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一, 6月 19, 2017

【维权网25063】 刘建军律师:关于彭峰寻衅滋事案的建议书

尊敬的潜江市人民检察院委员会:

我是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建军,彭峰的辩护人。

彭峰寻衅滋事一案,潜江很多百姓比较关心,全国各地的一些访民也很关注此案。鉴于此案具备比较高的疑难性,本辩护人在其案件移交法院之前,表达一下我对此案的综合感受,以期引起贵院委员会重视。

众所周知,彭峰是潜江的知名访民。我通过阅卷知道,彭峰进京上访近百次,这确实是一件让潜江相关政府工作人员上火的事,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非常劳神费力并浪费公私资源的无聊的生活方式。

访民是中国特色的一群人,信访局是中国特色的一种权力部门,维稳是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访民、信访局、维稳三者互相依托并互动,不断制造着中国特色的荒唐与丑陋。比如说我会见彭峰时他曾说,他有几次上访是被潜江的一些干部们鼓励的;再比如说我老家山东诸城市,有一年春节前信访局长为了鼓励一名访民去北京上访,要出钱为这名访民买火车票。彭峰案卷里有公安对很多政府工作人员的询问笔录,我对你们潜江一名接访的小干部印象深刻,他为了完成将进京上访的彭峰接回潜江的任务,为了不被上级领导批评,自愿掏腰包支付了500块钱。今天会见彭峰核实此事,他说当时是接访的人撕破了他的棉袄,500元是给他买衣服了。不知道中国丑陋的信访制度到底解决了多少问题,都知道它制造了更多的问题,而且浪费了数不尽的公帑,耗费了数不尽的人力物力。如果说在潜江的干部眼里彭峰是一名丑陋的访民,那么我想诸位领导不该怪罪于他,因为他只是中国丑陋的信访制度这台大机器生产的一个小螺丝而已。现在潜江公安部门居然启动司法程序,置生产螺丝的大机器于不顾,要给一枚小螺丝定寻衅滋事罪,不是荒唐可笑吗?

潜江公民伍立娟曾告诉我:彭峰曾在北京驻京办被接访工作人员殴打倒地,衣服等都被撕破,当时在北京驻京办的还有银行维权的黄行芝,伍立娟当时还为彭峰拍了照片还把信息发出去了,伍立娟看到彭峰被殴打后驻京办领导不制止不理睬后,伍立娟当时找到驻京办领导还有公安局住北京驻京办的领导,伍立娟当时强烈要求驻京办带彭峰去医院检查被殴打的伤情,在伍立娟与黄行芝的监督下彭峰没有再次遭到殴打,彭峰与接访工作人员住一个房间与伍立娟在隔壁,第二天发现驻京办领导说彭峰把驻京办电视损坏,这一情节伍立娟与黄行芝没有看到也不知道驻京办电视机是怎么损坏的。伍丽娟还说潜江当局对对访民打压很严酷,多次在政府门口殴打访民,国内外媒体都关注呼吁过。我作为彭峰的代理律师请潜江当局不要再做执法违法的行为,并有义务向社会公布一些真相。

我4月底会见彭峰时,他说他之所以被逮捕,是因为周矶农场领导章顺皓和兴隆派出所长叶方锦要对他进行打击报复。有几位潜江访民告诉我,彭峰欲参与竞选人大代表也是他被逮捕的重要原因。

据说彭峰案开始是以敲诈勒索罪立的,之后罪名被变更为寻衅滋事。我通过阅卷,感觉寻衅滋事罪也站不住。估计贵院主办此案的检察官与我有相同的感受,否则怎么会在5月上旬退补呢?我昨天上午到贵院查阅退补后的案卷,工作人员告诉我说没有新卷。

在中国,人民公仆和我们法律工作者都要讲政治与和谐,况且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第19次代表大会再有几个月就要召开了,所以我感觉有必要与诸位领导探讨一下政治与和谐。

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值多事之秋。民主乃世界浩荡之大势,不管是中共高层主动推动还是在外界压力下被迫调整,总之以赋予百姓监督、管理等话语权为本质内容的民主改革措施将是未来的政策调整方向。竞选人大代表是中国宪法赋予的任何一位公民的政治权利,如果以此为理由对彭峰进行打压,显然荒唐可笑,而且也太高估了他,因为我阅卷后的感觉是,彭峰应该没有多少竞争力。今天会见彭峰,他说他今年春天曾找农场领导章顺皓要竞选推荐表,选举投票时他在拘留所,他没有投章顺皓而是为自己投了一票,结果章顺皓对他很恼怒。彭峰没投章顺皓票,章是怎么知道的呢?这件小事显然也体现出了中国式民主的虚伪和荒唐。

彭峰的上访始于征地。妇孺皆知,征地补偿从程序到实体存在不公平、不透明等问题,是中国的普遍现象。彭峰因征地问题不停地上访,最后潜江市政府协调相关部门补偿其九万多元,算是对问题做了彻底解决,事情就过去了。在我看来,有些干部总不该为此跟耿于怀寻机对其打击报复吧?这样下去还谈什么政治与和谐?

彭峰至今已被拘留半年,其家庭生活可以说已经严重失序。我多次问彭峰的儿子彭万林:"你爸的案子,对你们小夫妻感情有影响吗?"他则回答:"有影响,但顾不了那么多了。"每当此时,我都为他们小夫妻的婚姻生活感到一些焦虑,我担心他们小夫妻最终破裂。这年轻人半年来一直在忍受亲情的煎熬。上次我会见彭峰时,他说已经做好了把牢底坐穿的准备,这话在我看来非常荒唐可笑而且自私。今天会见他,他还是表达不怕坐牢,为了法律的公平与尊严彭峰还说不怕当局打压与迫害,彭峰的行为是这个时代的代表,我们都将见证这个时代司法需要有独立的监督机制,请潜江当局不要把人民推向对立的一面,将来在三权独立民主宪政的时候,潜江当局不要把自己送上审判台。

彭万林今年32岁,文化程度虽然不高,但在我看来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也很有想法。我担心彭峰的案子一路走下去,是不是会让彭万林对当今政府失去信任。

我衷心地期望,贵院能在彭峰案的处理问题上,多体现一些人道主义,而不是那种俗不可耐的落后的杀鸡骇猴的专政思维。毕竟我们要解决问题,而不是让它再衍生出新的问题。况且作为公诉机关,贵院代表国家提起公诉的每一个案件,都应该经得起历史考验。

在此我认真地向贵院提出请求:撤销案件或者对彭峰予以取保,本辩护人可以劝导彭峰妻子和儿子写一份不再进京上访的承诺书予以配合。如果贵院基于某些不正常的政治压力必须将程序往下走,希望贵院向法院提出适用缓刑的量刑建议书。

民间传言公安做饭,检察院端饭,法院吃饭。我认为此种谬语之所以传播,乃检察官们的消极作为所致。国家既赋予检察部门严肃的法律监督的权力,检察官们自当积极作为。多年前我与山东一位检察长吃饭,他说解决中国的司法腐败问题以及法律秩序的重建,应该以检察部门为中心,称呼则应改公检法为检公法,我看此言论完全可行,大家应该努力践行。

向诸位委员致敬!

刘建军 13501160234 2017年6月14日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 Google 网上论坛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 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