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三, 4月 12, 2017

[期待民主中国:2299] Re: 唐骗是个什么货色?跟巴黎的宇宙大领袖张贱一丘之貉

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历史实证

作者: 卞和详、刘晓东、曾宏

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唐柏桥在最近一个月内写出数篇文章,分别登在他的脸书和法轮功媒体《看中国》网站。文中他否认自己几年来的行骗事实,暗指揭露他的"一股人"是中共特务,并特别点出我们三人名字,还谎称他最近捐助国内民主人士上万美元,等等。他在美国二十几年连一个正经的谋生工作都没有做过,谁会相信他的捐助谎言?既然他仍坚持说谎,作为揭露唐柏桥的主要人士,我们三人不得不把我们曾经揭出的诸多真相再简单做一总结,并一一附上那些至今仍布满诸多中文网站的唐柏桥骗捐广告的链接实证。此外,本文最重要的是后半部分的推论,它强有力地反驳了唐柏桥文章《如何分辨真假民运人士》(上下篇)的误导,给读者以必要的警示。

唐柏桥从向个人诈骗到向公众诈骗,有个发展过程。最初他只是以一心反共无心工作挣钱为由来博取一些个人的同情,蹭饭蹭钱,小打小闹,本文作者之一的卞和祥就几次资助过他。后来他骗胆愈发膨胀,先后诈骗过一些个人的大钱,他这些对个人恶性诈骗的时间与他公开对公众诈骗的时间重叠发生,其中对个人恶性诈骗的三笔大钱是:1.他诈骗本文作者之一曾宏近三万美元(有银行转账证据)。当曾宏向他要钱时,他便厉色污蔑曾宏是中共特务,将其赶出门外;2.他以筹办"民主大学"为由向郭进借一万美元,最后不认账不还钱(有旁证)。当郭进要钱时,他也厉色污蔑郭进是中共特务,还叫来美国警察诬告郭进,把不会讲英语的郭进赶出门外;3.他以帮办政治避难为由收取张凯臣三千美元律师费,却拿钱不办事儿。张凯臣数次登门苦等欲询问何故,终于有一次等到唐柏桥,唐却厉色指责张凯臣,将其赶出门外;唐柏桥的这些诈骗详情请见刘晓东执笔文章《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2009年是个转折点,那年唐柏桥开始向社会公众公开募捐行骗。下面是我们这几天在网络媒体找到的他向公众行骗的三个行骗实例,在此据实一一列出,并附带网络链接作为实证。


骗局一:唐柏桥为女人争风吃醋遇袭而骗捐

2009年7月6日晚10点半,唐柏桥在纽约法拉盛卡拉OK厅,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遭两个男人袭击,鼻部和手部受轻伤。曾视唐柏桥为真正民运领袖的本文作者之一的曾宏,曾听到唐柏桥毫不掩饰地私下对他说,法拉盛卡拉OK厅事件是他为了一个女人与人发生争执而引发。但公开对外,唐柏桥却谎说是遭中共特务袭击,并借此事件利用法轮功多家媒体搞报道渲染,利用"过渡政府"的媒体平台搞募捐,理由是为日后的法律诉讼筹集资金,使用的账号是未来中国基金有限公司的账号。这次募捐从一开始就没有监督机制也没有向公众报告资金数额和使用情况,后来他也没有为自己的遇袭案件去诉诸法律,整个就是一齣苦肉骗捐剧。

下面是我们刚找到的唐柏桥遇袭报导的其中一个链接,以及过渡政府发出的募捐账号等信息。限于篇幅,过渡政府的募捐通告在此从略。
https://www.google.com/amp/www.ep ochtimes.com/gb/9/7/7/n2581682.htm/amp?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过渡政府设立法律援助基金支持唐柏桥寻求正义的募捐通告(从略):
希望捐助的有心人士,可以通过如下方式捐款或直接与过渡政府联系(请注明用于唐柏桥法律援助):
网上捐赠:www.wlzg.org
*电汇:
帐户: Future China Foundation 
帐号: 8920358630 
银行: TD Bank 
Routing No.; 026013673 
Swift Code: CBNAUS33 
*支票: 
支票抬头: Future China Foundation 
支票邮寄地址:40-46 Main Street, Suite 201,Flushing, NY 11354 USA 
*联系方式: 
邮箱地址:presidentoffice@chinainterimgov.org
电话:718-840-7166 
中国过渡政府


骗局二:唐柏桥以铸李旺阳铜像为名而骗捐

唐柏桥第二次骗捐是在2012年中旬。他还是利用法轮功多家媒体大作广告,理由是他要为被中共迫害致死的、自己的湖南老乡李旺阳制作价格昂贵的铜像,要募捐二十万美元!这一次,他以项目协调人的身份发起,其实还是他一人的独角戏,只不过拉上雕塑家陈维明的名字。这次骗捐同样地没有监督机制,而后也没有向公众报告资金数额和使用情况,但这次骗捐的收款方式颇有意思,他居然以"Statue of Liwangyang(李旺阳塑像)"的名义在富国银行开立了免税账号,接受支票的收款方还连带了他个人一手把持的敛财工具"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即他一人筹办的所谓民主大学。

当即就有读者写出质疑文章《唐柏桥替李旺阳铸铜像完全是个骗局》,此文现在仍能在网上搜索到。

下面是我们刚找到的唐柏桥以李旺阳铜像骗捐的诸多链接中的三个链接:
1.http://m.secretchina.com/news/gb/2012/06/29/457348.html.李旺阳铜像筹委会正式向全社会募款(图).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2.http://www.ntdtv.com/xtr/gb/2012/06/29/a724535.html——树立李旺阳铜像——弘扬中华民族威武不屈的精神  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3.为了方便大家捐款, 我们建立了一个为李旺阳铜像募款的网页。网址: http://www.indiegogo.com/liwangyang


骗局三:唐柏桥为自己离婚私事而骗捐

2013年2月17日过后,他开始第三次骗捐。这第三次骗捐是以他离婚私事为由,这次骗捐比前两次更戏剧化更具悲情。他先是在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突然宣布自己家庭变故,而后在法轮功多家媒体发出"紧急救援信",一开篇就把自己抬高到一呼百应的高度,又悲情四溅地摆出自己这位一呼百应民运领袖的惨况:"本来要赶在中国新年之际发表一篇文章,号召人民起来终结专制,实行全民大选。可是,因为我的家庭最近发生了一场变故,我现在风霜露宿,连一个安身之处都没有!" 接下来,他又以高调包装自己忽悠读者:"我已经尽力了!为了中国民主事业,我已经奉献了我所能奉献的一切。虽然我无怨无悔,但我相信上天不会愿意看到一个数十年来呕心沥血为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和自由民主奉献了一切的热血男儿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困境时孤立无援,令中共窃笑!过去二十余年我一直坚持战斗在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第一线,处境异常艰难,而诺大一个中国居然没有几个人愿意为我们从事的正义事业出钱出力,给予我们实际的支持。"真可谓,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唐柏桥这副悲情和豪言已足够"高尚和感动",可这还没完,他还用孙中山为民主运动募捐等资料做铺垫,又用马丁路德金批评大众沉睡的言论做煽情,再联系到自己生活困境、家庭变故,风霜露宿,以及他筹办民主大学难以为继等等诸多他"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困难,把他自己这些个人困难一股脑地与那些名人的艰苦阅历捆绑在一起,再次演出了一齣悲情骗捐的独角戏!大幕揭开之后,他便利用《看中国》、《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等这些长期为他积累个人声望的法轮功媒体平台大作宣传,发布骗捐广告。 

下面是现在仍挂在网上的链接之一的唐柏桥为离婚而写的"紧急求援信"和骗捐信息: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 ... mp;isappinstalled=0

以上诸多网络骗捐链接足以证明,唐柏桥是个彻头彻尾的民运骗子。正是他第三次骗捐,使早已认清唐柏桥的曾宏忍无可忍,发出《致法轮功大法弟子的公开信》,戳穿唐柏桥的骗局,警告法轮功弟子不要上当受骗。也正是看到曾宏的这封公开信,卞和祥和刘晓东才彻底认清唐柏桥,卞和祥也随后发出文章斥责唐柏桥的欺骗行为。

就在最近,唐柏桥又发出文章《如何分辨真假民运人士》(上下篇),登在法轮功媒体《看中国》网站。在此文的上篇中,他列出真假民运人士的十个分辨条件,表示符合这十条的民运人士是真民运人士,不会被中共收买。他这十条全是以他自己的条件量身定做,以此证明他不是假民运人士,以此掩饰他极为恶劣的欺骗史,以此告诉读者他没有也不可能被中共收买,真可谓"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二不曾偷"。

请问,真如唐柏桥所言, "在国内受过中共迫害"、 "受过良好教育"、"有涵養有理想的"、 "有影响力的民運人士"就不可能是假民运人士吗?而无孔不入、滴水不漏的赵家就真的不会去收买这些"有影响力的民運人士"吗?

事实恰恰相反!对海外民运有着长期深刻思索和研究的我们,清楚地看到,中共渗透收买的主要目标正是唐柏桥所列十条中的那些"有影响力的民運人士"。正是他们的"影响力",才是中共收买的主因,而被收买的"有影响力的民运人士"才更具欺骗性。以此理推问,唐柏桥这类只认钱不认道德的民运骗子,难道不是最可能、最容易、最早地被中共成功收买的败类吗?

连高智晟律师这么有影响力的、经过中共大牢酷刑迫害的著名人权律师,中共都不放过进行收买劝说,那么,还有哪些"有影响力的民运人士"能够被中共放过?难道唐柏桥这个无道德可言的"有影响力的"民运骗子就具有免疫力可以幸免?

高智晟律师在他的新书《二○一七,起來中國》中披露的秘密警察頭子于泓源的一段谈话,足以证明此点:
"秘密警察頭子于泓源(現北京司法局局長):'哎,老高,跟你溝通是不困難的,人很直,腦瓜兒也不怎麼笨。別鬥了,沒有前途的。換身份,只須換個身份,而且是秘密地換個身份,換了身份後兩條路:一條是留在國內,你繼續做你的英雄,繼續嚷嚷下去,罵共產黨,繼續待在原來的圈子裏,我的人會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別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你接觸;我們給你建立一個賬號,設國內還是國外由你定,保障你有足夠的錢用。另一條是改變了身份到國外,我們以強制扭送出境的名義把你送到泰國,然後你肯定有辦法到美國;在外邊給你設個賬號,我們會定期把錢打入你的賬戶,可以具體確定個數字,對於解決你的問題代價,上面是有個授權範圍的。每月小幾十萬美元的槓槓我這就能答應,太獅子大張口的標準我只能向上爭取,但錢不是個問題,因為你是個大傢伙,值得花大價錢,我會定期派人跟你接觸。老高,活得現實一點,現在很多人都在給我們幹,我是說在國外。今天就咱倆,改變身份的事就咱倆知道,連我的娘老子都不會讓他們知道的,往境外送的具體過程我是外行,這方面的負責人我也帶來了。老高,這次我可沒有給你留後路,而且我可以給你說明了,我連自己的後路也沒有留下,我是給上面大領導打了保票的。'"

微信群最近疯传出赵家十六字方针:加入民运,领导民运,搞臭民运,消灭民运。三项主要任务:1.资金截流;2.搞乱民主圈;3.钓鱼。"资金截流"即是,假民运人士以募捐和申请资金等各种手段获取资金,截流民众及民间各机构的资金源,使资金流向民运骗子一方,不流向真正民运一方。"搞乱民主圈"即是,假民运人士进入民运组织的最高领导层,以挑拨、造谣、贪污、乱性等各种卑鄙方式搞臭搞乱民运。"钓鱼"即是,假民运人士高调频繁地出现在海外媒体,以其反共高调吸引海内外民主新生力量,而后以其各种卑劣手段打击民主新生力量的热情,把他们的信息出卖给赵家,毁掉民运新生力量,进而毁掉民众追求民主之路。

请读者比照一下唐柏桥的行骗轨迹,他的所作所为,哪条不符合这十六字方针和三项主要任务?!

民运老将徐水良早就说过,那些被收买的特线,他们反共口号叫得最高,反共道理讲得最好,为的就是钓鱼和引鸟,其实海外民运早就被中共的渗透收买搞得全军覆没。

我们认为,分辨真假民运人士,不是以唐柏桥的十条误导为准则,而是以道德为第一准则,以赵家国安的十六字方针和三项主要任务为第二准则。谁没有道德,谁的行为符合赵家十六字方针和三项主要任务,谁就是假民运人士,谁就是赵家人!

唐柏桥最近发在脸书和《看中国》网站的文章,还不忘力挺同等臭名的盛雪,看来他已被真相逼得走头无路,慌不择路地误以为把自己与盛雪绑在一起就能洗白自己,就能得到保护,或是本来就带着任务。这使我们不由得会去把这两个骗子加以比较,发现他俩长期以来的骗捐行为和搞臭搞乱民运的伎俩,是何其相似!只是令人遗憾的是,直到现在,却还有法轮功媒体《看中国》登载唐柏桥的误导文章,为骗子扬名,为骗子的误导做宣传,这不但会误导国内不明真相的读者,帮助骗子钓鱼,还会毁坏法轮功媒体本身的声誉,还会累及法轮功群体讲真相的效果,还会助假民运人士搞乱民主圈的目的得逞。更何况,李洪志师父曾多次告诫弟子不要募捐搞钱,而法轮功群体及其媒体过去也从来没有公开搞过募捐,近几年却反常地数次在诸多法轮功媒体上为唐柏桥大肆宣传搞募捐,不但违背了媒体的基本原则,也违背了法轮功的教义。

最后,我们坚信,真相必胜。如果有读者怀疑此点,就请耐下心来拭目以待,请看我们如何以真相与这些假货骗子较量!

2017-04-12 17:00 GMT+02:00 成斌麟 <cbl2008hx@gmail.com>:

我与唐柏桥的交道

/ 韩晓榕

有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唐柏桥在网上发的一篇题为《唐柏桥正告刘建安》文章,扯上我丈夫刘青。我上网查找,其中提到刘青的一段是:"你说我从刘青处拿过多少钱,你这更是血口喷人。我和刘青现在没有任何来往,我们自公民议政解散后形同陌路,你可以去问他,我唐柏桥从他那里拿过多少钱。如果我唐柏桥个人从他那里拿过一分钱,我也从此离开民运。刘青现在不可能袒护我,我也相信刘青是个诚实的人,不会象你一样造谣污蔑他人"我告诉了我刘青这段内容,刘青说他不想再看到这个名字。但是我却有些话想说,既然唐先生选择了网络公开的方式,那么我也将与他有关的交道公开一下。

唐柏桥说没有从刘青那里拿过一分钱,此话十分含糊不知所指为何。我想最大的可能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因为民运的事情而拿钱,一个是私人之间的拿钱。对于民运之间涉及钱的事情,我从来不参与民运,刘青也不会告诉我。但是如果唐的话涉及私人的钱财,下面二段我的遭遇,使我家为唐柏桥拿出或将要拿出约一万九千美元,算不算唐拿了刘青和我的钱,请读者看完文章后自行判断。

2002年的一天,唐柏桥和他太太找到我,说唐要到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申办学生贷款需要担保人。唐的太太说自己尚有学生贷款未还清,所以不能为唐作经济担保人,请我千万帮他们一个忙。唐并且对我说是刘青让他找我的,那意思似乎刘青同意只看我的了。我后来才从刘青那里知道,唐在找我之前已经找过刘青,请刘青帮助他做经济担保人。但是刘青以家里经济的事情他不做主, 婉转将这件事情推开了。刘青认为这件事情他已经处理了,所以也没有告诉我唐请我们经济担保之事。听到唐柏桥夫妇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感到十分突然和为难,因为事前没有一点精神准备,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和说什么。

当面拒绝他们这一帮忙的请求,我感到会让他们和自己都难堪,情面上有些抹不开,但情面抹不开就答应我知道是不妥的。这时唐柏桥夫妇再三以人格向我保证,他们无论如何是有经济能力偿还学生贷款的,他们处事和作人的原则绝不会不偿还学生贷款,他们绝不会因为我的担保而让我惹上任何一点麻烦。他们一再和至少当时很诚恳的保证,还有我情面上抹不开难以说不,使我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为唐柏桥做了学生贷款经济担保人。

这真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唐柏桥在我名下的学生贷款是从2003年元月开始,贷款银行 Sallie Mae ,贷款总额一万八千一百零八元美金。2009年10月16号是唐最后一次付款。到此唐为他在我名下的贷款偿还了$3201.92美元,欠款$14906.08美元。

从唐柏桥开始偿还贷款不久,就偶然有过唐不按时还款,银行就会将交款月单寄到我的名下。我向刘青抱怨并要他告诉唐,得到不同的解释,包括忘记了和银行搞错了等等,但是唐还是说他会很快处理好,不会再有麻烦了一类的话。确实会有一段时间相安无事,但是短者数月长不过一年,相同的情况又会再次出现了。后来刘青因为公民议政出现问题并解散(此事涉及另一件与唐有关的经济问题,具体情况谈下件事再交代),不再与唐有任何来往,银行再来唐没有按期还贷款的通知,全都是我不得不直接打电话给唐

2009年上半年开始,唐柏桥连续出现不按时还款,一次我在电话中要求唐按时付款,唐告知他经济状况出现变化,不能还款 ,以前是唐太太付款,现在他和太太的帐户已分开。当我提到一个月一百多美金,请尽量自己想法解决时,唐才恍然大悟说到,每月一百多还可以想想办法,六百多是绝对还不起了。至此,我才知道唐先生居然不知在我名下每月还款额度,唐还有另一笔每月六百多美金的欠款不知在谁名下。我真不知是该气愤还是庆幸了。去年七月,我不得已又给唐电话,唐先生说出事了,报上都登了。处理完事后会付款的。见报后才知唐先生夜晚在卡拉OK被不明身份人士殴打。此后,我查银行月单,2009年10月16号唐先生还款$141.08 美金。从此,他再也不付所欠银行贷款了。我最后一次与唐先生通上话,唐先生明确的说,他没有能力还钱了,他不在意他的信誉。还告诉我像他对付银行一样的对付银行吧,别接银行的电话,别理他们就是了。唐先生连自己的信誉都不要了,怎还会在乎我的信誉?最终唐先生也像对付银行一样的对付我,不接我的电话,不理我了。

这么多年,我在唐先生欠款问题上通过不上十个电话,自感不得已对他形成骚扰。然而我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每天有至少二个以上银行电话。我上夜班十二年,长期昼夜颠倒的生活令我困扰,我还要应对银行无休止的电话和留言。我面对的是一个当初誓言保证不会给我惹上麻烦,现在却是决心不还欠款的人,从而将我推入无休无止的经济纠葛之中。我存在三个难以逾越的问题:第一是我不还唐的贷款就是拒绝承担法定的责任,经济担保的法定责任就是贷款人不还担保人要还,我不遵守便是违背法律和美国社会赖以运转的信誉规则。第二是我不还唐的贷款必将付出沉重代价,美国社会许多必要的经济行为都是建立在信誉之上的,信誉被败坏我就无法再向银行申请我自己所需要的银行贷款。第三是我无法像唐一样让银行找不到自己,因此我将面对神经难以承受的银行无休无止的催讨。今年三月二十四号,我第一次为唐支付欠款562.18元美金。这些钱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毫无疑义是被唐拿走了。

半个小时前银行的电话又来找我,要我还钱。因为又有二个月的欠款外加迟付罚款。这就是我轻信唐先生留下的后果。

2006年的一天刘青对我说,他需要三、肆仟块钱将公民议政的事情了解掉。我很不理解为什么动不动就要拿钱出来,刘青说公民议政被税务局催着缴税和罚款,因为公民议政至今还没有申请非政府组织的免税帐号。而免税帐号问题在公民议政多次理事会提出,并在一年多以前的理事会上形成决议,责成公民议政执行主任唐柏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申请,为此公民议政的其他日常工作,都可以放一放完成免税申请后再做。刘青说这件事情是必须由唐去做的,因为他是公民议政唯一拿薪全职工作的理事,而申请免税帐号是办公室责无旁贷的工作。刘青说事实上其他理事还是对此事提供了帮助,例如韩东方请一个与他关系密切的律师帮助唐申请,但是一年多过去直到要结束公民议政时,公民议政的免税帐号的申请都还没有进行。没有免税帐号的组织的经营就必须缴税,超过一年之后税务局还会增加罚款,所以要依法关闭公民议政就必须付清税务局的这些钱。在公民议政最后的理事会上,主席韩东方和刘青表示承担这件办公室失职所造成的后果,公民议政所欠税款和罚款韩东方和刘青每人承担一半,交由封从德来处理公民议政的关闭问题。

而为什么坚决要关闭公民议政呢,刘青说公民议政实际上被唐柏桥劫持了。公民议政理事会形成决议要做的事情,唐作为执行主任往往一拖再拖不了了之;公民议政理事会通过决议禁止的事情,唐可以完全无视动用公民议政资源照做不误。这一点最集中体现在与法轮功的事情上,公民议政理事会曾经通过决议,为了落实公民议政的初衷,即进入大陆并设法开展政党政治,公民议政不与法轮功合作,更不可以让公民议政变成一个支持协助法轮功的办公室。刘青说并不赞同完全不能与法轮功合作,但是一旦通过理事会形成决议,办公室就不可以公然反其道而行之。由于唐完全不理会公民议政理事会的决议,以及公民议政本身的工作根本无法开展,所以公民议政主席韩东方提议,免除唐柏桥的公民议政执行主任一职,并在公民议政内部协商新的执行主任。唐柏桥回敬韩东方的手段是,他通知韩东方并告知其他理事,他不再挽留韩东方担任公民议政的主席。这就是说公民议政章程规定的最高领导人,被他提议的行政官员罢免并勒令走人。唐何以做下如此荒唐悖理之事,刘青估计当初决定由唐在纽约注册公民议政,注册中可能就有了能够最终决定组织的地位。不论真实情况究竟怎样,刘青和除唐柏桥以外的其他理事都同意支持韩东方结束公民议政的提议。

2006年9月15号,我在极不情缘,抱怨中为此开出了第一张支票,金额$3,400元美金,支票号码1579,支票左下角用中文注有"公民议政补税"。几天后刘青说还需追加$1,000美金。我又按刘青与韩东方共同承担约定,开出$500元美金支票。支票日期2006年9月24号,支票号码1582,支票左下角注有"公民议政补税"。这张支票是封从德到我家,我亲手交给他的。

以上就是我和我家与唐柏桥曾有过的二段交道。也是一个提醒,与人交往,千万不要听他说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以我为鉴!

韩晓榕 
5/31/2010


2017-04-12 16:29 GMT+02:00 baiqiao tang <tbqfl64@hotmail.com>:

胡言亂語,瘋狗一枚。我和王中秋90年代就認識了。去年我們還在溫哥華一起吃飯。你居然連這種謊都敢撒,還有什麼不敢做的?你以為我會一直跟你對罵嗎?一隻瘋狗對我叫,我不會對著狗叫。戳穿你讓大家知道你什麼貨色就行了。滾!




From: 成斌麟 <cbl2008hx@gmail.com>
Sent: Wednesday, April 12, 2017 5:46 AM
To: baiqiao tang
Cc: 悉尼平台; 张洪涛; iamyuanmin; 三一言張; 法广萧曼QIxiaoman; 盘古乐队敖博; 钟锦江; 史宗伟; 逸风; 魏建刚; 金秀红; 维权联盟; 中国民主党信息; 公民世界; 陈钊; QINGMIN WANG; 中国民主; 潘永忠; 张国亭Zhang GT; YU FU; 苏雨桐; 民阵园地; chenyi; 相林; 朱晓明Ming Zhu Xiao; 法广中文; 王进中; 北明Bei Ming; Jiang Wu; 新公民力量郵件組; 邵江英国; 韩阳公民; sy yang; 韩武; 中国濆; 辛亥革命族群; 新共和; 彭小明jinggao chen; 期待民主中国; 庄晓斌; 张伦; Jude Quan; SHENG Xue; 刘少福; 草庵William Mei; 梁友灿; 正义, 匡扶; Tun-Yong Wang; Rollor Luo Le; 侯文卓; 李力; 08宪章; 林大军Lin Eric; 易吕; 任畹町; 韩文光; 民运快讯 FDCA-NEWS; mee honwu; 江1大年; 公民力量群发; 唐柏桥; 社中委; jiang youlu; 张艺梦; 蒋品超; 黄鹤升; 庞晶; vivianluwen@gmail.com; 钱跃君Yuejun Qian; 王龙蒙; 梁斌; 郭国汀; 日本刘燕子; 钱达台湾; 节明曾; Shi quan Fang; 陈通; 蔡贤彬; 社民主义群发; 肖国珍律师; 曹長青; 民阵; Lu Jinghua; nd; 古川; 夏业良; 日本动态; 朱学渊james zhu; 日本山田正行; 封丛德; xiankun wang; SeongYil Kim; 陈联昆民阵监事会主席; 滕彪; loup ariel; 王策; hongbingyuan@fastmail.fm; 易秋野; 熊焱; 安玲; 张建平; Min Zhang; 张 小钢; Chen ShiZhong; 乌尔凯西; zhao chen; june4th; 孙维邦; 杨建利; 茅青Maoqing; 房勇; 维健陈; 民阵之友; 王戴; 许北方john; 匹夫唐_挑战实证科学; Dan Wang; 加拿大民主阵线fdc-canada@googlegroups.com; 刘国凯; shawn Wei; 张国亭; Wenhe Lu; 小雅; 陈志辉; 朱学渊; ALEX JIN; 争鸣平台; 陈忠和; 汤志敏zhimin tang; 王国兴; 法广瑞迪; 费良勇; 黄元璋; 守望祷告群; Juntao Wang; 刘国凯新; 徐英朗; 徐文立; 李一平; ciping huang; Jin Chin; 晴潘; 方正; 薛伟; yan zhao; 社民党; 汪岷; 杨宪宏; 吕千荣
Subject: Re: 唐柏桥专访: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余志坚(下)
 
你介绍王仲秋给我认识?人家王仲秋又什么时候认识你这种骗子?

2017-04-12 11:44 GMT+02:00 成斌麟 <cbl2008hx@gmail.com>:
挖~,唐骗原来还真是宇宙领袖哦。你当年认识几个人啊?成天拿着民众的捐款泡在宾馆里,你这种畜生除了对外号称什么学生领袖骗钱财名利,你实实在在做过什么事情?

2017-04-12 7:42 GMT+02:00 baiqiao tang <tbqfl64@hotmail.com>:


汤一心(成斌麟):

你这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假冒"六四"学生28年,我一直没有戳穿你。今天你居然公开挑衅起我了。那就让我扒下你的画皮。你一直冒充湖南八九学生领袖,还对我一直说跟我是八九兄弟。我当年根本就不认识有你这么个学生领袖。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什么财政学院的学生,更不是什么学生领袖,而是一个社会上的流子。在海外民运中,像你这样长期欺骗公众冒充学生领袖的人还是非常罕见的。你如果认为我污蔑了你,请你拿出任何证据,证明你是参与过八九民运的大学生。我愿公开向你道歉。如果拿不出,你就自动消失吧。否则,湖南人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听跟你一起跑到香港来的人跟我说,你在国内时就到处骗人,冒充"六四"学生。其实就是一个满口脏话的二流子。因此我一直保持跟你的距离,尽管你过去一直跟我套近乎,我从未真正把你当战友。你来到海外后大约有十来年基本没有参与海外民运。后来有人告诉我,你回国一趟后就开始高调从事起民运来了。我曾经跟你谈过,发现你在解释为什么突然高调从事起民运来了時,很难自圆其说。我当时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做得最愚蠢的一件事,就是将你介绍给加拿大温哥华的李一平(王中秋)。当时李一平找我谈公民同城圈的事情,还希望我做发言人,我谢绝了他的好意(不想连累国内战友,因为我反共比较激进)。后来他说希望能找到几个人帮他推广同城圈的理念,而你当时一直对我表示想做点什么,我就顺手将你介绍给了他。他于是就找到了你帮他在网上传播信息。你就起了个化名成斌麟,还冒充起学者来了。居然宣称李一平所著的"变局策"是你和他合著的。你能写得出一篇像样的文章吗?你什么时候发表过一篇完整的文章?能发个链接给大家看看吗?

不要再丢人显眼了。海外民运组织现在已经是一趟混水,既无资源也无人气,没有几个人对它感兴趣了。否则,岂能容你这种混账胡来?

唐柏桥


From: 成斌麟 <cbl2008hx@gmail.com>
Sent: Tuesday, April 11, 2017 1:18 PM
To: 唐柏桥
Cc: 悉尼平台; 张洪涛; 卞和祥; iamyuanmin; 三一言張; 法广萧曼QIxiaoman; 盘古乐队敖博; 钟锦江; 史宗伟; 逸风; 魏建刚; 金秀红; 维权联盟; 中国民主党信息; 公民世界; 陈钊; QINGMIN WANG; 中国民主; 潘永忠; 张国亭Zhang GT; 朱瑞; YU FU; 苏雨桐; 民阵园地; chenyi; 相林; 朱晓明Ming Zhu Xiao; 法广中文; 博讯韦石; 王进中; 北明Bei Ming; Jiang Wu; 新公民力量郵件組; 邵江英国; 韩阳公民; sy yang; 韩武; 中国濆; 辛亥革命族群; 新共和; 彭小明jinggao chen; 刘邵夫LiuTom; 期待民主中国; 庄晓斌; 张伦; Jude Quan; SHENG Xue; 刘少福; 草庵William Mei; 梁友灿; 正义, 匡扶; Tun-Yong Wang; Rollor Luo Le; 侯文卓; 李力; 08宪章; 林大军Lin Eric; 易吕; 任畹町; 卞和祥; 韩文光; 民运快讯 FDCA-NEWS; mee honwu; 三妹Diane Liu; 江1大年; 公民力量群发; 唐柏桥; 社中委; 巴黎新闻; jiang youlu; 张艺梦; 蒋品超; 黄鹤升; 庞晶; 匡扶正义; vivianluwen@gmail.com; 钱跃君Yuejun Qian; 唐元隽; 王龙蒙; 梁斌; 郭国汀; 博讯Wei Shi; 日本刘燕子; 钱达台湾; 节明曾; Shi quan Fang; 陈毅然Yiran Chen; 陈通; 蔡贤彬; 徐水良 shuiliang xu; 社民主义群发; 肖国珍律师; 曹長青; 民阵; Lu Jinghua; nd; 古川; 夏业良; 日本动态; 朱学渊james zhu; 日本山田正行; 封丛德; xiankun wang; SeongYil Kim; 陈联昆民阵监事会主席; 滕彪; loup ariel; 王策; hongbingyuan@fastmail.fm; 易秋野; 熊焱; 安玲; 张建平; Min Zhang; 张 小钢; Chen ShiZhong; 乌尔凯西; zhao chen; june4th; 孙维邦; 杨建利; 茅青Maoqing; 房勇; 维健陈; 民阵之友; 王戴; 许北方john; 匹夫唐_挑战实证科学; Dan Wang; 加拿大民主阵线fdc-canada@googlegroups.com; 刘国凯; shawn Wei; 张国亭; Wenhe Lu; 小雅; 陈志辉; 朱学渊; ALEX JIN; 争鸣平台; 陈忠和; 汤志敏zhimin tang; 王国兴; 法广瑞迪; 费良勇; 黄元璋; 守望祷告群; Juntao Wang; 刘国凯新; 陈卫珍Esther chen; 徐英朗
Subject: Re: 唐柏桥专访: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余志坚(下)
 
唐骗,人血馒头吃够没有?

11. apr. 2017 19:11 skrev "baiqiao tang" <tbqfl64@hotmail.com>:

唐柏桥专访: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余志坚(下)



2017-04-04 20:12:12 作者: 看中国


1989年中国民运期间曾向毛泽东画像泼漆的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余志坚,3月30日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病逝。作为天安门三君子湖南老乡,"六四"幸存者、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接受《看中国》专访时说,他非常敬佩余志坚,余志坚不但为中国民主事业奉献了一生,而且长期照顾被中共迫害至精神失常的天安门三君子之一喻东岳,其精神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尤为可贵。

记者:1989年毛泽东思想和中共在中国大陆仍然是绝对统治地位,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是否想过他们的所为在别人眼中是以卵击石,或者说昙花一现?他们是否想过泼漆毛泽东像的严重后果?

唐柏桥:我跟余志坚、鲁德成都有过深入交流,喻东岳从监狱出来以后精神失常了没法交流。在2014年,余志坚到加州来参加一个会议,我请他到家里来喝酒,聊天,大概是一个通宵吧,我们一分钟也没睡,就一直交流,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一起去开会。余志坚很深入谈了他89年的想法,他当时去北京天安门的时候就很已经很清楚,有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是求仁得仁吧。为什么呢?他们最初想自焚,并不是去想做什么领袖啊,去引导让大家都和他们一致。他们为何开始选择自焚的方式?只是要引起社会对他们诉求、想法的关注,能够让更多的人思考这个问题,用生命来追求他们的理想。当然1989年5月份天安门的气氛太温和,连绝食都被人批评,路都不堵,学生自觉都把路疏散,这是一个最温和、最和平的抗议运动。

余志坚、喻东岳和鲁德成觉得自焚可能会影响学生运动的格调,会遭到极大的误解,因此,他们最终选择砸毛泽东像。此外,他们认为当时学生运动主流方向是错的,那种希望中共改良的思潮是错的。所以,他们三人想要告诉世人,只有推翻中共专制,中国才有前途。向中共喊话,只是缘木求鱼。他们也知道砸毛泽东像的行为后果非常严重,能够活下来,他们都觉得已经是奇迹了。他们甚至觉得会被判死刑,会被枪毙。他们当时是有这个思想准备的。

因为毕竟是毛泽东嘛,余志坚他们年龄比我大一点,我们都经经历过文革后期,70年代初期和中期。我们湖南最后一个所谓的"政治犯"是怎么回事啊?就是喝多了,把有毛泽东像的《人民日报》报纸垫在地上,睡着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喝多了嘛。结果第二天发现睡在毛泽东头像上,好像被枪毙了。所以,那个时候你要讲一句毛泽东不好的话,都可能被枪毙,那简直就是十恶不赦,这些我们都经历过。攻击毛泽东的后果有多严重,大家都是比较清楚的,尤其毛泽东像作为中共的象征、图腾挂在天安门广场,还去泼污和羞辱,我相信他们三人很清楚这个后果。

记者: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都觉得能够活下来是个奇迹,你也谈到那个时期玷污毛泽东的严重后果,那么他们三人没有被判死刑,是否是中共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

唐柏桥:是这样,1989年时期毕竟跟文革还不是太一样,如果说在文革的话,我们这些人都会被枪毙了,因为我们占领天安门,举行抗议活动,那肯定都是枪毙的了。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他们没有被判死刑和枪毙,是因为国际影响。他们三人行动之后,当时有很多国际记者在现场,尤其是香港的记者,港台的记者。在那时港台都是支持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他们捐了几千万给学生运动。港台记者都现场看到,所以一下就传遍全中国,传遍世界。

1989年中国民运有三大事件,第一就是天安门三君子事件。第二个是民主女神像,是由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北京舞蹈学院等八所院校的共二十多位学生,于中央美术学院工场内仅用四天赶制而成,代表追求民主的一种愿望,后来6月4日凌晨5时左右被中共军队坦克推倒。第三是王维林只身阻挡坦克,他代表一种面对暴力采用非暴力的方式去进行抵制的精神。

1989年"六四学运"之后,国际社会都对中共进行强烈谴责和经济制裁。因此,天安门三君子事件,如果没有国际压力的话,极有可能被判处死刑和枪毙。

记者:毛泽东像悬挂在天安门的位置是非常高的,天安门三君子是否在行动前做了一些准备?当时参加中国民主运动的学生对他们砸毛泽东像有什么看法和反应?

唐柏桥:对天安门三君子砸毛泽东像的事情,我也了解一些。与余志坚和鲁德成见面以后,我详细问过这些细节。余志坚和鲁德成都说,在决定砸毛泽东像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去天安门金水桥那里做了测试的,站在哪个角度,站在哪个地点,能不能扔到毛泽东像上面去等。好像鲁德成跟我说过,当时毛泽东像比一般画像要大,一般扔不到那么高,他们测试了以后能扔上去,他们觉得好像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怎么能扔那么高?他们确实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包括去买颜料等。当时身为外地人,在北京买那些颜料也是不容易的,然后去制作,能够保证扔上去,蛮厉害的,那个颜料包装蛮大的。尽管毛泽东像非常庞大,他们扔的颜料散布范围很广。

当时他们的行动给众多学生的震动非常非常大,所以他们很快被成千上万的学生包围起来,很多人批评他们的态度,觉得是在破坏民主运动,甚至于遭到辱骂。他们三个人遭打当时学生纠察队的暴打,被打的非常凶。后来学生通过投票表决将他们送到公安局,这是整个学生运动的一个污点。

2005年,超过100人,包括主要的学生运动领袖写过一个联名致歉信,那个联名信是我起草的。我觉得我们89学生欠他们的,我也是其中一个,应该公开向他们表达歉意和谢意。歉意就是对他们态度是不公平的,谢意就是他给我们运动争了光,为历史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一个是歉意,一个是谢意。这是我感到安慰的一件事情,他们也是感到安慰。

记者:请你介绍一下天安门三君子逃离中国大陆之后的经历。

唐柏桥:最初鲁德成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逃亡到泰国。然后我比较早介入去营救他。鲁德成当时被设陷阱,差点被遣送回去,他去泰国的那条路曾经救了很多民运人士,要徒步走很长的路,路上很危险,有些人也死在路上,所以他逃亡的过程是很艰辛的,到了泰国以后一直没有拿到身份,我们一直在帮助他,但是中共也一直想把他抓回去。当时中共不敢公然把他引渡回国,所以就给鲁德成设了个陷阱,我们相信是中共在民运中的卧底。在鲁德成开一个会议的时候,中共领事馆带了泰国警察包围了会场,抓了他。第二天准备将他遣送回去,让他签字。泰国一些民运人士紧急和我联系,当天我和联合国难民公署、美国人权观察取得联系,有这两家机构和泰国政府沟通,要求停止遣返程序。

当时泰国政府已经决定第二天早上8点多,将他们送到清迈,然后由中共人员接走,已经通知鲁德成了。泰国的晚上时间是美国的白天,所以我们利用时差,这个紧急行动非常成功有效。之后,我们给鲁德成建议是让拒绝签字,愿意接受泰国法律惩罚。因为他是非法偷渡,违反了泰国的法律,愿意接受惩罚的话,鲁德成必须入狱服刑。泰国这种处罚也可以交钱用以抵罪。鲁德成先选择坐牢,利用服刑的时间,营救到第三国。

我还专程去了泰国看望鲁德成,还送了一些钱给他。我个人对探监的感受非常深,以前我坐牢的时候,别人隔着铁栏来看我,那种体会我能感受的到,鲁德成那个时候需要安慰。就这样,鲁德成被营救到加拿大。

余志坚全家和喻东岳兄妹也是走鲁德成那个路线,逃亡到了泰国,在泰国待了很长时间之后来到美国。余志坚到了美国以后,一直定居印第安纳州,在很偏僻的地方做清洁工作,依靠自己的收入,养活全家,从来不对外诉苦,非常非常硬的一个汉子。

多年来,余志坚全家一直照顾喻东岳。我和我太太也曾经想过将东岳接到我们家来住,我们一起来照顾喻东岳,但由于我们与我太太的父母生活在一起,多有不便,因此只好作罢。

我现在心里十分后悔,没有在余志坚身前兑现对他的承诺,我们曾经谈到给喻东岳筹款的事情。等获得余志坚家人汇款信息,我会第一时间转发募款信息。




From: Wenhe Lu <luwenhe99@gmail.com>
Sent: Tuesday, April 11, 2017 8:20 AM
To: Jude Quan
Cc: 匹夫唐_挑战实证科学; iamyuanmin; 张洪涛; 悉尼平台; 卞和祥; 三一言張; 法广萧曼QIxiaoman; 盘古乐队敖博; 钟锦江; 成斌麟变局策; 史宗伟; 逸风; 金秀红; 魏建刚; 维权联盟; 中国民主党信息; 公民世界; 陈钊; QINGMIN WANG; 潘永忠; 中国民主; 朱瑞; 张国亭Zhang GT; YU FU; 苏雨桐; 民阵园地; 相林; chenyi; 朱晓明Ming Zhu Xiao; 法广中文; 王进中; 博讯韦石; 北明Bei Ming; Jiang Wu; 邵江英国; 新公民力量郵件組; sy yang; 韩阳公民; 韩武; 辛亥革命族群; 中国濆; 新共和; 彭小明jinggao chen; 刘邵夫LiuTom; 张伦; 庄晓斌; 期待民主中国; SHENG Xue; 刘少福; 梁友灿; 草庵William Mei; 正义, 匡扶; Tun-Yong Wang; 侯文卓; Rollor Luo Le; 李力; 易吕; 林大军Lin Eric; 08宪章; 卞和祥; 任畹町; 韩文光; 民运快讯 FDCA-NEWS; mee honwu; 三妹Diane Liu; 江1大年; 公民力量群发; 唐柏桥; 社中委; jiang youlu; 巴黎新闻; 蒋品超; 张艺梦; 庞晶; 黄鹤升; 匡扶正义; vivianluwen@gmail.com; 钱跃君Yuejun Qian; 唐元隽; 梁斌; 王龙蒙; 郭国汀; 博讯Wei Shi; 日本刘燕子; 钱达台湾; 节明曾; Shi quan Fang; 陈毅然Yiran Chen; 陈通; 蔡贤彬; 徐水良 shuiliang xu; 肖国珍律师; 社民主义群发; 曹長青; 民阵; Lu Jinghua; 古川; nd; 夏业良; 日本动态; 朱学渊james zhu; 日本山田正行; 封丛德; SeongYil Kim; xiankun wang; 陈联昆民阵监事会主席; 滕彪; hongbingyuan@fastmail.fm; 王策; loup ariel; 安玲; 熊焱; 易秋野; 张建平; Min Zhang; Chen ShiZhong; 张 小钢; 乌尔凯西; zhao chen; june4th; 孙维邦; 杨建利; 茅青Maoqing; 房勇; 维健陈; 民阵之友; 王戴; 许北方john; Dan Wang; 唐柏桥baiqiao; 加拿大民主阵线fdc-canada@googlegroups.com; 刘国凯; shawn Wei; 张国亭; 小雅; 陈志辉; 朱学渊; ALEX JIN; 陈忠和; 争鸣平台; 王国兴; 汤志敏zhimin tang; 法广瑞迪; 黄元璋; 费良勇; 守望祷告群; 刘国凯新; Juntao Wang; 陈卫珍Esther chen; 徐英朗
Subject: Re: 民阵特别代表大会筹委会说明
 
2、潘晴先生愿意退出参与民阵特别代表大会筹委会,我们尊重他的意愿,同意潘晴先生的要求。
I
n English, it is"
Since Mr. Pan Qing is willing to withdraw from participating in the Democratic Front Special Congress' preparing committee, we respect his wish and approve his request."

This is funny. Pan Qing said that he saw his name being listed without being consulted in advance.  That means that Mr.  Pan Qin had never joined the "preparing committee" and he did not request to withdraw from the committee and he requested to remove his name from the list.  It is logically funny to say that Pan Qing is withdrawing from something he had never joined.   


How could anyone in the world withdraw from something he has never joined?

2017-04-10 17:53 GMT-04:00 Jude Quan <quanjude234@gmail.com>:

民阵特别代表大会筹委会说明

 

1、"秉持正义良知,携手浴火重生——民主中国阵线关于拉斯维加斯民阵会议的文告"不是联署声明,所有未参加拉斯维加斯民阵会议的理监事成员,都有权利、有义务参与民阵组织的重整。

2、潘晴先生愿意退出参与民阵特别代表大会筹委会,我们尊重他的意愿,同意潘晴先生的要求。

3、我们欢迎出走的民阵理监事成员回归。有意退出民阵特别代表大会筹委会的同仁,可以自行退出。我们尊重每位同仁的意愿。这些都不影响民阵组织重整,不影响我们今后的合作,更不影响我们秉持正义良知,携手浴火重生的决心。

特此说明!

民阵特别代表大会筹委会

201748


在 2017年4月8日 下午2:25,匹夫唐_挑战实证科学 <pifutang@gmail.com>写道:
怎么回事?不征求他人意见,就把他人的名字拉入同伙?还有多少名字属于这类情况?看到的声明了,没看到因此没有发出声明的有多少?如此手法,是搞民运的手法吗?这跟毛老狗、匪共的不择手段又差了多少?
以制止分裂为名搞分裂主义,这样能够骗得过明白人吗?

在 2017年4月8日 上午10:17,Qing Pan <panqing2010@gmail.com>写道:
潘晴声明:

不知是谁起草的文告?没有人征求过我的意见。请文告发布者将本人的名字去掉,并希望不要再次发生这类侵权行为。

特此声明!

潘晴
于Australia 


2017年4月8日 11:16,"Wenhe Lu" <luwenhe99@gmail.com>写道:
民阵的章程究竟如何规定或者没有规定具体操作的?  有没有文本可以作为依据?

2017-04-07 20:34 GMT-04:00 Jude Quan <quanjude234@gmail.com>:

秉持正义良知,携手浴火重生

——民主中国阵线关于拉斯维加斯民阵会议的文告

201744

 

民主中国阵线公开声明:所谓拉斯维加斯民阵13次代表大会(即拉斯维加斯会议)是由个别民阵负责人擅自强行举行的会议,该会议所作出的任何决议,民阵总部理监事会皆不予承认,不予执行。

民主中国阵线是致力于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跨国政治组织,有严谨的组织规范。拉斯维加斯会议是由盛雪提出的动议,曾在理监事网络群组征询意见,未得到响应和附议,也未举行理监事会议商议和讨论,民阵理监事会始终未达成共识。民阵13名理监事签名信公开否决了"在拉斯维加斯举办民阵代表大会"的决定(见附件一)。民阵总部理事会成员19人,监事会成员7人,一共是26人,其中1人去世,按照民主原则否决案已过半数成立。由唐元隽、梁友灿、王国兴、潘永忠、王进忠、张国亭、陈忠和七人提出"民阵换届代表大会提案"(见附件二),希望缓解和解决民阵内部的矛盾,民阵各国分部也发出"呼吁团结,制止分裂"的声明,呼吁停止分裂行动,回归按章程履行程序(见附件三)。但盛雪违背起码的民主原则依然召开该次换届会议,仅有少数几名理监事参加其中,会议完全不符合民阵的章程,不可能获得民阵理监事和广大民阵成员的认可。

民主必须依照一定的操作程序进行运作;不能由着个人意志随心所欲25名的理监事都代表着一定的民意,倘若三五位理监事均擅自举行一次会议,宣布民阵换届,组成新的领导班子,组织还有没有章法,民运还有没有感召力?这次拉斯维加斯民阵代表会议,完全是民主运动的笑话。

海外民运组织在民主国家注册登记,必须有章程和遵守法治。民主中国阵线有自己的章程和原则,不能想搞分裂组织时,就攻击侮辱持不同意见的同仁,想延续权力身份的时候,就自编自导排演选举闹剧。民主运动是由具有民主宪政思想的理性主义者组成的政治社团。决不能认同那种占山为王的行径和帮规帮法。这次拉斯维加斯民阵代表会议,完全是民主运动的耻辱。

民主中国阵线现决定:在适当日期举行全球特别代表大会,会议的时间和地址,由筹委会会议商议决定。

 

民主中国阵线特别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

1、由不同意,也并未参加拉斯维加斯会议的民阵总部理监事会成员组成:

梁友灿(副主席)、王国兴(副主席)、唐元隽(副主席)、彭小明(副主席)、潘永忠(秘书长)、王进忠(理事)、张国亭(理事)、费良勇(理事)、方仲宁(理事)、潘晴(理事)、洛桑旺堆(理事)、李震(理事)、夏一凡(理事)、陈联昆(监事会主席)、高健(监事)、陈忠和(监事)  

2、包括民阵各国分部负责人:

民阵美国分部唐元隽,民阵美国委员会陈明、宋书元,民阵法国委员会王龙蒙,加拿大民阵正义者联盟刘劭夫,民阵澳大利亚分部熊正,民阵丹麦分部刘刚,民阵德国分部朱振和、张思利,民阵荷兰分部王国兴,民阵瑞典分部韩阳,民阵匈牙利分部李震,民阵挪威联络处成斌麟,民阵比利时分部路易,民阵西班牙分部陈和平,民阵意大利联络处陈加洛,民阵日本分部李松,日本民主中国阵线王进忠、夏一凡,香港民主中国阵线陈联昆,民阵东南亚联络处胡俊雄,民阵泰国分部林大军。

特别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召集人:

梁友灿、王国兴、唐元隽、潘永忠、王进忠、陈忠和。

古谚云:厚德载物,雅量容人。我们认为:组织内部有矛盾可以通过协商交流解决问题,绝不接受和容忍个人擅自召开会议和操纵选举等非法行为。兄弟吵架出走,家人始终留门望归,期待出走的亲人返家。出于理性和宽容的民主胸怀,也出于同袍战友的团结和友爱,民主中国阵线特别代表大会欢迎参加拉斯维加斯会议的同仁回归章程和程序。

 

附件一:13名理监事签名信

各位民阵理监事:大家好!

我们不同意"在拉斯维加斯举办民阵代表大会"的决定,理由如下:

1.近年来,民阵内部矛盾冲突不断,主席应负领导责任。在组织目前的情况下,

如果作出这样的决定,不合时宜,不利于矛盾的解决,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甚至分裂。

2.去年底,民阵副主席梁友灿牵头,联络民阵主要负责人盛雪、唐元隽、王国兴、陈联昆、潘永忠、王进忠等,商议解决民阵眼下的困局,商议焦点:已经提出费盛争执双方不宜主导换届大会。

3.民阵换届大会毕竟是组织的大事,应该举行理监事会商议决定。

4.我们建议成立筹备委员会,主导下一届代表大会,时间、地点等均由筹备委员会商议决定。签署人:唐元隽(理事会副主席)、梁友灿(理事会副主席)、彭小明(理事会副主席)、陈联昆(监事会主席)、潘永忠(理事会秘书长)、王国兴(理事)、王进忠(理事)、陈忠和(监事)、张国亭(理事)、费良勇(理事)、洛桑旺堆(理事)、李震(理事)、方仲宁(理事)

2017212

 

附件二:7名理事联名信提案:民阵换届大会在充分讨论协商后于6-8月的某日以现场与网络会议结合的形式举行。

提案人:唐元隽、梁友灿、王国兴、潘永忠、王进忠、陈忠和。

民阵换届代表大会提案的说明(草案)

背景:

发出部分理监事意见之后,盛雪、唐元隽、梁友灿和潘永忠在网络上进行了交流和协商,我们本着承担责任和解决问题为目的,达成两点共识:第一、意见引起的争执,责任在民阵的领导层,我们几人缺乏相互沟通和商量,我们都有责任。第二、为了民阵的团结和前途,盛雪建议提议方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供理监事会讨论和表决。

一、提出此方案的愿望和目的:

1、不同意这次拉斯维加斯的民阵换届会议,不是为了时间和地点,而是会前没有很好的组织思想准备,没有针对长期争执采取有效的切割措施,各方尚未具备妥协和宽容精神,这样的会议势必造成矛盾的持续,并带入新的民阵班子,甚至造成组织的分裂。

2、把换届工作与内部整顿,及结束纷争的工作结合起来。为了开好民阵换届代表大会,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自我反省,只有在平和、理性、友善的基础上,才能静下心来,才有可能结束纷争,才有可能持有认真和阳光的态度参加换届工作。

3、要开好换届会议,我们希望从现在起,民阵人都不要再发送和传播不利于团结的文字和语言,停止互相指责和争执,大家一起来积极参与换届工作。

4、我们也希望民阵要搞好团结,不能再抓特务,这样只会造成内部一片混乱,民阵总部曾在2004年定过一个原则。根据海外民运的经验教训,民阵内部不抓特务,理由是:(1)民阵不是执法机构,不具备这样的权限、更没有法律依据。(2)民阵自己抓特务的恶果是,会造成组织内部互相猜忌、互不信任,团队的战斗力涣散、瓦解、混乱,甚至造成组织瘫痪、名存实亡。(3)对于疑似特务的处理意见,将疑点和证据提交给所在国安全机构,并配合这些部门的调查和举证即可。

二、举行换届大会初步设想。

近年来,由于民阵组织内部发生了诸多矛盾和冲突,我们建议改变本次换届大会的形式,对下一届民阵领导架构作出一些修正。

1、我们建议本次换届大会采用网络和现场会议相结合,现场会场分为多个国家分会场,使用网络衔接串联,不设主会场,会务内容和程序由会议工作组(人员大家商定)协调和安排。这样可以让更多的民阵人参与进来,争取达到集思广益、聚集能量,使民阵会议开出新意,开出新气象。

2、成立章程修改小组修改章程。

3、对组织领导架构进行改组尝试。考虑到民阵这些年领导层运作弊病,也考虑到下一届民阵组织需要一个阶段性的整顿和修复,同时考虑到民阵工作的地方性和特殊性,我们建议下一届领导层进行改革试点,不设主席、副主席,实行召集人制度(比如理事会推举各大洲5召集人,监事会设2召集人,具体由大家讨论决定),重塑民阵团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充分发挥民阵的团队精神。

4、把换届会议作为一次组织的修复和重整工作来做,故此组织内部需要做大量的沟通和协调工作,同时需要对新机制进行规则条例的补充,所以举办会议的时间,最好选择在6-8月份之间,留下足够的空余时间。如果各方平心静气,具备妥协、宽容的态度,做到求大同存小异,换届会议的时间和地点应该不再是问题。

5、换届大会的组织筹备班子,民阵本届理监事会作为换届会议的筹备组,推选出5-7人(人员,人数待大家讨论决定)筹备领导小组成员负责工作。

本民阵换届代表大会说明(草案),供大家审阅、补充、修正和决定

2017219

 

附件三:民阵各国分部呼吁团结制止分裂的声明

长期以来民阵的内部争斗影响了组织的运作,丑化了民运的形象。民阵领导层大多数理监事为组织的前途命运表达了最终的耐心与善意。为了我们共同深爱的民阵的光荣历史和未来的理想使命,消减对立,重建信任是我们当下最需要的品质。我们无意害人,希望避免强加于人的不合理不公正有损章程的结果出现。

我们民阵各国的组织支持13名民阵理监事2017313日致全体民阵成员的声明——对所谓拉斯维加斯民阵大会表示拒绝参加,所产生的任何结果都将不予承认。我们不到会,不参与网络会议,也不委托任何人表决投票选举。我们将追究所有的冒名顶替或"火线入党"的虚假选票。

我们同意在经过充分的讨论协商后在坚决维护民阵组织统一的前提下于今年6-8月正式召开民阵换届代表大会。分裂民阵要历史记账,任何分裂民阵组织的行为都是不可饶恕和原谅的。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民阵美国分部

民阵美国委员会

民阵法国委员会

民阵丹麦分部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

民阵日本分部

日本民主中国阵线

民阵德国分部

民阵荷兰分部

民阵瑞典分部

民阵匈牙利分部

民阵挪威联络处

民阵比利时分部

香港民主中国阵线

民阵西班牙分部

民阵意大利联络处

加拿大民阵正义者联盟

民阵东南亚联络处

民阵泰国分部

 

2017319



--
祈祷圣灵引路,网络华夏英才,救拔中国出罪,建设宪政民主。请推荐你认为确实是在真心追求民主的人才加入此邮件组,联系信箱iamyuanmin@gmail.com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我的祖国我建设"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iamyuanmin+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
--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期待民主中国"论坛。
(中国)老百姓互相帮助网 http://www.helpeachpeople.com
要在此论坛发帖,请发电子邮件到 litie@googlegroups.com
要退订此论坛,请发邮件至 litie+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更多选项,请通过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verychina?hl=zh-CN
访问该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期待民主中国"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verychina+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