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六, 1月 21, 2017

【维权网24115】 李蔚:写给我的律师王全璋,你是否遭遇酷刑?

注:这是封写给709被抓捕律师王全璋的信,但是知道寄出他也收不到。反正要落到公安手里,不如公开。王全璋 通讯地址:天津市西青区中北镇大卞庄村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邮政编码:301420

全璋律师:

近一年半没有音讯,甚是牵挂!

自你2015年8月5日被抓捕以来,我总想写点什么,但是因我对你了解不多,迟迟无法付诸行动。

记得我知道你是在新浪微博上,看见你要招助手,我也报了名,有过简单互动后不久,先是你在江苏靖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被司法拘留,在网友关注和呼吁下你提前获释。随后,我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被抓。不久之后,锋锐所的刘晓原律师和你就分别来了。感谢北京公安给我们提供了会见场所,要不我们也很难见面。不过见过大概3次之后,很久你都没有来。到2013年底,我接到起诉书前后,你又来了。我记得很清楚,你第一句话是:"对不起,很久没有来看你。我因为靖江的事被缓注半年,无法执业。"从这句话我能深切感受到你对当事人认真的态度。当然,你也知道,在你不能来时,其他律师来过。

2015年4月我出狱之后,几次约你,你都出差在外,忙。约你的原因主要是想表达一下对你的感谢,另外解释一下在我和丁家喜一审开庭时为什么要当庭解聘你和周立新律师。你也知道,当时我们几个同案,许志永、丁家喜、我、赵长青、张宝成、袁冬、李刚等等,名义上虽然是同案,但是被拆成了6、7个案子审理,很幸运我和老丁家喜是同一个起诉书。程海律师因审判程序违法,而北京海淀法院范君审判长坚持继续开庭,程律师愤而退庭。对丁家喜的审理,不能继续。法庭要把我和丁家喜分开审理,当天要继续对我的审判。我要求延后和丁家喜一同审理,法庭不准。在此情况下,我不得不当庭解除对你和周立新律师的委托,理由:你们未能有效维护当事人我的权利。当然,我知道,你们做了努力,但是在不依法、不讲理的法官面前,你们的努力是徒劳的。这个范君审判长后来升官了,目前是海淀法院副院长了。

你涉嫌的罪名很大啊,用现在民间流行的话讲,是高大上罪名——颠覆国家政权罪。据我对你的观察了解,这个罪名对你而言名不副实。你一直是在做依法维权工作,怎么能套上这个罪名呢?收境外机构钱了?收点境外资金依法维权也不违法啊。也许你不知道,《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于2017年1月1日生效了,也许就是要补上这个所谓"漏洞"。
法庭上说什么话了?律师法庭上的辩护意见不受法律追究,有执业豁免权。

从网上查到,你于2014年3月28日曾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为"建三江事件"中被迫害的律师维权,为这个"颠覆"?有点可笑。以后立法,帮助他人维权都是"颠覆国家政权"得了。

我感觉你这个人平时应该比较严谨,没有什么能扣上这么高大上罪名的言论吧。

近期,你要是能取保释放,对你媳妇和孩子、对你们双方的父母都是个安慰。你媳妇也该回归家庭事务,相夫教子了。最近你媳妇李文足可火了,公安部、共青团都用她的影像做宣传,当然,只能是抹黑。影像中篡改音频,说你媳妇喊"外交官被抓了!"我看到的你媳妇她们录的视频原话是"家属被打了!"就是戈平(勾洪国)的媳妇樊丽丽被公安便衣撞倒在地。要是你媳妇造谣,早被抓了!不过,没有你在,你媳妇李文足成长很快,自己起诉公安部和共青团,不过现行的"立案登记制"在这里又是废纸了。规定的7天给书面答复,这都至少半个月过去了,也没见立案。

你要是被起诉判刑,也好!我可不是盼着你被判刑。只是,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厘清,是"司法独立"错误,还是"司法不独立"错误。我知道,你的案子是很高级很高级的中共领导指示办的,想怎么办你就怎么办你。我们民间人士可影响不了。不过,对你的判决是一石三鸟——民间更能分辨"依法治国"的实质、把你一个维权律师树立成一个政治标杆人物、强拉你媳妇李文足进入维权先进分子行列!

只是这样,对你儿子泉泉不好。孩子总是问你媳妇:"爸爸出差怎么还不回来啊?!"不过也不用太担心,各方朋友都会去看看孩子。他江天勇伯伯、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和李家的佳美小姑娘也时不时陪他玩会儿。不过,近期江天勇不能去了。可能因为江对709亲属的帮助太多,遭到记恨被抓了。

知道你会担心媳妇和孩子,更担心你的老父和老母。公安找你媳妇几次要劝你认罪,似乎都被你媳妇拒绝了。背着你姐姐偷偷跑到你山东老家,去录你父母的视频,似乎打算用来劝你认罪。现在看来,似乎对你也无效。

我对你最担心的是,你很可能受到酷刑虐待。现在已知的几个你们709同案都受到了严重的酷刑!

谢阳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前期即2015年7月,连续在长沙国防科技大学附近的一个宾馆里,连续七天,被逼认罪。每天审讯22小时,每天只休息2小时。只要谢阳说一句国保不认可的话,国保就用脚使劲踹他、逼他就范。在看守所也遭到殴打,不仅不让购买食物,甚至还不让买牙膏牙刷卫生纸!

屠夫吴淦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睡觉时过线也被捅醒、长期非人道的单独羁押,他媳妇虽然不发声,但坚持定期去看守所存钱。去年上半年我和陆勇陪过他媳妇去存钱,亲眼见过那次存了3000元。陆勇说,之前也陪他媳妇去看守所,存过几千元钱和衣物。然而近期吴淦对律师说无法上钱、上物、购物,生活正常保障都没有。最长两百多天没有放过风,没有日晒。甚至遭以其危害其女儿人身安全来胁迫其认罪。

李和平律师的弟弟李春富律师前些天被通州焦王庄派出所公安送回家,说是取保了。家属没有签过取保文书也取保了,很奇怪!亲属见到的李春富骨瘦如柴,眼光呆滞,看似60多岁的老人,精神时刻处于恐惧之中,出现"迫害妄想"和暴力等异常行为。2017年1月14日北京知名的精神专科医院北京回龙观医院确诊李春富患上精神分裂症,现已入院治疗。李春富说被抓后天天被吃药,名曰高血压药。但是李春富被抓之前血压一直正常,现在回家血压也正常。

被起诉到法院的谢阳和吴淦都见到了可以信赖的、非官方指派的律师,种种情况外界才知晓。希望你能坚持住,绝不能垮!

我是希望你能回家过年!
祝安康!祝你家人安康!

同时祝在监狱的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安康,感谢他对你们锋锐所诸多律师的支持,为我们新公民案提供辩护!

你曾经的当事人:李蔚
2017年1月17日

--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您收到此信息是由于您订阅了 Google 论坛""维权网""论坛。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维权网""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weiquanwang_CHRD+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