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六, 1月 21, 2017

【维权网24119】 丁红芬:黑监狱报告——我被关在黑监狱18天的经历

2012年11月11日到11月28日,中共18大开会期间,我关在黑监狱18天的经历。

2012年11月11日,村委找我谈被强拆的房屋问题,回家时,已经是深夜23点,我车开到自己家门口刚停下,突然冲上来10多个人(提前埋伏在我家旁的),把我摁倒在地,扛到面包车上,押到派出所,派出所把我送到拘留所,拘留所不收我,再把我押回派出所,在派出所,专门关押访民的黑保安头头沈东华,叫来四个人,给我套上黑头套押进黑监狱《新芳园》宾馆,搜身,手机和包被抢,房间内除二张床,没有任何东西。

第一天,早餐是八宝粥,我拿起稀饭准备吃,闻到有股异味,沈东华见我不吃,就说:这次不像上次,不会让你受苦,会让你好点,过了十八大就让你回家,你放心吃吧,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不会害你,看守高加富和姚东(女)也是这么说,我就喝下了稀饭。

很奇怪的是:医生每天会二次给我测血压,医生说:正常。

我第三天起有点感觉头疼,难受,我跟看守说,稀饭里有问题,看守说:我们不会害你,你吃吧,你们街道领导赵泉宝关照了,你们憋别管她吃不吃,那女人不吃,就让她饿肚子,饿了几天自然会吃。

到第六天,我感觉头像裂开的痛,心痛,特难受,嘴里止不住的流口液,舌头僵直,说话不流利,我跟三个看守说:你们尝尝我的稀饭,是不是有异味?其中一个看守姚东,她吃了一点,说:不对,是有异味,剩下的就倒了。

二个看守出去汇报赵泉宝,丁红芬不肯吃早饭,赵泉宝问他们,早饭呢?姚东说:我吃了,赵泉宝一拍桌子,说:丁红芬要活命,你不要命啦?这下,二个看守惊呆了,他们知道,我稀饭中真放毒药了。

另一个看守,趁另二个看守去汇报的时候跟我说:明天我早点过去,偷看老赵做什么?
(赵泉宝的房间就在我的隔壁),每天是三个看守轮流到赵泉宝房间吃早饭的,第七天,一看守提前过去吃早饭,他拎了一盒稀饭偷偷的跟我说:赶快倒掉,这里面有药,我亲眼看见放药在搅拌,怪不得,我们的稀饭从街上买过来,放了半小时已经沉淀,上面有薄薄的一层水,你的稀饭,我总是看到老赵在搅拌,我以为老赵心好,怕你烫着才搅拌的,今天总算我亲眼所见,我立马把稀饭倒在草纸上藏了起来,剩下的倒在马桶里,那看守溜出去,帮我买了饼,他说:他只有五块钱,你省着吃。

大概十号深夜,沈东华的手下陈光头把我从床上连被子一起,套上黑头套,把我扛出门,我挣扎,我光了身子从被子里滚在地上,四个看守摁住我给我穿上了衣服,再把我扛到车上,用布塞在我嘴里,转移到《姚湾壹号》军事基地,再次秘密关押。

这里没有床,里面所有的灯全部拆了,按了一个很暗的节能灯,开关的线剪了,窗户用砖新封住的,看守说:因为我发现了毒药,所以,换个地方,你的日子会更难受。

我没有床,没有被子和垫铺,躺着冰凉的地上,空调线剪了,电视搬了,每天吃一小碗稀饭,不准看守跟我讲话,不准我洗澡,刷牙,洗脸。

11月18日18点,进来10多个从没见过的人,我躺着地上,他们围着我,过了一会,陈光头命令他们,把我扛到车上,在无锡城内转了4个小时,把我扔在马路上,车子跑了,没有车牌。我自己走回家后,才知道,我老公沈果冬也关在《姚湾一号》,我婆婆和我父亲每天寻找,发现关押的地方,叫了20来人,把我老公救出,街道知道情况后,就命令沈东华把我扔到马路上。

在这之前,2012年6月29日到10月17日,因上访,我被关在黑监狱111天,期间,11个警察轮流审讯56小时,二边有看守看住,必须站着,站不住,扇巴掌,双手反吊在墙上,手脚锁住,坐老虎凳37天,连续四天没盐吃,每天一两稀饭,大夏天20多天不准洗澡换衣服,睡地砖,,,,,(这些材料我另外详细写出来)。

政府和警察联手折磨我的原因是:一,逼我指认谁是访民的头或者承认自己是访民的头,二,胁迫签订拆迁协议,不上访保证书,不反悔承诺书。

2012年初步统计,无锡黑监狱125所,关押访民200多人次,其中,许多访民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丁红芬
2017-1-17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