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三, 2月 08, 2017

Fwd: 澳洲應該協助一個類如 ISIS 的“藝術”在墨爾本上演嗎?

中文網址:http://www.fdc64.org/index.php/essays/current-affairs/916
英文網址:http://www.fdc64.org/index.php/en/essays/current-affairs/915


澳洲應該協助一個類如 ISIS 的"藝術"在墨爾本上演嗎?

 

尊敬的維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議員先生:


  澳洲是一個我們享有言論自由的國家,但是,一個澳洲政府机构應該協助 ISIS 或者其類似者,以"藝術"的名義在澳洲土地上進行洗腦宣傳嗎?

  

  過去几年中,ISIS 在世界各地斬首了眾多為索取贖金而綁架的人質。例如:


  我相信,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澳洲公民都會回答"絕對不行!"然而,這卻是正要在2017年2月在墨爾本發生的事。

去年,州長先生,你宣布你邀請了中國芭蕾歌舞劇團于2017年2月在墨爾本演出《紅色娘子軍》。見:
http://www.premier.vic.gov.au/melbourne-secures-national-ballet-of-china-showstopper

  作為中國大陸背景的澳洲公民,我對這個消息感到极為震惊,因為"紅色娘子軍"是紅軍的一支,而紅軍是那個時代的恐怖組織。它在1930年代做著与 ISIS 今天所做所為一模一樣的事。

  



  1934年12月6日,紅軍綁架了年輕傳道士師達能夫婦,以及他們三個月大的女嬰,要求2万元的贖金。由于未能按時得到要求贖金,師達能夫婦于1934年12月8日被斬首。一同被斬首的還有一位為師達能夫婦求情的中國基督徒一家。師達能夫婦三個月大的女儿海倫被遺棄在一個房間中,任其自生自滅,兩天后才被避難回來的居民發現,她能活下來純屬僥幸。

  實際上,紅軍士兵原本想當著她父母的面殺掉這個嬰儿,僅僅是因為她的哭聲惹煩了他們。一位正要被釋放的犯人問了一句"你們干嘛要殺一個嬰儿",令士兵放過了海倫,卻將這個"多嘴"的人當場砍成了碎片。

  關于這一血腥事件的更多資料,參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rders_of_John_and_Betty_Stam, 
http://www.carlstam.org/familyheritage/jbstam.html, 
http://www.actsamerica.org/biographies/2010-08-John-Betty-Stam.html, 
http://www.emmanuelenid.org/archive/media-overview/item/1177-triumph-in-death-the-legacy-of-john-and-betty-stam-in-china

  僅僅兩個月后,殺害師達能夫婦的那支紅軍被政府軍擊敗,其指揮官方志敏和王如痴被俘,并因其斬首師達能夫婦的罪行受審和被判死刑。這兩個人至今仍被中共政府供奉為"烈士"。該支軍隊的另一名指揮官聶洪鈞逃脫,在中共1949年建政后高居副部長官職。

  紅軍倡導仇恨、暴力、野蠻殺戮和恐怖主義行為,它与 ISIS、納粹党衛軍和紅色高棉別無二致。對無數中國人來說,共產革命是一個极為恐怖的年代,而《紅色娘子軍》重新將痛苦記憶和恐懼帶回給他們。而且《紅色娘子軍》將引發爭端,撕裂社區,毒害純真的年輕人。任何澳洲政府机构都不應花費納稅人的錢將這樣邪惡的東西引進澳洲。

  有人可能會說,《紅色娘子軍》提倡婦女解放。不對,那不是事實!實際上,在那個時代,共產軍隊中多數年輕婦女往往被迫嫁給年紀大得多的高級官員。著名的例子包括:17歲的康克清嫁給43歲的總司令朱德,18歲的張茜嫁給40歲的高級指揮官陳毅,18歲的汪榮華嫁給44歲的高級指揮官劉伯承,24歲的江青嫁給45歲的党魁毛澤東,25歲的薛明嫁給46歲的高級指揮官賀龍,等等。有些年輕婦女甚至被迫成為中共軍中外籍人的"臨時妻子"。絕大多數這些婚姻都是由"組織上"安排的。在一個例子中,一位受過教育的年輕女兵被"組織上"強行安排嫁給一位比她大14歲的團級軍官。該團級干部未受過教育,性格暴躁,經常喊叫著"我斃了你"毆打她,并有一天打斷了她的左腿。這位婦女要求离婚,但被"組織"所禁止。因為,那名軍官"對革命有很大貢獻,你應該熱愛革命者"。參見:
http://zhenhua.163.com/14/1207/12/ACS4UGUV000465TH.html (In Chinese)

  

  有人也許會爭辯說,將《紅色娘子軍》芭蕾進入澳洲僅僅是因為它的藝術价值。但要知道,它是一個以編造的故事進行宣傳的"藝術",提倡的是仇恨、暴力、殺戮和恐怖主義行為,就象納粹藝術和 ISIS 藝術一樣。

  在納粹德國時代的很多納粹宣傳作品与劇目可能還具有更高的藝術价值呢,但能認為那合适由一個澳洲政府机构引進來澳洲,或者讓它們在由澳洲政府資助的項目中上演么?

  





  每年,ISIS和其他恐怖主義組織在澳洲和其他西方國家大量招募年輕人甚至儿童,讓他們去加入恐怖組織,甚至在澳洲土地上實施恐怖主義襲擊行動。正如2015年10月2日 Farhad Khalil Mohammad Jabar 在新南威爾士州的 Parramatta 射殺為警方工作的平民會計師鄭樹基那樣。Jabar 在2014年曾在悉尼西部揮舞 ISIS 旗幟。參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5_Parramatta_shooting
http://www.abc.net.au/news/2015-10-03/nsw-police-headquarters-gunman-was-radicalised-youth/6825028
http://www.smh.com.au/national/parramatta-shooting-the-last-minutes-before-farhad-jabar-commits-murder-20151009-gk57dk.html
http://www.news.com.au/national/freshfaced-westerners-are-being-lulled-into-terrorism-by-isis-propaganda/news-story/8448148e3a0c33c01b95db4dc1bab492

  2016年初,來自墨爾本北區白人少年 Jake Bilardi 成了 ISIS 在伊拉克的自殺炸彈。他在网上透露了他是如何被恐怖主義宣傳招募的。參見:
http://www.news.com.au/national/freshfaced-westerners-are-being-lulled-into-terrorism-by-isis-propaganda/news-story/8448148e3a0c33c01b95db4dc1bab492

  毫無疑問,ISIS 在宣傳与洗腦上有著高超的藝術技巧和感染力,但能因此而認為可以讓它們公開地在澳洲上演么?

  每年,中共政府花費大量的金錢用在宣揚仇恨与暴力以反對西方國家的宣傳上,包括在澳洲土地上進行反對澳洲价值的宣傳。看看中文网站,如此多被洗腦的中國极端民族主義者發布仇恨澳洲的評論,其中不少就來自澳洲之內。例如,一個在堪培拉制作的視頻將澳洲稱為"愚蠢的美國走狗"。這還不夠惊醒我們,中共的宣傳正在將我們的年輕人毒害為中國版本的圣戰者?參見:

http://www.smh.com.au/world/the-australian-connection-behind-chinas-ultranationalist-viral-video-20160803-gqkiki.html,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724752/Australian-foreign-student-ultra-nationalist-Chinese-viral-video.html


  作為一個珍惜我們社會自由、和平、民主、人權价值的負責任的澳洲公民,作為一個逃离充滿暴力、酷刑、殺戮、謊言和轟炸式洗腦宣傳的暴政統治的中國移民,我要求你取消芭蕾舞《紅色娘子軍》這個中共恐怖主義宣傳在墨爾本的演出,以避免我們的社區被撕裂,以保護我們不被恐怖暴政的噩夢所追逐。

 


致禮


張小剛
2917年2月1日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