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二, 4月 04, 2017

世界公民: Re: [民阵之友 8835] 《賣車》(2) 陳漢中 03/28/2017

谢谢汉中兄

2017-04-04 0:23 GMT-04:00 'Chongjian Gonghe' via 民阵之友 <fdcfriends@googlegroups.com>:
難得胡平兄如此樂觀豁達,人生七十才開始!真是中華民族之福氣。近來讀兄台文章,仍然才氣橫溢,想說老都難啊。

漢中叩首


《賣車》(2)
陳漢中
03/28/2017

今天28號,是我生命中的一個特殊日子,因為我賣了那台輛行駛過三十三萬英里的本田房車。

自從太太出了車禍,我的紅色的1990年手排檔車和這台墨綠色1998年自動排檔車就成了『燙手山芋』,既不准開,又不想賣,進退維谷。太太催了好多次要我想辦法賣車,我都給她一顆軟釘子:『你都不准開,誰還敢買來開?』一晃就是一年多過去,支付過一次註冊費、保險費以及廢氣污染監測費之後,轉眼就很快又面臨繳納新一個年度的註冊費、保險費以及廢氣污染監測費。太太見我仍然無動於衷,就自己想辦法去賣車子。她到本田汽車銷售公司去查詢,結果大失所望,本田公司大約只願意支付二、三百美金,而且是在購買一輛新車後折扣進購車款裡。她與一些親戚朋友打探行情,人家一聽『1990年手排檔』或者『行駛了三十三萬英里』都認為有些誇張。不打算賣車的我揶揄太太,如果登平面廣告賣車,廣告費可能比賣車得款還貴。

賣車的事就這樣拖了下來。期間,有幾位鄰居看見我的車停在街上長時間不用,問過我是否有意思出售?我都回答:琇民和幹千還在讀書,將來畢業找工作需要用車。他們新手開車,還是開舊車好些,熟練之後才買新車給他們。

壓斷駱駝脊梁骨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收到機動車輛管理處的註冊通知書,通知書往往是提前兩個多月寄出,讓車主有所準備。而這兩個多月,則是對我的考驗,哈姆雷特的經典:『To Be Or Not To Be』經常在腦際翻轉。其實並不是錢的問題,我長期做房地產投資,十來萬美金的盈虧,有時僅僅在一個決策中,甚至在一迅間。就拿房屋出租來說,驅趕與不驅趕一個租客,怎樣驅趕,其結果大不一樣。現在租金普遍是兩、三千美金一個月,往往等到租客拖了三個月才請律師啟動驅趕程序,驅趕程序通常需要兩個月,續而是一個月的收屋程序。六個月的租金加法律費用就損失兩萬美金左右;如果房客屬於『窮凶極惡』類型,將房屋大事破壞了才搬走,或者被趕走了還糾夥回來搬東西、砸房子,清理現場和重新裝修的費用,少則八、九千,多則三、五萬。(做Air B & B 短租就可以避免房客欠租、拖租以及驅趕房客和房客砸屋的麻煩。)問題在於我根本沒必要賣車,是被一種荒誕的理由逼著出賣自己的最愛。公益廣告的廣告詞說:『小心開車,一次車禍改變您一生!』何止是『改變您一生』,甚至是『改變您一家』啊。

機會終於來了,早幾天,太太滿面春風地對我說,『對面街那個專門收集骨董車的老頭問我,你1998年那部本田是不是想賣。』其實,他以前也曾經問過我,說是他在聖地牙哥的孫子考上了三藩市的州立大學,需要一台二手車,他想送一台給孫子作禮物,我不為所動。現在面對新一年度的車輛註冊壓力,我終於找到下台的梯子,順水推舟地回應:『好吧,他孫子上了三藩市州立大學需要一部車,就賣給他吧。』太太馬上得意起來:『他專門收舊車,知道本田是好車,值錢。』我讓她高興透了,才不緊不慢地說:『正因為他懂車,才不會出高價錢。』敏感的太太立馬反應過度:『你可不能反悔,我已經答應人家了。』這回輪到我得意了,笑著問她:『我才是車主啊,你答應人家什麼了?價錢是多少?什麼時候交車?』她頓時語塞了,好一陣子才說,『我答應回來問你呀。』機敏的太太很快反應過來,『你是不是擔心人家給的價錢太低?那老頭可是個大好人,他孫子就是經常來,很乖巧那個,一轉眼,都要上大學了。』我疑惑地望著她,真不知道她想表達什麼。她突然媚眼如絲,『本田車行的估價都不外兩三百美金,我情願把便宜留給鄰居,亦比給了財大氣粗的車行好呀。哎呀,你就不要再想錢的事了,賣得兩百是兩百,賣得三百算三百,你再拖幾年不賣,就成廢鐵了。』然後,還不斷訴說對面街那老頭如何如何做『好人好事』,我只好無奈地說,『我有機會就和他談一談吧。』

我與對面街的老頭談過,乾脆利落一口價三百美金成交。太太知道了立即翻臉:『以為你會辦事,怎麼三百美金就賣了?』就像1959年毛魔澤東在廬山會議上數落彭德懷:『註冊費、保險費以及廢氣污染監測費多少錢?幹國換了車上的音響就超過三百美金!才幾個月?你去年換的四條新輪胎花了五百多美金!你不會討價還價?』我差點就要高喊『萬歲!萬歲!萬萬歲!!』遇到偉大領袖了。我的一個朋友很多年前說過:『人人心中都有一個小毛澤東』,他當時是在談論海外民主運動狀況時有感而發,想不到還抱括我這個對民主運動涉及不深的太太。

毛魔澤東慫恿張國燾派其主力部隊二萬一千八百餘人西進新疆,開拓通往蘇維埃祖國的軍事走廊,張國燾入局之後,毛魔澤東指揮陳昌浩(西路軍政委)在馬步芳勢力範圍的腹地『一會兒向東,一會兒向西』,拖垮部隊,並讓馬步芳有充足的時間集結軍隊圍殲了西路軍(僅403人到達新疆、五百餘人逃回延安)。毛魔澤東秘密指派潘漢年去見汪精衛,與日本簽訂聯合消滅中華民國的秘密條約,事成之後,卻將潘漢年打入黑牢。毛魔澤東私下鼓動高崗到東北局秘密調查劉少奇投敵叛變的黑材料,教唆高崗『倒劉』,黑材料到手後,卻聯手劉少奇制定『加強黨內團結』的決議,逼迫高崗自殺並打成『高饒反黨集團』。毛魔澤東設局『幫助共產黨整風』鼓動知識份子向共產黨『提意見』,當知識份子『響應號召』之後,卻將幾百萬中華民族的知識菁英打成『右派』長期殘酷迫害。1959年在廬山上,毛魔澤東首先稱讚彭德懷提的意見很中肯,很有意義,騙彭德懷寫成『萬言書』,『萬言書』到手後,卻立即將之打印成冊散發出去說成是『右傾翻案』、向黨進攻。毛魔澤東當著大多數高級幹部的面稱讚『羅長子』能幹,指示羅瑞卿多分擔林彪的工作,還私下將上呈給林彪的文件轉給羅瑞卿,羅瑞卿受寵若驚替毛魔澤東賣命後,卻被栽贓為『架空林彪、陰謀篡黨』,逼得羅瑞卿跳樓自殺。毛魔澤東指定劉少奇主持『五一六政治局擴大會議』制定發動文化大革命的『五一六通知』,鼓動劉少奇派出文化大革命工作隊,還默許推廣王光美的『桃園經驗』,等劉少奇上了圈套之後,卻『撤銷工作隊』、『接見紅衛兵』、『批鬥王光美』、直接將劉少奇置於死地。

我想,太太也學會設我的局了(廣東人俗語「裝彈弓」),中華民族不徹底剷除毛魔澤東、不清除人人心中的『小毛魔澤東』,繼續內鬥(出電子書、搞「過渡委員會」等)絕無前途出路。

多年以前,我就對一位著名的女性民運活動家說過:『做女人難,做名女人更難,做漂亮的名女人則難上加難。』比如我太太,更年期遇上空巢期,已經夠倒楣的了,再遇上個車禍,真夠可憐。想任性就讓她任性到夠吧,要發脾氣就任由她發到疲倦吧。我唯唯諾諾、恭恭敬敬等她數落完(比彭德懷幸運得多,不會被撤職查辦),小心翼翼地說:『只是說定了而已,還沒有交錢辦手續,還有討價還價的機會和空間。你要加多少美金都還來得及,他如果不肯加給你,我可以不賣給他嘛。』太太好像氣還沒消,恨恨地說:『哼,我就知道你根本不肯賣這台車,要不然,不會拖到現在!』我馬上賠個笑臉:『好,好好,待會兒你去跟他說。他肯加,是你的面子;他不肯加,三百美金我照樣賣!』『嬉皮笑臉的!什麼我去跟他說?你陪我一起去!』太太威風凜凜,像毛魔澤東接見紅衛兵,信心滿滿:『人民萬歲!!』

『做女人難,』做女人的先生也不容易啊。不信,你問一問加拿大多倫多的董昕。

對面街的老頭果然鐵口斷金,一個子也不肯加;我果然斬釘截鐵義無反顧,三百美金照賣!!

還是太太厲害,臨交汽車鑰匙前,把車裡的兩塊地毯起了出來帶走:『這兩塊地毯我買了十四美金,還挺新的。』

今天是28號,我生命中的一個特殊日子,我在今天賣了那台輛行駛過三十三萬英里的本田房車。它仍然停泊在我們家附近,有時停泊在對面街老頭的車道上,有時停泊在我的車庫旁邊,沒有人注意到車主證上的名字已經悄悄地改了。





(待續)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民阵之友"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fdcfriends+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
--
-----------------------------------------------------------------------------------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公民世界" Google论坛。
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gongminshijie@googlegroups.com
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gongminshijie+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更多选项,请通过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gongminshijie?hl=zh-CN
访问公民世界-佳值网 论坛:
访问 网址:http://np.oeea.
Follow推特: http://twitter.com/xiaoping0808/new-party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世界公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gongminshijie+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