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二, 2月 21, 2017

Fwd: 重庆韩良:敬爱的王司令——见当代文天祥后感怀

敬爱的王司令
——见当代文天祥后感怀


重庆韩良


  到成都探望川中抗日名将王缵绪之后当代文天祥王立新老人后,回到陪都重庆,我心久久不能平静,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啥子共惨党对反法西斯(抗日)英雄和后代刻骨的仇恨和无情的打击,这种罪行比法西斯对犹太人残忍一万倍!从王立新这个老人身上就看得出,他86岁未得到一点社会福利,纳税人肯定还不知道,但王立新如此境况——他父亲王缵绪,是推翻清朝功臣!反法西斯抗日大英雄!起义迎接共惨党进入四川接管政权大功臣,1957年,王缵绪被投进监狱,死后连骨灰都用去做肥料了,同胞们,世上哪有这样无情残暴的事,五千年的历吏找不出这种过河拆桥的人。王缵绪大儿子也是被杀死后拿去做肥料而没有骨灰。把共惨党双手迎进四川坐上江山当上官后,就对欢迎他的人下如此之黑手古今有吗?没有!只有马列共匪才如此这般黑心。

  在1949年贺龙和李井泉入成都时,王立新准备了炸药50吨,准备在他们进城时炸死贺龙和李井泉他们,这事被王缵绪知道后马上把他的五儿子王立新抓住关起来,让贺龙李井泉邓小平他们平安无事,这是王司令王立新对我亲口讲的。他又说如果按他的设想在入城时炸死邓小平,哪有后来的四川比其他省多饿饭两年?以及89六四学生血流成河的事呢,67年后王司令还认为他的计划是非常正确的,只是他父亲把大事坏了,救了贺龙、李井泉邓小平等一伙人,而1957年邓小平亲手把他的救命恩人王缵绪打成右派!投进监狱!死后做肥料!世上那有这种恩将仇报的人?王缵绪本人如此悲惨不说,连他大儿子也同样被做肥料了,多么残忍!同胞们!这就是伟大光荣的党做的事。

  我问王立新老人,为啥他们加此残忍无情失去人性?他说,人当了王就会对人好,就会照顾他身边的人,但王字长了尾巴就读毛字了,王长了尾巴就是动物野兽了就成魔鬼,看看毛泽东整刘少奇、贺龙、彭德杯等等,屁眼多么黑,电视里的《动物世界》都看不见象共惨党毛泽东这样的心黑手毒,所以我把本人姓名王泽东改为王立新不愿与泽东为伍。听到这里我认为这个老人太崇高太伟大了,不愧当代文天祥!大值得中国人民热爱了!我对这位没有医保、社保,享受不到任何社会保障的中华最优秀儿子肃然起敬,他就象太阳一样亮,让我在这寒汵的冬天感到温爱,我心里暗想,这个王立新老人值得爱,跟到我就汇了600元给我心中的红太阳--现代文天样,愿他长寿健康看见专制共匪马列灭亡。2015年我写了《告世界同胞书》叫恢复抗战胜利记功碑和《告连战的信》而被囚禁,今年又写了《敬爱的王司令》,我等着再次被囚和做肥料的准备,来吧专制共匪,韩老头等着!

 
陪都重庆反法西斯二代,国民革命军整编第七十四师第一团少校敢死队
队长韩良

写于民国106年2月
如果我被做了肥料,希望其他同胞不要悲伤,克服恐惧继续战斗。




王泽东(王立新)简历

姓名:王泽东,现名:王立新,男,汉族。祖籍:四川省西充县。
身份证号:510103193201293734(身份证年龄与实际年龄有误)。
出生年月日:1930年1月29日重庆出生。

1935年至1948年在父亲王缵绪将军(抗日将领)创办的重庆巴蜀学校读书。

1948年投笔从戎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成都本校(黄埔军校)二十二期二总队步七队。

1949年毕业后调台湾东南长官公署,因当时父母均在大陆,亲情难舍,故放弃了登机赴台。后由国防部改调贵阳宪兵十二团任少尉队长。后贵阳吃紧,即随部队经重庆返回成都。

当时的成都因胡宗南部撤离,已形成真空状态,父亲为保护人民的安全,成立了治总部(成都治安总司令部)负责接收从前线撤退的军、警、宪部队以及所有散兵游勇,本人即加入治总任警卫团中校营长。

1949年成都沦陷后,部队军官调入解放军62军军政大学学习(在郫县),王泽东亦不例外。在所谓的学习中(实为洗脑)四周依然很不稳定,枪炮声不绝,校方说是"土匪"叛乱,实际是当地哥老会联合之杰作。因当时西昌尚未沦陷(贺国光部驻此),王泽东也趁此时机将领率的三个连士兵及所有军官冲出郫县加入战斗,受到当地袍哥势力的热烈拥戴,队伍迅速增至数万人,并命名为"反共救国军"自封为司令,于是朝西昌方向,沿新津、邛崃、大邑进发。每天均有激烈的战斗,后来在邛崃一山区(地名已忘)被困,本人连夜突围昼伏夜行,往成都逃逸。于1950年终于回到成都,考入四川大学中文系就读。后因反共事件暴露,于1951年3月27日被捕,罪名"反革命",投入阿坝州劳动改造,一直到1981年才与释放。

在整整三十年苦役期间,王泽东走遍雪山草地,干遍超强度的劳动,同时也未停止过上诉,上诉书累计起来应该是几十万言的巨著。释放回蓉后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同时也拒绝了统战部安排的文史馆工作,在国外一些亲友及同学资助下我尝试了很多行业,聊以糊口,但以我豪爽,不较锱铢的性格,以及由于与社会隔绝了三十年也很不适应,屡战屡败,迄今一无所成。现年老多病,茫茫无依,所谓"人民"政府任其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