的努力。"根本不是" 阴谋论"者想象的"零八宪章的主要作者"。当时的诺委主席在颁奖会上列举了刘晓波的"长期的丶非暴力的努力"如下:
"1989 年,他回国参加正在兴起的民主运动。6 月 2 日,他和几位朋友开始在天安门广场绝食,抗议政府的戒严。他们发布了由刘晓波起草的包含六点的民主宣言,反对独裁、提倡民主。刘晓波不赞同学生与政府之间发生正面冲突,试图用一种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双方之间的紧张对峙局势。早在那时,非暴力就成为他民主理念中的一个核心因素。6 月 4 日,他和朋友们劝说学生撤退,以避免他们与军队的直接冲突。他没有能够完全扭转局势。很多人丧失了生命,大多数是在天安门广场之外。⋯⋯天安门事件成了刘晓波生命的重大转折时刻。1996 年,刘晓波以"造谣、诽谤"为由被劳动教养三年。他在 2003年到 2007 年间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书写了将近 800 篇文章,其中 499篇写于 2005 年之后。他是《08 宪章》的起草人之一,而《08 宪章》是在2008 年 12 月 10 日发表的。"
由此可见,诺委会早已知道"刘晓波并非零八宪章的主要作者"而只是"之一",何况"《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之一"作为颁奖理由所依据的亊实,也只是20多年一系列"长期的、非暴力的努力"之一。因此,来自某方的无名"内部支持者"所谓"揭示惊天大阴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以造谣者的无知谎言,又能欺骗什么人呢?

一一一
诺贝尔和平奖网站上刊登了评委会主席亚格兰颁奖致词的中文版本全文和下:
default
贾格兰德坐在空椅子旁
国王和王后陛下、阁下们、女士们、先生们,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决定,授予刘晓波刘晓波刘晓波刘晓波 2010 年诺贝尔和平奖,以表彰他为争取和维护中国基本人权所进行的长期的、非暴力的努力。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一向的观点是,人权与和平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人权是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在其遗嘱中所提出的'各国间友爱'的先决条件。" 
我刚才所读的,是今年 10 月 8 日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颁奖公告的第一段。 
我们深感遗憾的是,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正被隔离监禁在中国东北部的一个监狱里,不能亲自出席今天的仪式。他的妻子刘霞或其他亲属也不能前来。因此,今天我们不会颁发和平奖的奖章和证书。 

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授予刘晓波这项奖是必要的、应该的。我们对他荣获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表示衷心祝贺。 
历史上,曾经有多位和平奖得主无法亲自出席颁奖仪式。事实上,最有历史意义和最具荣誉的几项和平奖中,就有好几项在颁发时都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也有很多次,虽然获奖者得以前来,却遭到了本国政府的强烈谴责。 
1935 年委员会将和平奖授予卡尔•冯•奥西茨基时,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希特勒暴跳如雷,禁止任何一个德国人前来接受任何一项诺贝尔奖。挪威的哈康国王没有出席颁奖仪式。奥西茨基也未成行,并在一年多之后去世。 
安德烈•萨哈罗夫 1975 年得奖时,也是激起了惊涛骇浪。他也没有能够亲自前来领奖,而是由其夫人代为出席。1983 年和平奖得主列赫•瓦文萨也经历了同样的境遇。昂山素季 1991 年获奖令缅甸政府恼怒不堪,她也没能亲临奥斯陆领奖。2003 年,希尔琳•艾芭迪在荣获和平奖之后来到挪威。尽管伊朗政府做出了种种消极反应,伊朗驻挪威大使却出席了颁奖仪式。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曾向南非人士颁发过四项和平奖。所有四位得主都亲临奥斯陆。但 1960 年艾伯特•卢图利和 1984 年图图主教的获奖,都引起了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强烈不满,直到 1993 年纳尔逊•曼德拉和戴克拉克荣获和平奖,才终于博得了雷鸣般的掌声。 
颁发以上这几项和平奖的目的,当然绝对不是为了侮辱任何人或任何国家。委员会的意图是通过颁奖,来凸显人权、民主与和平之间的关系。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要提醒世人,当今世界大部分地区民众所享有的权利,是有人不畏个人得失而奋斗和努力的成果。 
他们是为了民众的利益而无畏奋斗的,这就是为什么刘晓波值得我们的支持。 
虽然本委员会的成员从来没有与刘晓波见过面,我们却感到很了解他。我们密切地关注和审视他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刘晓波于 1955 年 12 月 28 日出生在中国吉林省长春市。他在吉林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后,于北京师范大学获硕士和博士学位,并留该校任教。他曾在奥斯陆大学、夏威夷大学和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访问学者。 
1989 年,他回国参加正在兴起的民主运动。6 月 2 日,他和几位朋友开始在天安门广场绝食,抗议政府的戒严。他们发布了由刘晓波起草的包含六点的民主宣言,反对独裁、提倡民主。刘晓波不赞同学生与政府之间发生正面冲突,试图用一种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双方之间的紧张对峙局势。早在那时,非暴力就成为他民主理念中的一个核心因素。6 月 4 日,他和朋友们劝说学生撤退,以避免他们与军队的直接冲突。他没有能够完全扭转局势。很多人丧失了生命,大多数是在天安门广场之外。 
刘晓波告诉自己的妻子,要把今年的和平奖献给"六四亡灵"。 
我们完全遵从他的意愿。刘晓波曾经说:"非暴力反抗的伟大之处在于,当人类必须面对被强加的暴政及其苦难时,居然是受害者用爱面对恨,以宽容面对偏见,以谦卑面对傲慢,以尊严面对羞辱,以理性面对狂暴。" 
天安门事件成了刘晓波生命的重大转折时刻。
1996 年,刘晓波以"造谣、诽谤"为由被劳动教养三年。他在 2003年到 2007 年间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书写了将近 800 篇文章,其中 499篇写于 2005 年之后。他是《08 宪章》的起草人之一,而《08 宪章》是在2008 年 12 月 10 日发表的。正如宪章的引言所述,2008 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 60 周年,'民主墙'诞生 30 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 周年"。《08 宪章》呼吁保护基本人权,发表后已经有几千名国内外人士先后在上面签名。 
2009 年 12 月 25 日,刘晓波因判决书中所称的"煽动他人推翻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而构成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 11 年,被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刘晓波自始至终都坚称,这项判决既违反了中国宪法,也与基本人权的原则相悖。在中国有不少持政治异见者,他们对很多问题持有与政府不同的观点。刘晓波所获的严刑,使他不再仅仅是人权运动的一个重要代言人,几乎一夜之间,他就成了中国人权运动的民族和国际象征。

On 17 Jul 2017, at 08:15, Esther chen <estherchen2016@gmail.com> wrote:

看到三妹女士发出的这篇文章,我一点都不感到震惊。事实上,在郭文贵先生于篝火旁谈到刘晓波先生的视频中,当时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刘晓波是中国人的耻辱,当时我就有直觉,肯定是这个诺贝尔奖有不光彩的内幕。但是基督徒一般说话都比较慎重,带有猜疑性的结论通常不会轻易出口。这不是基督徒不真实,而是在努力践行圣经的教导——在爱心里说诚实话。既然都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就谈一谈当时的这个感受,以让更多的人们看到真相。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关于刘晓波先生的真相被揭示,在我的盼望之中是,怎么也应该再等一段时间,也算是对死者的尊重吧。怎么说呢?我这人好像在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比如,孝顺老人、死者为大之类的观念,还是有点浓。

另外,徐文立老师发来的刘晓波先生的那份临终遗言,我是在他病誓的前一天有人从微信里转给我的,当时我就是怎么都读不下去。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很别扭很做作的感觉。在这份临终遗言中,
他是仿效信徒的口吻来写的,但是因为没有真实生命和灵性的彰显,字里行间充满了对他人的指责和自以为义,还有心灵中难以压制的苦毒。而且,就神学来分析,也是带出了明显的缺憾和偏颇。但当时,我对自己的这种感觉有点惶恐,甚至内疚,好像不应该有这种感觉似的,毕竟这是人家的临终遗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怎么可以读出做作感和虚伪感来呢?直到后来我看到另外一个朋友也留言说,怎么都读不下去,我才感到释然,知道这个感觉不是我一个人才有的。

我现在也不敢说,这份临终遗言是刘晓波先生故意留下的一次自我肖像的刻画,而并不是他真实的心灵告白——我这样说也许有点刻薄。我感到,刘晓波先生最为真实的临终告白,乃是体现在他对他妻子说的那句话——我把惶恐和仇恨交给你,只交给你一个人。

我想他直到那个时候,也许开始认识到,他在与这个污秽的世界耍流氓的游戏中彻底输掉了:他赢得了一顶世界级的桂冠,以及无数人们盲目的崇拜,但是他失去了生命。

警醒啊!那些藉高尚事业为幌子而追名逐利的人们,千万不要用尊严和人格来赌注成功和荣誉,而应该用真诚和坦荡来换取信任与爱戴。

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盼望刘晓波先生的灵魂此刻在上帝的荣耀和慈爱里安息。我更希望,我们能够在他的悲剧人生中学习到宝贵的功课,同时给予他最深的理解和怜悯。我们都生活在这个污秽的世界里,也都受限在这有罪有限的肉身之中,我们谁都不完美。我们度过的岁月像一声叹息。唯有爱和生命值得缅怀。

愿上帝祝福各位!

陈卫珍

陈卫珍



2017-07-16 23:08 GMT-04:00 Diane Liu <shudong96@outlook.com>:

中国事务网登出惊人消息
郭文贵内部支持者 揭示惊天大阴谋:
刘晓波并非"零八宪章"主要作者,张祖桦才是。


该宪章的几名撰写者和发表者都未判刑,有的只被短暂拘审几天即获释。那么,当局为何独独重判刘晓波?据悉,真相乃是一场绝密谍战双簧戏,如果刘晓波被治愈或出国,就会容易失控露出破绽!


当时刘晓波陷入内斗矛盾,被人取证揭发接受外国资助,贪污中文笔会公款,品格腐败里外不是人,正拟以刑事罪起诉,但是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者。有多名影响力远在刘晓波之上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包括李洪志、热比娅、中国民主党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魏京生、王丹、天安门母亲等,曾被提名或将提名诺和平奖。


考虑到其中,居然只有刘晓波骨头卑贱,提出过"中国应该被侵略殖民地三百年";也只有刘晓波是怕死烟鬼,痛哭流涕写六四悔过书,并公开在央视宣称"天安门广场没死人";更只有刘晓波是乖乖牌埋头沙漠鸵鸟,反复强调"我没有敌人",中共专制的"政府不是我的敌人";曾经给全体百姓作出了投降主义的好榜样!



于是,由刘晓波按计划抛出光说不练的"08宪章",让国内和国外的反对派公开签字,使全部签名名单名正言顺地暴露给中共掌控,使国内签名者被监控,使国外签字者被严禁回国,就此帮助官方扼杀反对行为于萌芽中,使中国不可能有大规模的反对行动。



刘晓波被提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刘氏投降主义推波助澜,如他的欢迎被殖民、中共讲理不杀人、专制政府不是敌人,都不但深入地蛊惑人心,使民众争抢和平理性地跪舔,甘心继续被中共权贵压迫剥削,为中共权贵的维稳专制延年益寿!


请看,中共铤而走险的双鋒利剑,密谋策划与刘氏投降路线的全过程,双方腐败堕落的配合高明完美乎?




熱門文章

最新发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