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二, 6月 06, 2017

走入插畫小宇宙 與繪本幸福相遇


【米奇巴克童書魔法盒】讓父母瞭解孩子思考與美感的「天賦」,陪孩子一起快樂閱讀、創意思考! 【大田iPen圖文報】擁有很多、很棒的圖文作者及作品,歡迎喜歡看圖文的讀者來【大田iPen圖文報】逛逛!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6/07 第580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台灣光華雜誌以雙語報導台灣鄉土情懷,掌握台灣也放眼國際。包括資訊新知、藝術文化、生態環境、社會經濟、休閒旅遊等,清新的編排,寫實的報導,抒解生活的壓力,增加自我進修的實力,隨書看台灣,是國際友人瞭解台灣的最新資訊,是外籍人士瞭解台灣的主要刊物。
走入插畫小宇宙 與繪本幸福相遇
【文•鄧慧純 | 圖·莊坤儒】

1989年以來,台灣插畫家已是波隆那插畫展的常客,入選代表肯定,更意味實力。如今有越來越多人投入插畫創作,台灣插畫家一筆一畫繪出了一片美麗的花園,也讓世界看見台灣。

 


劉旭恭的《誰的家到了?》,用童言童語說汽車家族的故事;徐銘宏的《最後三件事》在夢境中回憶人生重要鏡頭;吳欣芷的《Farewell》講述名為孤單的心境,這些都是入圍波隆那插畫展的作品。插畫可以可愛,可以憂傷,可以是敘事,也可以是想像。圖像總能傳遞最直覺的感動,在每個需要療癒的時分。

劉旭恭──想像的超能力

一腳踏入繪本的國度,劉旭恭與繪本結緣在準備考研究所的日子。為了撥一點時間重拾兒時喜愛的畫畫,他參加陳璐茜老師的繪本課,又一路成為「圖畫書俱樂部」的創始成員之一,每年參與手製繪本聯展,33歲那年他辭去專職工作,全心投入繪本創作,至今已21年了。

總是畫出許多有趣的故事,劉旭恭的靈感來自生活經驗,獲得第18屆信誼幼兒文學獎圖畫書創作首獎的《請問一下,踩得到底嗎?》是自己在深潭游泳的恐懼經驗;《到烏龜國去》是跟陳璐茜老師聊到,有一位反應很慢的朋友,聽笑話總是5分鐘後才有反應,於是讓他想像如果一隻兔子到烏龜國做客的情境;而入選2015年波隆納插畫展的《誰的家到了?》則是為了喜愛汽車的兒子而創作。

在劉旭恭的繪本世界裡,充滿超有趣的設定,理工出身的他,特別重視故事的結構,花了許多時間思索故事如何呈現,他可能安排了10個情節,但只要是用過的老哏,就會放棄再想新的。像《小紙船》的故事,只能載重三顆豆子的小紙船,自己就有兩顆豆子重,它還載了大象和獅子一起過河,天真又無厘頭的設定,這訴說人不可貌相的故事,讓人不覺莞爾。《愛睡覺的小baby》,則是說著在眾人皆睡的夜晚,小baby兀自醒來,開著直升機防禦飛碟的攻擊、用消防水柱對抗噴火恐龍,也讓人驚呼插畫家無敵的想像力。

劉旭恭形容這就像解數學題,故事沒有正確公式,只有滿不滿意。對於構圖,他也花費許多時間安排,總是畫到滿意的草圖才罷手。

對劉旭恭來說,製作繪本是一連串思辨的過程,他曾經自卑未曾受過專業的美術訓練,繪畫技巧不如其他插畫家;但他又反思,是否需如此在意繪本的藝術性,而失卻了童真。在訪談的過程中,劉旭恭像學者不斷地自我論辯,總是努力尋求更好的解題方式。

儘管創作那麼多有趣的故事,卻未必皆能順利出版,但劉旭恭反向思考,覺得換來更多時間沉澱作品的細節,何嘗不是好事;像《橘色的馬》這本充滿童趣、又富哲理的繪本曾在多家出版社碰釘子。故事是一匹橘色的馬憑著半張照片尋找兄弟,他想像對方應該也是橘色的,卻只遇到咖啡色的馬,兩人各持有的半張照片也無法接合,最後他們修剪照片拼成一張完整的相片,也成為好朋友。故事後來找到獨家文化和高雄市文化局合作,不僅在國內頗受歡迎,也賣出韓國及瑞典版權。

能踏上插畫家之路,劉旭恭自覺是個幸運的人,「我的畫畫技巧沒有很好,又非科班出身,可是能藉由繪本來表達我天馬行空的想法,又能賴以為生。」而台灣擁有這樣一位想像力超豐富的插畫家,也很幸福。

徐銘宏──從擬真到寫意

「這個社會少一個送貨的應該沒有人會發現;可是如果多一個喜歡畫圖的人也許會蠻有意思的。」2015年入圍世界波隆那插畫展的徐銘宏說。

美術科班出身的徐銘宏,擁有一手傲人的擬真畫功。拿著相片比對,他的畫就像翻拍,畫鐵是鐵,畫水是水,在紙上如實呈現。他說以前的作品像在刻畫,他會要求自己從光影、材質、透視等每個細節都完整兼顧,認為這才是功夫。對自己細膩的畫工也有一股傲氣,昔日的作品他總是很慷慨的送人,「再畫就有了」,他說。

因為爺爺過世,原本在設計公司工作的徐銘宏被召回家中雜貨店幫忙;但他始終鍾情繪畫,7年後他再重拾畫筆,只是這一回,他一改擬真的風格,拋去學院派的規矩,學著寫入一點一滴的情緒。而這樣的轉變,他說要感謝同是插畫家的妻子薛慧瑩。

「她一直說她沒有幫到我,可是我覺得有,因為每次她和插畫家聚會,我都可以在一旁不小心曝光,大家就會對我有興趣,所以還能夠跟出版社接得上。」徐銘宏笑著說。

徐銘宏從前畫東西非得要有照片模擬,也不太描繪心理層面,但薛慧瑩分享徐銘宏接觸不一樣的繪本,讓他慢慢愛上樸質的畫風,「那樣的東西對我來說比較看得出真實的感情」。

徐銘宏的作品多見於報紙副刊或小說插畫中,他喜歡將畫面設定在故事將發生轉變的時間點,讓醞釀的情緒隱隱地溢出畫面;總是最先從文章中找出空間的關鍵字,利用熟悉的空間場景,帶領讀者進入圖像的情境。

入圍波隆納插畫展的作品《最後三件事》,是徐銘宏重拾畫筆後第3年的創作。原本是搭配小說的插圖,描述一間在森林中鐘錶師傅的工作室,但在畫面之外,徐銘宏又賦予它新的情節想像,再補畫兩幅圖,故事便轉換成某個人偶然買了3個擁有神秘力量的瓶子,在當晚的夢境中,重回過去經歷影響他一輩子的3件事。3個夢境彷彿是用長鏡頭窺視過往,深入內心風景的敘事獲得評審團的青睞。

徐銘宏藉著領獎的機緣前去一趟義大利波隆那,開了眼界的他覺得「插畫這條路還是要跨出台灣,比較有希望。」立下用插畫走出台灣的夢想,但徐銘宏的生活依然如常,上午畫畫,下午幫忙家中雜貨店,夢想在那兒,但可以慢慢來。少了個雜貨店貨員,多出一位插畫家,世界果然有意思多了。

吳欣芷──自由揮灑畫筆

高中以前就讀美術班,途中出走去嘗試新事物,吳欣芷出去繞了一圈,又選擇畫畫當生活的重心。

「對我來說,畫畫是很享受的事,可是到了國中壓力變大,畫畫的快樂變質了。」於是她轉入一般高中,考進成功大學外文系,還利用大學課餘時間,參加非政府組織的計畫,到印度協助清貧家庭的孩子;「本來只是教英文,因為我會畫畫,就順便教孩子畫畫。」這意料外的機緣,卻讓她重新享受畫圖的快樂,在印度旅行途中,塗鴉也伴她度過許多時光;在當地認識的朋友,更讓她意識到人生並非只有找個穩定工作一途。

是否有件事是你可以不斷投入,如何都不累?畫畫就是吳欣芷的解答。但喜歡離專業還有好一段距離,她決定出國學插畫。

在英國求學的歷程,並非一路順遂。吳欣芷將自己歸零重新開始,卻見識到與同學極大的差距,怎麼都畫不好,「你會覺得永遠看不到自己變好的那一天」,吳欣芷的語氣帶著一點沮喪。但她堅持過來,常常一天除了吃飯、洗澡、睡覺外,十幾個小時都在畫畫,不休息的畫筆,讓吳欣芷慢慢地找到方向。

點閱吳欣芷的「Instagram」,上百張作品可見她在創作上的勤奮。隨身帶著速寫本,四處畫畫,是吳欣芷在英國養成的習慣;「less is more」,是她從英國老師那邊學到的原則。她的筆觸樸拙,色彩簡單,卻飽含情感,充滿童趣。總笑稱自己畫畫的方式很「揮灑」,吳欣芷作畫不打草稿,構圖先在腦子裡安排好,直接作畫,比較能保持自由。

入選波隆那插畫展的作品《Farewell》是她的畢業作品,校方每年統一將畢業作品報名波隆那插畫展,2016年只有兩件入選,創作者都是來自台灣的插畫家。吳欣芷說能入選是一種幸運,也是一種肯定,為飽受打擊的自信心注入能量,而入選波隆那更是一個被看見的機會,讓她可以繼續朝插畫生涯邁進。

決定靠插畫維生的她,去年剛從英國回來,前半年的日子,不知道如何開始,又想追求生活穩定,因此不願意錯過任何工作機會;但是現在她選擇讓生活多一些留白,多花一點時間創作,多寫一些自己的故事。

除了繪畫,吳欣芷也開班授課,她希望學員別只專注在結果,更要享受繪畫的過程,包括可能經歷的自我懷疑或是負面情緒,一如她在英國孤身在外,藉由畫畫面對孤獨。

吳欣芷詮釋畫畫對她而言是像「呼吸」一般重要且自然,常看到她在臉書分享自己在旅行中、咖啡館的速寫作品,畫畫是生活,畫畫是呼吸,一點都沒錯。

走進插畫家的世界,聽他們的故事,或許你有天也想拿起畫筆,塗塗鴉。

(本文摘自光華雜誌6月號)

拋去學院派的規矩,徐銘宏的 插畫人生多了份閒散和詩意。

拋去學院派的規矩,徐銘宏的 插畫人生多了份閒散和詩意。

入選波隆那插畫展的《最後三件事》,描繪作者的內心風景。 (徐銘宏提供)

入選波隆那插畫展的《最後三件事》,描繪作者的內心風景。 (徐銘宏提供)

《好想吃榴槤》發行泰文版,在 盛產榴槤的泰國也十分受歡迎。 (劉旭恭提供)

《好想吃榴槤》發行泰文版,在 盛產榴槤的泰國也十分受歡迎。 (劉旭恭提供)

膚色很重要嗎?《橘色的馬》喚醒人們對種族議題的省思。 (劉旭恭提供)

膚色很重要嗎?《橘色的馬》喚醒人們對種族議題的省思。 (劉旭恭提供)

〈最近又最遠的距離〉,徐銘宏 善於在單一空間中發展故事。 (徐銘宏提供)

〈最近又最遠的距離〉,徐銘宏 善於在單一空間中發展故事。 (徐銘宏提供)

 插畫家劉旭恭,徐銘宏,吳欣芷(由左至右)

插畫家劉旭恭,徐銘宏,吳欣芷(由左至右)

吳欣芷嘗試用各種媒材作畫。 (吳欣芷提供,《小典藏》 雜誌封面設計)

吳欣芷嘗試用各種媒材作畫。 (吳欣芷提供,《小典藏》 雜誌封面設計)

吳欣芷創作《Farewell》以簡單的 筆觸、色彩畫出孤單。(吳欣芷提供)

吳欣芷創作《Farewell》以簡單的 筆觸、色彩畫出孤單。(吳欣芷提供)

不改童心,劉旭恭在《請問一下,踩得到底嗎?》摻一角。(劉旭恭提供)

不改童心,劉旭恭在《請問一下,踩得到底嗎?》摻一角。(劉旭恭提供)

《誰的家到了?》是劉旭恭入圍 2015年波隆那插畫展的作品。 (劉旭恭提供)

《誰的家到了?》是劉旭恭入圍 2015年波隆那插畫展的作品。 (劉旭恭提供)

徐銘宏提供

徐銘宏提供

吳欣芷的畫筆觸樸拙,色彩簡單, 卻飽含情感,充滿童趣。 (吳欣芷提供)

吳欣芷的畫筆觸樸拙,色彩簡單, 卻飽含情感,充滿童趣。 (吳欣芷提供)

吳欣芷提供

吳欣芷提供

  1. 而這樣的轉變,他說要感謝同是插畫家的妻子薛慧瑩。
    He credits his wife, fellow illustrator Hsueh Huiyin, for his change of tack. 
  • change of tack 改變方法、思路
    change (one’s) tack
    We need a change of tack to survive the crisis.
    It’s a bold decision to change tack in the middle of the project. 

 

  1. 美術科班出身的徐銘宏,擁有一手傲人的擬真畫功。
    Hsu did go to art school, where he acquired a formidable almost photorealist technique. 
  • formidable 令人敬畏的,難對付的,傲人的
    The interviewers were all impressed by his formidable qualifications.

閱讀光華,不斷電!
自由•快速•輕閱讀

光華網站已全面改為雲端閱讀版,
適用各式數位載具,
精彩內容隨時取讀,方便快速。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