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五, 1月 27, 2017

[期待民主中国:2214] Fwd: 抹黑与澄清




           抹黑与澄清




在不知情的人眼里,一个看起来相当完美的谎言,造谣污蔑只需要寥寥几十个字。情节越狗血、指控越严重、用词越逼真、态度越激进,最好再有些色情。看客必云集,亢奋窃喜,交头接耳,添油加醋,谣言就像夏天午后凉爽的风一样被迎接进街巷和家里。

而去拆穿一个谎言,需要说明、解释、举证、人证、旁证、论证,要找很多人回忆、叙述、还原环境、交叉验证,要引用相关人的信息和话语,圆满一个事实。文字说明要几千字或上万字。其中投入的精力、时间、智慧、感情、关系、耐心、成本.......无以计量。当谎言套谎言再套谎言的时候,要澄清的话,就需要许多倍的投入。

(这里给大家一个非常生动、好玩但也很险恶的例子:有人撰文言之凿凿的指控,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夏夜深夜两点半,在渥太华一个街角与中共特务接头,被赖建平律师撞见,赖律师转天告诉了他。该区区百十来字的谎言有时间、有地点、有情节、有表情、有对话、有证人、有环境、有悬疑,主旨是要说明盛雪是共特。后来据知赖律师在网上闲逛惊见此文,遂呕心沥血,步步推演、层层解析,写了一万多字以证明该文所指是彻头彻尾的谎言。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9/shengxue/2_1.shtml 
但造谣者居然不依不饶继续造谣。无奈王炳章妹妹王玉华女士不得不发表声明驳斥谎言,因为造谣所指深夜两点半那夜,我和玉华姐同室就寝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4/09/201409121324.shtml#.WIrqC8t_Sf0。但黑洞邪教徒们仍然继续四处散布这一谎言直到现在。试想,如果没有赖律师的正派人品和高贵人格出面厘清真相,如何没有我十多年来参与呼吁救援王炳章与玉华女士有深厚的信任,也许永远没有人知道真相。所以,当我想到在中共控制之下的环境,如果有人受到同样的抹黑,那处境真比我险恶多了。)

而且,当人们以为事情是个人恩怨时,绝大多数人不喜欢卷入或不屑于卷入;当人们明白是党国行动时,绝大多数人不愿意卷入或不敢卷入。造谣诽谤者不需要征集所谓当事人的意见,就直接公开造谣了,而澄清事实则必须有当事人证言证据才有效力。

多年来,黑洞邪教制造了数百个谣言,有些当事人认真据实说明真相,但都遭到围攻和抹黑,如果实在没有什么可抹黑的,就会来一句"肯定和盛雪有一腿"。绝大多数当事人不愿意被抹黑和被纠缠,也就不在说话了。而且任何举证说明,任何铁的事实,都没有阻止黑洞邪教继续攻击。

例如,当2013年夏天有几个人不约而同开始攻击时,民阵加拿大正式召开会议,选出三人调查小组,用了长达九个月时间调查、取证,做出详细的报告http://blog.minzhen.org/index.php/zh-cn/news/fdc-activities/296-2014-11-24-fdc-canada-investigation,但是丝毫没有阻止造谣抹黑者以百倍的干劲继续造谣抹黑行动。

当然最令人遗憾的是,中国人的许多人性弱点和恶习被极大地调动了起来,参与没有成本的围殴行动。黑洞邪教组织有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投入这一项目,到处找人交朋友、做工作、嘘寒问暖、搬弄是非、挑拨离间,累积新的素材。

看到那些以为完全不需要成本就可以参与围殴占便宜的,我只有怜悯,因为今天中国社会这样可悲的生命多如鸡毛。

其实,只要一个人有基本正常的人性,有基本的是非善恶判断,有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就很容易看清持续十年的,多达七八百篇文章,数万网帖和电邮群发的攻击是什么性质与什么来头。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见证了人性的高贵和人间的大爱。我只有感恩。感激那些具有善良、正义、勇气的品性,看重情义、友谊、仗义,鄙视暴政、权谋、诈术的老友新朋。

我庄严地向你保证,黑洞邪教对我指控的几十项恶行,除了一些用来支撑他们谎言的细节和枝节问题,都是恶意的编造和处心积虑的抹黑。

近来看到许多国内走在第一线的推墙勇士遭到围攻、抹黑,我深感痛苦,他们冒着失去自由、尊严、生命的巨大压力和代价,还要忍受抹黑党在舆论和道义上的凶狠打击和狂轰滥炸,我深感这个国家的大灾难还在路上,万分悲哀。我永远与推墙勇士站在一起。

那些被忽悠的,有私怨的,被挑唆的,被激怒的,以及那些为中共暴政卖命的,你不是我的敌人。共产大厦即将倾覆,在后暴政时代,请留存一点人性良知。除了共产暴政,我没有别的敌人。

祝福所有善良、慈悲、正派的人新春快乐,平安吉祥。也祝福黑洞邪教成员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盛雪

2017年1月26日


到学校去讲六四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