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Hacker News Vote on HN

星期三, 2月 08, 2017

陳用林:《紅色娘子軍》芭蕾是紅色血腥文化的宣傳品(Re: Re: 澳洲應該協助一個類如 ISIS 的“藝術”在墨爾本上演嗎?)

On 2017/2/9 15:39, 匹夫唐 wrote:
如果能够指出《红色娘子军》编造的故事,对当时发生的事实的扭曲程度,那就更好了


这个是四个月前陈用林的一篇文章。


Subject: Fwd: 陳用林:《紅色娘子軍》芭蕾是紅色血腥文化的宣傳品
Date: Sat, 1 Oct 2016 21:04:52 +1000
From: Xiaogang Zhang (G) <xiaogangz@acm.org>


民陣網站:http://www.fdc64.org/index.php/essays/current-affairs/780


《紅色娘子軍》芭蕾是紅色血腥文化的宣傳品


陳用林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推崇的《紅色娘子軍》芭蕾舞劇(下稱"《紅》劇")即將于明年2月15日在墨爾本三年期亞洲藝術節上粉墨登場。他以為給澳大利亞人民帶來了中國的文化珍寶,卻不知是花哨的包裝下暴力与謊言的宣傳品。

  《紅》劇是關于中國海南島大地主南霸天家的一個婢女吳瓊花加入紅軍返鄉复仇的故事。跟中共的一慣宣傳手法一樣,這是一個部分真實的虛构故事。据檔案記載,三十年代中共領導下的工農紅軍瓊崖獨立師師部屬下有一個女兵特務連,听從党的號令,從事槍殺當地地主、掠奪富人資產等搶劫殺人活動,以充軍資用于保衛"蘇維埃",与當時的國民政府武裝對抗。

  《紅》故事針對原地主和原國民政府,顯然是對毛澤東在1950年至1952年土改運動中屠殺地主200多万人和在1950年至1953年鎮壓反革命運動中屠殺"反革命"(主要是原國民政府下級軍政人員)71万多人的系列屠殺運動的肯定和贊揚。

  五十年代末,中國人民解放軍海南軍區政治部宣傳干事劉文韶和中南軍區宣傳部創作員梁信兩人先后對故事進行了挖掘和藝術創造,發表后被著名的紅色導演謝晉拍成《紅色娘子軍》電影,開始轟動中共國。其中關于南霸天的角色是編造的。2014年新華社報道,當年特務連女兵王運梅在她102歲時被批准入党,透露自己在行軍途中產子,不久便夭折。嬰儿夭折的情節顯然不利于中共宣傳,就被掩蓋了。娘子軍故事經過党的文藝宣傳干部無數次的精心加工和打造,被改編成戲劇、歌曲、音樂、連環畫等各類文藝。1964年《紅》以芭蕾舞劇的面目出籠,立刻引起了殺人屠夫毛澤東妻子江青的注意。她親自指揮改編排演《紅》劇,女主角吳瓊花的名字也被她改成"吳清華",最終使《紅》劇成為鼓吹紅色暴力革命的經典劇作。

  《紅》劇大紅大紫的背景是接下來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它伴隨著中共對無辜生命的殺戮而沉浮。開始時,它是毛澤東推行階級斗爭學說的宣傳品,而且是江青所炮制的8部現代"革命樣板戲"之一。在那個万馬齊喑的年代,五大戲劇傳人被打倒,傳統戲劇被砸爛,傳統文化悉數被腰斬。《紅》劇組人員也因与江青意見不一致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當時,八億人民只看八台樣板戲,洗腦運動史無前例。爾今,四十五歲以上年紀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哼上几句紅歌紅劇唱詞。台灣作家白先勇評論說,《紅》劇"斬斷了芭蕾文化之根,把浪漫优雅的舞蹈變成殺气騰騰的場面,是十分怪誕的產物"。從1960年代起,中國就沒有真正的芭蕾。正如,一提及京劇,人們開口便唱《智取威虎山》《紅燈記》《沙家濱》等革命片段。這段記憶血淋淋地烙在每一個年長的大陸華人心靈里,一輩子都揮之不去。

 


网民惡搞《紅色娘子軍》

 

  毛死后,江青被打倒,《紅》劇沉寂一時。1989年鄧小平實施天安門大屠殺,民主自由思潮被鉗制,《紅》劇复出,泛濫中國,甚至輸送海外,成為中共輸出意識形態和民族主義的宣傳載体。

  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夫婦在訪華期間被安排觀看了《紅》劇,這個芭蕾怪胎開始為西方所知曉。尼克松在回憶錄里記述道:"結果是一個兼有歌劇、小歌劇、音樂喜劇、古典芭蕾舞、現代舞劇和体操等因素的大雜燴。舞劇的情節涉及一個中國年輕婦女如何在革命成功前領導鄉親們起來推翻一個惡霸地主。在感情上和戲劇藝術上,這出戲比較膚淺和矯揉造作。正像我在日記中所記的,這個舞劇在許多方面使我聯想起1959年在列宁格勒看過的舞劇《斯巴達克斯》,情節的結尾經過改編,使奴隸取得了胜利。"

  悉尼大學的權威漢學家、語言文學系的名譽教授杜博妮(Bonnie S. McDougall)和路易(Kam Louie)在其合著的《二十世紀中國文學》一書中描述道:"尼克松夫婦与基辛格一行在1972年2月在周恩來与江青、郭沫若和其他高官陪同安排下,觀看了演出。美國訪問團后來表達了他們的反應是無聊和惊愕兼而有之。"這本書進一步說:"這部作品把古典芭蕾与中國舞蹈步法兩者牛頭不對馬嘴地結合在一起。女戰士穿著緊身短褲裝和肉色緊身連褲襪,這种异乎尋常的戲裝加重了不和諧。台詞表達的情節比其他樣板戲更加戲劇化,舞台效果夸張到荒誕怪异的程度,比如,洪(常青)在受火刑時被燒的樣子。舞台上充滿搏斗和毆打的場面,但又被他在無助和被圍困時所表現的蔑視情節所沖淡,這种情節不太可能發生。"

  《紅》劇表演以婦女為道具,血紅色為主題色,充斥了暴力、仇恨和政治符號,荒誕的情節和夸張的動作宣泄了反人類的价值觀。

  專制中國不出產有价值的文化,有什么"文化"可以拿來与澳洲"交流"?因為中國早期現代文明已經被共產主義專制文化滅頂,眼下中國社會的全面潰爛包括道德徹底淪喪就是鐵證。中國只出產紅色文化和傳統包裝下的紅色文化以及純粹的民族主義。《紅》劇自始至終就是邪惡的紅色文化,是宣傳品。中國大陸人身受其害,余毒難以根除,移民來澳,驀然回首,安德魯斯州長在卻在燈火闌珊處替《紅》劇說項,為專制文化叫好。何其荒誕!

(2016年9月26日)


(轉載自:http://www.kanzhongguo.com.au/hotnews/20160930/194724.html







2017-02-09 9:16 GMT+08:00 Xiaogang Zhang (G) <xiaogangz@acm.org>:
中文網址:http://www.fdc64.org/index.php/essays/current-affairs/916
英文網址:http://www.fdc64.org/index.php/en/essays/current-affairs/915


澳洲應該協助一個類如 ISIS 的"藝術"在墨爾本上演嗎?

 

尊敬的維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議員先生:


  澳洲是一個我們享有言論自由的國家,但是,一個澳洲政府机构應該協助 ISIS 或者其類似者,以"藝術"的名義在澳洲土地上進行洗腦宣傳嗎?

  

  過去几年中,ISIS 在世界各地斬首了眾多為索取贖金而綁架的人質。例如:


  我相信,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澳洲公民都會回答"絕對不行!"然而,這卻是正要在2017年2月在墨爾本發生的事。

去年,州長先生,你宣布你邀請了中國芭蕾歌舞劇團于2017年2月在墨爾本演出《紅色娘子軍》。見:
http://www.premier.vic.gov.au/melbourne-secures-national-ballet-of-china-showstopper

  作為中國大陸背景的澳洲公民,我對這個消息感到极為震惊,因為"紅色娘子軍"是紅軍的一支,而紅軍是那個時代的恐怖組織。它在1930年代做著与 ISIS 今天所做所為一模一樣的事。

  



  1934年12月6日,紅軍綁架了年輕傳道士師達能夫婦,以及他們三個月大的女嬰,要求2万元的贖金。由于未能按時得到要求贖金,師達能夫婦于1934年12月8日被斬首。一同被斬首的還有一位為師達能夫婦求情的中國基督徒一家。師達能夫婦三個月大的女儿海倫被遺棄在一個房間中,任其自生自滅,兩天后才被避難回來的居民發現,她能活下來純屬僥幸。

  實際上,紅軍士兵原本想當著她父母的面殺掉這個嬰儿,僅僅是因為她的哭聲惹煩了他們。一位正要被釋放的犯人問了一句"你們干嘛要殺一個嬰儿",令士兵放過了海倫,卻將這個"多嘴"的人當場砍成了碎片。

  關于這一血腥事件的更多資料,參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rders_of_John_and_Betty_Stam, 
http://www.carlstam.org/familyheritage/jbstam.html, 
http://www.actsamerica.org/biographies/2010-08-John-Betty-Stam.html, 
http://www.emmanuelenid.org/archive/media-overview/item/1177-triumph-in-death-the-legacy-of-john-and-betty-stam-in-china

  僅僅兩個月后,殺害師達能夫婦的那支紅軍被政府軍擊敗,其指揮官方志敏和王如痴被俘,并因其斬首師達能夫婦的罪行受審和被判死刑。這兩個人至今仍被中共政府供奉為"烈士"。該支軍隊的另一名指揮官聶洪鈞逃脫,在中共1949年建政后高居副部長官職。

  紅軍倡導仇恨、暴力、野蠻殺戮和恐怖主義行為,它与 ISIS、納粹党衛軍和紅色高棉別無二致。對無數中國人來說,共產革命是一個极為恐怖的年代,而《紅色娘子軍》重新將痛苦記憶和恐懼帶回給他們。而且《紅色娘子軍》將引發爭端,撕裂社區,毒害純真的年輕人。任何澳洲政府机构都不應花費納稅人的錢將這樣邪惡的東西引進澳洲

  有人可能會說,《紅色娘子軍》提倡婦女解放。不對,那不是事實!實際上,在那個時代,共產軍隊中多數年輕婦女往往被迫嫁給年紀大得多的高級官員。著名的例子包括:17歲的康克清嫁給43歲的總司令朱德,18歲的張茜嫁給40歲的高級指揮官陳毅,18歲的汪榮華嫁給44歲的高級指揮官劉伯承,24歲的江青嫁給45歲的党魁毛澤東,25歲的薛明嫁給46歲的高級指揮官賀龍,等等。有些年輕婦女甚至被迫成為中共軍中外籍人的"臨時妻子"。絕大多數這些婚姻都是由"組織上"安排的。在一個例子中,一位受過教育的年輕女兵被"組織上"強行安排嫁給一位比她大14歲的團級軍官。該團級干部未受過教育,性格暴躁,經常喊叫著"我斃了你"毆打她,并有一天打斷了她的左腿。這位婦女要求离婚,但被"組織"所禁止。因為,那名軍官"對革命有很大貢獻,你應該熱愛革命者"。參見:
http://zhenhua.163.com/14/1207/12/ACS4UGUV000465TH.html (In Chinese)

  

  有人也許會爭辯說,將《紅色娘子軍》芭蕾進入澳洲僅僅是因為它的藝術价值。但要知道,它是一個以編造的故事進行宣傳的"藝術",提倡的是仇恨、暴力、殺戮和恐怖主義行為,就象納粹藝術和 ISIS 藝術一樣。

  在納粹德國時代的很多納粹宣傳作品与劇目可能還具有更高的藝術价值呢,但能認為那合适由一個澳洲政府机构引進來澳洲,或者讓它們在由澳洲政府資助的項目中上演么?

  





  每年,ISIS和其他恐怖主義組織在澳洲和其他西方國家大量招募年輕人甚至儿童,讓他們去加入恐怖組織,甚至在澳洲土地上實施恐怖主義襲擊行動。正如2015年10月2日 Farhad Khalil Mohammad Jabar 在新南威爾士州的 Parramatta 射殺為警方工作的平民會計師鄭樹基那樣。Jabar 在2014年曾在悉尼西部揮舞 ISIS 旗幟。參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5_Parramatta_shooting
http://www.abc.net.au/news/2015-10-03/nsw-police-headquarters-gunman-was-radicalised-youth/6825028
http://www.smh.com.au/national/parramatta-shooting-the-last-minutes-before-farhad-jabar-commits-murder-20151009-gk57dk.html
http://www.news.com.au/national/freshfaced-westerners-are-being-lulled-into-terrorism-by-isis-propaganda/news-story/8448148e3a0c33c01b95db4dc1bab492

  2016年初,來自墨爾本北區白人少年 Jake Bilardi 成了 ISIS 在伊拉克的自殺炸彈。他在网上透露了他是如何被恐怖主義宣傳招募的。參見:
http://www.news.com.au/national/freshfaced-westerners-are-being-lulled-into-terrorism-by-isis-propaganda/news-story/8448148e3a0c33c01b95db4dc1bab492

  毫無疑問,ISIS 在宣傳与洗腦上有著高超的藝術技巧和感染力,但能因此而認為可以讓它們公開地在澳洲上演么?

  每年,中共政府花費大量的金錢用在宣揚仇恨与暴力以反對西方國家的宣傳上,包括在澳洲土地上進行反對澳洲价值的宣傳。看看中文网站,如此多被洗腦的中國极端民族主義者發布仇恨澳洲的評論,其中不少就來自澳洲之內。例如,一個在堪培拉制作的視頻將澳洲稱為"愚蠢的美國走狗"。這還不夠惊醒我們,中共的宣傳正在將我們的年輕人毒害為中國版本的圣戰者?參見:

http://www.smh.com.au/world/the-australian-connection-behind-chinas-ultranationalist-viral-video-20160803-gqkiki.html,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724752/Australian-foreign-student-ultra-nationalist-Chinese-viral-video.html


  作為一個珍惜我們社會自由、和平、民主、人權价值的負責任的澳洲公民,作為一個逃离充滿暴力、酷刑、殺戮、謊言和轟炸式洗腦宣傳的暴政統治的中國移民,我要求你取消芭蕾舞《紅色娘子軍》這個中共恐怖主義宣傳在墨爾本的演出,以避免我們的社區被撕裂,以保護我們不被恐怖暴政的噩夢所追逐。

 


致禮


張小剛
2917年2月1日


--
本文来自《童言无忌》邮件群组。回复本邮件将发信到邮件群组,将可能暴露您的email 地址,姓名,IP 地址,操作系统和发信软件版本信息。如要私下回复给本文作者,请手工拷倍发信人邮件地址另外发信。请参考 邮件组和电邮的隐私保护建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30122ea197f17c7
退订 请发电邮给 lihlii+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 请发电邮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网页浏览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hl=zh-CN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童言无忌"群组。
要在网络上查看此讨论,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msgid/lihlii/da67e0cb-f1fc-e3d1-9529-f2f2226f6afe%40acm.org

--
祈祷圣灵引路,网络华夏英才,救拔中国出罪,建设宪政民主。请推荐你认为确实是在真心追求民主的人才加入此邮件组,联系信箱iamyuanmin@gmail.com
---
您收到此邮件是因为您订阅了Google网上论坛上的"我的祖国我建设"群组。
要退订此群组并停止接收此群组的电子邮件,请发送电子邮件到iamyuanmin+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要查看更多选项,请访问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熱門文章